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地图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药力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七章 情报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乔汨正在洗澡的时候,忽然听到酒店房间外面传来了一阵略为急促的敲门声。

这么早是谁呀?

乔汨随便找了条浴巾将下半身围住,然后颈上披着条毛巾浑身深渌渌地走出浴室外面去开门。

他刚一打开门,就看到琉璃一脸怒容地站在外面。

“这么早有事吗,老板?”乔汨将她请进来后问道。

琉璃抬头看了他一眼,突然一手抓住他颈上的毛巾将他的头拉到自己面前咬牙切齿地说:“你这混蛋昨晚为什么不告诉我叶月她遇到了危险?”

为了不吵醒正熟睡中的绵绵,乔汨对她说:“老板,我们到浴室里面谈。”

琉璃似乎也已经也注意到了床上熟睡着的小女孩,于是气呼呼地放开了他,然后转身走进了浴室。

将浴室的门关好后,乔汨背靠在房门上问:“老板,如果昨晚你在场的话你会怎么做?”

“这还用说吧,当然是要好好教训一下那些无耻的臭男人,让他们以后再也不敢对女性胡作非为。”琉璃狠狠地说道。

乔汨慢慢地说:“叶月正是因为不想你这样做,才只叫我一个人去接她的。你刚刚所说的那些我当时也想做,但是叶月她叫我一个人去接她的用意是不想破坏其他旧同事的旅行,因此才叫我不要惊动你的。”

“好,这件事就先不跟你计较。我问你,你打算就这样放过他们?”琉璃以一种充满挑衅意味的眼神看着他。

“你说呢?”乔汨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如果你不敢下手的话就让我来,我会让那些家伙为自己所做的事而后悔一辈子的。”琉璃故意挑衅道。

慢慢地走到她的面前,乔汨将双手按在她脖子的两侧,然后深深地看着她微笑说:“老板,你不需要对我用激将法,就算你不叫。我也不会放过那几个想对叶月乱来地畜生,不过要等到这次旅行结束之后才能进行。对了,老板,你知不知道对付他们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吗?”

“哦,你有什么好建议吗?”琉璃不闪不避地看着他。

乔汨笑了笑,然后凑到她耳边小声地说了几句。

在听他说完后,琉璃的脸忽然微微红了一下。然后低声嘀咕道:“亏你想得出这种方法来,你果然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可恶和无耻。”

乔汨无所谓地笑了笑,顺手从浴缸旁边的架子上拿起一包烟,从里面拈出一根含在嘴里点燃,然后慢慢地抽了起来。

在抽烟的时候。乔汨问:“老板,叶月现在怎么样了?”

“她已经醒了,但还是觉得有些头晕,而且有很多事都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是你将她抱上车的。”

说到这里。琉璃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冲到乔汨的面前,然后一脸严肃地看着他说:“我问你,昨晚你有没有对叶月做过什么不规矩的事?”

乔汨表情显得有些古怪地说:“基本上没有。”

琉璃一听。顿时皱起了眉头,“什么叫基本上没有,你给我老实交待清楚,昨晚究竟对叶月做过什么事。”

被她这样一问,乔汨脑中马上升起昨晚自己不断用手把玩叶月那双优美至极的纤足时的情境,饶是乔汨脸皮再厚,脸上也不禁有种火辣辣地感觉。

现在就算打死他也不会将这件事说出来,于是他立刻反客为主大声鬼叫起来:“你这神经的女人。就算再不信人也要有个限度,我像是那种会对一个神志不清的女人做不规矩的事的男人吗?”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乔汨觉得自己实在越来越堕落了,简直就跟任苍穹那家伙一个德行。

虽然乔汨这样说,但琉璃可不是一个这么容易唬弄的女人。

看到这家伙破天荒地有些脸红的样子。而且显然是在恼羞成怒地大声鬼叫着,心中不禁更加地怀疑。

一想到这家伙可能真的对叶月做出过什么不规矩的事来。琉璃顿时火大起来,当即一手抓住他脖子上的毛巾将他用力地推到浴室的墙壁上,然后一眨不眨地瞪着他说:“你给我说清楚,昨晚究竟对叶月做过什么?”

乔汨知道如果一个不小心回答不好的话,这个女人可能真的会拔枪出来向他扫射。

脑子在高速运转了一下后,他立刻装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说:“好吧,好吧,我告诉你就是了。其实昨晚叶月身上所穿地那件睡袍是我帮她换上的。”

“你说什么?!你这混蛋竟然敢在叶月不知情的情况下脱她身上的衣服?”琉璃气得一把拉住他颈上的毛巾将他地脸拉到自己的面前瞪着他。

乔汨有些无奈地说:“昨晚你又不在房间里,当时叶月她受到药地影响觉得又热又难受,我看她这样只好帮她将身上的裙子跟衬衫脱下来,然后给她换上比较宽松舒服的睡袍。在帮她换衣服的时候我是在关灯的情况下完成的,而且在这期间并没有对她做出任何不规矩的行为出来。”

“你敢发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我当然敢发誓。”

在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好一会后,琉璃脸上的表情终于慢慢缓和了下来,并顺手放开了他。

就在这时,她忽然感到自己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不由得低头一看,只见那是一条宽大的浴巾。

浴巾?

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琉璃将目光稍稍往上一抬,顿时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你……你这混蛋快给我将浴巾围上!”琉璃一边大骂一边迅速地将身子转到另一边去。

地上那条浴巾正是刚刚因为被琉璃激烈推撞时不小心从乔汨身上掉下来的,换句话说,现在的年轻男子身上完全是一丝不挂的。

慢条斯理地将那条浴巾重新围在下半身后,乔汨带着一脸不怀好意思的笑容来到琉璃的背后,然后将嘴巴凑到她耳边装成一副受害女子地样子十分“幽怨”地说:“老板你好坏,一大早就将人家脱光光,你可要负责呀。”在说话的时候,他悄悄地将自己的双手从后面搂住了她的纤腰。

“你快放开我,你这无耻的男人。混蛋,不要乱摸!”琉璃脸红耳赤地挣扎起来想要挣脱他的怀抱。

可是乔汨没有理她,继续从后面紧紧地搂住她的腰,并且将鼻子凑到她那曲线优美地脖子上慢慢地闻着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阵阵幽香。

“老板,你好香呀。”乔汨一边闻一边小声说道。

“你这混蛋快放开我!”琉璃继续用力地挣扎着。此时她不仅脸色一片绯红,就连耳根处也变成了红通通的一片。

看着她那张美轮美奂的俏脸,乔汨笑嘻嘻地说:“我劝你不要乱动比较好,不然浴巾又会掉下来的。”

这时,琉璃忽然停止了挣扎任他抱着自己,然后以一种十分奇怪的语气说:“我问你。除了换衣服以外,你还有没有对叶月做过其他什么事?”

“应该没有了。”

“应该?”在她刚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突然弯曲关节狠狠地一肘击在乔汨的小腹上。

受到这一下重击的乔汨虽然在被击中的一瞬间就运功护住了腹部,但还是觉得一阵钻心地疼痛,只能被迫放开了她。

这时,脸色仍然一片绯红的琉璃转过来身来看着他说:“如果你敢对叶月有什么非分之想的话,我不会放过你地,哼!”说完。她随即气呼呼地打开浴室的门走了出去。

非分之想吗?那昨晚的算不算?

乔汨一边捂着被击中的部位一边有些头痛地思考起来。

※※※

因为叶月要暂时在房间里面休息,而琉璃那个任性的女人又不喜欢到人多的地方,于是在吃完早餐后,乔汨只好一个人带着绵绵到海滩上面去玩。

也许是因为以前从来没有来过海边的关系,小女孩这几天每次到沙滩上来玩的时候都显得十分地兴奋,今天也是如此。

只见穿着一套样式可爱的儿童泳衣的小女孩正无比开心地在被海水冲湿的沙地上不断地走来走去,有时柔嫩的双脚在被早上略带凉意地海水冲到时,会不自自主地发出咭咭的笑声。

就这样玩了一会后。她看到乔汨只是懒洋洋地坐在干燥的沙地上喝啤酒,于是立刻跑过来拉着他的手撒娇说:“哥哥也一起下来嘛,绵绵一个人玩太无聊了。”

看着小女孩脸上那可爱天真的笑容,乔汨忍不住轻轻地笑了笑,接着将剩下的啤酒一口气喝完。然后笑着说:“趁着现在没什么人下水,我们来捉鱼吧。”

小女孩一听,顿时高兴地欢呼起来。

由于身高所限,小女孩只能在比较浅的地方玩,再加上来这里游泳的人很多,使得附近只有一些很小的鱼。

虽然是这样,但小女孩一样玩得很开心,经常会发出一些大呼小叫的声音,清脆悦耳的童声不时在浅水区回荡着。

乔汨并不满足只捉些小鱼小虾,于是对她说:“绵绵,你就在这里玩,不要随便走开,我到深一些的地方去捉几条大鱼回来。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就大声叫我,知道了吗?”

“我知道了,哥哥加油。”小女孩大声地为哥哥打气。

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乔汨这才向前面比较深的地方走去。

到了海水快要漫过胸口的地方时,水里的鱼果然越来越多,而且也越来越大条。

看到这样,乔汨立刻开始放手捉起来。

捉鱼这种事,不仅任苍穹是个中老手,就连乔汨在父母在生的时候也经常跟父亲去捉过,再加上以他现在的身手,在捉起鱼来可以说一点难度也没有。

只不过一会儿功夫,他就捉了好几条的大鱼上岸。

小女孩看到他捉到了这么多大鱼,更是欢喜得几乎跳起来。

在附近地岩石堆上用石头搭了个简易的炉子,乔汨又到附近的沙滩小店里买了些炭、一块铁丝网跟调味料之类的东西回来。

在那个用石头做的简易炉子上生火以后,乔汨将那块铁丝网架在火焰上,然后将去掉了内脏的鱼放在铁线网上面烤。就这样,一大一小两个人开始在岩石上面烤起鱼来。

第一次做这种事的小女孩显得十分地兴奋。一边不停地问着一边一眨不眨地看着被火烤得逐渐变色的鱼身。

随着一阵阵诱人的肉香升起,小女孩一脸陶醉地说:“真的好香呀,早知道就不吃早餐算了,这样就可以多吃点。”

乔汨笑着说:“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们明天再来怎么样?”

“真的吗?”

“这有什么难的,包在我身上。”

乔汨刚一说完这句话,忽然有些警觉地将头转向了树林那边。

看到他这样,小女孩也有些奇怪地望了过去。

过了没多久,树林那边忽然传来一阵沙沙的踩踏草地的声响,而且有些树枝正不断地摇动着,好像有什么东西正从树林那边走出来。

又过了几秒钟后,随着一阵沙沙的声响,一个背着一个大背包,像头熊一样高大的男人以极快的速度从树林里冲了出来。

在走出树林以后,那个男人仍然一直向乔汨他们这边跑了过来。

看到那个高大的男人竟然一直向他们冲来,小女孩有些害怕地缩到了乔汨地背后。

“不要怕,有我在。”乔汨一边安慰着她一边警觉地看着那个男人。

在冲到离他们仅有几米距离时,那个男人似乎完全看不到乔汨跟绵绵两人,只是一眨不眨地看着那几条正烤着的鱼,而且馋得几乎要流下口水来一样。

只见这个男人在近看的时候显得更加高大,身高应该超过两米,满嘴的胡子。头发像几年没剪过一样垂下来,甚至把眼睛也盖住了。身上穿着的衣服有点像是军装,只是已经脏得连原本是什么颜色都分清了。

这时,那个男人似乎终于看到有其他人在,他在看了乔汨跟绵绵一眼后。视线随即从绵绵身上跳过,然后直接定在乔汨的身上。

终于。那个男人开口说话了,“请问,能不能给我点吃的东西,我已经快一个星期没吃东西了。”对方说的是一口不太纯熟的日语,而且口音十分重,如果不仔细听的话根本就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虽然看不清楚他的相貌,但从声音判断,应该超过了三十岁。

看到对方好像是个流浪汉,曾经也做过流浪者的乔汨有些感同身受地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这些鱼你可以随便吃。”

“谢谢,你真是个好人。”在说完这句话后,那个男人立刻毫不客气地从铁丝网上拿起最大的一条鱼,也不管那条鱼熟了没有,直接一口就咬掉了那条鱼的一半,好像一点也不感到烫一样。

“好吃……真的很好吃……实在太好吃了!”那个男人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

看到他这副吃相,绵绵有些害怕地小声说:“哥哥,这个人真的好像一头熊喔。”

乔汨将她抱起来笑着说:“你说得没错,我也有同感。”

小女孩仍然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个男人狼吞虎咽的样子。

不到一会就将乔汨捉回来的五条鱼全部吃掉后,那个男人显得有些意犹未尽地搓着肚子对乔汨说:“我还以为我这次会饿死在日本呢,真的太感谢你了。不好意思,将你的鱼全都吃光了。”

“没什么,我们已经吃过早餐了。”乔汨一边说一边仔细打量这个男人。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多谢你们救了我。我叫托洛茨基,是个俄国人,我的职业是个自由猎人。你呢?”那个男人做着十分干脆的自我介绍。

“我叫任汨,是个中国人。这个小女孩是我的妹妹。”

“哦,原来你是中国人,我还以为你是日本人呢。我中文说得比日语好,我用中文说可以吗?”

“不,你最好用日语,因为我妹妹她听不懂中文。”

“为什么她听不懂中文?”

“这里面有些复杂的原因,你就不必管了。”

托洛茨基没有再问,只是上下打量着乔汨。

过了一会,他忽然说:“你好像一点都不怕我。”

“我为什么要怕你?”乔汨反问。

“我也不知道,很多人都说我长得像头熊,所以他们怕我。”托洛茨基有些苦恼地抱怨起来。

难得你还有自知之明,乔汨忍不住轻轻地笑了起来。

这时,托洛茨基又开口说:“你救了我一命,我应该报答你才对。你有什么要求?先说好,我身上一分钱也没有,我的钱包在半路的时候被人偷了,否则我也不会连吃饭的钱都没有。”

“不必了,我帮你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你不必多谢我。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再见。”乔汨不想跟这种莫名其妙的家伙扯上关系。

可是托洛茨基却拦在他前面说:“不行,我一定要报答你才行。这样好了,虽然我身上没钱,但是我却有一样更加重要的东西。我问你,你有没有兴趣跟我去寻宝?”

“寻宝?寻什么宝?”

托洛茨基兴冲冲地从身上拿出了一张像是羊皮一样的东西对他说:“这是一张藏宝地图,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藏宝的地点应该就在附近的某座山上。如果你跟我一起去找的话,如果找到了我们一人一半怎么样?”

“藏宝地图吗?真厉害呀,不好意思,我没兴趣。”说完,乔汨抱着绵绵转身就走。

“喂,你听我说,这张藏宝地图是真的,喂,你听我说呀……”这个长得像头熊一样的男人在后面一边说一边跟上来。乔汨懒得理他,继续头也不回地往酒店方向走去。

真扫兴,想不到一大早就遇到了个疯子。乔汨一边往酒店方向走一边有些郁闷地想道。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药力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七章 情报
热门: 穿书之白月光gl [综]付丧神育儿宝典 一辈子住在你的童话里 苦逼真太子 我真的没有勾引你 我哥他超飒 失忆后他连孩子也不认了 谁的青春不腐朽 谁借走了笙歌 完美替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