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逆水寒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九章 早餐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一章 研究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面对突然冲进来的数以千计的感染者,那些因为喝了放有强烈安眠药早餐的四十多个平民以及二十几个一起用餐的自卫队队员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成为了这些感染者们的大餐。

不过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些被安眠药迷倒了的人至少还算是幸运的,因为他们不仅感受不到任何痛苦,而且也不必看到自己的身体被数之不尽的感染者们撕裂并吞食。

没有什么比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肚子被挖开,然后被人硬生生地将自己内脏掏出来,最后被对方大口大口地咀嚼更加恐怖的事。

好不容易冲到教学楼的楼顶时,乔汨仍然听到铁门后面的那些感染者像完全没有感觉一样不断地用头跟身体用力地撞击着铁门,使得那扇铁门不时发出“篷篷”的声响。

看到现在总算是暂时安全了,乔汨、托洛茨基和小池刚一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其实,在那些感染者从学校外面冲进来的时候,他们三个人已经第一时间往楼顶上面冲去了。但是途中却遭到了那个姓关口的自卫队队长不断的开枪扫射,用强大的火力阻止了他们向楼顶走去,为了找地方掩护,他们被迫留在四楼的一个教室里面。

而就在这时,数之不尽的感染者开始不断地从楼下冲上来,很快就将整幢教学楼占领了。

面对像潮水一般不断想要从窗口爬进来的感染者,乔汨、琉璃、小池刚一和托洛茨基他们三个人只能不断地一边后撤一边争取时间让人逐个从窗口外面的水管往楼顶上面爬。

在这不断后撤的过程中,他们从那些昏迷不醒的自卫队队员身上夺过来的几杆冲锋枪中很快就将里面的子弹打完了。但这时由于不断有感染者从其他窗口爬进来,他们被迫拿着已经没有了子弹的冲锋枪与他们展开了肉搏。

在好不容易逼退第一轮地进攻后,乔汨立刻让琉璃第一个从水管爬上去,等她爬上去以后,然后他跟托洛茨基、小池刚一三人这才找准机会分别爬了上去。

从水管那里爬到楼顶后,乔汨立刻跑到楼顶的边缘向下面望去。只见叶月所在的那辆中巴此时已经被好几百个感染者团团围住了。那些感染者正疯狂地一边“呀呀”大叫一边想要撞破车窗玻璃爬进去。

如果是一般的车子的话,这时候早就被感染者们砸破玻璃爬进去了,但是叶月她所驾驶的那辆中巴车并不是普通的车子,只见在车子地所有车窗处,都有好几块的长形钢板将所有的车窗整个地密封住,使得那些感染者根本就没办法砸破那些钢板爬进去。

这些钢板是叶月她在市原市的那个商场里面停留的时候跟琉璃、小池一刚他们几个趁着乔汨到外去寻找另一辆车子时所焊上地。

当叶月知道茂原市之行已经在所难免的时候,她就开始在地下仓库里寻找一些有用的东西。

在找着找着的时候。她忽然看到在仓库里堆放着一堆长约一米、宽约二十公分的钢板,这些钢板大概是用来作为固定支架用地。

看到这些钢板,叶月顿时灵光一闪,马上就想到了这些钢板的用处。

乔汨和琉璃他们几个听完叶月的建议后,也觉得这是一个极好地办法了。于是就开始各自行动起来。

首先,乔汨将中巴车从商场的正门小心地开进来,由于中巴车的车身并不大,再加上商场的正门十分宽敞,中巴车就这样安危无恙地开了进来。

在将商场正门重要锁好后。乔汨将车子开到了商场里面比较深的位置,在那里,叶月、琉璃跟小池一刚他们几个早就准备好了焊接工具等东西在那里等着。这些焊接工作当然也是在仓库里面找到的。

就这样,几个人开始将那些钢板一块一块地焊接到中巴车的所有车窗上,至于前车窗是不能完全密封的,因为这样会影响到叶月开车时地视线,所以必须要预留一定的可视空间。

在他们开始将车子进行改装的时候,乔汨这才出去寻找另一辆车子。

本来按照叶月的想法,应该两辆车子都要经过这样的改装才算比较安全。但是当乔汨找到车子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如果从现在开始改装的。最快也要到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才能出发。

许多平民由于急于想要尽快赶到那个军事基地,不想再浪费这宝贵的两个小时,于是他们等乔汨一找到车子,立刻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上车了。

看到被团团围住的中巴车,乔汨知道叶月那边的情况十分危急。因为就算那些感染者无法从车窗爬进去。但这么多感染者万一将整辆车子掀翻的话,那么叶月她们就想逃也逃不了了。

想到这里。乔汨立刻能对讲机呼叫叶月说:“叶月,叶月,听到了吗?我是乔汨,听到了吗?”由于心急心焚,他在不知不觉中连自己的真实姓名也说了出来。

过了没多久,对讲机那边很快就传来了叶月的回答,“小汨,你们没事吧?你们现在哪里?”

“我们没事,我们现在都在楼顶,暂时还算安全。叶月,你快将车子开走,再这样下去车子会被掀翻的。”

“那你们怎么办?”叶月着急地问。

从对讲机那边,除了叶月的声音,还不断地传来感染者发狂的“呀呀”声,以及几个小女生以及和子的惊叫声。

“我现在楼顶,有铁门挡着,感染者是冲不进来,我们现在暂时不会有危险。你现在快将车子开走,有多远开多远,我们自己会想办法离开这里的。”

虽然心中充满了忧虑,但叶月知道这时候不仅没办法去救他们几个,就连她们自身也难保。只好回答说:“我知道了,我现在将车子往东边方向开去,在那边感染者的数目会少一些。等我们脱险后,我会想办法回来救你们的,你们自己要小心一点。”

“好的,就这样办吧。”

叶月应了一声之后,立刻将车速一下子提到最高。在这突然的强力加速下,挡在车头前面的几个感染者立刻被撞翻在地上,有两个还当场被前轮压成了肉酱。

在撞开最前面的几个感染者后,叶月迅速地将车头一摆,巧妙地从一个空隙中将车子冲了出去。然后直接向校门方向冲了过去。

一路上,有许多感染者想要强行用身体挡住车子,但在叶月精湛无比地车技下,全都被车子撞散了。

很快地,叶月成功地将车子从校门口处突围出去。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只不过在车顶上方,之前爬上去的两个感染者还不断地用手大力地敲击着车顶。但叶月没有理会车顶上面的感染者。仍然驾驶着车子一直向外面猛冲出去,上百个感染者仍然毫不死心地在车子后面狂追不舍。

看到叶月已经成功地冲出了校门外面,乔汨知道以她的车技,要成功逃脱并不是一件太过困难的事,这才真正松了口气。

既然叶月已经没事,现在就轮到他们想办法离开这里了。

望着下方密密麻麻的感染者,以及不时从铁门处传来地猛烈撞击声,乔汨一时间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脱身的好办法。因为他们此时正被困在教学楼的楼顶上。已经完全没有任何退路了。

但就在这时,一直没有出声的琉璃忽然转过身来,然后一言不发地向乔汨走来。

在来到乔汨的面前时,琉璃仍然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以一种无比复杂地眼神看着他。

正当乔汨不知道她想做什么的时候。琉璃忽然从身上拿出了一把匕首递给他,然后以一种无比低沉的声音说:“快杀了我。”

听到这句话。不仅乔汨大为惊讶,就连旁边的小池一刚以及托洛茨基也无比的震惊。

但很快地,乔汨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刻看着她说:“你被那些家伙咬伤了吗?”

琉璃没有出声,只是默默地将捂在左边肩膀上地右手放了下来。

乔汨清楚看到,在她的左边肩膀上,有一道相当明显的伤口,一丝丝地血线正不断从那个伤口处流了下来。

看到这个伤口,乔汨顿时脸色大变,马上冲过去拉开了她肩膀处的衣服,只见伤口并不算深,但是又红又肿,一看就知道是受到了不知名的感染。

“是什么时候受的伤,是在跟那些家伙对打的时候吗?”乔汨在问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变得有些不自然地颤抖起来。

“不是,是在关门的时候被抓伤的。”琉璃平静地回答。

乔汨呆呆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突然激动地一把抱住她说:“放心吧,没事地,只要不是被直接咬伤的话,应该不会有事的,不,是绝对不会有事的。”

被他抱在怀里的琉璃一动不动地任他抱着自己,眼神在不知什么时候起变得前所未有地温柔,那是一种从来没人在她脸上看到过的温柔。

轻轻地,她用双手反抱住他地腰,然后平静地说:“没用的,你应该也知道,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再过几分钟后,我就会变成像那些人一样。我宁愿死也不想变成那样,更不愿意被你看到我变成那样。所以,杀了我好吗?趁我现在还是个人。”

乔汨没出声,只是更加用力地紧紧抱着她,连一刻也不愿松手。

这时,琉璃将头靠他的肩膀上轻轻地说:“在我临死之前,能够告诉我你的真名吗?”

“乔汨,我的真名叫乔汨。”乔汨好不容易才说出话来。

“叫乔汨吗?虽然你平时老是气我,但名字倒是挺好听的。”琉璃微笑着说道。

说完,她轻轻地推开了他,然后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的脸。

忽然,她伸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庞,动作温柔无限。

乔汨没有动,同样是站在她面前一眨不眨地看着她。仿佛要将她的容颜深深地刻在心里面一样。

过了一会,琉璃看着他笑了笑,然后轻轻地说:“能死在你手上,我觉得很开心。动手吧。”说完,她慢慢地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乔汨呆呆地看了她一会,然后又低头看着手中地匕首,两只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过了不久多久。乔汨抬头默默地看着琉璃那张美轮美奂的俏脸,紧接着用力一咬牙,终于将那把匕首举了起来对准她的心脏位置。

站在附近的小池刚一跟托洛茨基呆呆地看着乔汨的一举一动,但谁也没有出声。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情况下,从楼顶地一角突然传来了一把男性的声音。“等一下,我可以救她。”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立刻转头向发出声音的方向望过去。

只见在楼顶的西边方向,一个左手撑着一把很大的伞,右手拿着一杆冲锋枪地男人慢慢地从储水箱的后面走了出来。

那个男人正是那个姓关口的自卫队队长。

由于对方手上拿着一杆冲锋枪,子弹已经全部打完了的乔汨他们几个并不敢冲过去,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在走到乔汨他们面前的时候,关口看了一下琉璃肩膀上的伤口,脸上马上露出了一种十分满意的表情。

过了一会,他看着乔汨说:“你是不是想要救她?我有办法。”

乔汨半信半疑地问:“你有什么办法?”

关口笑了笑,然后松开了冲锋枪的扳机,接着将手伸到自己的口袋里,过了一会,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

“将盒子里面地注射剂打进她的颈部动脉里,动作要快。”关口一边说一边将盒子扔给了他。

乔汨接过盒子后立刻打开来,果然看到盒子里面除了一个注射器以外。还有一小瓶食指大小的蓝色药水。

没有任何的犹豫,他立刻将那瓶蓝色的药水装在注射器上,然后在与琉璃对视了一下之后,迅速地将药水打进了琉璃的颈部动脉里面。

如果是平时的话,任何人都不会将来路不明的药物打进自己地身体。乔汨更加不会随便将药水打进琉璃的身体里。但是受到了感染的琉璃只要再过几分钟就会变成另一个丧失人性的感染者,这个姓关口的男人如果有心想要害她的话,根本就不需要做这种多余的事。对于乔汨来说,这也许是救琉璃的唯一机会,因此他连一丝的犹豫都没有就直接将药水打了进去。

在注射完药水后,乔汨十分紧张地观察着她的脸色跟反应,“感觉怎么样?”

“我不知道,好像有点头晕的感觉。”她在刚一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突然整个人一下子就昏了过去。

乔汨立刻一把抱住她,然后在摸了一下她的鼻息后向关口冷冷地问道:“这些药剂真的能救她吗?”

关口摇摇头说:“不,这些解毒剂只能暂时控制她体内的病毒不发作而已,并不能真正消灭她体内的病毒,等药效一过,她还是一样会变成感染者。如果你们不想她变成感染者的话,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我带她回去接种疫苗。只有让她接种了病毒疫苗,她才能完全没事。”

“你究竟是什么人?”乔汨终于知道这家伙的目标只是琉璃一人。

“这个问题还是等我的同伴来了之后再告诉你吧。”说完,关口从腰间拿出了一支信号枪,然后往天上开了一枪。顿时,一颗紫色的信号弹在天空中爆了起来。

在这颗信号弹发射完没多久,一架军用直升飞机慢慢地从附近一个茂密的树林中升起,然后直接向楼顶这边飞了过来。

等直升飞机向这边飞过来的时候,关口显得有些得意地说:“为了让你们能够来这个军事基地,我可是花了不少的时间跟精力。跟着我的这三十个自卫队队员都是被军队遗弃在感染区里的军人,是我将他们救出来的。

我告诉他们,整个日本都已经完了,只有跟着我才能够活下来。而且我还向他们承诺过,只要跟着我。不管他们想做什么,想玩多少女人都可以。就这样,他们乖乖地开始听我的指挥,真是一群好骗的家伙呀。

他们原本打算在你们的早餐里面加入强烈的安眠药,然后等你们睡着以后,将所有男人全都杀死,只留下女人。可是他们没有想到。不仅是你们的早餐,就连他们的早餐里,我也偷偷地加了安眠药,因为我不想有人来妨碍我。

只是有一点令我觉得有些意外的是,你们是怎么知道早餐里面放有安眠药的?”

乔汨冷淡地说:“因为我们从一开始就不相信你们。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我们会来千叶县地?”

关口笑着说:“很简单,凡是你们去过的地方,事后我也悄悄地去过。还好你们的同伴多印了几张字条,不然我还真的不知道你们想去哪里。”他一边说一边慢慢地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字条,那正是杜丽斯在办公室里留给琉璃以及和子的留言以及手绘地图。

“所以。你就设局让我们来到这里?”

关口越发得意地说:“没错,原本我还一直担心你们不会来找基地,但没想到我地运气这么好。在半路上你们竟然遇到了这么多的幸存者,如果不是他们的话,或许你们还真的不会来到这里,看来幸运女神果然是站在我这边的。”

在关口说到这里的时候,那辆直升飞机已经飞到了楼顶上空,然后慢慢地降落在空地上。

慢慢地坐到直升机的副驾驶座上后,关口随手扔掉了雨伞,然后对乔汨说:“你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如果你不想让她变成感染者地话,现在只能让我们带她走。”

乔汨看了他一眼,接着又低头看了一下怀中的琉璃,然后一言不发地将她整个人抱起来放到直升飞机的后座上。

正如关口所说的,现在为了救琉璃。他没有别的选择。

将琉璃小心地放在座位上后,乔汨盯着关口问:“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是什么人了吧?”

“当然可以。反正我也已经厌倦再装成这个男人的样子了。”关口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方洁白的手帕,然后用那方手帕慢慢地擦着自己的脸。只见随着他地擦拭,他脸上的皮肤由亚洲人的黄色逐渐变成了白人的肤色。

在恢复了原本的肤色后,乔汨他们几个惊讶地看到,那个男人地脸部肌肉正不断地上下蠕动着,而且不时发出一阵“咔咔”的骨关节移动的声音,看上去十分的诡异。

又过了大概三分钟后,那个男人的整张脸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变成了一个看起来约三十来岁、鼻梁高挺的白人男子。

稍稍按摩了一下脸部的肌肉后,那个男人这才放下手笑着说:“果然还是自己的脸比较舒服呀。”

正当小池刚一仍然无比惊讶地看着这张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的脸时,一直站在他们旁边的托洛茨基忽然大吼一声向那个男人直冲过来,“约书亚!”

但还没等他冲到直升机的前面,乔汨忽然一把将一个像长得像熊一样高大的男人按住了,然后大声说:“不要轻举妄动!”

原来,那个被托洛茨基称为“约书亚”的男人此时已经举起了手中的冲锋枪,只要托洛茨基再接近一步,马上就会开枪。

望着托洛茨基眼中熊熊燃烧着的仇恨之火,约书亚却笑着对他说:“托茨,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看到的就是你这副表情了,所以我才特意在这里将我的真面目显示出来。你果然没有令我失望,从欧洲到美洲,然后又从美洲追到亚洲。在这十几年时间里,为了杀我,你几乎走遍了整个世界。但就算被你找到又怎么样?你以为凭你就能够杀我吗?你果然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天真。”

“我要杀了你,我一定会杀掉你的!快放开我!”托洛茨基一边挣扎一边不断地向要冲过去。

乔汨看到这样,突然用力一巴掌在他脸上,然后大声喝道:“你给我冷静一点!”

在挨了乔汨的这一巴掌后。托洛茨基终于稍稍清醒了一些,知道这时候冲过去只会白白送死,于是只能以充满仇恨的眼神狠狠地盯着约书亚。

“游戏已经结束了,各位先生就好自为之吧。”在说完这句话后,约书将直升机的门关上,然后命令机师起飞。

当直升飞机垂直地盘旋到空中十几米高的时候,乔汨看到直升飞机正慢慢地将机头的机关枪对准了楼顶的铁门。

看到对方地举动。乔汨顿时脸色一变,他知道对方是准备将铁门破坏,让下面成千上百的感染者冲上来。

虽然知道对方的意图,但此时他们几个手上并没有武器,根本就阻止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机关枪慢慢锁定目标。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直升机突然停止了瞄准的动作,然后慢慢地调转了机头。

乔汨当然知道对方不可能是因为突然心软才停止了攻击,他随即后退了两步往机仓上面望去,一下子就明白了一切。

原来。原本一直昏迷不醒的琉璃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然后用手枪顶住了约书亚的后脑上,迫使对方放弃了攻击铁门地企图。

接着。琉璃又对约书亚说了些什么,被枪口顶着要害的约书亚随即向机师打了一下手势,那个机师立刻驾驶着飞机往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当直升飞机离开的时候,坐在机仓上面的琉璃一眨不眨地望着下方的乔汨。

站在楼顶上面地乔汨在与她对视了一会后,忽然利用口型对她说了一句话。

在看到他对自己说的那句话时,琉璃点点头,然后向他露出了一种十分甜美的笑容。

乔汨用口型对她说的那句话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你等着。我会去救你的。

就这样,乔汨默默地看着那架载着琉璃地直升飞机越飞越远,直至消失不见为止。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九章 早餐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一章 研究
热门: 锦衣之下 在漫画里风靡万千的我[快穿] 乡村美妇 鱼龙变 仙妻来袭,魔尊要淡定 封神天子 春风度剑 暗黑之不朽意志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你听说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