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轻井泽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七章 见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九章 组织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位是任先生,他是我小姨的朋友。因为他第一次来东京,对这里并不太熟,而我小姨最近又比较忙,所以她就拜托我带任先生熟悉一下东京这边的环境。任先生,他们都是我大学里面的好朋友。他们的名字分别是真壁成也、广岛代友、尾之上贵裕、佐木香、立花樱子、藤岛广美。”

等原田妙子逐一介绍着她的朋友时,乔汨与他们一一点头问好。

在作完简单的相互介绍后,一个名叫立花樱子的开朗女生忍不住问:“任先生,你的姓氏好像很少见。你是日本人吗?”

“不,我是中国人。”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妙子说你是第一次来东京。请问任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在一家事务所做助手。”

“事务所?是律师事务所吗?”

“差不多吧,因为也是要帮人解决一些麻烦跟问题。”

在立花樱子与乔汨交谈着的时候,那三个名叫真壁成也、广岛代友、尾之上贵裕的男生不禁相互对视了一下,因为他们感受到了一种来自于那个陌生男子的强烈威胁。

而佐木香和藤岛广美则在旁边以一种充满好奇的眼光有意无意地打量着那个年轻男子。

在几个人开始开餐的时候,趁着原田妙子上洗手间的机会,佐木香跟藤岛广美在相互打了一下眼色后,两人立刻跟着原田妙子一起往洗手间走去。

刚一走进洗手间,藤岛广美立刻有些激动地拉住夏田妙子问:“妙子,那个任先生真是你小姨的朋友吗?水准超高喔。”

佐木香也忍不住插嘴说:“是呀。是呀,那个人的气质好独特,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男人。而且身材跟样貌也是一级棒,真是个少见地大帅哥呀。他是你小姨的男朋友吗?”

对于两个朋友这种反应,原田妙子倒也可以理解,当下只是说:“我想应该不是吧,他跟有纪好像只是普通的朋友。”

“那他有女朋友吗?”藤岛广美追问道。

“这种事我怎么知道,我这只是第二次跟他见面而已。哪里知道这么多。”

“真是没用的家伙。”

“什么嘛,有本事你自己去问他。”

“问就问,反正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

佐木香在旁边啧啧有声地说:“我原本已经以为像真壁成也这样的男人已经很不错了,但是跟那个人一比,真壁整个人一下子就被比下去了。果然社会人士就是社会人士,跟学生完全不一样呀。不过话说回来,像那么有型的上班族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更加说明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在我们还不知道的地方。还有许多我们还不知道地好男人在等着我们去认识。”

藤岛广美笑着说:“你们有没有看到,樱子那家伙差点连眼睛也变成心形了。真是受不了她,明明真壁就坐在他旁边,还表现得这么明显。明知道真壁对她有意思的说。”

“什么,真壁喜欢樱子?是真的吗?”原田妙子一脸惊讶地问道。

“原来你还不知道这件事呀,真是个迟钝的家伙。听说真壁上个星期天就曾经将樱子单独约到外面去看电影,如果没意思的话,怎么会这样做?不过这也难怪,樱子长得这么漂亮,真壁会喜欢她也很正常。”佐木香一边拿出化妆盒补妆一边回答道。

听到这个回答,原田妙子并没有出声,只是表情复杂地沉默着。

看到她这副表情。藤岛广美有些惊讶问:“妙子,你不会也喜欢真壁吧?”

原田妙子沉默了一下,然后苦笑着点点头。

佐木香夸张地叫起来,“我的天,原来你一直喜欢真壁那家伙,为什么我们一点也看不出来?是什么时候的事?”

原田妙子犹豫了一下。然后呐呐地说:“我也是最近才发现自己喜欢上他的。可惜已经晚了。”说完,她幽幽地叹了口气。

看到她这副泄气地样子,佐木香与藤岛广美对视了一下,然后藤岛广美很有义气地拍着她的肩膀说:“现在还不晚呀,反正他们两个的关系还没真正定下来呢。更何况像樱子那么花心的家伙,能不能真正定下来还很难说呢。”

原田妙子强笑说:“他们都是我地朋友,如果能够成为一对的话,也是一件好事。好了,我们出去吧。”

“你这是什么话,连争也不争就这样放弃了吗?”

原田妙子摇摇头说:“我不想在朋友之间做这样的事。那实在太难看了。况且你们刚刚也说过,樱子长得这么漂亮,真壁会喜欢她也是很正常的。”

知道妙子的性格一向太过老实,佐木香与藤岛广美也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三个人刚一走出洗手间,刚好看到乔汨正好从旁边的男用洗手间出来。

一看到他,佐木香与藤岛广美顿时眼睛一亮,马上走过去热情地向他打招呼。

在几个人继续返回餐厅的路上,乔汨慢慢地走到原田妙子的身边低声问:“原田小姐,没什么事吧?你看起来脸色好像不太好。”

原田妙子连忙回答:“我……我没什么事,谢谢你,任先生。”感觉自己回答的时候显得过于慌张,原田妙子不禁暗骂自己实在太过没用。

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后,乔汨这才平静地说:“没事就好。”说完,他若无其事地继续向前走。

看着他修长自然地背影,原田妙子忽然有种奇怪的想法,那就是他之所以会刚好出现在洗手间这边,也许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

一想到他像个骑士一样在周围保护着她,原田妙子不知为什么,脸上突然有种火辣辣的感觉。心跳更是不受控制地不断加速起来。

虽然在同一时刻,她不断地心里面提醒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但是那种脸上发烫,心跳加速的感觉却一点也没有减轻,反而令到她更加在意起来。

在午餐吃到差不多的时候,立花樱子忽然提议说,既然原定要去地夏威夷因为妙子跟佐木香都因为有事缺席而去不成了,那不如去较近的轻井泽玩几天算了。正好她有个叔叔在轻井泽开了一家旅馆,如果他们去的话,可以免收住宿费。

几个大学生正不知如何去打发黄金周剩下的不多不少的几天时间,听到樱子的提议,都觉得很不错,再加上听到可以免费入住旅馆,不禁全都兴奋起来。

虽然原田妙子也想去,但是她并没有忘记自己现在是不能随便单独行动的。看到兴高采烈地朋友们。她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开口拒绝。

就在这时,立花樱子满怀期待地对乔汨说:“任先生,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轻井泽玩?我真的很希望你去喔。”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她的语气明显带有一些撒娇的味道。

看到樱子如此主动地想要邀请那个陌生男人一起去旅行。真壁成也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另外两个男生也不太愿意让这个男人跟他们一起去。

只是与三个男生想法相反的是,不仅是樱子,佐木香与藤岛广美却很希望乔汨能一起去,于是两个女生也一起出声劝乔汨一起去。

对于三个女生的出言相劝,乔汨只是笑了笑,然后以隐含深意地眼神看着原田妙子说:“我对日本还不太熟,如果原田小姐想去的话,我会陪你一起去。”

言下之意。是只要她想去的话,他会跟着她一起去。

虽然乔汨现在是原田妙子的临时保镖,但是他并不想干涉委托人地生活,因此如果原田妙子想去的话,他自然也要跟着一起去。因此才特意向她表明自己的立场,请她不要在意他的想法。

这些话当然只有乔汨跟原田妙子两人明白。但是对于不知情的其他人来说,乔汨的这番话听起来就像是只有原田妙子愿意去了,他才会去一样。因此在听到乔的这番话后,不仅佐木香与藤岛广美显得有些惊讶,就连立花樱子也表情复杂地看着原田妙子。

虽然心里面很清楚乔汨这些话的意思,但是原田妙子仍然觉得很不好意思,当下只能红着脸说:“如、如果任先生不介意的话,我想去轻井泽看看。”

听到她地回答,乔汨这才对立花樱子说:“立花小姐,如果没给你带来什么麻烦的话。请让我也参加这次的轻井泽之旅,可以吗?”

“当然可以,欢迎之至。”立花樱子表情显得有些不自然地强笑着说。

轻井泽位于长野县东南部,浅间山的山麓平地上。四周为浅间山、鼻曲山、冰岭等山峰所包围,地处夏季气候凉爽,海拔约1000米的高原地带,是日本最为有名的避暑胜地。

从东京车站乘坐JR上越、长野新干线到轻井泽车站约1小时20分钟左右,当一行人来到立花樱子地叔叔所开的旅馆时,正好是下午三点钟。

当原田妙子刚将行李跟衣服收拾好后,她的通讯器立刻响了起来。

原田妙子一看上面所显示的号码,原来是小姨冈部有纪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冈部有纪立刻问她到了轻井泽没有。

原田妙子回答说已经到了,正在房间里收拾行李。

“你真是的,在这种时候还到处乱跑。”接下为,在电话里传来了冈部有纪的抱怨声。

原田妙子辩解道:“留在东京不是更危险吗?更何况我是女生,做不了原田家的继承人,我那个混黑道的叔叔应该不会找上我才对,我现在更担心的反而是和之地安全。”

“和之的安全不必你担心,原田家已经请了专业的保全公司来保护他们,所以和之他们是不会有事的。”

说到这里,冈部有纪忽然停顿了一下,然后以一种略带羞涩的语气问:“妙子,任先生他……他有没有向你问起有关我地事?”

原田妙子忍不住笑着说:“有纪,你究竟是为了他还是为我才打这通电话的?”

冈部有纪娇嗔道:“你给我正经一点回答。究竟有没有?”

“真是有够凶的。没有啦。”

“真的一点也没有问起吗?”在电话当中,冈部有纪流露出一种深深的失望。

原田妙子想不到有纪会变得如此失望,忍不住自作主张地加了一句,“也不是完全没有啦。”

“是真的吗?他问起我什么事?”冈部有纪十分惊喜地追问道。

“他……他问我你是几月份出生的,我、我就告诉他你是十月份出生的。”被追问到地原田妙子心里一急,只好随便撒了个谎。

“他真的问你我的生日?”冈部有纪更加兴奋地问道。

“当、当然是真的。不好意思。有纪,我的朋友叫我了,我们下次再聊好吗?”原田妙子害怕有纪再问下去的话会露出马脚,只想赶紧结束通话。

“这样呀,那好吧,我们下次再谈。妙子你自己要小心一点,再见。”冈部有纪喜滋滋地挂断了电话。

好不容易挂断电话后,原田妙子后悔得真想杀了自己。她后悔自己不应该撒这种谎的。

想了一会,原田妙子终于想到了一个补救的办法,那就是让她来找机会主动告诉那个人有纪地生日。

这样效果应该是一样的吧?嗯,应该是一样的。一样的。原田妙子自我安慰地想道。

其实她自己心里也很清楚,主动告诉别人,跟别人来问她这件事,其意义是完全不同地,但现在原田妙子已经顾不得这么多,只想尽快弥补自己所撒的谎。

轻井泽不仅是日本最为有名的避暑胜地,同时也是日本最有名的豪华别墅区和上流社会聚居地。

接下来的两天里,对轻井泽比较熟的立花樱子带着所有人去占地4万6千平方米的矢崎公园以及轻井泽银座玩。

相对于森林密布的矢崎公园,佐木香与藤岛广美他们这些习惯了城市生活的年轻人比较喜欢轻井泽银座。在那里,有各种餐厅、咖啡馆、精品屋和流行商品专卖店,是许多年轻人光顾的地方。

在这两天里,原田妙子跟她的朋友玩得十分开心,几乎都已经忘记了自己可能会被人绑架这件事。

另外随着乔汨这个外人的加入,几个年轻人当中似乎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一路上。立花樱子对乔汨的好感表现得越来越明显,几乎乔汨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简直已经到了一种痴迷的状态。

将这些全都看在眼里地真壁成也的脸色也变得一天比一天难看,对乔汨的反感也从心里面表现到平时的态度上,在面对乔汨的时候,总是一副冷漠的表情。

而另一方面,立花樱子对原田妙子的态度也产生了一些改变,不再像以前那样热情。

这是因为她发现,乔汨似乎总是有意无意地要跟原田妙子待在一起。从来没有跟她单独相处过。

开始她以为是自己太过敏感,但经过这两天的相处,她感觉乔汨与妙子之间好像不是普通朋友这么简单,这个发现令到她不由自主地对原田妙子变得冷淡起来。

而佐木香与藤岛广美这两个女生虽然对乔汨充满了好感,但她们以为乔汨喜欢的是好友原田妙子,在替好友感到高兴的同时,开始主动帮忙替妙子争取多一些与乔汨相处地机会。这令到原田妙子感到既好笑又十分的不好意思。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将事情的真相告诉她们,以免她们继续误会下去。但是又怕会吓到她们,最好想了一下还是算了。

这天晚上,去游玩了一天的一行人回到旅馆准备吃饭。

当立花樱子洗完澡正准备进去跟其他人一起用餐的时候,一直站在走廊那里等着的真壁成也一看到她,立刻走过来说:“樱子,我有些事要跟你谈谈。”

“什么事?”立花樱子装糊涂地说。

真壁成也沉默了一下。然后说:“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姓任的家伙?”

“这件事与你无关。”

“什么与我无关,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而且上次你也答应跟我去约会了,你这样做跟辟腿有什么区别?”

立花樱子有些恼羞成怒地说:“我只是跟你去看了一场电影而已,你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以我地男朋友自居。我告诉你,我们只不过是普通朋友而已。”说完这些话,她转身就向用餐的地方走去。

真壁成也只能既生气又无奈地看着她进去。

在各人开始享用着丰盛的晚餐时,真壁成也却一直在不停地喝着闷酒。

在不知喝到第几杯的时候。他已经喝得有几分醉意了。

看着一脸笑容地不断找机会跟乔汨说话的立花樱子,真壁成也终于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站了起来,接着走到卡拉OK机上拿起了一个话筒将音量开到最大,然后故意笑着大声说:“现在由我告诉各位一个好消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现在,我要当众向那个女生表白。各位支持我吗?”

虽然感到有些突然,但广岛代友、尾之上贵裕这两个男生还是相当配合地大力鼓成掌来,而佐木香与藤岛广美这两个女生看到这样,也笑着拍起手来。原田妙子在沉默了一下之后。终于带着一丝勉强的笑容跟着拍起手来,只有立花樱子稍沉着脸看着他。

借着几分酒意,真壁成也拿起那个话筒试了几下声,然后像在演讲一样大声说:“在向那个女生表白之前,我要先说一件事。其实呀,我跟那个女生曾经单独约会过一次,那次我们玩得很开心。这件事瞒着各位,不好意思。”

“真壁你快说呀。你喜欢的究竟是谁?”两个男生继续大声起哄起来,而且还不断地大声吹着口哨。

听到他地话,立花樱子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就在这时,隔壁房间突然传来一声带有浓重关西口音的大骂声,“隔壁给我安静一点,吵死了!”

正准备借机向立花樱子表白的真壁成也听到这下大煞风景的叫骂声。不禁十分生气地用话筒大声回骂道:“关你们什么事,吃你们的饭去。”

就在他刚刚骂完这句话没多久,隔壁的纸墙突然被人一下子用刀子割开了,当纸墙被整幅地割开后,房间里大部分人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变得一片苍白。

只见在隔壁地房间里,正整齐地端坐着三十几个穿着西装,一脸煞气的男人,有几个人的手腕上还纹有十分清楚的文身。而坐在上座地是一个五十来岁,穿着一件灰色和服的男人。那个男人此刻正以一种冷冷的眼神看着这些年轻人。

在这些当中,一个三十来岁的高大男人走到房间的边缘,然后用一把带有浓重关西口音的声音厉声问道:“刚刚那句话是谁说的?”

真壁成也他们做梦也想不到,隔壁的竟然全都是帮派分子,也就是俗称的流氓。

平生第一次面对这样地场面,包括真壁成也、广岛代友、尾之上贵裕在内的年轻人都已经吓得完全不敢出声,而佐木香、立花樱子、藤岛广美、原田妙子四个女生更是吓得不停地发抖。

虽然在电视上面看得多了,但在真实的生活当中,他们还是第一次与真正的流氓打交道,而且一来就是三十几个。对于这些生活平凡单纯的大学生来说,这种场面他们连做梦都想不到。

这时,那个说话带关西口音的流氓一步一步地走到真壁成也面前,然后看着他手中地话筒冷冷地说:“刚刚那句话是你说的吧?”

看到对方一脸的杀气,真壁成也有种双脚发软的感觉,几乎快要连站都站不住了。

好不容易地,他终于以充满恐惧的声音说:“对、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请、请你原谅我。”

这并非是真壁成也软弱,而是一个平常人在面对一帮没有道理可讲的流氓时的真实反应。

“你以为道个歉就没事了吗?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破坏了我们社长喝酒的兴致?这可不是一句道歉地话就可以解决的。”那个男人冷笑着说。

“那、那你们想怎么样?”

那个男人扫视了一下房间里地其他人,在扫视到几个女生的脸上时。他冷笑着说:“我也不难为你们,这样好了,让这几个小妞陪我们老大,不,是陪我们的社长喝酒,而你们几个男的,就给我们表演节目。如果你们能够哄得我们开心的话,那这次的事就算了。”

听到这个提议。几个帮派分子立刻大声起哄起来拼命叫好。

与这些帮派分子完全相反的是,几个女生已经吓得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真壁成也知道给他们表演节目还没什么,但如果让这些女生陪他们的老大,肯定凶多吉少。虽然十分害怕,但是他还是硬着头皮说:“这、这件事与他们无关,就让我一个人给你们表演节目好吗?”

“你说什么,你敢不答应?”那个男人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然后怒目瞪着他。

此时的真壁成也已经吓得连话也说不出来。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忽然慢慢地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然后直接走到了三十几个帮派分子所在的房间。最后,他慢慢地来到了那个帮派老大的面前。

由于他的举动太过突然,使得其他流氓竟然一时间忘了想要阻止他。但当那个人走到离老大不到五、六米远的时候,坐在附近的流氓一起站了起来。然后怒喝着向那个胆大包天的年轻男子冲了过去。

“等一下。”那个穿着和服的帮派老大突然出声阻止了准备动手地手下。

接着,帮派老大冷冷地审视着面前的年轻男子,然后问:“你想做什么?”

乔汨看着那个老大说:“他们都是一些什么都不懂的年轻人,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代他们向你道歉。”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七章 见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九章 组织
热门: 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 猎人 有座香粉宅 沉迷学习,无心恋爱 妻子的外遇 不限时营业 宸汐缘 怪村 在游戏里傍上野王以后 笼子里的他/生来被爱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