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房间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六章 城堡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八章 女佣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晚上11点钟左右,躺在床上的艾妮丝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主要原因是因为她总有种心里发毛的感觉,毕竟这里是有着“闹鬼”传闻的城堡,而且她还是一个人睡在房间里。

如果换作是有过协助圣职人员驱魔经验的教庭骑士,应该不会像她这样不安,但问题是艾妮丝不仅是第一次接受这种任务,而且她自小就对幽灵之类看不到摸不着的东西十分害怕。这次她只不过是硬着头皮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来接受这项任务而已。

这跟她强烈的自尊心有关,她并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害怕这些东西。毕竟她可是一个代表教会行走于世上的教庭骑士(见习骑士),怎么可以让人看出她的软弱之处。

除了这个原因以外,还有另一个原因导致她无法成眠,那就是她脑海里面不时地出现那个曾经诓骗过她的坏蛋的身影,这让她感到既恼怒又莫名其妙。

更让她感到不解的是,不知为什么,每次当那家伙的在她脑海里面出现的时候,她总会有种脸皮发热、心跳加速的奇怪感觉。

真是个讨厌的家伙,为什么连睡觉也要出现?金发少女在感到不解的同时,越想越生气。

不过真的想不到一年多没见,那家伙竟然会变了这么多,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想起今天下午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艾妮丝不禁想得有些出神起来。

今天下午的时候,当乔汨刚刚走进大厅时,艾妮丝第一眼就认出了他。但是紧接着她又开始犹豫起来。有些不敢确定他真是印象当中的那个人。

因为,与一年半之前相比,那个人实在变得太多了。

她无法具体说出那个人究竟有什么不一样,只是很直观地觉得对方真地变了。

好像……好像他整个人一下子变得好看了许多。令她有一种无法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的奇怪感觉。

直至,他向她看了过来。

就在他看过来的一瞬间,她看到他的眼睛。

在那一刹那,她突然有一种自己整个人就要被那双眼睛吸进去一样的奇妙感觉。

然后不知为什么,她的心脏突然跳得很快很快。快得就像要从胸口处蹦出来一样。

这种突如其来的奇怪体验令到不敢再看他的眼睛,因此在那之后她才一直低着头。

她真地无法相信,一个人竟然会在相隔短短的一年半时间之后,会产生如此巨大的变化,简直就像是换了另一个人似的。

“可恶的家伙,不要再出现了,快给我消失!”发现自己又在不自不觉中想起那家伙,艾妮丝不禁十分生气地大声叫了出来。在叫完之后。她气呼呼地用被单盖住自己的头,来个眼不见为净。

不知是感到有些累了,还是这个方法真的有效,过了一会。她终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睡到半夜的时候,艾妮丝突然醒了过来。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醒来,但是,她感到全身上不知为什么一阵发凉,好像整个房间突然变冷了许多。与此同时,她心中突然涌起了一种强烈地不安跟恐惧。

她无法解释这种不安跟恐惧从何而来,但是这时的她已经再也无法继续安心睡下去了,于是她立刻从床上一下子坐了起来,然后警觉地向房间的四周扫视着。

只见房间里面一片漆黑。而且十分的安静,安静到几乎一根针掉到地上也能够听得到。

正当艾妮丝以为自己有些神经过敏的时候,突然,一阵若有若无的喘气声慢慢地从房间的某个角落里面响了起来……

听着被敲得震天响的房门,从脚步声当中已经猜到是谁的乔汨只好打开电灯从床上走下来开门。

还好他在陌生的地方睡觉时一向习惯穿着便服一起睡,以便于随时行动。因此倒不用花时间换衣服。

他刚一打开房门,只见穿着一件有草莓图案睡衣的金发少女正一脸慌张地站在门口外面。

一看到乔汨,艾妮丝立刻抓住他的衣服结结巴巴地说:“我……我的房间……房间里……有……有……奇怪的东西……”

看着她被吓得满脸苍白的小脸,乔汨随即用双手按住她的两侧肩膀,然后看着她的眼睛以平静的声音说:“冷静一些,不要害怕,有话慢慢说。”

在看着他那双冷静安定的眼睛一会后,艾妮丝终于稍稍平静了下来。

“先进来再说吧。”乔转身返回了房间,然后将一张椅子放在床边示意她坐下来。

等惊魂未定地金发少女坐下来后,乔汨关上了房门。然后坐在床边看着她说:“不要害怕,这里很安全,你现在可以说话吗?如果可以的话就点点头。”

金发少女看着他点了点头。

乔汨微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说:“来,现在慢慢地将事情的经过告诉我。不要急,慢慢地说。”

看到他脸上的笑容跟充满鼓励味道的眼神,金发少女原本忐忑不安的心突然有些不可思议地安定了下来。

终于,她开口说:“是……是这样,我原本正在房间里面睡觉。但睡到半夜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房间里面好像突然冷了许多,于是我就醒了。就在那时,我……我突然听到房间里面传来一阵喘气的声音。”

说到这里,艾妮丝有些心有余悸地颤抖了一下。

接着,她继续说:“当听到那把喘气的声音时,我感到很害怕。不,只是有一点点害怕,真地只有一点点而已。”身为骑士的尊严令到她不由自主地不断强调着这点。

看到她吓成这样还嘴硬。乔心里面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但他并没有笑出来,而是问:“然后呢?”

艾妮丝这才回答说:“就在那里,我忽然约约隐隐地看到房间地一个角落里好像有什么黑色的东西正慢慢地蠕动着。由于房间里面太黑了,我并没有看清楚,但我真的感到房间里面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我不敢再看下去,于是赶紧跳下床从房间里面跑了出来。”

乔汨低头一看,果然看到她的两只脚并没有穿鞋,显然是吓得连鞋也来不及穿就跑了出来。

稍稍想了一下。乔对她说:“我知道了,我现在到你的房间去看一下,你就这里等我回来。”说完,乔汨从枕头底下拿出那支M92F半自动手枪插在腰间,然后顺便穿上活动比较方便的皮鞋。

就在这时,艾妮丝忽然说:“我……我要跟你一起去。”

乔汨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笑了笑说:“随便你,你就暂时穿我的拖鞋吧。”

“哦。”金发少女十分听话地点了点头。

就这样。两个人沿着长长地走廊向那个房间走去。

也许是因为刚刚受到惊吓的关系,平时一向十分勇敢的金发少女此时却像个容易受惊的小孩子一样一边走一边不断地注视着周围,而且不敢离开乔汨身边半步,一直紧紧地保持与他并肩而行的状态。

看到她这副样子。如果是平时的话,乔汨一定会调侃她几句,但是考虑到她刚刚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所以并没有这样做。

终于来到房间外面时,艾妮丝有些害怕地将半个身子缩到乔汨的身后,然后探出半个头去看。

在房间外面凝神听了一下之事,乔汨并没有听到里面有什么动静,于是他从腰间拔出了那支M92F半自动手枪对着前面,然后慢慢的推开了门。

打开门后。借着从外面透进来地微弱星光,乔汨快速地扫视了一下整个房间,但并没有看到任何的异样。

“你在门口等我一下,我进去看看。”乔汨回头对她说道。

“你……你小心一点。”金发少女有些担心地说。

一步一步地走过房间后,乔汨首先走到电灯的开关附近,然后“啪”一声打开了电灯开关。顿时。原本漆黑一片的房间变得一片明亮。

在灯光之下,正如刚刚一样,并没有看到任何特别的东西,怎么看都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房间。

“进来吧,已经没事了。”乔对着门口的金发少女叫了一声。

慢慢地走进房间后,艾妮丝首先往房间西边的角落望了过去,只见那里什么都没有,更不要说有什么黑色的奇怪物体了。

看到这样,她不禁愣了一下。

过了一会,她忽然一脸着急紧张地对站在旁边的乔汨说:“我……我刚刚说的都是真的。我真的听到了有人喘气的声音,而且还看到了角落里好像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敢发誓。”好像怕乔汨不相信她似的,她赶紧又在最后加了一句。

“放心吧,我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因为你不是个会撒谎的人。”乔汨一边说一边走到她所指的那个角落里,然后蹲下来用手指在地板上轻轻地摸了一下。

他之所以这样肯定,是因为他知道她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而且性格天真,的确不可能会撒谎。

听到他的话,金发少女心中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动,一种被信任的感动。

在巡视了一下整个房间后,乔汨走过来对她说:“为了以防万一,今晚你不要再睡在这里。”

“那我今晚睡在哪里?”

“你先收拾好你的所有行李然后跟我来。”

虽然有些不解,但艾妮丝还是乖乖地听他的话去收拾自己地行李。

在她收拾着行李的时候,乔汨十分细致地观察着房间的四周以及各种摆设,有时还用手在柜子或窗台的背面以及床底的下方慢慢地摸索着。

听到不断传来的敲门声,被吵醒地杜丽斯带着一脸超不爽的表情打开了房门。

当她打开门后,只见站在外面的是穿着一身便服的乔汨以及提着一个行李袋,穿着一套可爱的有草莓图案睡衣的艾妮丝。

在看到打扰她睡觉的原来是乔汨的时候。杜丽斯地表情变得更加的不爽。但在看到旁边的艾妮丝时,她的表情随即缓和了许多。

因为她认得,艾妮丝是自己的妹妹和子的好朋友,她以前曾经不止一次在家里见过她。出于爱屋及乌的心理,她并不会生艾妮丝的气。但是对于乔汨,她可不会有丝毫地客气。

“有什么事?”杜丽斯盯着乔汨问。

乔汨无所谓地笑了笑说:“能让我们进去再说吗?”

“进来吧。”杜丽斯转身回到房间,将门口让了出来。

在房间内的一张椅子坐下来后,乔汨问:“过门都是客。难道就没什么东西招呼我们吗?我这个人很随和,只要给我一杯热茶就可以了。”

“你以为这里是餐厅吗?你再不说来意的话我会用子弹来招呼你的。”杜丽斯一边说一边从床头地烟盒里拿出一根含在嘴里。

但在她刚刚准备用火机来点烟的时候,却忽然抬头看了一下站在乔汨身边一直低着头的金发少女一眼,然后放下了火机并没有将烟点着。

乔汨也不想浪费时间,于是慢慢地将事情的经过跟杜丽斯简单地说了一遍。

在听着乔汨的述说时,杜丽斯有意无意地观察着一直没出声的艾妮丝。

在说完整件事的经过后,乔汨这才对她说:“虽然现在还不太清楚,但我感觉这幢城堡里面有些古怪。所以,能不能请杜丽斯小姐今晚慷慨地让出半边床,跟这位小妹妹暂时睡在一晚。只是一晚而已,等到了明天。我会将她房间里的床一起搬进来的。”

听到乔汨最后那句话,艾妮丝忽然有些惊讶地抬头问:“你不是说只让我跟樱树小姐睡一晚吗?为什么要将床搬进来?”

乔汨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却是看着杜丽斯说的,“很简单,我觉得最安全的办法就是让你们两个一直睡在同一个房间里,这样以后就算发生什么事,相互之间也能有个照应。不知杜丽斯小姐怎么看?”

杜丽斯看了金发少女一眼后,然后说:“艾妮丝是和子的好朋友,只要她不嫌弃的话,我无所谓。”她这句话虽然是对着乔汨说的。但同时也是说给金发少女听地。

“谢……谢谢你,樱树小姐,麻烦到你真的不好意思。”艾妮丝十分感激地说道。

看到两人已经答应了,乔汨于是站起来说:“既然事情已经解决,那我先走了。杜丽斯小姐,能不能送我一下?”说到最后一句时。他以一种隐含深意的眼神看着她。

杜丽斯与他对视了一下之后,终于站起来将他送到门口。

两人走出门口后,乔汨忽然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样东西递到杜丽斯的面前说:“这是我在艾妮丝的房间里找到的,它当时就粘在那张床的床底,粘得十分隐蔽。”

在接过他手上的东西看了看后,杜丽斯脸上慢慢地露出了一种明白了什么的表情。

过了一会,她抬头看着他问:“为什么要将这东西给我看?别忘记,我们可是竞争对手。”

乔汨笑了笑说:“要追查这件事的真相,需要很多人手,而我们事务所最缺地就是人手。我不想让叶月一个人去追查这件事。所以干脆交给你们侦探社来查算了,毕竟你们比较多人。另外这东西你也拿去吧。”

杜丽斯想了一下,然后说:“如果真相真的像我们所想的那样,那这单委托应该很快就可以完成。说吧,事成之后你想要几成报酬?”

“不必了,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就算我不出声,不用多久你也会发现的。如果你真有心的话,事成之后只要请我和叶月跟我妹妹三个人一起去吃顿大餐就行了。”

杜丽斯一向不喜欢客套,于是十分干脆地说:“好吧,一言为定。”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说完,乔汨转身就向后面走去。

杜丽斯看了一下他的背影,随即将那样东西放进口袋里,然后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六章 城堡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八章 女佣
热门: 我捡的崽都是神明 兰陵皇妃 酋长别打脸 大佬养了三年的纸片人跑了 将进酒 被沉默的信息素 不灭金身 唯一的星光 伪装绿茶 我们笑着流泪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