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药力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聚会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六章 地图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将叶月放到酒店房间的床上后,叶月一直紧紧地抱着他。

虽然隔着衣服,但乔汨仍然感觉得到她的体温仿佛在发烧一样烫,而且正不断地喘气。

尽量将房间的冷气机开到最大后,乔汨在她耳边小声说:“叶月,我去拿条湿毛巾过来,先放开我好吗?”

仿佛听不到他说话似的,叶月仍然紧紧地抱着他。

乔汨没办法,只好稍稍用力分开她的手。

“小汨……不要走……我觉得好热……好难受……”被他强行挣开双手的叶月一边喘气一边哀求起来。

也许是因为药力发作的关系,此时的她显得有些神志不清,已经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冷静和从容,不仅脸色一片潮红,而且显得前所未有的柔弱。

乔汨知道她一定很辛苦,于是安慰她说:“放心吧,我很快就回来。”说完,他立刻放开她的手向浴室走去。

“小汨……”看到他走开,叶月露出了十分难过的表情。

以最快的动作将一条毛巾弄湿后,乔汨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还顺便从冰箱里倒了满满一大杯橙汁。

将毛巾和橙汁放在床头的桌子上后,乔汨看到叶月正闭着眼睛不断拉扯着自己的衣服想要脱下来,好像真的很热的样子。

看到这样,乔汨再次站起来走到房间的衣柜那边,然后从里面找出了一件女式睡袍出来,也不管这件睡袍是叶月的还是琉璃的。

重新坐在床边后,乔汨将那件睡袍放到一边,然后用毛巾小心地擦拭着叶月的脸。

受到湿毛巾的刺激,叶月很快就睁开了眼睛,眼神显得十分的迷离。

看到乔汨就坐在自己面前,她立刻露出十分满足的表情用双手抱着他说:“小汨。你回来了……”

“叶月,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乔汨一边抚摸着她地头发一边轻声问道。

叶月喘着气说:“小汨……我觉得好热,真的好热……帮帮我……小汨……帮帮我……”声音里面充满了一种哀求的味道。

猜想她也许是因为被身上穿着的套裙跟女式衬衫束缚得有些紧,所以她才会不断地想要将衣服脱掉。

就在这时,乔汨忽然伸手将床头的灯关掉。

当房间变得一片漆黑的时候,他抱着她说:“叶月,我现在帮你将身上的衣服换掉好吗?”

叶月没有出声。只是不停地喘气。

看到这样,乔汨这才慢慢地将她上身穿着地套装上衣脱掉。

将叶月的上衣脱掉后,乔汨在犹豫了一下之后,这才继续一颗一颗地解她衬衫的纽扣。

把纽扣全都解开后,乔汨在抱着她的同时。小心地将衬衫从她身上脱了下来。

之所以要这么小心,是因为他怕自己会不小心碰到不该碰的地方。

但就算是这样,他的手还是不经意地接触到了她背部的肌肤。

在刚接触她背部肌肤的一瞬间,那种滑如凝脂一般的美妙触感令到乔汨的心跳加快了许多。

与此同时,一种淡淡地幽香正从他的怀中的玉人身上不断地飘到他地鼻腔里。一时间令到乔汨的心跳得更加快。

努力令自己的平静下来后,乔汨深吸了一口气,将两只手伸到她的腰间。小心地将套裙的扣子解开,并将拉链拉开,然后慢慢地将套裙脱了下来。

此时的叶月,身上只剩下一套单薄的内衣以及一双黑色的长筒丝袜。加上叶月仍然是抱着他的,因此就算他再小心,还是会不小心碰到一点半点叶月那滑如凝脂般的肌肤。

一想到叶月几近赤裸地躺在自己怀里,乔汨原本努力压捺下来的心跳立刻完全不由他控制地狂跳起来。

对于越来越受到任苍穹那无法无天的性格所影响的乔汨来说,基本上在面对任何女人的时候都不会这样。

但叶月对于他来说是不一样的。因为叶月是他失去所有亲人之后唯一一个真正关心他,甚至当他是弟弟地女性。

他对这个美丽温柔的女性除了尊敬以外,甚至还有一种在不知不觉中真的将她当成了姐姐的想法和倾向。因此他不允许自己有任何非分之想,他觉得那是对她的亵渎跟侮辱,至于越矩的行为就更不可能了。

而且叶月肯将自己完全交托给他。正是因为她完全地信任他,因此他不能做出任何让她失望的事出来。这与任苍穹那部分人格无关。这是乔汨个人的道德底线以及做人原则。

为了不让自己再产生不应该有的胡思乱想,于是乔汨立刻当机立断以最快的速度将叶月穿着的黑色长筒丝袜脱了下来,然后马上拿起放在旁边的睡袍小心地帮她穿在身上。

在帮她穿好睡袍后,乔汨总算是松了口气。

这时,他发现自己的背后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出了一身汗,简直就像是刚刚跟一百多人打了一场似的。

轻轻地苦笑了一下,他重新将床头的灯打开后,然后用一只手端起那杯满满橙汁说:“叶月,把它喝下去好吗?”

“我不想喝……小汨……我还是觉得好热……”叶月脸色潮红地看着他说。语气当中竟然流露出一种像在撒娇的味道。

看到这样的叶月,乔汨再次心跳加速起来的。

“听话,把这杯橙汁喝掉,喝下去以后,感觉应该地好一些。”在不知不觉中,乔汨用一种仿佛在哄小孩一般的语气说道。

在说话的同时,他将那杯橙汁送到她嘴边。

终于,叶月张开了樱唇开始就着杯口去喝那杯橙汁。

慢慢地喂她喝完整杯橙汁后,乔汨忍不住摸着她那长长的秀发说:“叶月好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心中不禁有些又好笑又得意。

果然是风水轮流转呀,平时都是被这个女人当小鬼一样对待的。现在轮到他这样对她了,谁叫她现在神志不清。

被他当小孩一样夸张的叶月不仅没有抗拒,反而继续将头深深地埋在他地怀里,就像平时的绵绵在向他撒娇那样。

但很可惜现在抱着他的并不是绵绵,而是一个香喷喷的大美人,如果他不说些什么来分散注意力的话,很可能又会胡思乱想。

于是乔汨凑到她的耳边说:“叶月。躺下来睡一觉好吗?睡醒之后就没事了。”

叶月没有出声,只是在他怀里轻轻地摇了摇头。

乔汨觉得再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强行将她从自己怀里拉开,并让她靠坐在床头,然后拿起那条湿毛巾慢慢地擦拭着她的脸。由于现在地叶月根本就没办法自己去洗澡。因此乔汨只能用湿毛巾帮她擦一下脸跟手脚,然后让她赶紧睡觉。

在擦着她的脸时,叶月只是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眼睛柔润得仿佛能滴出水来一样。

此时的叶月,脸上一片潮红。眉梢眼角间散发出一种平时绝对看不到的惊人媚态,那对丝毫不逊色于琉璃的丰满双峰在轻微喘气的时候,正带动着薄薄的布料一上一下地起伏着。

叶月这副引人犯罪的神态乔汨不敢多看下去。赶紧将湿毛巾从她脸上撤下来,然后低头擦拭着她的手臂以及纤细优美的双手。

在擦完双手后,他开始用湿毛巾擦她地双脚。

只是在完成这最后的工序时,乔汨的动作却不由自主地迟疑了下来。

在灯光地映照下,只见叶月那双并没有穿袜子的脚正柔顺地蜷曲着,从睡袍下摆裸露出来的小腿至脚踝,整体曲线优美至极。光滑的脚踝洁白无瑕,脚后跟红润干净。脚趾均匀圆润,表面肌肤又白又嫩,就连脚趾甲都是珍珠色的,外形实在是美到了极致。

陡然看到这双完美得宛如艺术品一般的纤足,乔汨一时间不禁愣了一下。

在好不容易恢复理智后。乔汨马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用湿毛巾擦拭着叶月的双脚,只是在擦拭的时候。他的心跳得十分快。就连擦拭的时候,他的动作也变得比之前分外的缓慢。

慢慢地将她那双优美至极地纤足擦拭完毕后,乔汨这才强忍着急速的心跳声对叶月说:“只要好好睡一觉,等到了明天就没事了。”说完,他将她地枕头整理好,然后准备扶着她的身子躺下来。

就在他刚刚准备扶着她的身子躺下来的时候,叶月忽然一把搂住他的腰,然后在他耳边小声说:“小汨,抱我……”

乔汨柔声说:“叶月听话,现在好好睡一觉,明天就没事了。”

“如果你不抱我的话,我就不睡。”叶月竟然像个孩子一样撒起娇来。

乔汨没她办法,只好将她整个人拦腰抱起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搂着她的身子说:“这样行了吧?”

其实他心里面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但是他有种控制不了自己的感觉。

将自己的脸贴在他的脸上轻轻摩擦着,叶月显得十分满足地笑着说:“小汨好温柔。”

“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了?”乔汨感觉如果不说些什么的话,自己的自制力会不断地下降,虽然事实上已经开始下降了。

“好像没有之前那么难受了,但是脑子迷迷糊糊的,这种感觉好奇怪呀。嘻嘻……”说到这里,叶月忽然有些失控地笑起来,就像一个喝醉了酒的人一样。

看到她这样,乔汨知道现在叶月根本就不是平时的叶月,因为现在的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只有十来岁的小女孩一样。

或许叶月是那种一喝醉酒就会性格大变的人也说不定,毕竟这个女人身上有太多秘密了。

不过看到她没有之前那样难受了,乔汨总算是放心了一些。

“我知道小汨一定会来救我的,所以一点也不担心,看到你来救我,我真的好开心呀。”叶月显得有些淘气地摸着乔汨地脸。

面对这样的叶月。乔汨只能像平时哄绵绵一样哄她说:“叶月听话,躺下来睡觉好吗?”

“我不想睡,我想跟小汨再说说话。”叶月有些固执地说道。

乔汨没她办法,只好回答:“那你想说什么?”

“我现在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我,好吗?”

“好吧,你问吧。”

“小汨。你是不是很喜欢我的脚?”叶月忽然凑到他耳边轻轻地问了这样一句。

听到这个问题,饶是乔汨的脸皮再厚,也不禁老脸一热。

“你为什么会这样想?”在稍稍回复了些理智后,乔汨表情古怪地问道。“因为你刚刚一直在盯着我的脚看。不准撒谎,要老实回答。”叶月笑嘻嘻地看着他。

面对叶月的灼灼逼视。乔汨在干咳了一声后,终于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看到他终于承认了,叶月眼中忽然露出了一种狡狤的笑容,只见她再次凑到乔汨的耳边说:“可以喔,只要是小汨的话。可以随便你摸喔。”说完,她慢慢地将自己修长诱人的双腿蜷曲起来,然后把那对雪白可爱的纤足缩到乔汨能够用手摸到的距离。

看着叶月脸上狡狤可爱的笑容以及那双近到只要随便一伸手就能摸到的绝美纤足。乔汨一时间陷入了天人交战的境地。

乔汨,你不能对叶月乱来,她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乔汨,叶月将你当成了弟弟来看待,你不能趁她不清醒的时候对她不敬。

乔汨,你不要乱来,真的不要乱来。

你这混蛋听到了吗?我叫你不要乱来呀,你的手在往哪边移?

他奶奶的。你给我听好,真的不能做出这种乘人之危的事情出来,听到了吗?

我再警告你一次,见鬼,听到了吗?不要放上去。你一放下去就变成禽兽不如的东西了。

你这畜生,你这混蛋。你竟然真的将手放上去了?!

在乔汨的良知在不断地大声谴责着乔汨时,他终于还是克制不住那种强烈到快令他发疯的冲动,终于还是将自己的左手放在叶月的纤足上,然后慢慢地把玩起来。

当乔汨慢慢地把玩着那双美丽至极的纤足时,叶月地脸顿时变得更加的红,而且还不由自主地轻轻呻吟起来。

“小汨好坏。”过了一会,叶月在他耳边脸红红地小声说道。

“听说是你叫我摸的。”对于这句话,就连乔汨自己也觉得太过无耻。

“我只是说你可以摸而已,可是并没有叫你摸喔。”叶月一边娇喘一边小声地辩解道。

乔汨自己也知道这样做的确是不对的,但是他真地控制不了自己心中那强烈的冲动。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仍然克制着自己不将手伸到其他地方去,因为他很清楚,只要将手一伸到其他地方去,就很可能真地做出一些会伤害到叶月的事来。

在把玩了她的纤足一会后,乔汨终于慢慢恢复了些理智,他知道再这样下去很容易出事的,于是他对叶月说:“叶月,现在躺下来睡觉好吗?你应该也累了。”

叶月在看了他一会后,终于点了点头。

看到她答应了,乔汨立刻将她小心地抱到床上去,然后迅速将被单盖在她那引人犯罪的诱人身体上,以免会再受到诱惑。

在做完这一切后,他总算是松了口气。

就在他准备将他之前亲手脱下来的套裙以及女式衬衫放到衣柜的时候,叶月忽然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角,然后以一种充满哀求味道的表情对他说:“小汨你不要走。”

“我只是将这些衣服放到衣柜里面而已,很快就回来的。”乔汨向她解释道。

听到他这样说,叶月这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他的衣角。

将衣裙放回到衣柜后,乔汨顺手将一张椅子放到叶月的床边,然后坐下来看着她笑了笑。

看到他回来,叶月立刻将一只手伸出被单外面握住他的右手不放。

对于叶月此时所表现出来对他的依恋,乔汨心中涌起了一种柔柔的感动。

没有再说一句话,他将她的那只纤手收回到被单里面,然后就这样一直握着她的那只手。

这时的叶月脸上露出了一种十分满足的笑容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听话,快闭上眼睛睡觉。”乔汨像在哄小孩子一样对她小声说道。

在最后看了他几眼后,叶月终于慢慢闭上了眼睛。

望着她仍然有些潮红的脸以及均匀的呼吸,乔汨此时的心情十分复杂。

今晚,他对叶月产生了一些不应该有的欲望。虽然并没有真的发生什么事,但是他心中仍然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愧疚感。

他不知道明天等她酒醒跟药力彻底过去之后,他该如何面对这个将他视为弟弟来看待的温柔女子。

想到这里,他不禁苦笑了起来。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聚会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六章 地图
热门: 公子扶苏 战歌之王 都是穿小裙子惹的祸 酥油 乡村俏娇娘 穿书之白月光gl 法老的宠妃·终结篇 绾青丝 灼寒 只要998老攻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