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重现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四章 消失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六章 河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乔汨成功地将管家迪拜莱杀死后,包括阿曼妮丝在内的所有骑士在感到无比惊讶的同时,也开始感觉到一种即将胜利的莫明喜悦。

但是,当血族亲王菲尔曼斯特真正出手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猜错了,而且错得很严重。

而菲尔曼斯特之所以会留下来跟叶月作那个赌注,其实根本就没将那个赌注放在眼里,他只是想玩一场游戏而已。因为,他知道自己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是必赢的,不管对手有多少人。

对于吸血鬼们来说,他们根本就不需要学习什么格斗技,也不需要特意使用什么武器,他们最厉害的武器就是他们的速度。

他们的速度完全超越了人类所能想象的地步,只要他们愿意,他们能够随时出现在对手的背后、旁边或任何一个地方。

他们的快,是完全不符合物理原则的。不仅无声无息,而且无迹可寻,令人根本防无可防。

面对吸血鬼这种远超人类视觉所能捕捉到的高速运动,对付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他们围在中间,然后封锁住任何一个死角进行无差别的围攻。这就是教庭骑士们与吸血鬼们交手多年来所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

一直以来,这种对吸血鬼行之有效的对敌方式是教庭骑士们一直遵行的战斗法则。

但是,今晚当他们亲眼看到血族亲王菲尔曼斯特出手时,他们却感到了一种强烈的无力感。

也直到这时,今代的教庭教士才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为什么同为高等吸血鬼,实力远胜于在场所有吸血鬼的迪拜莱只能作为管家,而菲尔曼斯特却能贵为血族的亲王。

原因很简单,那是因为两者的力量层面完全是不同的等级。

凡是没有亲眼见过菲尔曼斯特战斗的人,都绝对想不到吸血鬼这种变异生物竟然可以强横到这种地步。

只见在偌大地大厅当中。到处都可以听到惨叫声跟惊叫声。

“轰!”、“轰!”、“轰!”、“轰!”……强烈的爆炸声在整幢大宅里面随处响起。

数吨重的水晶灯以及数座比人还高的石膏雕像被一团黑色的物体抓成了碎片,飞得到处都是。

许多不知是属于吸血鬼还是教庭骑士的人体残肢以及内脏被炸到了十几米的空中然后重新掉下来。

就像是一团经过浓缩地龙卷风,只见在大厅当中,一团黑色的物体在以令人完全看不清楚的速度冲来冲去,如入无人之境。

凡是这团黑色物体经过的地方,总会有一两个骑士被活生生地撕成了碎片,当他们重新掉到地上的时候。只剩下残破不堪地身体以及被抓成了烂肉一般的头颅,死状无比的惨烈,就像被一大群野兽啃咬过一样。

菲尔曼斯特的快,与管家迪拜莱以及任何一头吸血鬼的快都是不同地,那是一种完全避无可避。挡无可挡的快。当他冲过来的时候,站在他面前地任何人根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会已经被这团暴风活生生地撕裂了。

除了恐怖之至的速度以外,他的力量也是以人类的血肉之躯绝对抵挡不住的。凡是被他抓到的人或东西,无一例外全都变成了碎片。不管是数吨重的水晶灯还是比人还高地石膏雕像。

甚至整幢大宅位于北面的墙壁也被他整块地抓出了一个半人高的大洞,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的树林以及山坡。

在这种人类绝对无法抵挡的强大力量之下,除了躲避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击地机会。

只不过是过了短短的十几秒,就已经有多个骑士成为了牺牲品。

站在楼上地阿曼妮丝看到菲尔曼斯特在大厅下面神出鬼没地到处杀人,再也忍不住了,怒喝一声从楼下直接跳了下来,然后在落地的一瞬间大声说:“马上展开防御阵型!”

剩下的骑士一听,立刻和附近的同伴一起背靠背围成了一圈,然后持剑面向外面,动作干脆利落。显示出平时训练有素。

这时,一直化成了一团黑影的菲尔曼斯特终于在众人面前显现他原本的样子,只见他站在剩下的七头吸血鬼前面慢条斯理地看着楼上的叶月说:“等我将这些虫子全部解决后,就轮到你们了。”

看到他冷冷的眼光,就算是镇定如叶月。两只手也忍不住轻轻地颤抖起来,脸色更是变得像纸一样白。她完全想不到菲尔曼斯特竟然会强横到这种地步。

但就在这时。一双手轻轻地从后面抱住了她的纤腰,紧接着一把年轻男子的声音从她耳边响起,“不要怕,我不会让他伤害你们的。”

叶月回头一看,只见抱着她的正是乔汨。

“小汨……”叶月显得有些激动地握住他的手。

“你去将老板救下来,我来对付这个家伙。放心吧,没事的。”乔汨向她笑了笑,然后将她的柔滑如丝的纤手放在自己脸上轻轻地摩擦了一下。

在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后,乔汨慢慢地放开了她的手,然后随即翻身一跃从楼上跳了下去。

在双脚着地之后,乔汨并没有出声,只是以毫无温度的眼神看着菲尔曼斯特。而菲尔曼斯特则以一种充满不屑的表情望着他。

对于乔汨的出现,凡是刚刚亲眼看过他与管家迪拜莱交手的教庭骑士,全都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阵莫明的振奋。

虽然从身为骑士的尊严来说,这种对外人的期盼是不应该的,但是对于人类的求生本能来说,这种情绪反应是很正常不过的。

这时,菲尔曼斯特冷笑着对乔汨说:“我原本打算到了最后才将你这只烦人的虫子掐死地,但既然你急着来送死,我就只好成全你吧。”

乔汨只是淡淡地笑,“你废话真多。”

听到这句话。菲尔曼斯特的表情变了,变得再无一丝人类的感情。

而这时的乔汨眼神也变了,就像是一下子切换到另一种开关一样,一种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浓烈得多的杀气如汹涌的潮水一般彻底从他身上释放了出来。漫天的杀气仿如实质般将乔汨整个人包裹了起来。

然后,两个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向对方冲了过去。

那种速度,那种威势,是前所未有地。

“轰!”一声巨响。两条黑色的人影如两颗炮弹一般激烈地撞在了一起,使得整个大厅内,仿佛突然掉下了一下落雷一样。

在这声巨响过后,紧接着两条黑影不断地交错着,撞击着。

没人能够看清楚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所有人只看到两条黑影如同鬼魅一般突然从大厅的这头一下子消失了,然后又在大厅的另一头出现。紧接又消失,又出现。

每次当他们出现的时候,空气当中都会发出闷雷一般地剧烈撞击声。

而他们所到之处,不管是人还是物品。都会被他们的拳风或爪风波及而遭到不同的破坏,到处都可以听到物体被他们抓烂或踢烂的破裂声。

看到这种情况,阿曼妮丝当机立断。立刻命令所有骑士上楼,以免受到交手中两人的波及。至于剩下地七头吸血鬼也不是蠢材,看到这样,立刻往门口外面退去。

一时间,整个大厅里,只有这两个如怪物一般在激烈交手着的一人一怪。

而此时的乔汨,已经顾不得再保持什么清醒了,因为如果不将无相神功全都发挥出来地话。他随时都会死得很惨。因此打到后来的时候,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在他那血红一片的眼中,唯一看得到的只有菲尔曼斯特。

仿佛要将他烧成灰烬一般的暴烈杀意不断地从他脑中爆发出来,令到他只想以最残忍最狠毒的手段来宰掉面前的对手。

在内力全开的情况下。他地每一拳每一脚都充满了狂暴之极的爆发力,光是拳风就能够令到地板上面的碎片飞起来。用脚踢、用膝撞、用肘击、用拳打、用指插、用牙咬……只要是可以用得上的招数。他全都用了出来。招招狠毒,不留任何余地,全都往面前的菲尔曼斯特身上尽情地招呼。

打到最后的时候,乔汨甚至还像野兽一般狂叫出来。

“呀!呀!呀!呀!呀!”在楼上的人可以清楚地看到乔汨就像头暴怒地野兽一样一边叫一边缠着菲尔曼斯特发起疯狂的进攻。

这场战斗比之前管家迪拜莱那场还要激烈得多,刚猛无比的暴烈拳风还带起了整个大厅里面的灰尘,一时间整个大厅灰尘滚滚,令人无法看清楚下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两条人影好像永无休止一般不断地交错在一起。

就在所有人都在为这场战斗而担心不已的时候,突然,一条人影像炮弹一般整个人向附近的墙壁处飞了出去,然后“篷”一声狠狠地撞在了墙壁上,最后再从墙壁上摔了下来。

随着那个人影的落地,楼上的人终于看到,那个从墙壁上摔在地板上的正是乔汨。

只见此时的乔汨全身都是血,正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也不知是生是死。

至于他的对手菲尔曼斯特,此刻正站在不远处冷冷地看着他。

与全身是血的乔汨相比,菲尔曼斯特看起来一点事也没有,呼吸平稳,脸色如常。如果不是身上所穿的晚礼服被大厅的灰尘稍稍弄脏了一些的话,他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刚刚参加完晚宴回来一样轻松。

面对两人如此大的外表差距,所有人顿时心为之一凉,他们知道,乔汨已经输了。

看到亲王大人赢了,所有吸血鬼立刻不约而同地欢呼起来。吸血鬼们的这些欢呼声使得楼上的骑士们更加的心情沉重。

这时,一个吸血鬼恭敬地走过来说:“亲王大人,您辛苦了。这些虫子请交给我们处理吧。”

菲尔曼斯特问:“你们有把握吗?”

“请亲王大人放心,我们一定会将他们全都收拾掉的。”

“那好吧。就交给你们吧。”菲尔曼斯特说完,转身向乔汨那边走去。

突然,一只手“刷”一声从菲尔曼斯特的背后插进了他的身体里。

而做出这件事竟然正是刚刚那个吸血鬼,只见他正将一只手深深地从菲尔曼斯特地背后插了进去。

“亲王大人!”其他吸血鬼看到这一幕,立刻大声惊叫出来。

而那个突然对菲尔曼斯特出手的吸血鬼此刻脸上也布满了惊讶的表情,因为他感到自己的手指像被巨大的铁钳钳住一样,再也无法进去一分一毫。更不用说想从背后挖出菲尔曼斯特的心脏。

就在这时,一只巨大的爪子一爪抓向了那个吸血鬼地头,为了自保,那个吸血鬼只能本能地用另一只手去挡。

但菲尔曼斯特这一充满了愤怒的一爪并不是这么容易就化解的,虽然避开了要害。但巨大的力量令到那个吸血鬼整个人飞了出去,然后重重地撞在大厅中央的人造喷水池边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好不容易才挣扎着站起来后,那个吸血鬼看起来连站也站不稳,显然被一击打成了重伤。

“你究竟是什么人?”菲尔曼斯特以充满怒气的声音大声问道。

这时。那个吸血鬼一边喘气一边笑着说:“菲尔曼斯特大人,你这么快就忘了我的声音了吗?”此时他所用的声音跟刚刚完全不一样,简直就像是两个人。

菲尔曼斯特冷笑说:“原来是你。布格拉斯。竟敢偷袭撒霸特的亲王,你不怕引起密党派与撒霸特派地全面战争吗?”

那个被称为布格拉斯的吸血鬼慢慢地将脸上的皮肤撕下来,露出了一张跟之前完全不一样地脸。那张脸看起来约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比之前那张脸要年轻一些。

露出原本的真面目后,布格拉斯笑着说:“不好意思,菲尔曼斯特大人,我现在已经不是密党的成员了,因为我已经正式退出密党了。所以不管我做什么,都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

菲尔曼斯特冷冷地说:“这么说,一直以来将我们的情报泄露给教庭骑士的人就是你?为什么身为高等血族的你,要帮这些讨厌地人类?”

布格拉斯下意识地抬头望了一下正以无比复杂的眼神看着他的阿曼妮丝,然后微笑说:“也许是因为兴趣吧。”

“那你就为你的兴趣去死吧。”菲尔曼斯特大喝一声以恐怖至极的速度一下子就冲到了他地面前。然后一爪向他的脖子抓了下去。

虽然早有提防,但由于菲尔曼斯特实在太快了。布格拉斯用尽了全身地力气,才十分勉强地避开了要害,但脖子处还是被划出了几道深深的血痕,一时间鲜血淋漓。

这时,一直看着这一切的阿曼妮丝突然从楼上跳了下来,然后大喝一声一剑向菲尔曼斯特砍了过去。

其他的骑士看到团长行动了,立刻跟着跳了下去。其他的吸血鬼看到这样,连忙跟他们打成了一团。一时间,一场混战再次开始了。

由于叶月正在救琉璃,并不知道乔汨这边的情况,甚至还不知道他已经被菲尔曼斯特打成了重伤,现场只剩下倒在地上不知生死的托洛茨基跟见习骑士艾妮丝。

由于知道自己就算上去也帮不了什么忙,艾妮丝在犹豫了一下之后,立刻跑到乔汨的身边将他扶了起来,然后拍着他的脸问:“喂,你怎么样了?快醒醒呀。”

当她拍了几下之后,原本一直昏迷不醒的乔汨突然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然后一把抓住她的手说:“菲尔曼斯特呢?他在哪里?”刚说完这句话,他立刻吐了一口鲜血出来。

“喂,你没事吧?你怎么了?”看到他吐血,艾妮丝十分紧张地问。

抬头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看着正跟布格拉斯和阿曼妮丝两人战斗着的菲尔曼斯特,乔汨咬着牙说:“快扶我到那家伙身边去,快!”

“你不要过去。你受了重伤,你还是在这里休息一下吧。”艾妮丝慌慌张张地说道。

乔汨心里一急,突然一把抓住她的衣领大声说:“他奶奶的,叫你扶我过去就扶我过去,少给我废话!老子再不过去,所有人都要死。”

他看得出来,布格拉斯和阿曼妮丝两个人快要撑不下去了。虽然不知道那个吸血鬼为什么要帮他们。但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这时候只要是菲尔曼斯特的敌人就是自己人。

被他这样一凶,金发少女只好一脸委屈地将他扶起来,然后搀扶着他向菲尔曼斯特那边走去。

如果是以前的话,看到他这样凶。她早就生气了,但是由于他之前在一个人与管家迪拜莱以及菲尔曼斯特交手时地表现实在太过惊人,使得她不敢对他生气。

在被艾妮丝扶着走的时候,乔汨像在自言自语地用中文说:“任苍穹,你有办法对付这怪物吗?”

“你刚刚说什么?”听到他的自言自语。艾妮丝有些奇怪地问。

“不关你事,你只要扶我过去就行了。”乔汨没好气地说。

“讨厌的家伙。”艾妮丝一脸不高兴地嘟着嘴不再理他。

这时,从乔汨脑中传来了任苍穹幸灾乐祸的大笑声说:“老子早就说过。叫你有多远跑多远,就凭你现在的功力,想要对付这样的妖物还早得很呢。你没被他当场干掉,已经算是拣回一条小命了。”

“他奶奶地,我不是想听你这些废话才问你的。我问你,究竟有没有办法?没有的话就给老子滚,不要啰啰唆唆。”乔汨现在是心急心焚,没心情听他废话。

任苍穹沉吟了一下。然后带着一种不怀好意的声音说:“有倒是还有一个办法,不过要看你小子运气怎么样。”

听完任苍穹所谓的办法后,乔汨苦笑说:“真地只有这一招了吗?”

在得到任苍穹肯定的回答后,乔汨再度苦笑了一下,然后他的眼神忽然慢慢地产生了一种奇异的变化。

在离菲尔曼斯特仅有不到十米距离时。乔汨转头对艾妮丝说:“等一下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过来,而且叫你们的人有多远跑多远。听到了吗?”

“你想做什么?”艾妮丝迷惑不解地看着他。

“我没空跟你解释,总之你照做就行了。”说完,乔汨推开了她地搀扶,然后深吸一口气重新站了起来。

虽然不知他想做什么,但艾妮丝在犹豫了一下之后,终于还是决定按他说的去做。

慢慢地,乔汨一步一步向菲尔曼斯特走了过去。

当他走到离他不到三米远的距离时,菲尔曼斯特刚好将布格拉斯整个人按到水池里,然后大声地狂笑着,而阿曼妮丝此时也已经受了重伤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其实以菲尔曼斯特地强横,要杀掉这两人十分容易,只不过他想慢慢地玩死他们,才一直拖到现在还没杀掉他们。

似乎察觉到背后有人,菲尔曼斯特回头一看,只见乔汨正浑身是血的站在他的背后。

“又是你这只讨厌的虫子,这次我会让你再也起不来的。”菲尔曼斯特冷笑着一手抓向乔汨的胸口。

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乔汨这次竟然不仅不闪不避,而且像疯子一样向他扑了过来。

“刷”一声轻响,菲尔曼斯特的爪子直接从乔汨的肩膀抓过,抓出了数道深可见骨的伤而此时的乔汨却完全不顾一切地突然一把抱住了菲尔曼斯特,然后以诡异无比的身法像泥鳅一般迅速地攀住菲尔曼斯特的脖子跟后背。

正当菲尔曼斯特本能地想甩开他的时候,乔汨赶紧用两只手紧紧地抱住菲尔曼斯特的头,然后迅速扣住他地脖子。

而当乔汨的双手碰到菲尔曼斯特脖子处的皮肤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只见菲尔曼斯特全身的血管跟经络突然全都浮了起来。

与此同时,菲尔曼斯特突然惊讶地发现自己全身的血液跟力量竟然不断地向对方的身体狂涌过去。

活了五百多年第一次遇到这种事的菲尔曼斯特忍不住厉声大叫:“你在做什么?”

这时,一直紧紧地扣住他脖子的乔汨忽然冷笑说:“没错,我是打不过你,但老子可以吸干你。”

原来,乔汨对菲尔曼斯特使用了魔教最为诡异歹毒的武功:噬月,一种可以将对方的内力吸为己用的邪门武功。这也是任苍穹对乔汨所说的,对付菲尔曼斯特的最后一招,也是唯一的一招。

这是乔汨第一次亲自重现噬月这门魔功,而他施行的对象并不是什么内力高手,而是一只生存了五百多年的高等吸血鬼。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四章 消失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六章 河
热门: 乡村寡妇 春乡艳少 给校草冲喜的日日夜夜 红玫瑰·二小姐的宠妻 乡村留守女人 九阳丹神 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 在星际直播养龙 恶毒妖怪只想种田[快穿] 十国千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