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组织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八章 轻井泽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章 速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么说,他是你的保镖?”在听完原田妙子的讲述后,所有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对不起,瞒着大家这件事,请你们原谅我。”原田妙子双手合掌作惭悔状。

现在他们所在的是离原来住的旅馆相离颇远的一间酒店房间里。

从旅馆逃出来后,这些年轻人已经吓得不敢再住在那里了,赶紧坐车到比较远的一间酒店住了下来。

原田妙子觉得这时候如果再隐瞒乔汨的身份,好像有些说不过去,在得到乔汨的同意后,她立刻将他们叫到自己的房间里把一切交代清楚。

“原来,他一天到晚地跟着你,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我还以为他对你……”立花樱子一边说一边露出了一脸惊喜的表情。

佐木香也恍然大悟地说:“我就说嘛,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个普通的上班族。原来是个侦探,怪不得这么有型。你们刚刚有没有看到他在面对那些流氓时的样子,实在是太帅了。”

“你花痴呀,他就在外面,你讲这么大声不怕他听到吗?”原田妙子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

佐木香这才想起那个人就在房间外面抽烟,立刻不敢再大声说话。

藤岛广美笑着说:“想不到原来妙子还是个名门大户的大小姐,真是一点也看不出来呀。”

原田妙子撇撇嘴说:“什么大小姐,原田家是一个重男轻女的家族,在本家那里,女生一点地位也没有。我长这么大,祖父连一次也没有抱过我,所以我很少去本家那里。”

佐木香笑嘻嘻地说:“不管怎么样,你毕竟是名门大户的小姐,至少将来的嫁妆应该不会少吧。”

“你这个势利的女人。”原田妙子不屑地说。

“什么嘛,我说的是实话。”

“喂,你们不要越扯越远。妙子我问你,任先生要保护你到什么时候?”立花樱子出声问道。

原田妙子回答:“听我小姨说。大概到祖父的遗嘱公布之后,应该就差不多了。只要推定好了本家的继承人,我那个混黑道的叔叔应该就不会再找我们麻烦了。”

“那你祖父的遗嘱什么时候公布?”

“听说好像是一个星期后,会在律师事务所公布。”

听到这个回答,立花樱子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也就是说,任先生只要再保护你一个星期左右就可以了吧?对了,你有他工作的事务所的地址吗?”

看到樱子如此主动地要乔汨的地址。原田妙子下意识地看了一下一直坐在旁边没有出声的真壁成也,果然看到他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

这时,真壁成也忽然脸色阴沉地站了起来,然后一言不发地向房间外面走去。

跟他关系较好的广岛代友跟尾之上贵裕两个男生在对视了一下。然后在跟几个女生说了一句之后,也一起站了起来追出去想要看看他怎么样。

对于真壁成也的离开,立花樱子只是装作看不到的样子继续脸色如常地坐在床边。

这时,佐木香忍不住问:“樱子,你这次不会是来真地吧?对任先生。”

“你觉得我不够认真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总感觉任先生所处的世界跟我们好像有很大的差别,我觉得你还是想清楚一点比较好。”

立花樱子笑了笑说:“你之前不是对他也很有好感吗?怎么,你现在害怕了吗?”

佐木香脸红了一下,然后呐呐地说:“我只是觉得如果找男朋友的话。找个普通一点地比较好。”

立花樱子看了她一眼,然后笑着说:“你放弃也好,这样我也少了一个情敌。”

看着她充满自信的表情,原田妙子不禁觉得有些羡慕起来。

与她的性格完全不同,樱子一直就是这样一个敢爱敢做的女生,如果她喜欢上哪个人的话。绝不会将自己的心意藏在心里面,而是主动向对方发起进攻。对于这样的樱子,原田妙子从心里面感到十分的羡慕。

从原田妙子的房间出来后,真壁成也立刻就看到了他最不想见到地人。

看着那个背靠着窗口慢慢地抽着烟的男人,真壁成也脸色阴沉地走了过去。

在即将从他的身边经过的时候,真壁成也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握紧拳头咬着牙说:“你现在一定很开心吧,看到我之前那么丢脸的样子。”说完,他带着一脸屈辱的表情从他身边走过。

但就这时,从他身后忽然传来了乔汨平淡的声音:“我并不觉得你做了什么丢脸的事。”

听到他的话。真壁成也不禁有些意外地回头看着他。

慢慢地掸了一下烟头上的烟灰,乔汨看着他平静地说:“那些人是完全不讲道理的流氓,基本上任何一个普通人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都会害怕,所以作为学生的你会怕他们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相反,你今晚的表现令我有些意外,因为虽然你很害怕,但你却并没有向他们屈服。

真壁先生,我不知你是否对我有什么误会。坦白说,我对立花小姐并没有任何的想法,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只是为了尽我地职责保护原田小姐而已。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可以说的只有这么多。”

说完这些话,乔汨将头重新转回到窗外,然后像之前那样一边看着窗外的夜景一边慢慢地抽烟。

真壁成也完全想不到他会说这样的话,一时间只能呆呆地看着他。

这时,广岛代友跟尾之上贵裕两个男生刚好赶上来,看到真壁成也这个样子,以为发生了什么冲突。立刻一边以充满戒备的眼神看着乔汨,一边跑到真壁成也的身边问:“真壁,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我们走吧。”再次深深地看着一下侧对着他的乔汨,真壁成也这才转身向自己地房间走去。

在进入房间后,广岛代友立刻问:“真壁,那家伙刚刚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过份的话?”

真壁成也沉默了一下,然后忽然带着一种迷惑的表情说:“你说,我们会不会是误会那家伙了?”

尾之上贵裕惊讶地说:“你吃错药了吗?为什么要突然帮那家伙说话?你忘了吗?那家伙以为自己是谁呀。就算是保镖又怎么样,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似的,还死皮赖脸地跟着一起来。你再不努力的话,樱子就真的要被他抢走了,亏你还有心情替他说话。”

“就是呀,这时候你应该想办法将那家伙赶走才对。要不这样好了,我们去跟妙子说一下,让她叫他回去。反正这里又不是东京。没人会绑架她的。我觉得跟那家伙在一起,我们反而会更加地危险。”广岛代友越想越觉得这个方法应该行得通。

真壁成也没有出声,只是默默地想着事情。

虽然有些害怕会再遇到那些流氓,但是几个年轻人在商量了一下之后。觉得他们所住的酒店离流氓们所住地旅馆相隔这么远,应该没什么事的。而且几个女生觉得最重要的是能够镇住那些流氓的乔汨就在他们身边,这样就更加不会有事了。于是,几个年轻人最终决定继续这趟轻井泽之旅。

这天上午,一行人在立花樱子的带领下,来到了轻井泽车站附近的野营地来进行野餐。

在野营地附近,除了茂密的森林外,还有网球场、滑冰场、高尔夫球场等完备的体育设施,是许多体育爱好者以及喜欢露营地人常来的地方。

对于一向在城市里面生活惯了的几个年轻人来说。野营这种事倒是十分的地新鲜。看到营地里有不少年轻人搭起了帐篷准备在这里过夜,于是他们也决定今晚就在这里露营过夜。

由于怕森林里面会有熊出没,因此一行人并没有进入森林里面,而是在野营地的附近烧烤以及去附近的店铺租借今晚露营用的帐篷等东西。

现在个个都已经知道乔汨是原田妙子的保镖,使得他们看他的眼光都显得有些奇怪。这是因为他们还是第一次与乔汨这种特殊职业的人打交道,所以会产生好奇心也很正常。

对于他们的奇怪眼光。早就已经习惯了的乔汨完全视若无睹,仍然像平常一样待在原田妙子地附近继续保护着她。

“任先生,你有没有兄弟姐妹?”在烧烤的时候,原田妙子问道。

“我有一个在读小学的妹妹。”乔汨一边喝啤酒一边回答。

“任先生的妹妹一定很可爱吧?”坐在旁边的立花樱子笑着问。

“可爱是可爱,不过她是个淘气得令人头痛的小魔怪。”

看到他在说起他地妹妹时,眼中所流露出来的宠溺笑意,立花樱子一时间不禁看呆了。她还是第一次在这个男人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

这时,原田妙子带着一丝歉意说:“不好意思,任先生,让你接受这样无聊的委托。我想是爸爸妈妈他们想太多了。应该不会真的有人来绑架我的,毕竟我又不是原田家的继承人,他们就算绑架我也没用。如果你有其他事的话,可以先走的,不用管我。”

乔汨淡淡地笑了笑说:“还有几天就到公布你祖父遗嘱的日子了,事情应该不会拖太久。而且,这也是我地工作。既然接受了客人的委托,就要尽力去完成它,这是我们这行的规矩,请原田小姐不要在意。”

听到他这样说,原田妙子心里面这才好过一些。

到了晚上的时候,几个女生开始后悔在这里露营的决定,因为夜晚的营地实在太多蚊子了。

最惨的是她们穿的都是裙子,又没有带驱蚊的物品过来,这下更是避无可避。于是在几个男生在烧烤的时候,她们一直在一边抱怨一边拍蚊子。

由于被蚊子叮着太惨。几个女生原本计划好的要在营地里看星星的这个浪漫想法被残酷的现实所打破,只好早早就钻进帐篷里面睡觉,以避开可怕的蚊子军团。

少了几个女生在场,剩下的男生顿时觉得少了很多乐趣,原本他们还准备好了一箩筐的鬼故事来吓唬她们地,没想到会这么扫兴。

其实只要乔汨愿意的话,他随时可以进入森林里面去找一些可以驱蚊的药草过来,但是他心里面却另有打算。觉得他们几个睡得越早越好,于是就一直没有出声。

到了凌晨两点钟左右,所有人都睡着了,原本在白天十分热闹的营地此时一片安静。

但就是在这一片安静的气氛下,一个巨大的黑影却以轻盈得像猫一样的动作悄悄地向几个年轻人所在的帐篷快速接近。

在来到几个女生们所露宿地帐篷旁边时,那个巨大的黑影忽然狞笑了一下,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一个防毒面具戴在自己的脸上。

在戴上防毒面具后,他接着从背包里面拿出一个像是喷雾装置一样的东西出来。然后将装置上面地一条软管悄悄地插到帐篷里面去。

正当他准备打开气阀将喷雾装置里面的气态乙醚打进帐篷里面去的时候,他耳边忽然传来一把年轻男子的声音,“要不要帮忙?”

陡然听到耳边传来的这把声音,那个巨大的人影整个人被吓得几乎弹了起当他迅速回过头来的时候。只见在银色的月光下,一个穿着便服的年轻男子正站在离他不足三米远的地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在那一瞬间,那个巨大的人影立刻绷紧了神经,并将拳头握得紧紧的,一副严阵以待的表情。

虽然面前这个年轻男子身上毫无杀气,但是那个高大的男人本能地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危险气息。因为,他完全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接近自己身边地,而且还是如此的近。

在月光的映照下,只见这个巨大的人影其实是一个身高将近两米的巨人。全身的肌肉发达得惊人,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衣,头上还戴着一个摔角手专用的头罩,使人看不清楚他的样子。

从上往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个巨人后,乔汨用英语淡淡地说:“在树林里面监视了我们整整一天时间,真是辛苦你了。看你地打扮。以前做过摔角手?怎么,现在不当摔角手了沦落到要做杀手吗?”

听到乔汨最后那句话,那个巨汉眼中立刻露出了一种凶狠无比的眼神。

这时,忽然从帐篷里面传来了立花樱子的声音,“你们快起来,外面好像有人在说话。”

很快地,又传了包括原田妙子在内的其他几个女生的声音。

原本她们在野外睡的时候一直提心吊胆害怕会有熊进入营地,因为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了,所以她们根本就睡不安稳,随便稍大一些声响都会被惊醒。

那个巨汉听到帐篷里面传来的声音。突然以迅猛无比的动作向乔汨直扑过来。

他之所以不选择转身就跑反而扑向乔汨,是为了防止乔汨会突然向他拔枪射击,所以要先下手为强。

面对这个巨汉的凶猛进攻,乔汨立刻向后急退了数步,装作一副不敢正面交锋的样子。

他并不想在这里动手,因为这里离那些大学生太近,一不小心就会让这个巨汉误伤到那些人,所以他需要另辟战场,尽量将巨汉往森林方向引去。

那个巨汉似乎已经习惯了被对手避让,因此看到他不断后退,以为对方害怕了,于是继续向他紧追不舍。

这时,从帐篷里面走出来的四个女生也已经看到了那个巨汉,顿时惊讶地叫了出来。另一个帐篷里面的三个男生也已经被惊吓,也慢慢地爬出了帐篷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不要跟来。”乔汨一边后退一边大声喝道。

在急退到离帐篷大概五十来米的距离时,乔汨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反手一掌向那个巨汉的胸口打了过去。

看到乔汨突然出手,那个巨人立刻伸出粗壮无比的两只手臂向乔汨地手臂抓去。使用的果然是摔角手常用的关节技。

虽然摔角比赛充满了刺激和观赏性,但是假如将摔角技真正用于杀人的话,那就会变成一门极其可怕的技术,尤其使用它的人是强壮无比的摔角手。

但就在那个大汉即将抓到乔汨的手臂时,乔汨眼中却露出了一种冷冷的笑容。

随着“咔嚓”一声脆响,那个巨汉突然莫名其妙地发出了一声惨烈无比的痛叫声。

只见在月光之下,他的右手小臂竟然从肘关节处被硬生生地向反方向扭成了一团麻花一样,不仅整只手臂的关节断开。而且连关节处的肌肉也被扭得皮开肉绽,看上去十分的恐怖。

这一切只是发生了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不仅后面的人没看到发生什么事,就连那个巨汉本人也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只记得那只原本要被他抓到地手臂突然不可思议地从他的眼前消失了,然后紧接着他就感到右手被什么东西抓住,最后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只看到自己的右手手臂变成这副德行。

突然看到自己最为强壮有力地右手变成这样,那个巨汉在感到无比愤怒的同时。也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因为他完全看不清楚对方是如何出手的。

以狠毒无比的眼神盯着离他不到三米远的乔汨,那个巨汉忍着右手的剧痛大声问:“你究竟是什么人?”

乔汨不答反问:“是谁派你来的?”

“你去死吧!”那个巨汉并没有回答,而是怒喝一声用整个身体向他撞他过去。这时他已经不敢再随便伸出自己的左手。害怕左手也落得跟右手一样地下场。

“麻烦的家伙。”在自言自语地说了这样一句后,乔汨突然如鬼魅一般整个人从他所站的地方消失了。

看到对手突然不见了,那个巨汉在感到震惊的同时,还感到了一种透骨的心寒。

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到自己的左手被什么东西抓住了……这种感觉是何其地熟悉,因为就在刚刚不久,他的右手就是这样在被什么东西被抓住,然后被扭成那副样子的。

巨大的恐惧感令到那个巨汉像蛮牛一样用尽全身的力气向左边一肘击了过去。

这一肘击的力道足以将数十块瓦片撞碎,但是却被一只手稳稳地抓住了。

巨汉转头向左边看过去的时候。只见了抓住他左手肘关节的正是那个年轻男子,而他只是用一只手就牢牢地抓住了他的肘关节。

“你不应该将左手伸出来的。”巨汉在听到这句话地同时,突然再次听到了一下如恶梦一般的“咔嚓”声,紧接着,他感到自己的左手像不小心伸进了一台巨大的搅拌机一样,整只手被一股无比强悍的力量以违反人体骨关节结构的方式一下子扭转了好几圈。

在巨大的恐惧以及痛苦下。巨汉整个人当场昏了过去。

而站在五十米处的几个年轻人根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再加上天黑,而且离得又远,他们只看到那个巨汉莫名其妙地倒在了地上,并不知道在这短短的几秒钟里,这个巨汉的双手已经被乔汨以一门已经失传了数百年的诡异武功,挫骨断筋手彻底废掉了。

看到那个巨汉昏倒后,乔汨这才对原田妙子他们几个说:“这个男人就是杀手,你们现在赶快报警。”

听到乔汨这句话,那几个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各自跑回帐篷去拿通讯器报警。

在他们手忙脚乱地忙着报警的时候,乔汨顺便扯开了那个巨汉的头罩,果然显示在他面前的是一张黑人的脸。因为亚洲人很少有如此粗壮高大的身材以及过于发达的肌肉,这也是乔汨一直在对他说英语的原因所在。

这时,原田妙子战战兢兢地走过来说:“任先生,我已经报警了。他……他真的是来杀我的人吗?”

乔汨没有出声,只是略皱着眉头看着那个黑人的相貌。

中午的时候,原田妙子终于醒了。

昨晚因为要在警局录口供,而且又要通知家里,直到早上他们几个才从警局出来。由于又累又困。加上又受到了惊吓,几个人连饭也没有吃,一直在各自的酒店房间里睡觉。

原田妙子算是最早醒来地一个,不过究其原因是因为她自从知道真的有杀手要来杀她,使得她心里面一直感到一种强烈的不安,所以无法睡得安稳。

当她穿过走廊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乔汨说话的声音。原来,他在打电话。

“果然真是那个家伙。怪不得我觉得他有些面熟。”

“这次的委托比想象当中还要麻烦一些,看样子还要再拖上几天时间。”

“呵,我会尽量抽时间回来一趟,不然绵绵那只小魔怪会闹翻天的。”

“放心吧,我会小心的。你也是,虽然那些家伙应该不会向你们出手,但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嗯,我知道了。”

原田妙子发现。任先生讲电话的时候显得前所未有的温柔和轻松。

她的女性直觉告诉她,此刻任先生与之通话的对象应该是一个女性。不知为什么,她忽然很想看看对方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竟然能够让他流露出这样的语气跟表情。

当乔汨挂断电话后。忽然淡淡地说:“原田小姐,偷听别人讲电话可不像是一个淑女的行为。”

听到他的话,原田妙子顿时脸红起来,连忙走出去结结巴巴地道歉说:“对、对不起,任先生,我、我不是故意偷听地。我刚刚睡醒,然后准备去吃点东西,然后……”

乔汨阻止了她语无伦次的道歉声明,笑了笑说:“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请不要当真。这一觉睡得好吗?”

“我睡得很好。”原田妙子一时间不敢看他的眼睛。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去下面吃点东西怎么样?”

“好、好地。”

来到酒店的餐厅后,两人分别点了些东西,然后一边吃一边谈了起来。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八章 轻井泽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章 速度
热门: 穿书之白月光gl 冲田总司在大正 黑铁之堡 默许浮生 我逃婚到了影帝老攻手里/为影帝献上雄蕊 国师穿成豪门贵公子 审神者暗堕计划[综] 狐媚惑主 爱神可能是个海王 逍遥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