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日记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九章 请柬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一章 料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请柬上面所标示的地点是位于东京银座的水星酒店顶层的全景餐厅,而时间则是晚上七点正。

当穿着一身西装的乔汨跟着同样穿着晚礼服的叶月和琉璃两人来到东京银座水星酒店顶层的全景餐厅外面时,只见那个在下午的时候送请柬过来的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正站在餐厅的外面等候着。

除了那个中年男人以外,还有两个目光锐利,像是保镖一样的高大男人安静地守在餐厅的正门两侧。

在看到叶月跟琉璃的时候,那个管家模样的男人彬彬有礼地走过来说:“欢迎两位小姐的到来,我们主人正在餐厅里面等候着两位,请两位小姐进去吧。”

看这种架势,乔汨知道整个餐厅都已经被他们包下来了。

虽然知道那个叫什么菲尔曼斯特的男人是个有钱人,但没想到对方会如此大手笔,第一次邀约就将整层餐厅都包了下来。

想了一下,乔汨对叶月和琉璃说:“老板,要不要我陪你们一起进去?”

似乎听到了乔汨所说的话,那个管家表情冷漠地看着他说:“我们主人只邀请了纱织小姐跟冰室小姐两位,并没有说过允许其他人进去。”

听到这句话,乔汨眼中忽然露出了一种玩味的眼神,“假如我一定要进去呢?”

那个管家冷冷地说:“年轻人,不要将你的鲁莽当成是一种勇气,这会大大缩短你的寿命。”

乔汨微笑,“您说得真好呀,请问您以前在哪间学校教过书?”

那个管家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眼中随即流露出一种慑人的光芒。

在看到对方眼中的那抹光芒时,乔汨体内的无相神功突然不由自主地运行了起来。

顿时,一种强烈的杀戮冲动一下子在他地脑中像潮水一般涌了上来。同一时间,充满霸道至极的力量开始扩散到他的全身。

在惊觉到体内的这种突然变化时,乔汨立刻强行运功将刚刚运行起来的无相神功压了下去,好不容易才压制住脑中那股即将爆发出来的杀戮冲动。

这一切只是发生在短短的几秒钟之间,由于时间太短,站在他旁边地琉璃跟叶月根本就没机会发觉到他的异状。

并不想双方在这里发生冲突,叶月转头对乔汨说:“小汨。我们自己进去就可以了。你到酒店大堂那里等我们吧。”

乔汨有些警惕地看了一下那个管家,然后说:“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出来,假如有什么事的话,你们可以随时叫我。”

看到他这么坚持,叶月十分温柔地看着他。然后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个管家在为她们两个打开餐厅的正门时,乔汨在开门的一瞬间,看到在餐厅地正中央,正坐着一个穿着晚礼服的男人。但由于看不到那个男人的正面,使得他并无法看清楚对方的相貌跟年龄。

当乔汨还想再清楚的时候。餐厅的门很快就关上了。

如果是平时的话,以琉璃的身手跟叶月地枪法,乔汨相信这两姐妹不管到哪里都应该能够很好地保护自己。根本就不需要他作无谓的担心。

但是今天叶月在听到邀请她们的人是那个叫什么菲尔曼斯特的人时,那种脸色大变的样子令到乔汨十分在意,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一向冷静从容的叶月露出这样失态的表情,因此他才要特意跟着她们一起来。

等叶月跟琉璃进去以后,无视于那个管家以及两个保镖的冰冷视线,乔汨慢慢地走到走廊地尽头处,然后一边装作看着窗外的风景,一边像在自言自语似地小声说:“任苍穹。我有事要问你。”

过了一会,终于传来了任苍穹那一贯懒洋洋的声音,“你小子老是打扰老子睡觉,什么事?”

“我问你,刚刚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我体内的无相神功会突然自动运行起来?”

“这还不简单。那是因为受到了刚刚那个老小子的刺激。”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无相神功遇强愈强,你地身体正是本能地感受到了威胁。所以无相神功才会自动发作。小子,别说我没警告你,那个老小子并不是普通人。如果你不想英年早逝的话,就少跟那种人打交道。”

听到任苍穹这样说,乔汨不禁回头看了一下那个中年管家,只见他也正冷冷地看着乔汨这边。

“那个男人真地如此厉害?”将头转回来后,乔汨小声地问了一句。

任苍穹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懒洋洋地说:“当年老子在二十三岁那年第一次被人无意识地引发无相神功的时候,对手是中原第一快剑,当时他只是看了老子一眼而已,就一眼。

那时老子的身手就跟你现在一样菜,如果不是老子先用毒废了他一只左眼的话,早就被那老家伙杀掉了。总之一句话,凡是能够引发你体内的无相神功自动运行的,都是能够要你命的对手。”

乔汨轻轻地叹了口气说:“有时候就算你不想跟别人打交道,别人也会找到你头上来。”

“废话连篇。好了,老子回去睡觉了,没事不要来烦我。”说完,任苍穹的声音一下子消失了。

看来真是前途多难呀。乔汨一边想一边从身上掏出一根烟点燃,然后慢慢地抽了起来。同一时间,在餐厅的里面,琉璃跟叶月两人正安静地注视着坐在桌子对面的男人。

此刻坐在她们对面的是一个看起来好像是三十到四十岁之间的男人,身材不胖也不瘦,头发是接近黑色的灰褐色,而眼珠就像他的头发一样是灰褐色的。五官轮廓分明,比例适中,算得上是一个真正地美男子。

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他的皮肤白得一点血色也没有。就好像一个很多年很多年都没晒过太阳的人一样。但是这种没有一丝血色的皮肤却并没有让人感受到他像个病人,因为他的目光就像鹰眼一般锐利而有力,甚至令人有种不敢直接与其对视的感觉。

在琉璃跟叶月两人打量着那个男人的时候,对方也在默默地看着她们。

过了一会,那个男人忽然笑了一下,然后用纯正的英语说:“你们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漂亮许多,看来那个女人在你们身上花了不少的心血和时间。”

这时。琉璃有些不爽地用英语问:“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个男人并没有回答,而是转头看着叶月说:“看来你这个做姐姐的并没有跟你地妹妹说清楚这件事。”

听到这句话,琉璃不禁以奇怪的眼光望着身边的叶月。

的确,叶月并没有跟她说过什么,只是叫她来赴约而已。而且在出门之前。琉璃还看到叶月悄悄地在礼服下面藏了一把手枪。

看到叶月的这种举动,琉璃本能地就将邀请她们来地这个男人当成了敌人。

这时,几个穿着西装的酒店服务生各自端着一个托盘陆陆续续地走了过来,然后一样接着一样地将托盘里面的菜分别放在了琉璃跟叶月地面前。

但是很奇怪地,所有菜都只是放在琉璃跟叶月她们两人的面前。在菲尔曼斯特面前除了一杯鲜红色的红酒以外,什么都没有。

等菜全都上齐后,菲尔曼斯特对她们说:“原本应该一样接着一样慢慢上的。但我不喜欢说话的时候有其他人在场,所以就将菜一起上了。这些都是这家餐厅的招牌菜,希望你们喜欢。”

面对满桌香气扑鼻的各式精美菜肴,琉璃跟叶月并没有动手。不仅是因为她们在出来之前,就已经用过晚餐了,更重要的原因是她们对这个男人充满了戒备。

这时,叶月终于开口说话了,她以平静而冷漠地表情看着那个男人说:“你真是菲尔曼斯特?”

“没错。我的古名正是菲尔曼斯特。”那个男人说完。慢慢地喝了一口红酒。

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叶月再次问:“如果你真是菲尔曼斯特的话,你应该认识艾薇儿这个女人才对。”

菲尔曼斯特轻轻地摇动了一下酒杯里面那些红色的液体,然后慢慢地说:“这个当然,如果我不认识那个女人话。又怎么会找到你们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女人当年在日本这个国家生活的时候。所用的化名应该叫南星纱织,我说得没错吧?”

一听到他话中所提到地那个名字,琉璃身体突然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随即以惊讶无比的眼神望着他。

相对于琉璃的震惊,叶月却显得十分的平静,似乎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用指尖轻轻地在杯口上划了一圈,她忽然慢慢地抬头看着他说:“那你知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这么多年来,我也一直在找她。不过不要紧,我只要找到你们两个就够了。”

“你为什么要找我们?”

“我要你们过来帮我。我要你们帮我完成那个女人当年没有做成的事。”

“假如我们拒绝呢?”

“你们没有拒绝的权利,因为这是那个女人当年欠我的,也是你们欠我的。”

对于两人谜一般的对话,琉璃终于忍不住了。为了多知道一些有关那个女人的消息,她突然插口说:“你究竟跟南星纱织是什么关系?”

转头看了她一眼,菲尔曼斯特微笑说:“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可怜的孩子。”

“知道什么?你给我说清楚。”琉璃实在受不了这个男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慢慢地将手中红酒放下,菲尔曼斯特看着她慢慢地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可以说是你们的父亲。而南星纱织则是你们的母亲,虽然那个女人跟我并没有任何的关系。”

“叶月,那个男人说的都是真的吗?他真是我们的父亲?”在回到事务所之后,琉璃表情严肃地问道。

“不。那个人并不是我们的父亲。”在无比冷静地说完这句话后,叶月再也没有出声,只是安静地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看着她就这样什么都不说直接进了房间,琉璃不由得有些生气地咬了一下银牙,然后气呼呼地返回自己的房间。

只是过了几分钟后,她的房门忽然被敲响了。

打开门后,琉璃看到站在门外的正是叶月。此时她手上拿着一本很厚地记事本一样的东西。

抬头看了一下琉璃,叶月以一种十分低沉的声音说:“原本我并不想让你知道这件事,因为这是我们的母亲南星纱织在这本日记本上所留下来的最后嘱咐,但现在看来不告诉你不行了,你有权知道事件地真相。

这本日记是我们的母亲南星纱织所留下来的唯一一件东西。里面有你想知道的一切。”将那本日记交给琉璃后,叶月带着一种黯淡的眼神转身回到了自己地房间。

直至叶月回到房间为止,琉璃仍然一动不动地望着手上那本厚厚的日记发呆。

凌晨深夜时分,正当大多数人都已经安然入睡的时候,在城市地某个地方。却正在进行着一场远远超乎一般人想象的激烈战斗。

不过严格来说这并不像是一场战斗,而更像是一场对比悬殊的追逐战。

负责追赶的一方只有不到十个人,而被追赶的那边则高达三十多个人。

由于被追赶的那三十几个人专往一些车辆难以到达的巷子或公园等地方跑。使得在后面追赶的人只能选择用自己地双脚来继续这场无休止的追逐战。

但就算双方都是用自己的身体的奔跑,但那种速度还是相当的惊人。

尤其是跑在前面地那三十多条人影,经常从停在路边的汽车车顶上面跳来跳去,直接从这辆车跳到另一输车上面去,动作敏捷得简直就像是某种野生动物一样。

而不时地,会有一两下沉闷的枪声从后面追赶着的那十个人当中传来,每当有枪声响起的时候,跑在前面的那三十几个总有人会中枪倒地。

在中枪倒地的时候。被射中的那个人通常会发出凄厉至极的惨叫声,听起来十分的痛苦。

对于那些中枪的家伙,那十个人根本连看都没看一眼,直接从对方身上跨过继续向其他人追去。

这场追逐战已经进行了将近半个小时了,那十个人虽然平时经过严格的训练。但由于对手实在跑得太快,稍一放松就会被对方逃掉。因此谁也不放有丝毫的放松。只是跑了这么长时间,他们每个人都已经十分累了,毕竟他们经过多么严格的训练,也只是正常的人类。

这时,被追赶的那三十几个人忽然开始改变了路线,竟然往市区方向跑去。

跑了没多久,前面的路上刚好出现三个似乎喝得有些醉醺醺的上班族。

当那三个上班族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突然被三个人冲到自己面前的高大人影整个地扔到了后面去,直接向后面那十个人飞了过去。看到半空当中那三个一边尖叫一边不断下坠着的男人,在那十个人当中忽然响起了一把女性清亮的声音:“快接住他们!”

在这个命令刚刚发出没多久,三个人影几乎同时跃起,一下子就将半空当中那三个即将掉下来的上班族接住了。

也许是因为受到了惊吓,那三个上班族在被人安全地放下地后,立刻有两个当场吐了出来,而另外一个则直接昏了过去。

由于这一耽搁,那三十几多人已经跑得更远了。

“不要追了。”这时,那把清亮的女性声音再次响起。

听到这个命令。其余的九个人立刻停了下来。

“团长,我们真的要放他们走吗?”一个年轻的男性有些不太甘心地说道。

阿曼妮丝·奥尔曼叹了口气说:“假如我们再追下去的话,会让更多的普通人受伤地,刚刚那三个人男人就是最好的例子。你现在马上联系副团长布力克,看看他们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是,团长。”

这时,一个留着一头及肩短发的白人女性走过来说:“团长。你觉不觉得这些半吸血鬼们最近的行动好像有些奇怪?好像越来越严目张胆了。”

阿曼妮丝点点头说:“我也这么觉得,因为半吸血鬼一向是十分低调的,他们假如需要吸血的话,通常会选择一些比较少人的地方进行,很少会在人口密集的城市里面进行大规模的吸血。而且还故意将被吸血的对象烧成黑炭,这种过于引人注目的行为实在不太像是他们所为。”

这几天以来地“流浪汉被袭击事件”其实就是一群半吸血鬼做的,他们在吸完血后,为了毁灭证据,直接在被害者身上浇上汽油将尸体烧成黑炭。这样就不会被人发现被害者在死前曾经被吸干了血。

但这种只能瞒得过普通人,对于跟吸血鬼这种诡异生物打了这么多年交道的蔷薇骑士团来说,很快就看出了其中的缘由。并作好了伏击的准备,这就是今晚这场追逐战地原因。

那个留着一头及肩短发的白人女性继续说:“不仅如此,他们最近似乎连这一步都不做了,直接吸完血就走,好像一点也不怕被人发现他们的存在一样。”

“也许是因为他们知道我们会将尸体处理好,所以才不再管尸体会不会被人发现。或许他们已经将我们当成了替他们处理尸体地清道夫。”一个身材高挑的男性团员插嘴说道。

阿曼妮丝摇摇头说:“不,这个理由说不过去。因为最害怕被世人发现他们存在的并不是我们,而他们自己。我们只是怕引起普通民众的恐慌才将他们的事隐藏起来。而如果他们被普通民众发现的话,很可能会遭到军队大规模的围剿。我怀疑,这些半吸血鬼们可能是受到某人的指使,才做出这样地事来。”

“你说的那个人是指菲尔曼斯特?”留着一头及肩短发的白人女性终于还是忍不住将那个充满禁忌的名字说了出来。

阿曼妮丝表情凝重地点了点头说:“我觉得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个人,因为只有那个人。才有能力控制这么多半吸血鬼做出这种反常地行为来。”

“假如真是那个人所为,团长你觉得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不知道。但不知为什么,我最近一直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总感觉会有什么大事将会发生。”

听到团长这样说,不少团员露出了一种担忧地表情。因为他们知道团长阿曼妮丝的第六感一向十分准,假如她觉得有什么不妥的话,那么通常不用多久,就真的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九章 请柬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一章 料理
热门: 长相思 武道宗师 笼中缪斯 萌妃休夫:宠爱百分百 艳遇小农民 天才启蒙运动 北海道物语 骄阳似我(上) 最美不过湛海深蓝 异界魅影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