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情报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六章 地图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聚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从福井敦贺半岛回来的时候,正好是星期六。

在好好休息了一晚之后,到了第二天上午,绵绵立刻打电话将她的几个小同学叫了过来,因为她有手信要给她们。

当乔汨端着几杯果汁跟几个蛋糕送到绵绵的房间里,发现小女孩正在兴奋地跟她的三个小同学说起旅行时所发生的事。

将果汁和蛋糕放下来后,乔汨一边宠溺地摸着小女孩的头,一边笑着对那三个小女生说:“差不多快到中午了,你们今天就留下来吃中午饭吧。不过最好先打电话跟你们的爸爸妈妈说一声,免得他们担心。电话在楼下,等一下你们自己去打吧。”

“谢谢任哥哥。”也许是因为慢慢开始熟了,那三个小女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叫他这个称呼,也不知是谁先叫的。

这时,绵绵将头靠过来说:“哥哥,叶月姐姐今天早上的时候好像跟琉璃出去了,我们的午餐要叫外卖吗?”

“不必了,午餐我来做,你们就安心地等着吃就行了。”

“哥哥会做菜?”小女孩显得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这有什么难,虽然可能味道比不上叶月亲手所做的,但应该不算难吃。好了,你们继续玩吧,我先出去了,如果有事的话叫我。”说完,他很快就走出了绵绵房间。

等乔汨离开后,那个叫樱子的小女生一脸羡慕地说:“小雅,你哥哥对你好好喔。比我哥哥要好多了,他老是骂我,讨厌死了。”

“是呀,是呀,你哥哥长得好帅呀,我以前就想这样说了。而且他看起来很好相处的样子。一点也不凶,说话也很温柔,我也想有一个这样的哥哥呀。”另一个叫百合子的小女生兴致勃勃地问道。

一向将绵绵当成了大姐头的静香也点点头说:“不愧是小雅大人的兄长,果然不同凡响。”

听到自己的同学称赞哥哥,绵绵显得既高兴又得意地说:“总算你们还有些眼光。”

这时,樱子有些放松地躺下来说:“总感觉小雅这里特别地轻松和舒服。既没有罗嗦严肃的大人管我们,而且又有好吃的蛋糕跟果汁汽水可以随便喝。对了小雅。纱织姐姐跟琉璃姐姐今天出去了吗?我还想今天能够见见她们的说。”

绵绵有点不解地问:“为什么你要见她们?”

“因为她们都很漂亮呀,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人。尤其是琉璃姐姐,我最喜欢她了。”

百合子插嘴道:“原来樱子你是琉璃姐姐的粉丝,我跟你相反,我比较喜欢纱织姐姐。我觉得纱织姐姐比较漂亮。静香你呢?你喜欢哪一个姐姐?”

静香一脸认真地回答:“我是小雅大人的忠心部下,我只喜欢小雅大人一个。”

“喔,静香终于表白了。小雅你打算怎么回应?”樱子立刻坐起来大声起哄。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静香顿时脸红耳赤地辩解起来。

百合子笑嘻嘻地看她们两人胡闹,然后问绵绵:“小雅,你喜欢哪一个姐姐?”

“我哪一个都不喜欢。尤其是琉璃,最讨厌她了。我只喜欢哥哥一个人,我是不会让任何人抢走哥哥的。”小女孩十分坚定干脆地说道。

“啊。原来小雅有恋兄情结,实在太厉害了。”正好在旁边听到这句话的樱子立刻兴奋地拍起手来。

“樱子,什么是恋兄情结?”百合子一脸不解地问道。

“所谓恋兄情……”

樱子还没来得及解释,绵绵忽然小脸通红地扑过去一手捂住她的嘴大叫起来:“樱子你给我闭嘴,不准在这里胡说八道。”

“好像很好玩的样子,我也要一起玩。”百合子一边说一边整个人扑到两个好友的身上。

“百合子你好重呀,不要擅自给我压下来。静香快过来救我。”

“是,番长大人。我马上过来救你。”

四个小女生就这样在房间里一边胡闹一边大呼小叫个不停,显得十分的热闹。

正当四个小女生在房间里面胡闹的时候,乔汨正在悠闲地准备着午餐的材料。

打开冰箱后,乔汨看到里面还有不少在参加免费住宿之前所买的肉食,正好可以在今天之内将它们全部处理完,免得会变质,毕竟已经过去快一个星期了。

正当他一样一样地将那些肉食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时候。外面地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打开门后,乔汨不禁有些意外地看着门外的客人。不过在看到对方的表情时,乔汨知道之前地暗示产生效果了,否则对方不会专程来这里。

装成一副十分好客的样子,乔汨对来人说:“真是稀客呀,想不到原来是骑士小姐。”

来人正是来自教庭的蔷薇骑士团见习骑士,拥有一头亮丽金发的艾妮丝·奥尔曼,此时她是一个人来的,身边并没有其他人。

在抬头看了乔汨一眼后,金发少女表情认真地说:“我是来问你一件事,希望你能够老实回答我的问题。”

乔汨笑了笑说:“先进来再说吧。”等金发少女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下来后,乔汨问:“想喝点什么?我们这里适合未成年人士喝的只有汽水跟果汁。”

虽然有些不爽他地这种说法,但金发少女还是回答说:“给我一瓶汽水吧。”

跟绵绵一个口味。乔汨有些好笑地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罐汽水跟一罐啤酒。

慢慢地喝了一口啤酒后,乔汨问:“骑士小姐,你有什么问题想问?”

艾妮丝一脸认真地看着他说:“我问你,之前你叫我去见一下我们学校的女校医,还说会有什么惊喜之类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乔汨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这才慢条斯理地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已经见过那个女校医了。我说得对吗,骑士小姐?”

金发少女的表情显得有些奇怪地说:“我见过又怎么样?我问你,关于那个女校医你究竟知道了些什么?”

乔汨莫测高深地看着她说:“关于那个女校医地事我应该比你知道的得要多得多,甚至,包括她其实是一只真正地吸血鬼这件事在内。”

“你……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金发少女大惊之下不禁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看到她这种反应,乔汨知道自己猜对了。那个女校医果然是一只真正的吸血鬼,因此她才会将那个假冒成舍监的半吸血鬼叫作赝品。

当下乔汨不动声色地看着金发少女说:“骑士小姐,我们来作个交易怎么样?”

“交易,什么交易?”

“很简单,我将我所知道的关于那个女校医的事情告诉你。而相对地,你也要将你所知道的关于吸血鬼地情报告诉我。怎么样,这个交易应该很合理吧?”

“不行,我不能将有关吸血鬼的事情告诉你,如果我这样做的话。就等于违反了骑士守则的第三条规定,会受到严厉的处罚,甚至还有可能会被开除出蔷薇骑士团。所以我不能答应你。”

乔汨似笑非笑地说:“虽然你这么想并没错,但现在问题是我已经知道吸血鬼这种生物地存在了,所以你就算告诉我,也不算违反规定。况且,你难道不想在得到我的情报以后早点立功吗?”

金发少女一听,眼神开始有些改变了。

因为按照规定,要从一个见习骑士成为一个正式的骑士,至少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但是如果见习骑士在这期间立了功的话。就有可能提前成为正式地骑士,因此艾妮丝的确有些心动了。

在犹豫了一下后,金发少女问:“你真的清楚那个女校医地事?”

“当然,有关她的事我应该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清楚。”乔汨信口开河地说道。

“如果我将有关吸血鬼的事告诉你的话,你要发誓不对任何人说。你可以做得到吗?”金发少女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看来有人要上钩了。乔汨在心中暗暗得意的同时,立刻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反问:“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会随便乱说话的大嘴巴吗?”

“谁知道你是不是。”金发少女小声嘀咕道。

“小小年纪疑心怎么这么大。现在可以说了吗,骑士小姐?”乔汨又催促道。

金发少女在心中挣扎了好一会后,终于咬了咬牙说:“好吧,我答应你,不过你要先将有关那个女校医的事告诉我。”

乔汨当然不会笨到先摊开自己地底牌给对方看,当下只是笑着说:“骑士小姐,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为了表示诚意,应该是你先将一部分情报告诉我才对。我现在问你第一个问题,真正的吸血鬼究竟是什么东西?”

金发少女在犹豫了一下之后,这才低声回答道:“老实说,我们也不知道吸血鬼究竟是什么。”

乔汨有些不满地说:“喂,这只是第一个问题而已,不要一开始就给我打马虎。”

金发少女显得有些不高兴地嘟着小嘴说:“我是真的不知道嘛。

吸血鬼的起源,最早是在基督教《圣经》上出现。相传亚当和夏娃生下该隐与亚伯两个孩子。该隐是负责耕种,亚伯负责放牧。有一次,向上帝献祭时,该隐只能拿出了一些蔬菜和稻谷作为祭品,而亚伯却拿出了羊羔一类的肉类作为祭品。上帝惟独垂青亚伯地祭品,引起该隐的嫉妒并最终用石头砸死了亚伯。

这一切都没有逃出上帝地眼睛,上帝唤该隐到自己身前。问其弟弟亚伯的去向,该隐谎称不知道。后来上帝便将该隐所做之事一一道出并诅咒该隐:你做了什么事呢?你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地开了口。从你手里接受你兄弟的血。现在你必从这地受诅咒。你种地,地不再给你效力,你必流离飘荡在地上。

该隐对上帝说:我地刑罚太重,过于我所能当的。你如今赶逐我离开这地,以致不见你面。我必流离飘荡在地上,凡遇见我的必杀我。上帝则对他说:凡杀该隐的,必遭报七倍。上帝就给该隐立一个记号。免得人遇见他就杀他。于是该隐离开上帝的米那,去往在伊甸东边的挪得之地。

在圣经中的记载到这里就算完了,但是相传该隐后来流浪到红海附近,遇见因为不服上帝而跳红海成为夜之魔女地莉丽斯,也有传说指莉丽斯是撒旦的情人。大部分的恶魔都是她所生的。

该隐从莉丽斯那里学会了利用鲜血而使用魔法和力量,加上上帝对他的誓约不得杀他,所以就给了该隐永生地条件。而使用魔法和力量需要大量的鲜血,所以该隐就成为了吸血鬼的始祖。

但这都只是传说而已,并没有确实的证据来证明。

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吸血鬼就跟人类一样,也是生物地一种,而且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大部分的吸血鬼原本就是普通地人类。

他们并不像一些小说或电影所描写的那样,既没有影子和呼吸,也没有心跳、脉搏跟体温。他们跟普通的人类一样,也有心跳、脉搏、呼吸和影子,只不过他们的体温会比普通的人类低大概五到七摄氏度,心跳也比普通人慢得多。

他们不仅拥有人类的外表,而且也有人类的各种情绪以及思维方式。只不过他们不像人类那样脆弱,不仅拥有远超人类的力量和各种特殊地异能。而且寿命也比人类要长得多。

如果从生物基因学来看的话,吸血鬼这种生物应该说是一种发生了变异的特殊人类。”

听到这里,乔汨忍不住笑着说:“你真是教庭的骑士吗?为什么会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解释这些?”

艾妮丝十分认真地说:“虽然我们蔷薇骑士团每一个骑士都经过了严格地训练,而且也配备了最先进精良的武器,但是在真正面对一个吸血鬼时候。我们基本上没有稳胜地把握。

在对付吸血鬼的时候,我们通常会分成一组五到八个人一起进行围攻才有可能将一个吸血鬼消灭。因为每一个吸血鬼都拥有远超人类的力量、速度和各种特殊的异能。想要单人匹马对付吸血鬼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

正因为吸血鬼如此可怕,因此我们才必须要彻底研究他们。这样才能做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好,好,这个问题就算了。我现在问第二个问题,一个新的吸血鬼是如何产生的?是不是真的像电影里面所看的那样,只要被吸血鬼咬到并且没有死的话,那个人就会变成另一个吸血鬼?”

以一种像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金发少女这才回答说:“这怎么可能。如果这么简单就能变成吸血鬼的话,那现在外面满街都是吸血鬼了。要变成另一个新的吸血鬼,必须要经过初拥仪式才行。

所谓的初拥仪式,是指一个吸血鬼将自身三分之一的血液给予另一个人。当那个人在接受了吸血鬼的血液后,两种血液融合后才有可能变成一个新的吸血鬼,这就是初拥仪式。

虽然这听起来好像很简单,但是作为一个不老不死的吸血鬼来说,是绝对不会轻易这样做的。

因为对于吸血鬼来说,他们身上的血液就是力量的来源。如果他们将身上三分之一的血液给予另一个人的话,他们虽然不至于会有生命的危险,但力量肯定会大为减弱,至少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能恢复原本的力量。在这段时间里,他们会处于一种十分危险的境地,随时都有可能受到吸血鬼猎人或者是同类地袭击而死掉。

另外就算他们愿意将自身三分之一的血液给予另一个人,但是也仅有五分之四的几率可以成功将对方变成吸血鬼。也就是说,在五个人当中。至少有一个人可能会因为身体对吸血鬼的血产生过敏反应而不仅无法变成吸血鬼,甚至还会当场猝死。这样不仅浪费了对于吸血鬼们来说至为宝贵的血液,而且还会令到他们喜欢的人死去。

因此只有少数的吸血鬼会对普通人施行初拥仪式,而一旦施行,就表示接受初拥地那个人对于吸血鬼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很多吸血鬼通常一生只会对一个人施行初拥仪式。大部分接受了初拥仪式的新吸血鬼,都会将给予自己血液的吸血鬼视为父亲或母亲。当然,也有一部分人是为了一直成为吸血鬼的情人才会愿意冒险接受初拥地。”

听她说完。乔汨想了一下问:“吸血鬼们最害怕的东西是什么?或者说,真正能够杀死他们的东西是什么?不要告诉我是大蒜,圣水和十字架,这几样东西在电影里面出现得太多了。”

金发少女摇摇头说:“这些传闻大多是不正确的。虽然我并不想承认,但事实上吸血鬼完全不怕大蒜和圣水。当然十字架也是。

吸血鬼最害怕的东西是阳光和高纯度地银,另外,高温对吸血鬼也有一定的克制作用。

因为白天的日光和高温都会严重影响到他们地思维和能力,而且日照会令到他们的身体快速脱水,严重的话甚至会变成一具干尸。如果直接在太阳底下曝晒的话。还会出现皮肤溃烂的情况。因此,吸血鬼通常都是在夜间行动的。

而吸血鬼们的身体会对银产生严重的过敏反应,因此高纯度地银也能够杀死他们。就像我之前用来对付半吸血鬼们所用的那些特制的硝酸银子弹正是利用了这个特点。

木桩对吸血鬼也毫无作用,但如果能用木桩钉住吸血鬼的心脏,可以令其暂时麻痹直到拔除为止。

除了高纯度的银以外,只要直接将他们地头砍掉,同样可以致他们于死地。”

乔汨听完不禁苦笑起来,“还真是些难死的家伙呀。”

这时,金发少女在胸前交叉地双手说:“说了这么多,现在轮到你回答我的问题了。我要你现在马上将有关那个女校医的事告诉我。”

乔汨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只好将女校医杀死那个冒充成舍监的半吸血鬼时的情景,以及她们之间的对话如实地说了出来。

在听他说完后,金发少女顿时一脸受骗的表情惊讶地看着他说:“你之前所说的很清楚有关那个女校医的事就只有这么多?”

乔汨一脸悠闲地回答:“暂时的确只有这么多情报,以后如果有新的情报,我会再跟你说的。”

“你这家伙竟然骗我!”金发少女十分生气地从沙发上站起来瞪着他。

乔汨耸了耸肩说:“我们只不过是在交换情报而已。我可没有保证过我所提供的情报一定合你的胃口。”

金发少女当场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冲上去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可恶的男人。

过了一会。她的眼眶忽然慢慢红了起来,随即全身无力地坐倒在沙发上,然后带着一种相当明显的哭腔大声说:“你这坏蛋,又用这种卑鄙的方法来骗我。我这次死定了,我一定会被开除出骑士团的。我为什么会这么笨,竟然会相信像你这种卑鄙无耻的人?早知道我不应该来找你的,我不应该来这里的,我死定了,这次我死定了,我一定会被开除的,我一定会被开除的……”

在不断地大声骂着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而且越哭越大声。

喂,喂,为什么会突然变成一副大人在欺负小孩的情景?

看到她竟然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起来,乔汨不禁有种又好笑又头痛的感觉。

有些无力地叹了口气,乔汨对她说:“喂,不要哭了。放心吧,除了琉璃跟叶月她们以外,这些事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什么?你……你还想告诉她们两个?”金发少女一听,立刻连眼泪也顾不得擦,直接用那双泪眼汪汪的眼睛瞪着他。

“为了不让她们将来遇到危险,我必须要将这些事告诉她。放心吧,她们并不是会乱说话的人,我会叫她们替你保密的。”

听到乔汨的话,金发少女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因为她也看得出来,琉璃跟叶月不太像是会乱说话的人。

用手背迅速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后,金发少女凶巴巴地说:“你们三个真的会替我保密吗?绝对不让第四个人知道这些事?”

“我可以保证。不过你要将有关吸血鬼的其他事都一并告诉我们。反正你都已经说了这么多了,就算把其他的都说出来又有什么关系呢?”

看着这个简直就像个奸商一样的男人,金发少女不禁咬牙切齿地瞪着他说:“你是我见过最可恶的男人,简直比吸血鬼还可恶。”

“你过奖了。”乔汨一边笑一边慢慢地喝着啤酒。

“你……”对于这个脸皮厚到刀枪不入的男人,金发少女当场气得连话也说不出来。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六章 地图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聚集
热门: [综]审神者总想掉个剑 穿成暴君的男妃/穿成暴君的男妾 所有人都觉得我要黑化 穿成修真界最大纨绔 天诛道灭 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 办公室诱惑:漂亮女上司 我和天敌谈恋爱 大唐超级奶爸 送上门的娃成了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