第一百七十九章 抗拒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聚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章 雷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琉璃,不要碰那里……”

“不行,那里不可以呀。”

“琉璃,你要听话,那里真的不可以。”

“不要碰。”

“啊……”

听到从房间里面传来的小女孩所发出的奇怪声音,用托盘端着两杯红茶以及两块蛋糕来到房门外面的乔汨立刻感得一阵莫明的头痛。

打开门后,只见一大一小两个孩子正大呼小叫地玩着一款画面十分逼真冒险游戏。不,严格来说,大呼小叫的是绵绵才对,琉璃是无法说话的。

“我早就叫你不要碰那里,你看,果然中机关了吧?你这个完全不听别人说话的家伙。”绵绵气呼呼地叫起来。

还搞不清楚发生什么事的琉璃只是一脸困惑地看着被一个大铁笼关着的游戏人物。

“你们两个先停一下,来吃点东西吧。”乔汨一边说一边端着托盘走过来。

“哥哥你回来了。”一看到乔,小女孩立刻十分高兴地跑过来抱住他的一只手。

坐下来将托盘放在地板上后,乔汨先宠溺地摸了一下小女孩的头,然后问:“你房间里面那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小女孩坐在他大腿上得意地回答:“已经全部整理好了,哥哥可以去看看喔。”

“好,等一下我去检查一下。”乔汨在说话之间,悄悄地抬头看了一下琉璃,只见她正以充满戒备的眼神看着他,跟之前与绵绵一起玩游戏时那轻松的表情完全不同。

看到她还是跟初初见面的时候一样怕他,乔汨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

知道自己再留在房间里的话。她肯定无法安心下来,于是他站起来对绵绵说:“你们继续玩吧,等一下吃饭的时候我再叫你们。”

“哥哥留下来跟我们一起玩嘛。好不好?”不舍得他走地小女孩抱住他的手依依地撒起娇来。

“下次吧,我现在要去检查一下你的房间收拾得怎么样。”乔汨微笑着摸了一下小女孩的头。

小女孩只好依依不舍地看着他走出房间。

在走出房间后,乔汨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透过门缝看了一下里面,只见此时的琉璃在他走出房间后随即又恢复了之前那种轻松的表情,而且还跟绵绵一起高兴地吃着蛋糕。

看到前后如此明显的反差对比,乔汨不禁在心中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默默地离开了。

为了照顾不仅失去记忆以及说话能力,而且智商只相当于四、五岁小孩子的琉璃,叶月与乔汨接受了艾薇儿的建议。搬到别墅这里来住。

原本他们也想过将琉璃接回事务所那边生活,但是想到现在的琉璃最害怕地是陌生的环境以及陌生人,现阶段还是让她在熟悉的环境生活比较好,于是他们只好搬过来。

别墅里面空房间多的是,就算再多住几个人进来都没什么问题。唯一有些不方便的是这里离绵绵读书地小学比较远。坐校车的话需要40多分钟才能到达。为此,乔现在每天早上都需要提前半个小时将超喜欢赖床的妹妹叫起来,另外吃晚饭地时间也要稍稍延迟一些。

至于工作的话。乔汨现在都会与客人约在外面的咖啡厅或餐厅碰头,而且接受的都是一些不需要出差的短期委托。

对于绵绵来说,只要可以跟哥哥在一起,不管住在哪里都无所谓,所以很快就适应了别墅里面的生活。

而且奇怪的是,绵绵以前老是对琉璃这个性格别扭的女人看不顺眼,两人老是像是八字不合一样经常斗嘴。但是对于现在这个如同小孩子一样的琉璃,绵绵却与她相处得十分自然融洽,几乎每天放学之后都会跟琉璃一起玩游戏,或者带她到院子里面去抓虫子。就像两个投缘的小鬼一样。只不过就心智年龄来说,绵绵实在比现在地琉璃要人小鬼大得多,因此每次带头的都是她。

经过两个多星期的相处后。琉璃已经跟叶月和绵绵十分亲近了,完全没有了当初地陌生感。

但是唯独对乔汨。琉璃却始终不肯接受他,每次看到他都会下意识地戒备起来,更不用说接近他了。

乔汨每次看到她这样害怕自己,心中都会产生一种隐隐的刺痛。

都已经过去两个多星期了,他实在想不明白她既然能够接受叶月跟绵绵两人,却为什么始终不能接受他。难道在她地潜意识里面,她真的这么讨厌他吗?每当想到这里,乔汨都会有种说不出来的强烈压抑感。

他多想亲口告诉她,除了叶月之外,他也一直在等着她呀。

深夜时分,当所有人都熟睡着的时候,乔汨却一个人半躺在大厅的沙发上喝酒,而且喝的是任苍穹最喜欢的那种犹如酒精一般的高浓度烈酒。

感受着那种辛辣无比的液体慢慢地从喉管流过,乔汨忽然笑了笑说:“任苍穹,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喜欢这种又呛又辣的酒了。这玩意喝久了,的确是有些味道,跟那些普通的酒完全不一样。托你这混蛋的福,我现在已经开始有点变成酒鬼的倾向了。”

这时,从他脑中传来了任苍穹懒洋洋的声音,“看来你这小子总算有点开窍了。喝酒就要喝最烈的酒,玩最漂亮的女人,骑最烈的马,杀掉所有看不顺眼的家伙,这才是老子喜欢的生活。

老子十八岁时做过最得意的事就是向青城派的掌门报仇。当年青城派掌门在半年前杀掉了老子两个同门师弟,还打断了老子三根肋骨。老子当时虽然功力尚浅打不过那老家伙,但有仇不报可不是老子的性格。所以老子就趁他闭关练功的机会,偷偷溜进青城派上了他的老婆。给他一顶特大地绿帽子。

那娘们被老子上了之后,害怕得一直不敢声张,怕被人知道这件事。结果就这样那娘们成了老子的相好。每次老子经过青城派附近的时候,都会将那娘们叫出来风流快活几次。

老子一直怀疑,那老家伙最小的儿子可能正是老子当年所留下来的种,因为从时间上来算,跟老子跟他老婆相好的时候差不多。尤其是那小子的眼睛跟鼻子,看起来简直跟老子一模一样。如果真是那样就好笑了,堂堂的青城派掌门竟然给老子养儿子,而且还将他当成了宝贝一样宠着。

老子也不管那小子是不是我的儿子,七年后,当那老家伙病得快要死的时候。老子叫人偷偷将一封信跟一个布包交给他。在信里面,老子将当年与他老婆相好的过程都写了清清楚楚,而且在布包里面放着的是他老婆当年被老子拿走的一条贴身亵裤,由不得他不信。最后,老子还告诉他。他那个被他当成宝贝一样宠着地小儿子正是老子当年留下的种。

在收到信的当天晚上,那老家伙就一命呜呼了。听人说,他是因为气急攻心而突然暴毙的。老子一直后悔当时没在现场看看那老家伙临死前是怎样一副表情。那一定很有意思。哈,痛快,痛快!”说到这里,前魔教教主得意地大笑起来。

听他说完,乔汨不禁既好气又好笑地说:“你这混蛋果然是个变态,这招远比杀了他来报仇要阴损得多,亏你想得出来。”

任苍穹得意地说:“老子最喜欢的就是当年曹操所说地那句:宁我负天下人,莫教天下人负我。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奉天,人本来就该死。这世上恶人远比好人要多得多,这点老子早就看透了。

你也知道,老子从小无亲无故。村子里的人都将老子当成了灾星看待,一发生什么天灾人祸,就怪罪在老子身上,老子身上的骨头被那帮畜生打断了好几次。如果不是我师父经过村子的时候看出老子是练武奇材,然后将我带回摩罗教,老子早就被他们弄死了,老子的命是捡回来的。

但我师父也不是什么好人,那老家伙一直想当教主,但由于他是长老身份,如果这样做的话,只会让教中的其他人不服,落人口实。于是他老家伙就一心想让老子当教主,然后由他在背后对老子指手画脚。

等老子好不容易坐上教主之位后,那老家伙却想下毒废掉老子的武功,让老子一辈子做他的傀儡。可惜他万万想不到的是,老子早就看出了他的心思,趁他以为老子真的功力全废的时候,出其不意地从背后捅了他一刀。那老家伙临死前那种犹如既惊又怕的表情,老子现在一想起来就觉得好笑。

他以为自己棋高一着,其实一切都在老子的掌握之中,他不过是个自以为是地蠢材而已。”

乔汨慢慢地又喝了一口酒,然后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说:“虽然你这混蛋死得早,但是不可否认,你生前所过地生活的确惊心动魄。教内教外,到处都是想杀你的人,怪不得你的杀性这么重。

对了,最近我接到了一个委托,有个地产开发商看中了一块地皮,但是那里有一间幼儿园,而园主怎么也不肯将辛苦经营了多年的幼儿园解散,于是那个开发商就找了一帮流氓天天守在幼儿园的门口闹事。自从那次毁掉鹫月商会的东京分部以后,你也憋了很久没出来了,怎么样,要不要出来玩玩?不过先说好了,这次跟上次不一样,不能杀人,不然会很麻烦。”

“又让老子干这种无聊的事。好吧,看在可以出来活动一下手脚的份上,老子就姑且答应你。”

“切,明明憋得慌早就想出来胡作非为了,却偏偏装成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真是受不了你。”

“废话少说,快让老子出来喝酒,像你这样慢慢地喝,把好好的酒都浪费掉了。喝这样的烈酒,应该用灌的才对,越辣越好,辣到入心入骨才有味道。”

“去死吧。像你这样喝法爽的是你,可是到了第二天起来头痛地却是我,理你才怪。”

“他奶奶的。你这臭小子给老子记住,等哪天老子找到了新的身体,一定阉掉你。”

“尽管来,看看到时是谁阉掉谁。”

乔汨懒得再跟这个满嘴粗话地混蛋对骂,继续表情慵懒地半躺在沙发上一口一口地喝酒,当他的叫骂声是在放屁。

不知不觉中,乔汨已经将大半瓶烈酒都喝掉了。

由于这种酒的度数实在太高,就算是因为体质关系而变得酒量远超常人的乔汨,也觉得意识开始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就在这时,一阵轻缓的脚步声正轻轻地从楼上向他接近。

在来到乔汨的身边时。穿着拖鞋的叶月并没有出声,只是用一种充满怜惜的眼神默默地看着正处于半醉半醒之间的年轻男子。

“叶月,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不睡?”半躺在沙发上的乔汨带着一种迷离的笑容向她问道。

在他身边坐下来后,叶月伸出右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说:“小汨,你不开心吗?”

乔汨随手将剩下的小半瓶酒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然后笑着说:“不要担心,我没事,只是突然想喝一下酒而已。”

实在很喜欢她的纤手在抚摸自己地脸时。那种软绵绵的奇妙触感。在酒精的作用下,他忍不住伸手握住她另一只柔若无骨地纤手。

并没有任何的抗拒,叶月不仅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而且眼神变得越发的温柔。

轻轻地,她俯下身子将脸贴在他胸口上小声说:“我知道的,这些天来,小汨你一定很不好受。”

乔汨知道果然瞒不过直觉敏锐的叶月,于是苦笑了一下说:“看到她现在这么怕我,我有时忍不住会想,也许以前是我太过自以为是了。又或者是她的反应让我产生了一些不应该有的误会。

或许,她心里面其实是很讨厌我的。就算不是讨厌,至少也不可能会对我有那种不应该有的感觉。以前果然是我想太多了吧。

她现在地反应是最真实的,喜欢或讨厌。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她能够这么快就接受你跟绵绵,是因为她潜意识里面还记得你们,否则她是不会这么快就接受你们的。而她现在对我地害怕与厌恶,已经不能再用‘因为我是陌生人’这个理由来解释了。”说到这里,乔汨淡淡地苦笑了一下。

这时,叶月忽然以一种奇怪的语气问:“小汨,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琉璃地?”

乔汨想了一下,然后说:“我想,应该是在我跟老板两个人为了处理伊豆半岛的渡假中心小岛事件那时开始吧。在此之前,我对她一点感觉也没有,虽然老板跟你一样,是个难得一见的美女。

在渡假中心小岛那次,我们两个后来被几十个半吸血鬼包围,当时她忽然一把抓住我的衣领说,‘我不管你想做什么,我现在命令你马上给我有多远跑多远。如果那些家伙追来的话,我会帮你挡住他们的。假如你有命回去的话,我要你代替我好好保护叶月。’

那时我忽然发现,这个女人虽然性格别扭,而且死不认输,但是也挺可爱的。而且我喜欢跟她斗嘴时的感觉。

从那次以后,我逐渐发现这个女人其实外表跟内在完全不一样,这让我觉得很有意思,忍不住想要多看一些她不一样的表情。究竟这算不算是喜欢她,其实我自己也不太清楚,因为我从来都没有跟女性正式谈过恋爱。”

静静地听他说完后,叶月慢慢地坐起来,然后一边轻柔地抚摸他的脸一边微笑说:“傻瓜,琉璃之所以会怕你,绝不是因为讨厌你,那是因为你身上有血族的味道。”

听到叶月的这句话,乔汨的瞳孔一下子发大了数倍。

这时,叶月继续说:“你也知道,我跟琉璃身体里面拥有部分菲尔曼斯特的血族基因,所以严格来说,我们跟真正的血族一样,是人类中的异类。只不过我们既不怕阳光,也没有血族的力量而已。

虽然不是真正的血族,但是我们对于血族的味道十分敏感,基本上只要一眼就能够分辨对方是不是吸血鬼。

小汨,我并不知道当年你与菲尔曼斯特战斗的时候用了什么方法,但是我感觉得到,你似乎已经得到了他的力量。

所以你现在整个人所散发出来的气质跟感觉已经跟以前完全不一样,当中很明显地夹杂着一些血族特有的味道。

正是这些味道,令到琉璃会如此害怕你。因为现在的琉璃,就像是具有野性直觉的小动物一样,她会本能地害怕极具危险性的血族。”

乔汨想了一下之后,问:“那为什么她不害怕同样已经变成了血族的艾薇儿?”

叶月回答说:“我曾经问过做女佣的相马小姐,她说一开始的时候,琉璃也十分害怕艾薇儿,完全不敢接近她。而艾薇儿之所以会特意请相马小姐来照顾琉璃,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直到半年以后,琉璃才逐渐接受了艾薇儿,这也许是因为艾薇儿毕竟是我们母亲的关系,琉璃与她之间多少有着一些血缘上的亲近感。”

“那就是说,我至少也要等半年以后,她才不会这么抗拒我?”乔惊讶地问。

“这就难说了,你要努力喔,小汨。”叶月笑眯眯地说道。

想不到会是这个原因。乔显得有些头痛地叹了口气。

虽然是这样,但是与之前相比,他脸上已经没有了那种压抑的忧郁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柔和安详的眼神。

看到他表情所发生的变化,叶月轻轻地笑了笑,然后慢慢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往楼梯走去。

“叶月,谢谢你。”看着她优美至极的背影,乔汨轻轻地说道。

就在这时,叶月忽然转身看着他的眼睛说:“小汨,如果我对其他的男人也像对你一样亲近,你会吃醋吗?”

乔汨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在与她对视了一会后,终于表情复杂地说:“也许我不应该这样说,但是我不想骗你。我会的,而且还会吃醋吃得很厉害。对不起,我是一个很糟糕的男人,你不需要在意我的想法。”

在深深地注视着他的眼睛时,叶月忽然笑了,笑容美丽得无法形容,就犹如在深夜里面快速盛开的百合花一样动人无比。

“小汨,晚安。”带着动人的笑颜轻轻地向他说完这句话后,她这才转身向楼上走去。

乔汨没有再出声,只是眼神复杂地看着她上楼梯时的背影。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聚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章 雷雨
热门: 呸!下流胚! 酋长别打脸 乡村如此多娇 说好的冒险游戏为什么打出恋爱END了 远古入侵[末世] 我家花瓶靠实力火遍全国 寡妇村来了外乡人:乡情野色 宠夫(快穿) 虫族在上! 山村桃源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