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速度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九章 组织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一章 协议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东堂先生,这位是我女儿妙子的保镖,前几天我女儿遇到杀手的时候,多亏他出手相救才使我女儿安然无恙。他的名字叫……”

“他的名字叫任汨,是东京琉璃侦探事务所的助手。原田先生,不需要介绍了,我跟这位任先生是老相识了。”东堂望表情冷淡地说道。

“原来东堂先生认识任先生呀,那就最好不过了。”原田妙子的父亲原田淳一郎高兴地说。

但是身材高大的东堂望却一点也不显得高兴,反而以极不友好的眼神看着原田淳一郎身边的年轻男子说,并且以一种带挑衅味道的语气说:“原来任先生还在做侦探这行呀,我还以为你们事务所早就倒闭了,毕竟你们的所长都已经失踪这么长时间了。”

乔汨微笑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两个月前东堂先生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那次抢了你的生意,真不好意思。不过这也没办法,事实上,从委托的成功率来说,我们这间小事务所似乎比某间大型保全公司好像还要高一些的样子。如果我是那个委托人的话,相信也不会将自己的性命交给一间有名无实、只会装模作样的保全公司,你认为我说得对吗,东堂先生?”

听到他的话,东堂望十分愤怒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转头对原田淳一郎说:“原田先生,我向来不喜欢与外人合作,所以我想请你将令爱的保护工作全权交给我。至于其他闲杂人员,我并不希望他们妨碍我们工作。”

原田淳一郎这时也已经看得出来东堂望似乎跟乔汨有过节,听到东堂望的请求,一时间不知怎么办才好。

东堂望原本就不是一个心胸宽阔的人。以前就因为琉璃抢了他几单生意而耿耿于怀,现在又轮到乔汨代替失踪地琉璃成为他另一个生意上的有力竞争对手,使得东堂望将他们两个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所以,这次他不想让乔汨参与到这次的委托,只想马上逼走他。

东堂望心里在打什么算盘,乔汨知道得一清二楚。看到原田淳一郎满脸为难的样子,他想了一下。然后微笑说:“原田先生,既然东堂先生不喜欢与外人合作,那这次的委托我退出好了。麻烦你跟原田小姐说一声。”

“真的非常抱歉,任先生。”原田淳一郎满脸惋惜地看着他。

如果可以的话,原田淳一郎真想连这个年轻人也一起留下来,这样至少也多一分保障,毕竟他曾经成功救过自己的女儿。但是既然东堂望都已经开到口了,他也实在不好拒绝。因为现在整个原田本家。都是由东堂望地保全公司人员来保护的。再加上乔汨只有一个人,而东堂望手下有五十多个专业保镖,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考量,都是人多势众的东堂望这边比较可靠一些。

乔汨无所谓地笑了笑说:“你太客气了。原田先生。只要令爱能够平安无事,不管由谁来保护她都是一样的。”

“难得任先生年纪轻轻就如此识大体,这次的事真是非常抱歉。关于之前委托的费用,我会马上叫人打入贵所账户里的。”

“那就多谢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好地,再见,任先生。”

看着乔汨逐渐远去的背影,东堂望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爸爸你说什么,任先生已经走了?”正在房间里将家里带来的衣物一件件地挂在衣柜里地原田妙子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刻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原田淳一郎将白天所发生的事告诉她,然后叹了口气说:“不是我不想留他,只是东堂先生好像跟他有过节,如果强行将他留下来的话,我怕他们之间会出现磨擦,所以我没办法。”

听完父亲的话后。原田妙子十分失望地呆坐在椅子上。

原田淳一郎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说:“放心吧,妙子,只要你待在本家这里,是不会有事的。”

“那我以后怎么办?还有我的学分怎么办?我总不能一辈子待在这里吧?”原田妙子一脸沮丧地说道。

原田淳一郎想了一下说:“放心吧,那些人不会长时间找你麻烦的,相信只要过一段时间就没事了。至于你地学业方面,我会亲自到你的大学里面去说明一下的,然后我请一个家庭教师来给你补课,到时你只要参加期末考试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爸爸。”原田妙子知道现在只能这么办。当下只能苦笑着回答。

轻轻地再拍了一下女儿的肩膀,原田淳一郎这才走出她的房间。

等父亲出去后,原田妙子的表情顿时变得阴郁起来。

她一想到也许要很长时间都要留在本家这里接受保护,既不能去学校跟朋友们见面,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自由生活,她的心情顿时一片灰暗。

“为什么我会碰到这么倒霉的事?”过了一会,在长长地叹了口气后,原田妙子十分苦恼地自言自语起来。

这时,忽然她房间的门被人一下子打开了,只见她还在读高中二年级的弟弟原田和之一进来就对她说:“姐姐,我们正准备打牌,你要不要一起来?”

本来就已经够烦了的原田妙子看到他连门都不敲就直接进来,忍不住十分生气地说:“和之我跟你说过多少次,进别人房间的时候要先敲门,你为什么老是记不住?”

“姐姐好凶,怪不得到现在都还没有男朋友。”

“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次看看?”听到弟弟这句话,原田妙子气得从床上拿起一个枕头向他扔了过去。

原田和之十分机警地将房门稍稍一拉挡住了那个向他飞来的枕头,然后隔着房门笑嘻嘻地问:“我说的是事实嘛。姐姐你究竟下不下来打牌呀?”

“不去!”原田妙子大叫道。

“不来就算。”听到她的回答,原田和之立刻向楼下走去。

看到他就这样走了。原田妙子在生气之余不禁有些后悔地小声嘀咕起来,“可恶地浑小子,再叫一声会死呀,人家正无聊地说。”

由于刚刚才说过不下去,原田妙子只好无所事事地坐在床边看电视。

但看着看着,原本以前觉得很有意思的连续剧现在却怎么看不进去,终于,她关掉了电视然后上床睡觉。

樱子、广美跟阿香她们现在不知在做什么?真羡慕她们几个呀。既不用担心会遭到杀手的攻击,也不必像她这样连出门也不敢,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真的好羡慕呀。对了,真壁……真壁他还会向樱子表白吗?

躺在床上的原田妙子一点睡意也没有,脑子里不断地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

不知不觉间,已经是凌晨2点多。

也许是因为白天的时候已经睡过了一觉,再加上心里面始终有一种不安地感觉。躺在床上的原田妙子一直都无法睡着。

终于,在翻来覆去好一会之后,她决定下楼去找杯牛奶喝,听说牛奶有帮助睡眠的作用。

于是。她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穿着拖鞋往楼下走去。

走到楼下的时候,原田妙子借着外面的透进来的月光慢慢地往厨房那边走去。

原田本家是一幢有很长历史的古老和式大房子,就像江户时代的房子那样,整幢房子里面铺地全是榻榻米,而各个房间使用的仍然是古老的纸制推门跟纸墙。

原田妙子实在想不明白都21世纪了,怎么还会有人坚持要让房子保持这种古老的建筑风格,简直就是与时代严重脱节,又不是在拍江户时代剧。

由于房子实在太大。再加上周围一片寂静,原田妙子一个人走着的时候,一直有种惴惴不安的感觉,就好像随时会有幽灵出现一样。

就在这时,她忽然看到走廊那里好像躺着一个人。

不……不会真的出现那种东西吧?看到那个躺在走廊榻榻米上的人影,原田妙子立刻想起了某部鬼片中的一个经典场景。

在犹豫了一会之后。她终于决定过去看看,也许是有人因为不舒服而昏倒了。

慢慢地,原田妙子战战兢兢地向那个倒在走廊处的人影走了过去。

在离那个人影不到几米远的地方时,她隐约看到那是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从对方的装束跟身形来看,好像是负责保护本家安全地那间保全公司的保镖之一。

“喂,你没事吧?”在轻轻地叫了一声后,原田妙子走到那个人的身边,然后蹲下来推了一下对方的身体,但是那个侧着身子躺在榻榻米上的保镖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看到这样。原田妙子只好伸手将他的身体拉正,看到究竟怎么样。

当她用力一拉之下,那个保镖原本侧着地身体一下子就仰面朝天地翻了过来。

“你……啊!”突然,原田妙子惊叫一声整个人一下子向后坐倒在榻榻米上,然后一脸恐惧地看着那个保镖。

在外面的月光映照之下,只见那个保镖的头骨好像被什么巨大的钝器敲到了一般,凹进去了一大块,黄色的脑浆跟红色的鲜血正不断地从那个可怕的伤口中流出来。

第一次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看到死状这么惨的尸体,只是一个普通学生的原田妙子顿时被吓呆了,她赶紧从地板上爬起来,然后带着一脸惊惧地表情往外面跑去。

当原田妙子慌不择路地跑到大厅的时候,映入她眼帘当中的却是五具以各种姿势倒在地上的人体。

不,那应该叫做尸体才对。因为每一个人就像刚刚那个保镖一样,头骨都凹进去了一大块,使得整个人的头严重变形,死状相当的惨。空气当中。正飘浮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那五个人当中,有三个人是穿着西装地保镖,而另外两个人却是原田本家的老佣人。

陡然看到这么多可怕的尸体,原田妙子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恐惧大声尖叫出来。

就在这时,她突然听到大宅的南边,也就是她弟弟原田和之以及她的堂弟们所住的正室那边,传来了连续不断的刺耳枪声。

此时在南面正室那边,正进行着一场超越常规地战斗。

人多的一方是东堂望这边。包括他以及他的下属在内,一共有12个人,每一个人手上都拿着一把手枪。

而他们的敌人却只有两个人,一个身高超过两米,四肢发达粗壮得就算是怪物一样的男人。而另一个则是一个身形瘦小得像个小学生一样的男生。

战斗的双方在人数上是绝不对称的,但是从战斗结果来看,却是完全不符合情理地。

因为,在走廊以及房间的榻榻米上。到处都是东堂望手下保镖的尸体。而这些人,无一例外全都是被那两个人所杀的。

那个身高超过两米地巨人所使用的是一把伐木用的巨大斧头,有许多保镖就是被这把巨斧硬生生地劈成了两半,死得十分的惨。

至于那个身形像个小学生一样的男生。使用的却是一个几乎跟他的身体一半大的大铁锤。凡是那些头骨凹进去一大块的尸体,全都是被那把大铁锤敲成那样的。

一般的情况下,使用手枪来攻击的保镖应该是占有绝对优势的,但问题是那两个人身上都穿着一套像是防弹衣一样的黑色奇特衣物,这套衣物将他们的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地,那个巨人就连头上也戴着一个像是摩托车全盔一样能够阻挡子弹的黑色头盔。

在这些防弹衣物以及头盔的保护下,子弹根本就对他们一点作用也没有。尤其是那个巨人,子弹打在他身上的时候,他身体连轻微的震动都没有。就好像那些子弹都是假的一样。

在完全不需要担心被子弹打到的情况下,那个巨人不断地挥舞着手中的巨斧向那些保镖直冲过去,有许多保镖正是因为走避不及,而被他一斧劈成两半的。

至于那个长得像小学生一样身形瘦小的男生,他之所以不戴防弹头盔,那是因为他根本就不需要。只见他像某种不知名地生物一样。以一种快到连看也看不清楚的惊人速度突然跳到那些保镖的头上,然后举起手中的大铁锤一锤就向对方的头骨猛敲了下去。

那个人似乎对敲破别人的脑袋有特殊的喜好,每当他成功地用铁锤将一个保镖的头骨敲得严重变形的时候,他都会兴奋地大声尖叫起来,就好像一个收到了巨大礼物的孩子一样。

在子弹无效,近身肉搏又绝对打不过的情况下,东堂望手下的保镖根本就已经变成了一群等着被屠宰的猎物一样。

此时此刻,这已经不是一场战斗,而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

只见在月光之下,那个挥舞着巨斧的巨人就像一个收割稻米的农夫一样不断地收割着那些保镖们的性命。几乎每一斧下去,都会有一个保镖在凄厉的惨叫声中被活生生地劈成了两半。

在那些被劈成两半的保镖当中,最惨的是那些被巨斧从腰部劈开的人,因为他们一时间还不会马上死去,他们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白花花的肠子跟内脏不断地从切口处滑出来,流得一地都是。那种情景会让人发疯,会让人发狂。

而那个身材瘦小得像个小学生一样的男生所制造的尸体一点也不比那个巨人少,只见他不管是跳跃还是移动,那种速度都是远超常人的,简直就像是一只巨型的跳蚤一样,来无踪去无影。一旦出现,通常是突然出现在某个保镖的头上,然后带着兴奋的笑容一锤向对方的头骨猛敲下去。

一时间,刺耳的枪声、凄厉的惨叫声、人体被钝物击中的声音,不断地响起,就像是地狱所发出的声音一样。

亲眼目睹这两个人如恶魔一般不断地将自己手下地保镖杀死,东堂望心中充满了强烈的恐惧跟绝望。

他甚至连这两个怪物是什么时候入侵进来的也不知道。而且不知什么原因。他的通讯器一点信号也收不到,好像受到了什么电波干扰一样,使得他连报警也做不到。

除了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以外,更要命的是大宅的前后门都被人从外面反锁上了,而围墙上面装有他们之前铺设好的电网,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难道……难道他们想将这间房子地人全都杀死?一想到这里,东堂望两只脚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你们是来杀原田妙子的吗?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连其他人也要杀掉?”东堂望强作镇定地大声问道。

听到东堂望的问话,那个身材瘦小的男生突然如跳蚤一样跳到了那个巨人的肩膀上,然后看着他得意地说:“委托的内容已经更改了,我们现在不仅要原田妙子的命,而且要原田家每一个男人的一只手跟一只眼睛。如果你肯告诉我他们现在在哪里,或许我们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那个人说话的声音与他那如小学生一样瘦小的身型跟相貌完全不同,那是一把成年男人的声音,给人一种十分不协调的感觉。

听到对方地话。东堂望立刻露出了犹豫不决的表情。

“我数五声,等数完之后如果你还不告诉我的话,我们就继续动手,这次会杀光你们每一个人为止。”那个男生说完。直接就开始数起来。

当那个男生数到四的时候,东堂望再也忍不住出声说:“等一下,如果我告诉你们,你们真的会放过我们吗?”

这句话一出口,东堂望知道自己以后再也别想在这行混下去了。

虽然东堂望以前做佣兵,也知道这样做会严重违背他们这一行的职业道德,但是多年来的安逸生活已经令到他变得越来越珍惜自己的生命。面对这两个根本就无法战胜的怪物,他害怕了,他真地害怕了。

“快说他们在哪。不然我马上杀掉你。”那个男生显得十分不耐烦地说道。

在心里面挣扎了一下之后,东堂望终于咬了咬牙说:“他们就在一楼的地下室里。”

“叫你的人马上扔掉枪,然后带我们去那里。”

知道一切都已经无可挽回了,东堂望干脆豁出去了,他立刻对所有保镖说:“你们现在马上扔掉枪,快!”

那些保镖以一种夹杂着鄙视跟无奈的复杂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后在相互对视了一下后,终于陆陆续续地扔掉了手上的枪。

虽然他们看不起东堂望的所作所为,但是默默无名,东堂望毕竟还是他们的老板。

“你们在前面带路,谁敢出声我们就杀谁。”那个男生冷冷地说道。

就这样,包括东堂望在内,剩下的所有人一起在前面带路,带着那两个可怕的杀手往他们的委托人所藏身的地下室走去。

没过多久,在东堂望的引路上。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地下室的外面。

当东堂望带着一脸复杂的表情推开门后,只见在偌大的地下室最里面,果然坐着包括原田淳一郎在内地原田家的所有男丁,不过奇怪的是,原本住在楼上的原田妙子竟然也在那里。

看到原田一家果然在这里,那个坐在巨人肩膀上的男生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但是很快地,他的表情忽然变得凝重起来。

因为,只见一个穿着便服的年轻男子正慢慢地从地下室的一个角落里走了出来,然后像在散步一般以轻松的脚步走到了原田一家大小的前面平静地看着他们。

看到那个突然出现的年轻男子,东堂望整张脸顿时变得一阵青一阵白,他想不到那个人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在他最屈辱的时候出现在他面前。

只是随便看了一下那个戴着奇怪头盔的巨人,以及坐在那个巨人肩膀上的瘦小男生,乔汨随即将视线移到了东堂望的脸上,然后微笑说:“不好意思,东堂先生。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私自进入这里,请东堂先生不要见怪。”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不是已经退出委托了吗?”东堂望咬着牙问。

乔汨笑了笑说:“也许是因为受到我们所长的影响,我对于客人地委托一向不太喜欢半途而废。更何况,不是我小看东堂先生你,我只是觉得这次的对手并不是东堂先生你可以应付的。所以,忍不住过来看一下,没想到来得这么巧。对了,另外说一下。我刚刚已经重新接受原田先生的委托了。”

东堂望没有再出声,只是以一种充满怨恨的眼神看着他。

这时,那个会在巨人肩膀上的瘦小男生突然冷冷地开口说:“你们的废话说完了吗?如果说完的话,就给我去死吧……”那句话还没完,他整个人突然从巨人的肩膀上消失了。

像一只巨型的跳蚤一样,那个男生以令人完全看不清楚的惊人速度一下子就跳到了乔汨的上头,然后身在半空当中的他带着一种兴奋的表情一锤向乔汨的头砸了下去。

就在他的大铁锤只差十几公分就要敲到乔汨地头骨时,突然。一只手如梦幻一般凭空出现在那个男生的眼前……

紧接着,那个男生突然整个人向旁边的墙壁飞了过去,然后重重地撞在了那面墙壁上,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当那个男生掉到地面上的时候。他手中的大铁锤并没有与他一起掉下来,而是深深地嵌进了墙壁里面。

而那个瘦小的男生由于是脸朝墙壁直接撞上去的,此时他的整张脸一片血肉模糊,上面的皮肉已经彻底撞烂了,完全不像是一张人类的脸,看上去相当的恐怖。而他整个人也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不知是生是死。

看到乔汨随便一出手就将那个如怪物一般厉害的瘦小男生解决了,在场所有人全都被震住了。尤其是那些曾经亲眼见过那个男生杀人如杀虫一样容易地保镖们,更是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

但如果现在有一个教庭骑士在场的话。一定会在震惊的同时,条件反射地拔出装有硝酸银特制子弹的手枪出来对准乔汨。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九章 组织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一章 协议
热门: 寄居者 最强驭兽师(穿越) 浴火焚神 怪村 穿成霸总文里的苦逼秘书 一世清欢现代篇 狼镝 无云躲雨的女孩 请不要在末日套路前男友 猎艳北宋之阅尽群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