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姓名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六章 逃亡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八章 基地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听到背后传来的脚步声,一直坐在阳台附近安静地监视着外面的情况的乔汨下意识地将头转了过去,只见走过来正是叶月。

“不去多睡一会吗?今晚可能要通宵赶路。”乔汨一边说一边接过了她递过来的橙汁。

“我睡不着,也许是因为不太习惯在白天睡觉。”叶月慢慢地在他身边坐下,然后十分自然地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闻着她发间传来的淡淡清香,乔汨心中逐渐升起了一种十分轻松平静的感觉。

对于乔汨来说,叶月不仅是一个十分特别的人,而且也是一个令他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的女性。

每次在跟这个温柔的女子单独相处时,乔汨的心情总会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十分的安定和平静。那种感觉就像是在吹着凉爽轻风的下午,一个人坐在阳荫下一边看书一边悠闲地喝着红茶那样舒服而平静。

“你在担心吗?”乔汨看着她那线条优美的侧脸轻声问道。

叶月摇了摇头,然后微笑说:“不,我并没有担心,因为琉璃、小汨和小雅你们几个都在我的身边,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我们几个能够一直在一起的话,我什么都不怕。”

面对这个不知是粗神经还是过于乐观的女性,乔汨在苦笑了一下的同时,心中却涌起一种十分温暖的感觉。

想了一下,乔汨问:“叶月,你觉不觉得这次的大规模病毒感染事件好像事有蹊跷?”

叶月点点头说:“嗯,我也觉得最近所发生的这一切不太像是意外。首先,在这么多国家所发生的老鼠咬人事件当中,所发生的时间几乎都在同一时段,相隔的时间不超过三个小时。而且像这种能够令到一个人完全丧失理智,变得像野兽一样到处去咬人吃人的病毒。历史上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还有最重要地一点是,在发生了大规模的感染后,几乎所有的通讯信号都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而中断了。

而发生感染的地区主要集中在欧洲、北美洲以及南美洲。分布在这些洲的国家大部分都是比较发达的国家,医疗卫生系统也十分地完善和成熟,按道理是不会发生这样大规模的感染,但反而这些发达国家却是受害最严重的地区。

相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比较落后贫穷的非洲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跟地区发生类似的事件。亚洲也是如此,除了日本以外,中国、印度、韩国、菲律宾等邻近的亚洲国家也没有发生感染事件,这实在是相当的奇怪。

从这些种种迹象来进行综合分析的话,这次的感染事情很可能是一起人为地精心策划的阴谋。其主要针对的目标是位于欧洲以及美洲地一些国家,至于位于亚洲的日本为什么会成为另一个爆发感染的地区,我有一个猜想。”说到这里,叶月的表情显得有些凝重。

乔汨没有出声,安静地等她继续说下去。

在沉思了一下之后。叶月忽然说:“小汨,你还记得之前发生的流浪者被袭事件吗?”

“你是说之前发生的半吸血鬼在东京四出作案的事?”

从与他们一起的见习骑士艾妮丝那里,乔汨知道所谓地“流浪者被袭事件”其实是半吸血鬼所做的好事。

叶月点点头说:“我不知道那件事与这次的事件有没有关系。但我直觉两者是有所关联的。而我的猜想很简单,那就是日本之所以会爆发感染,或许是因为那些病毒正是在日本被人制造出来地,所以成为了另一个被感染的地区。”

说到这里,叶月就没有再说下去了,乔汨感觉她好像还有些话没有说出来,但是他并没有追问下去。

似乎不想再谈这个话题,叶月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看着他微笑说:“小汨,现在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我的名字有什么含义吗?”

虽然有点奇怪她的问题,但乔汨还是回答说:“我想,你之所以会叫叶月。那是因为你是在八月出生的缘故吧?”

“名字是猜对了,那我的姓呢?”叶月笑眯眯地向他眨了眨眼。

乔汨不禁被她的话勾起了好奇心。“难道不是因为你的父亲姓纱织吗?”

叶月轻轻地摇了一下头,然后笑着说:“纱织是一个名字,并不是一个姓氏,其实它是我跟琉璃的亲生母亲的名字。我们母亲全名叫南星纱织,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不用她的姓,而用她的名字来做姓吗?”

乔汨十分配合地点了点头。

靠在他肩膀上的叶月这才笑眯眯地说:“那是因为南星纱织这个名字只是她的假名而已,南星这个姓也是她杜撰出来的,她真正的名字叫艾薇儿。有关她的资料,我所知甚少,只知道她是一个欧亚混血儿,出生地是在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因此严格来说我跟琉璃其实并不是日本人,我们只不过是在日本长大而已。

至于我为什么会用她的名字来作姓氏,理由其实很简单,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我,我当时唯一记得的只有她的名字,因此我决定用她的名字来作为我的姓氏。”

乔汨沉默了一下,然后问:“叶月,你恨她吗?”

叶月摇摇头说:“不,我并不恨她。她这样做,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她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她跟我之间的关系。琉璃的情况也是如此,她之所以会在琉璃七岁的时候突然失踪,应该也是因为相同的理由。”

听她说完,乔汨不禁在心里面苦笑了一下。

他忽然发现,他跟绵绵以及叶月和琉璃这对姐妹的身世似乎有许多相类似的地方。

例如,乔汨的父母是在他九岁的时候遇到事故而去世的,之后他一直住在孤儿院里,直到伯父将他接走为止。

而绵绵地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去世。父亲则是一个完全不将她当女儿看待的疯子,因此绵绵是在完全得不到关爱的环境下孤独地长大的,几乎与孤儿无异。

至于叶月跟琉璃,她们的身世更是离奇,他们的亲生父亲是什么人,又或者是生是死,乔汨到现在还完全不知道。而她们地母亲竟然都是在她们还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她们。

难道是因为事务所的风水有问题,使得那里专吸引一些像他们这样的人聚集在一起?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干脆将事务所改名叫“天煞孤星事务所”算了。乔汨不禁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觉得自己实在太过无聊,乔汨慢慢地将思绪拉了回来,然后对叶月说:“既然这件事涉及到你们跟你们母亲的安全。其实你不告诉我也可以的,毕竟这是你跟老板的私隐。”

叶月问:“小汨会将这件事告诉别人吗?”

“不,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乔汨肯定地回答。

“既然如此,那我还担心什么呢?正因为是小汨你,我才想告诉你这件事的。”叶月微笑地看着他。

乔汨没有出声。只是默默地看着她那张温柔的笑脸。

过了一会,他忽然轻轻地叹了口气说:“叶月你好诈,既然你都已经主动将这么重要地事告诉我。作为礼尚往来,看来我不说一些关于我的事也不行了。”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眼中流露出一种轻松的笑意。

乔汨当然知道叶月完全没有这样的意思,但是乔汨一直很想找个机会将自己的真实姓名告诉她,不想再用杜撰的假名来欺骗她。或许,现在正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我可不是为了打听你的秘密才将这件事告诉你的。”叶月显得有些生气地举起右手稍稍用力捏了一下他的鼻子,就像一个温柔地姐姐在小小地惩罚淘气的弟弟一样。

“既然你不想知道那就算了,毕竟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而已。”

看到乔汨好像真的想告诉她一些什么似的。叶月于是立刻改口说:“既然你想说地话,那我就勉强听一下吧。”

“既然这么勉强,那还是算了。”

“其实也不算太勉强。”

“那还是有一点勉强,还是算了。”

“小汨好坏,不准吊我的胃口。”叶月终于忍耐不住一把拉住他的手要他快说。

乔汨笑着问:“你想知道什么?”

叶月微笑说:“这就要看你想告诉我什么了。”

“好吧。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认为任汨这个名字是真名还是假名?”

叶月既没有肯定没有否定。只是说:“绝大部分身在国外却没有合法居留身份的人都不会随便向外人使用真实的姓名,通常使用的是假名。我相信,你在与我和琉璃初次见面的时候,也会这样做。”

轻轻地笑了笑,乔汨看着她的眼睛说:“其实,我的真名叫乔汨,姓乔名汨。任汨这个名字只是我杜撰出来的。”

虽然只是如此简短的一句话,但对于仍然还是被通缉的在逃犯身份的乔汨来说,他本人的真实姓名其实是最为重要的线索。因为以叶月的情报搜集技术以及成熟的情报网,只要用他的名字一查,马上就能够查到他的真实身份。

但就算是这样,乔汨仍然想将自己的真实姓名告诉面前这个不仅完全信任、关心他,甚至还将他当成了弟弟来看待的美丽女性,他觉得这是对叶月最起码的一种尊重。而且他相信叶月就算知道他的身份,也不会做出任何不利于他的事出来,因此他并不介意她知道。

另外他也已经将真实的姓名告诉了绵绵,毕竟绵绵是他的妹妹,他不想连她也隐瞒,只不过事后他叮嘱她不要告诉其他人。而绵绵在知道自己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时,当时不知为什么显得出奇的开心和兴奋,足足闹到半夜才肯乖乖去睡觉。

这时,叶月并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念着他的名字:“乔汨……乔汨……乔汨……”

在这样重复念了几次之后,她这才一脸温柔地看着他说:“真是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呀。”

“谢谢。”

“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叫你小汨,以后可以继续这样叫你吗?”

“当然可以,只要你喜欢。”

在刚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乔汨忽然自言自语地加了一句:“看来小池先生已经醒了,我刚刚好像听到他的房间里面有动静。”

叶月是个聪明人,一听到这句话马上就明白他这句话其实是说给她听的。暗示她不要在小池刚一等人的面前说起有关他真实姓名的话题。换句话说,有关他的真实姓名,除了他们之间知道以外,是不能告诉别人的。

不知为什么,叶月地脸上忽然露出了一种十分开心的表情。

没过多久。副警部小池刚一果然从二楼的一个房间里面走了出来。也许是因为刚睡醒的关系,他的眼睛里面还带有一种明显地惺忪睡意。

在走到二楼大厅的时候,一看到坐在乔汨旁边的叶月,副警部小池刚一整个人顿时精神一振,原本残留在眼中的睡意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趁着到冰箱去拿东西来喝的时候。小池刚一有意无意地注视着叶月。

看到小池刚一真地出来了,叶月不想让其他人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于是她对乔汨轻声说:“小汨。趁着还有时间,我想再去多睡一会,等一下到了吃饭的时间叫我一下好吗?”

“好地,到时我会去叫你的。”

叶月向他温柔地笑了笑,然后这才从他身边站了起来。

在经过副警部小池刚一的身边时,叶月十分礼貌地向他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慢慢向自己的临时房间走去。

虽然叶月只是礼节性的向他微笑点头,但陡然看到那张美轮美奂的精致脸庞上所展示出来的动人笑容时。小池刚一一时间不禁为之神夺。

直至叶月回到房间后,小池刚一这才逐渐回复了清醒。

向乔汨那边看了一下,发现他正拿着望远镜专心地观察着外面的情况,小池刚一心中这才松了口气,他可不想被人看到他刚刚那副丢脸地样子。

在乔汨身边坐下后。小池刚一首先看了一下街道那边,然后小声问:“任兄。现在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乔汨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回答说:“外面街上的感染者好像越来越多,相信这个城市已经没有多少幸存者了。”

“这样呀,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没其他的办法,只能按照原计划今晚冒险开车冲出去。在这里待地时间越长,我们就越难离开。”

听他这样说,小池刚一知道,今晚可能又要面临一场恶战。

看到乔汨面色如常,好像一点也不紧张的样子,小池刚一忍不住问:“任兄,你难道一点也不担心吗?”

听到小池刚一的问题,乔汨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因为这个问题他刚刚才问过叶月,想不到这么快就轮到别人问他了。

想了一下,乔汨这才回答说:“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担心也于事无补。不过有叶月和老板她们跟我们在一起,要突围出去应该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

小池刚一忽然表情古怪地问:“任兄,你是不是纱织小姐的男朋友?”

“不是。”

听到乔汨的回答,小池刚一立刻不由自主地露出一种松了口气的表情。

他紧接着问:“那你知不知道纱织小姐她现在有没有男朋友?”

“我想应该没有。”

小池刚一一听,顿时露出了满脸欣喜的表情。

看到他这副表情,乔汨一下子就明白了。看来,这位年轻的副警部多半是被叶月给迷住了。

不过这也难怪,像叶月这样一个既温柔又美丽的年轻女性,受到其他男性,尤其是年轻男性对她的倾慕之情,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

想到这里。不知为什么,乔汨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异样感觉。

正如乔汨所猜测的那样,小池刚一地确对叶月充满了强烈的好感。

在被乔汨救上车后,大难不死的小池刚一想不到车上会出现像叶月跟琉璃这样难得一见的顶级美女。除了这对美女姐妹以外,更令他惊奇的是车上还有两个美丽的少女,而且其中一个还是拥有一头亮丽金发的外籍少女。

与气质温婉地叶月相比,琉璃的存在感要更加强一些。她那精致的容貌以及冷艳的气质给人的是一种视觉上地强烈冲击。

如果说叶月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夏日里一股清新而令人心情舒畅的凉风的话,而琉璃则就像是一团能够燃起男人内心深处占有欲的美丽火焰。

在初见到这些年龄不一地女性之后,作为一个年轻的男性,小池刚一本能地就被琉璃那像火焰一样仿佛能够灼烧灵魂的冷艳所深深地吸引住了。

但是很快地,当他亲眼看到琉璃手持冲锋枪与感染者们战斗时地英姿时。他开始感觉到琉璃并不是一个他能够接近的女人,因为她给人的感觉实在太过厉害了。

尤其是她在开枪时冷静的眼神,以及像野生豹一般充满了爆发力的敏捷动作,都令到小池刚一感觉到一种强烈的距离感。

虽然小池刚一是一个副警部,但其实他连开枪都很少开。就算是要开枪。也只是在警局的射击练习场里进行简单的射击练习而已,其射击成绩也实在令人难以恭维。至于要用枪对着别人射击,他连想都没想过。

他之所以会如此缺乏身为一个警察所必须具备地射击以及格斗方面的技能。那是因为他并不是从最基层的“巡查”做起的,而是在国家公务员1类考试中成功过关然后成为一个警察的,也就是俗称地职业组。

日本的警察阶级顺序是:巡查巡查长巡查部长副警部警部警视正警视警视长警视监警视总监。

其中巡查是警察阶级地最低一级,绝大部分的警察都是从巡查做起的。而像小池刚一这样,在国家公务员1类考试中过关成为警察的人,一开始就从副警部做起,其升迁的速度也比普通的警察要快得多。他们只经过3个月的初级干部课程和9个月在警察署的实践后可以晋升为警部(相当于警察分局局长)。

正是因为职业组并不是从基层警察做起,而是通过考试才成为警察的。因此他们通常不像普通的警察那样会射击以及格斗。与其说他们是警察,还不如说是单纯的公务员。

身为职业组之一的小池刚一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因此在看到琉璃战斗时的情景后,会产生距离感也就很正常了。

在这种情况,他很自然地就会将注意力移到了不管是容貌还是身材都完全不逊色于妹妹的叶月身上。

尤其是经过这两天的相处后。叶月所表现出来的温柔和有礼,全都被在他看在眼里。因此他对叶月充满了越来越强烈的好感。

如今听到叶月竟然没有男朋友,他会高兴成这样也就很正常了。

正当小池刚一想向乔汨再多打听一些有关叶月的事情时,他手上的通讯器突然“滴”一声响了起来。

看到原本一直处于无信号状态的通讯器突然有了反应,不仅是小池刚一本人,就连乔汨也觉得相当的意外。

赶快将通讯器接通后,从通讯器里马上传来了一阵由无线电信号所发出来的声音,“……我们是受命来这里寻找幸存者的自卫队队员……我们正在寻找幸存者……如果收到这个通讯的幸存者……请你们尽快想办法来跟我们会合……我们会保护你们的安全……我们的位置就在……”

也许是因为信号不太稳定的关系,声音经常会时断时续。

虽然是这样,但在听到不断重复着的通讯内容时,小池刚一露出了无比兴奋的表情,他激动地说:“太好了,我们有救了,我们有救了!地图……任兄,你有地图吗?我们快将里面所说的位置划出来!只要跟军队会合,我们就有救了……”他一边说一边赶紧将通讯器所说的位置用笔记下来。

在他激动地记录着位置的时候,乔汨安静地从背包里将一份地图拿了出来,然后默默地在上面划出通讯器所说的那个位置。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六章 逃亡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八章 基地
热门: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上清之云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2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送上门的娃成了皇帝 头号黑粉 失忆后他连孩子也不认了 横滨芳心欺诈师 等你爱我 谁借走了笙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