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祭品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三章 深处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五章 祭坛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八个人从那个工人尸体所在的小岩洞里面出来的时候,大部分人的脸上都布满了一种非常不安的神情。

为了进一步问清楚有关那个印记的事,乔汨一边走一边问身边的布拉格斯说:“对于那个工人是活祭品这个说法,你有几分的把握?”

布拉格斯刚想开口回答,忽然一阵急促的奔跑声不断地从通道的后面传了过来。

没过多久,那些声音越来越清楚,其他人也都已经听到了。

突然听到这些突如其来的脚步声,不少人都露出了十分紧张的表情。

“不要紧张,过来的是北斗先生跟南野会长他们。只是不知他们遇到了什么事?”乔汨在向其他人解释的时候,悄悄地从腰间拔出了随身携带的M92F半自动手枪。

过了一会,那些脚步声渐渐来到了他们所站的地方附近,一些来自于电筒或照明器的光线也在同一时间射了过来。

“是北斗所长跟南野会长吗?请问发生了什么事?”乔汨大声问道。

似乎听到乔汨的声音,那些人立刻向这边跑了过来。

果然,跑过来的正是另一组的人,只是奇怪的是,原本是七个人的小姐现在却只剩下了五个人,而且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一种夹杂着惊惶与恐惧的表情。

在看到乔汨他们八个人的时候,那五个人立刻一脸惊喜地跑过来。

“见……见到你们太好了……任先生、樱村小姐。”跑在最前面的北斗所长气喘呈吁吁地说道。

“北斗所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乔汨向北斗野明问道。

“安泽大师和他的弟子长桥先生不见了。”

杜丽斯立刻开口问:“你说他们不见了?为什么会这样?”

“我们也不知道。安泽大师和他的弟子长桥先生虽然是跟我们一组地,但是他们两个并没有跟我们一起走,而是在我们附近一边走一边寻找幕府黄金的下落。我们走了大概十几分钟后。突然在附近听到了安泽大师的弟子长桥先生的尖叫声。于是我们立刻向他们所在的位置跑了过去,但是当我去到那里的时候,却并没有看到他们,只在地上看到了安泽大师的一串佛珠。”北斗所长一边说一边将一串佛珠递到杜丽斯面前。

“除了这串佛珠以外,难道就没有别的线索吗?”杜丽斯皱着眉头问道。

“是地,现场除了这串佛珠以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后来我们在附近的地道里面找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他们两个。

就在那时。南野会长忽然在一个岩洞里面发现了十几具干尸,而且,其中有一具尸体并不是干尸,而是一个死了没多久的男人的尸体。”

说到这里的时候,北斗所长心有余悸地吞了一下口水,然后接着说:“由于当时的情景太过恐怖跟奇怪,我们再也不敢留在那里,于是立刻跑过来找你们。”

看到他怕成这样。乔于是面对南野协会的长野会长说:“长野会长,你能不能具体描述一下那具尸体是怎么样的?”

长野会长点点头,然后脸色有些不自然地说:“那是一个年约三十来岁地男人的尸体,身上穿着一件好像是制服一样的衣服。但是由于那件衣服全都被血染红了,所以我并不敢肯定那是不是制服。

那个男人是被倒吊在一个比人还高的木架上,两只脚被分开绑在了木架地两头。一把……一把铁锯从他的裆部开始,一直向下锯到了他的腹部……”

说到这里的时候,长野会长的脸色已经变得一片苍白,再也无法说下去。

听到他的描述,许多人都忍不住惊呼出来。

这时,乔汨沉声问:“长野会长,你有没有数过包括那具尸体以内。那个岩洞里面一共有多少具尸体?”

长野会长想了一下才说:“我当时大概数了一下,好像有十二具干尸,如果加上那个男人的尸体的话,就一共是十三具尸体。”

“那在这些尸体的身上,有没有一个这样地印记?”乔汨拿出一张名片,然后将名片背后照原图所画出来的印记给他看。

长野会长看了一下那个印记。然后说:“不好意思,我当时并没有看清楚那具尸体,因为那个男人的死状实在太过残酷了,我只是看了一眼就马上走出来了。”

乔汨转头面向布格拉斯问:“你怎么看?”

布格拉斯在想了一下之后,脸上忽然露出了一种充满厌恶的表情说:“那个男人所受到的处刑方式名字叫锯刑,也是中世纪的一种残酷刑法。

这种锯刑可以说是一种能够代表人类聪明才智地最黑暗表现方式。其原理是,当受害者被倒吊下来的时候,全身大部分的血液将涌向头部,这在整个过程是最重要的。

由于血液全都涌向了头部,这样头部的血液就可以得到充分的氧气。这样做的目的。是令到施刑者在用锯从受害者的裆部一直锯下去的时候,犯人的意识都非常清醒,而且还可以避免流血过快而死。通常,在慢慢地锯到肚脐的位置前,受害者就是想死也死不了。会一直清醒地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被一点一点地锯开,那种随之而来痛苦是难以想象的。与铁处女之刑相比,锯型是一种更加恶毒的刑法。”

乔汨说:“这样看来,长野会长所看到的那个男人应该是失踪的另一个工人。也就是说,现在已经有两个人成为了祭品。”

“是的。但是这还远远不够,因为要举行仪式的话,需要13个活祭品。”

“任先生,布格拉斯先生,你们刚刚在说什么?”北斗所长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们两个。

乔汨于是将之前在岩洞里面找到一具被关在充满钢针的铁处女刑具里的工人尸体地事告诉了他们五个人。

那五个人一听。顿时脸色大变。

“布格拉斯先生,你说那两个死去的工人都是活祭品,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长野会长表情凝重地问道。

布格拉斯看了一下所有人,然后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两个死去的工人是被当成了举行黑弥撒的祭品之一。”

“黑弥撒?你是说,在十二世纪产生的撒旦教的黑弥撒?”长野会长一听,立刻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是的,正是与基督教、天主教作对抗的最大异端邪教撒旦教的献祭仪式,黑弥撒。这点可以从尸体的数量以及排列方式上可以看出来。

首先,在基督教以及天主教里面,13这个数字是被认为最不吉祥的数字。因为传说耶稣受害前和弟子们共进了一次晚餐,参加晚餐的第13个人是耶稣的弟子犹太。就是这个犹大为了30块银元,把耶稣出卖给犹太教当局,致使耶稣受尽折磨。参加最后晚餐的是13个人,晚餐的日期恰逢13日,‘13’给耶稣带来苦难和不幸象征,也是背叛和出卖的同义词。

可是对于与基督教和天主教对抗的撒旦教来说,13这个数字却是一个意义重大的幸运数字,因为这一天正是撒旦取得胜利的日子。所以撒旦教徒在举行黑弥撒的时候。通常会向撒旦献上13个祭品作为庆祝。凡是被当成祭品的人,身上都会有一个这样的印记。

但是奇怪的是,被当成祭品的受害者虽然难逃一死,但是应该并不需要接受这样残酷的死法。另外受害者的尸体为什么不集中在一起,而是分开与十二具干尸并排在一起,这点也相当地令我感到难以理解。我现在只能说,在这里举行的,并不是普通的黑弥撒。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接下来应该能够见到其他的尸体才对。因为,要举行黑弥撒,至少需要准备13个祭品。”

“你的意思是,马尔蒂尼神父他也会成为祭品?”这时,金发少女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这就难说了。”布格拉斯平静地说道。

艾妮丝一听,立刻一脸着急地拉着乔汨地衣服说:“我们快去找马尔蒂尼神父好吗?”在不知不觉中。她的语气当中充满了一种哀求的味道。

虽然打死她也不会承认,但是只要待在这个曾经亲手杀死血族亲王菲尔曼斯特的年轻男子身边,她总会有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

对于这个地方,她充满了一种强烈的不安,因此本能地想跟他一起去寻找马尔蒂尼神父的下落。

乔汨看了她一眼,然后转头对其他人说:“现在除了继续往前走以外,已经没有其他出去的办法了。如果各位没有其他建议的话,我们还是继续走吧。”

这时,并没有人出声反对,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事实。

在走了大概五分钟后。他们一行13个人终于见到了失踪的法灵寺住持安泽大师。

但问题是,他们见到地只是一具没有了生命的尸体。

只见安泽大师整个人被绑在一张木椅子上,双手跟双脚都各自被一根比手指还粗的大铁钉钉在椅子的扶手跟椅脚处,红色的鲜血正不断地从那四个伤口流出来,流得一地都是。

但这并不是真正导致安泽大师死亡的原因,真正的凶器是安装在椅子靠背处的一个铁制刑具。

那是一个有点像榨冰机一样的物体,上面有一个半圆形的铁盖,在盖子的上方则是一根可向下旋转的把手。

安泽大师整个头就是被固定在那个半圆形的盖子下方,在那个可旋转的把手不断向下的机械作用力下,只见安泽大师整个头被好个刑具硬生生地压扁了超过三分之一。其死状之惨,令人根本就无法看下去。

与安泽大师的尸体排成一条直线的,同样是十二具肢体扭曲变形的干尸。而那些干尸地头骨全都无一例外被压得严重变形,显然生前也是死于碎头机之下。

看到安泽大师这副惨不忍睹的死状时。包括艾妮丝、安原夏美在内的几个年轻女性都不敢再看下去,立刻将脸转到另一边去。

但可惜恶梦却并没有这么快就结束,没过多久,他们又在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上看到了安泽大师的弟子长桥龙山的尸体。

与他的师父安泽大师相比,长桥龙山的死法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是死于拉架这种刑具之下地。

只见他整个如睡觉一般躺在一张木制的厚板上,只是双手双脚被绳子绑在木板上下两头的齿轮上。

在齿轮的带动下,他整个人被硬生生地拉长了将近二十几公分……

同样地,与长桥龙山的尸体并排在一起的。也是十二具干尸。而且每一具尸体身上,都有一个代表祭品的印记。

“究竟是谁干出这么可怕的事来?”终于,北斗所长忍不住有些神经质地大声叫了出来。

但是并没有人回答他,也没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由于不断有新地尸体出现,而且当中还包括了刚刚才神秘失踪的安泽大师跟他的弟子长桥龙山,一时间,一种诡异恐怖的气氛开始在众人当中弥漫着。

尤其是看到那些千奇百怪地可怕刑具时,更让人对这个地方充满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感。

就在这时。布拉格斯忽然停下来对乔汨说:“我又闻到那种气味了。”

乔汨知道他指的是血的气味,于是轻轻地叹了口气说:“虽然不想再看到,但是既然已经发现了,只好去看看。你带路吧。”

就这样。在布拉格斯的引领下,一行13人往一条没走过的通道前进。

走了大概几分钟后,布拉格斯忽然停了下来,然后指着前面说:“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马尔蒂尼神父好像就在前面。”

艾妮丝一听,激动得立刻准备向前跑过去。

但这时乔汨却忽然从后面拉住了她的一只手,然后对她说:“等一下,你先不要过去。”

“为什么?”艾妮丝有点不解地问。

“因为马尔蒂尼神父已经死了。”乔汨慢慢地说道。

艾妮丝一听,顿时整个人呆住了。

一步一步地走到那个躺在地上的人影前面时。艾妮丝看到,那地确是马尔蒂尼神父,只不过正如乔汨所言,他已经死了。躺在那里的,只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看到平时虽然沉默寡言,但是充满慈祥的马尔蒂尼神父真的死了。艾妮丝再也忍不住一下子哭了出来。但为了不影响到正在检查尸体的乔跟布格拉斯,她只能紧紧地捂着自己地嘴,让眼泪无声地掉下来。

就在这时,一只手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艾妮丝回头一看,只见杜丽斯正以一种十分温柔的眼神看着她,并且将一方洁白的手帕递到她面前。

“谢……谢谢……”艾妮丝感谢的接过那方手帕,然后用它来擦着脸上的泪水。

另一方面,正在检查尸体的乔汨和布格拉斯发现,马尔蒂尼神父的死状十分的奇特,与之前那些受酷刑而死的人完全不同。

首先。神父的脸上、脖子、手臂等处并没有表示祭品地印记,另外在他的附近也没有被当成祭品的干尸,附近也没有可以称之为刑具的东西。换句话说,他显然并不是因为受刑而死在这里的。

但是与那些受酷刑而死的人相比,他的死亡方式更加的诡异。

因为,在他的胸口跟上腹部处,有一个很大的伤口,从外观看来简直就像是一个藏在身体里面的小型炸弹被引爆时所产生的巨大伤口。

从这个巨大的伤口望进去的时候,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包括肺部、心脏、肝脏、胃、小肠、胰脏等内脏器官竟然全都不见了。里面空空的一片,就像一个只有皮囊的假人一样。

而更令乔汨和布格拉斯迷惑不解的是,那些内脏器官原本地连接处,却并不是像是被刀或其他利器割开的。反正像是被某种具强腐蚀性的液体溶解了一样。

另外乔汨和布格拉斯还在神父尸体腹腔外面的衣物上,看到一层暗红色的奇怪粘液,看起来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上面爬过一样。

除了死状奇特之外,还有一些地方引起了乔汨和布格拉斯的注意。

只见在穿着一身法衣的马尔蒂尼神父在肩膀处挂了一条紫色的绶带,已经完全僵硬地右手正紧紧地握着一个十字架。

在他的尸体前面,正摊开着一本很旧的圣经,在圣经的旁边,有一个造型古老的瓶子。里面盛有半瓶透明清澈的清水,看样子那应该是一瓶圣水。

慢慢地用手将马尔蒂尼神父那双睁得大大的,充满了极度恐惧与愤怒的眼睛合上后,乔汨这才站起来向后面地艾妮丝问道:“你知不知道马尔蒂尼神父将圣经、圣水摆在前面,并且手握十字架这种举动代表了什么意思?”

艾妮丝在认真看了一下之后,这才回答说:“那是驱魔仪式。”

“驱魔仪式?你能不能说详细一点?”

艾妮丝用手帕将脸上的泪水快速擦干净后,这才表情庄重严肃地对乔说:“正式的驱魔仪式可追溯至1614年,之后在1999年1月,罗马教廷发布了修改后的驱魔仪式说明,供天主教牧师使用,这份驱魔说明作为一章收录在《罗马礼书》通常需要举行驱魔仪式地对像大部分是被一些邪恶的灵体或邪魔附身的普通人,另外也有一部分是为了驱除盘据在房子或其他地方的邪恶东西。

驱魔仪式是一项十分严谨的宗教仪式。必须经过教会严格审批之后,圣职人员才可以施行仪式,而且施行的人通常是牧师级别以上的圣职人员。

举行仪式时,负责驱魔的圣职人员需要身着法衣和紫色圣带。

驱魔仪式主要是进行一连串的祷告、宣读和召唤。这些祷告词被分成‘恳求惯用语’和‘命令惯用语’两部分。

在第一部分恳求惯用语中,牧师请求天主让主体免受恶魔的侵害,例如大声恳求天主的帮助:‘天主啊,您永远都是以慈悲为怀,请接受我们的祷告,愿您这位受到罪恶束缚的仆人。在您的仁爱光辉下获得宽恕’。

在第二部分命令惯用语中,牧师以上帝的名义命令恶魔离开主体地身体或所在的地方,例如用严厉的声音大声呵斥:‘离开,渎神的东西,离开,受诅咒的东西。带着你所有的欺骗离开,因天主之名,他的子民受到他的庇护’。

除了诵读这些祷告词之外,牧师在仪式的特定时间还要采取特定的行动,例如他向房间内每个人地身上撒圣水,将他的手放在主体身上,在自己和主体的身上划十字,并且用天主教圣物接触主体。而马尔蒂尼神父所持有的圣物,应该是他右手握着的十字架。

驱魔仪式并没有时间限制,会一直重复下去。直至将邪恶的东西从被附身的人身上或者是房子里面驱除为止。”

听完艾妮丝的描述后,许多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他们想不到原来这世上真的有驱魔人以及驱魔仪式这种只在电影里面才看得到的事。

这时,检查完尸体的布格拉斯站起来像在自言自语地说道:“也就是说,马尔蒂尼神父曾经在这里举行过驱魔仪式。但问题是,他要驱除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在场没有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知道究竟这些接二连三出现的可怕尸体是如何被带到这里来的。

看着马尔蒂尼神父那已经没有了内脏的尸体,以及尸体上面那个触目惊心的可怕伤口,不少人都感到了一种发自内心的寒意。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三章 深处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五章 祭坛
热门: 我在女尊国养人鱼 顶流也要继承家业 寂寞空庭春欲晚 谁借走了笙歌 南风知我意 嫁给冷血男主后我变欧了[穿书]/嫁给杀器后我变欧了[穿书] 晨昏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神书 长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