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河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五章 重现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七章 见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像一头受了重伤的野兽一样,原本不可一世的菲尔曼斯特发出了一阵凄厉无比的嚎叫声,声音当中充满了痛苦跟恐惧。

由于声音实在太过尖锐和刺耳,使得原本战斗中的教庭骑士跟吸血鬼们全都被震住了,不约而同地往他那边看了过去。

而呈现在所有教庭骑士和吸血鬼们面前的,却是一幅诡异至极的画面。

只见撒霸特(魔党)一派的亲王菲尔曼斯特此时全身的血管全都高高地浮了起来,尤其是在颈边以及锁骨处的几条主要大动脉,更是粗得像错综复杂的树根一样高高地凸起,显得十分的恐怖。

如果细心去看的话,就会发现在那些大大小小高高凸起的血管当中,好像有什么东西正不断地从血管当中挤过,然后迅速地挤向同一个方向。

而那个锁在菲尔曼斯特身上的年轻男子此时脸上跟脖子上的血管跟经络也都同时高高地浮了起来,只是与菲尔曼斯特不同的是,好像有什么奇异的东西正不断地从菲尔曼斯特的血管一下一下地挤向那个年轻男子的身上。

这种诡异莫明的画面不仅教庭骑士们没见过,就连许多比人类要长命得多的吸血鬼们也没有见过。

而此时的菲尔曼斯特与其说是感到痛苦,还不如说是感到了有生以来前所未有的恐惧。因为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血液跟力量正不断地从自己身上流失,然后不断地流进那个可恶人类的身上。

他甚至能够清楚地感应到自己的血管与他地血管仿佛在相互呼吸一般的产生脉动。每一下跳动,都会从他身上带走某些东西。一些虽然他说不出来,但是却感觉对于血族来说十分重要的东西。

他虽然不知道这个人类究竟对自己做了什么,但是这种血液跟力量正不断从自己身体流失的感觉却是无比的清晰,无比的真切。

对于一个长期处于高位的高等血族来说,没什么比失去强大的力量更为恐怖地事了,所以此时的菲尔曼斯特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恐惧感。而这种无比强烈的恐惧感令到他一下子失去了冷静,再也无法保持一贯的优雅跟风度。

为了尽快将身上的人类弄下来,菲尔曼斯特突然大吼一声。如一头愤怒的野兽一样不顾一切地将后背用力地撞向墙壁,希望将乔汨从身上撞下来。

“轰”一声巨响,发狂中的菲尔曼斯特所使用的力量是绝对不可抵御的,在这一撞之下,他竟然将整面墙壁撞出了一个大坑。

不过严格来说,这个大坑其实是乔汨用脚踢出来的。

因为早就提防他有这一招的乔汨在他刚要撞到墙壁地一瞬间,立刻以双脚用力地向后一蹬,在将墙壁蹬出了一个大坑的同时。十分惊险地抵消了这一下能将他整个人压成肉饼的重击。虽然成功化解了这一下重压,但他仍然感到双脚一阵发麻。

“啊!”看到这一下重压无法将对方压死,菲尔曼斯特立刻再次大吼一声向另一边的墙壁重重地撞了过去。

“轰”一声又是一下巨响,又是一面墙壁被乔汨蹬出了一个大坑。但这次就没这么好过了。乔汨感到自己的双脚痛得快要裂开一样。

但就算是这样,他仍然丝毫不敢放开菲尔曼斯特,因为这时候只要一放开手,就前功尽弃了。

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他只能拼命地将“噬月”魔功开到最大,不顾一切地狂吸猛吸。

如果是普通的人类,不管是内力多么深厚的高手,在被他用“噬月”如此狂吸之下,只需要十几秒的时间。早就变成了一个毫无内力地废人。

但是菲尔曼斯特不同,他是一头已经生存了五百多年的高等吸血鬼,乔汨感觉这家伙好像不管怎么吸都吸不完,甚至他都不知道从菲尔曼斯特身上吸过来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他只感觉到的确有什么东西从对方的身上像潮水一般汹涌地传到了自己的体内,而且那种感觉清晰到令他感到无比地恶心。

但这时的乔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现在他只能忍着那种恶心至极的感觉拼命地将“噬月”催谷到极点。然后尽快地将这家伙吸成干尸。

感觉体内的力量跟血液流失得更快,恐惧无比的菲尔曼斯特彻底发狂了。

只见他像一头发狂的野兽一样乱冲乱撞,一时间冲到大厅的这边,一时间冲到另一边,有时甚至还硬生生地从楼下跳到了楼上,所到之处,都会对附近造成巨大的破坏。

“轰!”、“篷!”、“轰……”

只见大厅跟楼上各处,随处都可以听到受到强烈撞击的声音。由于撞击的力量太过惊人,一时间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沙尘滚滚。灰尘漫天飞舞。

“亲、亲王大人……啊!”在这些轰鸣声当中,不时还杂念着一些年轻吸血鬼地惨叫声。

原来,完全失去了理智的菲尔曼斯特在乱冲乱撞的时候,会本能地寻求同类的帮助,因此一见到吸血鬼就会向他们直冲过去。

而那些年轻的吸血鬼却被发狂的菲尔曼斯特吓坏了,只能拼命地逃走。

看到他们不仅不帮自己,反而还丢下自己独自逃走,菲尔曼斯特变得更加的愤怒,往往一冲过去就是一爪抓过去,有三个吸血鬼就是这样被他一爪抓掉了整个头,只剩下光秃秃的身体。

一时间,整个大宅内就像突然出现了一头发狂的史前怪兽一般,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

其他教庭骑士看到这样,都不敢留在菲尔曼斯特的附近,以免受到波及。

而此时骑在菲尔曼斯特身上的乔汨却是有苦说不出。

只见他现在全身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跟灰尘,这些伤口都是被菲尔曼斯特撞出来。而且他地右脚已经骨折了,连动也动不了,肋骨也至少有四根以上被硬生生地撞断了,如果是一般人的话,早就痛得昏过去了。但是他仅存的理智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死也不能放手,一旦放手,就会前功尽弃。

为了这个信念。他一直苦苦死忍着钻心的剧痛,继续将“噬月”开到最大,对菲尔曼斯特狂吸不止。

不过令他到现在还能保持一丝清醒的,反倒不是这个坚持到底的信念,而竟然是脑中任苍穹那个混蛋不断的大笑声,“没错,就这样吸他娘的,有多少吸多少。他奶奶地,连他的蛋也吸出来!哈哈……”

听到任苍穹那混蛋充满了幸灾乐祸跟看戏一样的得意大笑声不断传来,如果乔汨还能出声的话,一定会破口大骂。

包括剩下的吸血鬼在内。在场的所有人全都被发狂暴走中的菲尔曼斯特吓坏了,没任何人敢过去接近他一步,更不用说对他出手了。因为只要稍稍接近,马上就会被菲尔曼斯特一爪抓掉半个头,运气不好的话甚至会连半个身子也会被他抓烂。

这时如果有人仔细看地话,就会发现菲尔曼斯特整个人竟然在不知不觉中一下子瘦了一大圈,看起来只剩下皮包骨了,再加上他此时全身上下高高凸起的血管,更是显得无比的恐怖跟吓人。

“啊……”就在这时。菲尔曼斯特突然大吼一声整个人用力一跳,竟然带着乔汨一下子跳上了四楼。

“迪拜莱……快帮帮我,迪拜莱……你在哪里,迪拜莱……”在跳到四楼以后,菲尔曼斯特以凄厉至极的声音呼叫着他地管家。

可惜他已经忘了,他的管家迪拜莱早就被乔汨杀死了。不管他再怎么叫唤也是没用的。

“迪拜莱!你在哪里……迪拜莱!”就在菲尔曼斯特还在无意识地叫着管家的名字时,他突然看到了阳台那里有两个人影,他立刻赤红着双眼冲了过去。

当菲尔曼斯特发狂地冲到阳台那里的时候,乔汨也同时看到此刻站在阳台那里的正是刚刚才将琉璃从铁笼里救出来的叶月。此刻这两姐妹正站在阳台的栏杆边缘,正一副准备爬下来的样子。

“叶月,琉璃,你们快跑!快跑!”看到她们两个,乔汨立刻以最大的声音大声叫了出来。

可是完全失去了理智的菲尔曼斯特一看到她们并不是自己的管家迪拜莱,立刻愤怒地一爪向她们两人抓了过去……

这一爪快得根本连看也看不清楚,但就在它即将抓到叶月的身上时。琉璃却突然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把推开了叶月,然后在她自己面对这挡无可挡的一爪时,本能地将两只手臂竖了起来抵挡。

“篷”一声闷响,琉璃被一爪打到而整个人一下子飞了出去,直接落到了品川河地半空当中。

“老板!”、“琉璃!”乔汨与叶月的叫声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

但一切都已经晚了,半空当中的琉璃在吐了一口鲜血的同时,整个人一下子掉了下去,然后“啪”一声整个人消失在品川河的河面上。

“琉璃!琉璃……”在这一瞬间,被琉璃刚刚推倒在地上的叶月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惊叫声跟哭叫声。

亲眼看到琉璃掉到了河里去,乔汨被彻底激怒了,他第一次松开了自己原本运行着“噬月”的右手,然后将两根手指深深地插进了菲尔曼斯特的双眼里面,顿时鲜血四溢。

“啊!”被乔汨插瞎了双眼的菲尔曼斯特发出了有生以来最为凄厉地惨叫声。

“给我去死!去死!去死……”乔汨一边叫狂叫一边将插进他眼眶里面的两根手指往更深的地方用力地插了进去。

承受着巨大痛苦的菲尔曼斯特在痛得大声惨叫的同时,不断地用力地往墙壁上拼命地撞去。

而此时的乔汨却完全不顾一切地继续将自己的手指死命地从他的眼眶那里深深地插进他的脑子里,有多深就插多深。不管是被菲尔曼斯特撞得不断地吐血,还是被再撞断几根肋骨也完全在所不惜,只是拼命地将自己的手指插进去。往他地脑子里面插进去。

“啊!啊……”

“轰……轰……”

不知过了多久,菲尔曼斯特终于在发出了最后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后,终于整个人倒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

而就在这时,原本骑在他身上的乔汨突然暴喝一声将菲尔曼斯特的头整个扯了下来,然后用力地摔在地板上。

就在菲尔曼斯特的头被乔汨扔在地上的那一瞬间,泪流满面的叶月突然拔出了手枪向菲尔曼斯特的头连开了数枪,枪声急促而密集,直至将手枪里面地十三发子弹全都打完为止。枪声这才停了下来。

连看都没多看菲尔曼斯特的尸体一眼,乔汨立刻冲到了阳台的边缘往下面汹涌无比的品川河望了下去。

但这时除了湍流不息的河水以外,什么也看不到。

回想起琉璃刚刚落水的那一幕,乔汨感到了一种强烈的无力感,这种强烈的无力感使得他一下子就坐倒在阳台的地板上。在这一瞬间,他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这时,原本在开完枪之后一直没出声的叶月突然走到乔汨的面前,然后以一种不停颤抖着的声音说:“小汨。你告诉我,琉璃不会有事的……你快告诉我,琉璃不会有事的……求求你,你快告诉我……”说到这里的时候。叶月已经哭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望着叶月这副前所未有的柔弱表情,乔汨突然一把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然后大声说:“是的,相信我,老板不会有事,她不会有事的,她不会有事的,她不会有事的……”叫到后面的时候,他越叫越大声。

被他抱在怀里的叶月用力地点了点头。然后将脸埋在他怀里大声地哭了起来。

乔汨没有说其他话,只是不断地重复着“她不会有事的,她不会有事的……”这句话,然后完全不顾身上的伤势,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她有多紧就抱多紧。

第一个跑上来地艾妮丝在惊讶地看了一会菲尔曼斯特的无头尸体后,然后呆呆地看着抱在了一起的乔汨跟叶月。

“沙”一声。当玛丽亚将房间的窗帘一下子拉开时,外面金色的阳光立刻从窗外射了进来。

也许是因为一时间不适应刺眼的阳光,躺在床上的金发少女在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后,本能地用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看到她这样,已经在奥尔曼家工作了将近二十年的玛丽亚忍不住轻轻地笑了起来。

慢慢地走到三小姐的床边,看着像个小孩子一样咂着嘴呼呼大睡中地少女,玛丽亚心中充满了怜爱。

虽然从小到大已经照顾了她这么多年,但在玛丽亚的眼中,有着一头亮丽金发以及美丽容貌的艾妮丝真是像个天使一般的可爱。

“小姐,艾妮丝小姐。快起来吧,不要再睡了。”知道艾妮丝一向都有赖床的习惯,玛丽亚轻轻地叫唤道。

当玛丽亚叫了好几声后,艾妮丝终于有反应了,但她只是迷迷糊糊地说:“玛利亚,让我再睡五分钟,五分钟就够了,五分钟……”说到最后的时候,她越说越小声。

玛丽亚知道她的五分钟很可能是别人的好几倍,于是继续叫道:“快起来吧,小姐。早餐已经准备好,你再不下去的话,老爷跟太太就要生气了。”

这些话似乎产生了作用,艾妮丝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睁开了眼睛,然后苦着一张小脸慢慢地坐起来。

看到她终于肯醒了,玛利亚这才轻笑着去帮她整理床铺。

揉了一下惺忪的眼睛,艾妮丝向正在整理着床铺的女佣说:“玛利亚,阿曼妮丝姐姐回来了吗?”

“大小姐她还没回来,听二小姐说她现在好像还在佛罗伦萨,也许要几天之后才会回来。”

“这样呀。”金发少女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整理好床铺后,玛利亚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封信来递给艾妮丝,“小姐,这封信是今天早上的时候送过来的。好像是给你地航空信,寄信的地点好像是日本。”

金发少女一听到有来自日本的信,顿时精神一振,立刻接过了玛利亚手中的航空信。

看到信封上寄信人那一项时,她果然看到寄这封信的人是远在日本东京的好友和子。

在激动之下,她迫不及待地将那封信打开,只见里面除了一封亲笔所写的信以外,还有几张和子的穿着便服跟校服时地近照。

看着照片中好友熟悉亲切的笑容。艾妮丝也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像宝物一样逐一看过那些照片后,艾妮丝这才小心地打开和子的亲笔信读了起来。

看到艾妮丝如此开心的样子,玛利亚轻轻地笑了笑,然后安静地离开了房间。

由于今天是星期天,学校放假,因此无所事事的艾妮丝在吃完早餐后,决定到街上去走走。

漫步在充满了历史以及宗教味道的罗马大街上,对于许多人来说。是一件充满了浪漫的事。但是对于从小就在罗马出生并长大的艾妮丝来说,这一切都是再平常不过地街景。

不过虽然不像外国游人那样对这里有着特殊的感觉,但是能够悠闲地在街上随便走走,对于艾妮丝来说还是个不错的打发时间的方法。

看着街上一片祥和平静地景象。艾妮丝一时间有种像在做梦一般的不真实感。谁会想到,在一年半之前,这里却是一个到处都充满了恐怖感染者的死城,而不再是有着辉煌历史的“永恒之城”。

不,不仅是罗马,在欧洲以及美洲的大部分城市,曾经都跟罗马一样,是到处都充斥着吃人感染者的死城。

事情已经过去一年半有多了,在欧洲以及美洲所爆发的感染事情已经完全平息了。一切都好像是做一场恶梦一样,一场全球性的恶梦。

艾妮丝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当制造了感染事件的原凶,魔党一派地亲王菲尔曼斯特死后,跟随他的吸血鬼们立刻全都逃走了。接下来。教庭骑士们就从他所住的大宅那里,找到了一批病毒疫苗。

受了重伤的阿曼妮丝深知这批病毒疫苗是挽救这场世纪灾难的关键,于是立刻忍着伤痛将这批疫苗转送给世界卫生组织,请他们立刻进行疫苗的研究工作。

由于得到的是一批活疫苗,研究的工作进展得十分顺利,很快,有关疫苗的基因图谱被绘制出来了,然后大批的疫苗也被制造了出来。

而为了避免发生新的感染,不管是有没有受到感染的国家,全都在世界卫生组织的牵头下。对所有国民进行了强制免疫。

虽然成功制造了疫苗,但是疫苗只是对未被感染的人有效,对于感染者是没用的。因此在世界各地,凡是受到感染的国家都开始调用军队对感染者以及受到感染地老鼠进行剿灭工作。

这场剿灭工作是没有人道可言的,因为感染者们实在太过危险了。在无药可救的情况下,只能对感染者们实行人道毁灭。

在经过半年以后,基本上世界各地的感染事件都已经得到了平息,民众也开始逐渐恢复了正常的生活。但是这场感染事情所造成的影响却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由于受到惊吓或亲眼目睹亲人被感染者啃食而造成精神问题的人数之不尽,各国政府光为了安置这些人,以及城市的重建,就几乎忙得焦头烂额。

就这样熙熙攘攘地过了一年半以后,世界各地总算逐渐恢复了平静,但是由感染事情所造成的伤痛却是永远也无法彻底消除的。但不管怎么样,事情总算是过去了。

至于这次在欧洲以及美洲所发生的恐怖感染事件究竟是如何发生的,知道真相的人并不多。

从和子的来信当中,艾妮丝知道了一些人的近况。

首先,和子她跟她的姐姐杜丽斯过得很好,杜丽斯的侦探也已经重新开始营业了,而和子本人也已经适应了新学期的学校生活。

而当时跟他们一起逃亡的三个小女生,她们的父母也已经找到了。她们的父母由于是住在发生感染的地区以外,而且撤离得比较早,因此都平安无事。

而那个长得像熊一样的俄罗斯人托洛茨基虽然受了重伤,但是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在半年前也已经出院。那个在中途被救上车的副警部小池刚一,现在已经平安无事地回到了东京警事厅继续做他的副警部。

艾妮丝还从和子的信中听说,那天晚上意外落入河中的琉璃小姐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但是纱织小姐并没有放弃,仍然在努力找着琉璃小姐的下落。

至于琉璃小姐的侦探社,好像在最近一段时间重开了,而暂时代替琉璃小姐处理客人委托的,正是任先生。

任先生?是指那个家伙吗?

想到那个曾经用诡计套出了自己的情报,又对自己凶巴巴的男人,艾妮丝不自不觉地将脚步放慢了下来。

一年半没见,那个可恶的家伙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艾妮丝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念头,很想去日本看看。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五章 重现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七章 见
热门: 坤宁 我的猫草不见了 [综]喜当爹 笼子里的他/生来被爱的他 嫁给豪门残疾老攻后[穿书] 乡村猎艳记 山楂树之恋2 我在古代做皇帝 百年家书 孤城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