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真相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八章 醒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章 建议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从船舱走到甲板的时候,乔汨看到那个自称是什么蔷薇骑士团见习骑士的金发少女正安静地靠在栏杆上看着海面。

这时清爽的海风将她那头长及腰际,像金丝一般亮丽的金发吹了起来。随风飘荡的金色长发令到少女那张虽然精致却稍显稚嫩的脸平添了一种成熟的味道。

现在琉璃、乔汨跟那个自称是见习骑士的金发少女所在的地方已经不是之前那个渡假中心小岛,而是在一艘中型海船上。

这艘中型海船并不是渡假中心所属的公司派来的,而是叶月临时租来的。它比渡假中心的专用接送船早了一天半来到了小岛将仅存的三人接上了船。

叶月之所以会特意租借一艘海船赶到这里,那是因为在两天前,她突然失去了与琉璃跟乔汨每天都定时保持着的通讯。

在失去了通讯联系以后,叶月心里面立刻升起了一种不安的预感。

虽然叶月的外表给人的感觉十分温柔婉约,宛如一个古典美人一样,但却是一个当机立断的行动派。

这点从她之前为了阻止琉璃调查“死亡游戏”这单委托时,不惜拿出枪来准备射伤琉璃的腿就可见一斑。

自从心里面产生了这种不安的情绪后,她立刻用行李箱装满了一大箱的武器,然后直接去船务公司租借出海的船只。

如果这时有人打开她那个行李箱来看的话,根本会吓一大跳。因为里面不仅有手枪、冲锋枪、霰弹枪跟上百个手檑,就连肩扛式防空炮也准备了一杆,简直就像是要上战场一样。至于她如何得到这么多恐怖的武器,这只有她自己本人才知道。

虽然准备如此充足,但可惜那天正好刮大风下暴雨,海上风浪连天,根本就不可能出海。因此叶月才被迫延迟了一天出发。

当到了第二天狂风暴雨刚刚停下来没多久,叶月立刻租了一只中型的海船向小岛方向出发。

当她来到小岛的时候,看到整幢酒店被烧成了废墟,知道果然出事了。

在几经周折下,她终于找到了正坐在沙滩上休息的琉璃跟乔汨两人,至于那个金发少女,当时她正忙着将岛上所有吸血鬼们的尸体拖到一个山洞里面掩藏起来。不让人发现。

这就是三人在上船之前所发生地事。

好好睡了一觉以后,虽然身体还有些疲倦,但乔汨感觉全身肌肉已经完全没有了那种强烈的刺痛感,只剩一种好像运动过度的肌肉酸痛感。

慢慢地走到金发少女的身边,乔汨开门见山地看着她说:“见习骑士小姐。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些吸血怪物在中了你的子弹后,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昨晚乔汨曾经仔细检查过那些中枪而死掉的吸血鬼,发现他们皮肤发黑,全身的血管都浮了起来,而肌肉则僵硬得像石头一样。从表情看来似乎都死得相当的痛苦。

除了这些以外,他还发现吸血鬼们中枪的伤口处似乎流着一种银白色的粘稠液体。

艾妮丝·奥尔曼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在犹豫了一下之后。这才以不太纯熟的日语回答说:“我只能告诉你,我的子弹是特制地,弹身里面含有液态的硝酸银。对于吸血鬼们来说,银是最为致命的物质。虽然他们并不是真正的吸血鬼,但是他们身上还是有着吸血鬼的部分变异血液,因此子弹里面地硝酸银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致命的剧毒。”

“你说他们并不是真正的吸血鬼,那他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似乎觉得自己好像说得太多地艾妮丝当即冷淡地说:“你不需要知道太多,因为这件事已经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了。”

乔汨笑。“你说这件事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可是就在昨天晚上,我们差点就被那些怪物当烧鸡一样啃掉了。”

“他们不会吃肉的,只会吸血。”艾妮丝表情认真地更正道。

“那又怎样,不管他们吃肉还是吸血,被他们咬到的话结果都是一样的。作为这件事的受害者。我相信我有权知道事情的真相。”

“总之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虽然说话时的表情跟语气都十分认真,但是金发少女地这句话却出乎意料地显得孩子气。

乔汨忽然淡淡地说:“虽然你说你是什么见习骑士。但你应该还是个初中生吧?你父母难道没有教过你对年长的大人应该保持某种程度的尊敬吗,否则会被人说你没有家教的。”

“你不要以为自己比我大几岁就能够随意向我说教,别忘记你们两个的命是我救回来地。还有,我已经是高中生了,不要任意猜测别人的年龄。”金发少女有些生气地说道。

“既然知道自己年纪比我小,就不要装作一副很了不起地样子。就算你昨晚不出手,我一样能够将那些家伙干掉。”

“吹牛。”

“难道你不知道大人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吹牛吗?总之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我们既然被已经牵扯进来,应该有权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可是你不仅不告诉我们,还要刻意隐瞒,你觉得说得过去吗?所以说,我最讨厌现在的小鬼了,尤其是像你这种喜欢装模作样的小鬼,老是装成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受不了。”

“你……你给我闭嘴,你太过份了。”金发少女气得涨红了脸。

“闭什么嘴,难道我说错了吗?你以为你拿着一把破枪,再背着一把烂剑就真的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我知道了,你其实根本就不知道那些家伙究竟是什么东西,所以才会装成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你耍白痴也有个限度,不要以为随便就能够骗得过大人,幼稚的小鬼。”

被激怒的金发少女当即十分生气地大声说:“你这个无礼的家伙!谁说我不知道,我告诉你。他们都是一些人造的吸血鬼,跟真正的吸血鬼差远了。”刚说完这句话,金发少女这才惊觉自己说了不应该说地话,立刻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哦,原来那些家伙是人造的吸血鬼,这倒有点意思。”乔汨忽然露出了一种狡颉的笑容。

看到他的笑容,艾妮丝又惊又怒地瞪着他说:“你刚刚在套我的话?”

乔汨轻轻地笑着说。“你说得没错,我刚刚的确是在套你话。只是令我意外地是,想不到这么简单就将话套了出来,一点难度也没有。”

“你……”金发少女当场气得说不出话来。

看到她气得像个被激怒的小孩子一样满脸通红地瞪着他,乔汨不禁觉得一阵好笑。他果然猜得没错。这个女孩子虽然看上去一副老成稳重的样子,但其实都是装出来的。而且不知为什么,她似乎显得过于天真和正直。像他刚刚向她套话的方式,基本上就是一个普通地五、六年级的小学生都不会上当,但是她却上当了。

“骑士小姐。既然都已经说开头了,不如你就干脆将整件事完完整整地告诉我好了。放心,我并不是一个喜欢乱说话的人。所以你告诉我的事我不会跟其他人说的。怎么样?我可是一个不错地听众。”乔汨一边说一边从身上掏出一根烟来,然后用背跟双手挡着海风慢慢地点燃。

“你听好,我是绝对不会再跟你说任何一句话的,你不要妄想再从我这里打听到任何事。”金发少女气呼呼地看着他。

“这不是已经说了吗?”

“你……”

正当艾妮丝气得准备马上转身回到船舱里面去,不再跟这个可恶的男人待在一起的时候,从她后面忽然传来了一把柔和动听的年轻女性的声音:“刚刚听奥尔曼小姐这样说,看来二十年前有关人造吸血鬼的传闻是真有其事,而不是单纯的谣言。”

艾妮丝回头一看。只见说话的正是叶月。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艾妮丝有些惊讶地看着向她走过来的叶月。

叶月走到她面前慢慢地说:“我是一个对信息十分敏感地人,虽然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二十几年,现在几乎已经没什么人提起,但是当我第一次接触到这个传闻的时候,我就感到这件事并不像是单纯的谣言那么简单。

为此。我还专门作过一番调查。但很可惜,由于这件事相隔时间太长。很多证据都已经无从追查,因此我知道的其实很有限。但刚刚听到奥尔曼小姐你所说的话,我知道当年果然真地发生过那种悲剧。”

听到叶月这样说,艾妮丝总算放心了不少。

但就在这时,叶月忽然表情严肃地看着她说:“奥尔曼小姐,请你现在将整件事的真相告诉我们。”

被叶月那严肃地表情以及认真的气势所慑,金发少女当即退缩道:“我……我不能说的。”

这时,叶月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说:“奥尔曼小姐,你知不知道因为这件事,包括游客以及渡假中心的工作人员在内,已经有将近两百人死在了那个小岛上,而我的妹妹也因此而受了重伤。

这时候,你觉得仅用一句无可奉告来打发我们真的公平吗?你既然自称是来自教庭的骑士,难道在你的信仰里面,人的性命真的如此不值一提吗?我们并不是要你做什么,我们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而已。假如换作你是受害者家人的话,你觉得这个要求过份吗,奥尔曼小姐?”

叶月这一连几个反问令到艾妮丝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地不停变化着。

叶月没有再出声,只是一言不发地以冷静的眼神看着她。

在心里面挣扎了好一阵之后,金发少女终于在叶月的注视下屈服了,她有些害怕地看着叶月说:“如……如果我告诉你们的话,你们能不能答应我保守秘密,不跟任何人说?”

这时,叶月的眼神慢慢地回复了平时的温柔。“放心吧,奥尔曼小姐,我们是不会对任何人说的,这点我可以保证。”

看到叶月忽然变得这么温柔,金发少女原本有些紧张和害怕的表情终于放松了下来,就像是一个犯了过错而终于得到大人原谅的孩子一样。

见到她这种表情,乔汨知道她已经彻底屈服了。

果然由女人对付女人是最好的。更何况出手的并不是普通的女人,而是充满了智慧的叶月。像这种还没成熟的小丫头,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在犹豫了一下之后,艾妮丝这才低着头小声说:“事情要从半个月说起。在半个月之前,有一条渔船在小岛对开地海域附近打渔时意外地捞起了一具尸体。也许是因为泡在水里面没多长时间。尸体还很完整,并没有被鲨鱼吃掉。

当时渔民在捞起那具尸体的时候,发现尸体的脖子处有一处很深的伤痕,上面有四个很明显的牙印。

从很多年以前,在各国地高层首脑里面。都与教庭方面有一定的联系。凡是遇到一些难以用科学来解释的灵异案件时,除了在内部进行调查以外,还会通知教庭方面。以确定是否妖魔或吸血鬼所为。

当尸体的检验报告被送到教庭的时候,教庭从尸体地表面伤痕初步判断那并不是普通的野兽所造成的牙印,有可能是人造吸血鬼所为。

因为人造吸血鬼并不是真正地吸血鬼,他们最明显的地方是牙床里面有四根獠牙,而不是两根。凡是被人造吸血鬼所咬到的人,都会留有四个又深又长的牙印。

为了调查这件事是否真的人造吸血鬼所为,教庭方面就委派我来到这个小岛进行调查。因为从那具尸体身上所穿的制服以及基因信息来判断,对方正是在这个渡假中心上面施工。后来却忽然神秘失踪的那个工人。

我开始以为只是一两头吸血鬼所为,但没想到这个岛上不仅有将近八十头吸血鬼,而且还正准备举行苏醒仪式。当我发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什么是苏醒仪式?”叶月出声问道。

艾妮丝解释说:“人造吸血鬼并不是真正地吸血鬼,他们身上除了一部分真正属于吸血鬼的变异血液外。还混杂着其他野兽的基因。

这种不完整的人造生物严格来说只能算是半吸血鬼,他们虽然拥有超越人类的体能以及强悍地身体。但是同样会慢慢地变老然后死去。

也许是因为受到了野兽基因的影响,他们每一个在进行猎食的时候,都会变得非常的凶残,经常会将受害者的身体毁坏得不像人型。与其说他们是吸血鬼,还不如说他们是一种拥有吸血特性的人型野兽。

除了这些以外,他们每隔四到五年都需要进行长达三个月左右的深度休眠,这或者也是因为混血所带来的副作用。在休眠其间,他们不吃不喝,就像冬眠的动物一样沉睡着。

当他们结束休眠醒来的时候,他们会极度渴望鲜血。这时候的半吸血鬼是最凶残的,他们会不顾一切地到处吸血。

为了让这些刚刚结束休眠的半吸血鬼们在能够吸到足够人血的同时,又不会被外界所发现,一些聪明的半吸血鬼就会像那个假扮成酒店经理的男人那样,精心地策划一个陷阱,将一些普通人类引到一个像那个小岛这样的地方来,然后让那些人类充当吸血鬼们的祭品,这就是半吸血鬼们所谓的苏醒仪式。

在举行完苏醒仪式后,他们只要将岛上的一切东西都烧掉,就能够将他们所做的事都掩盖起来了。”

听到这里,乔汨忍不住问:“在岛上的时候你是怎么避过那些家伙的追踪的?”

带着有些不爽的眼神看了他一眼,金发少女这才回答道:“半吸血鬼们是靠灵敏的嗅觉来寻找敌人的。我身上带有一种药物,是教庭发给我们骑士在被半吸血鬼们围攻的情况下使用地。这种药物是从一些动物身上提炼出来的,只要将它涂在衣服各处的话,那种药物能模拟出动物的气味来,这样就可以掩盖住我本身的气味。

在事情发生的那天晚上,我正在岛上各处进行调查。当我看到酒店那边突然烧起来的时候。我这才知道藏在岛上地不仅仅是一两头半吸血鬼,原来他们是要举行苏醒仪式。

当我赶到酒店那边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所有人都已经被那些半吸血鬼们杀死了。

为了替那些被杀的人报仇,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我一直偷偷地对那些落单的半吸血鬼进行暗杀。在杀掉他们以后,就将他们地尸体埋起来。可惜我的子弹有限。不能杀死更多的吸血鬼。

不过很奇怪的,不知为什么从前天晚上开始,那些吸血鬼们突然发生了内哄并开始自相残杀。在树林里面,我见到了很多具被刺穿了喉咙又或者头部受到致命伤害的半吸血鬼们的尸体。我还第一次听说这种情况。”说到这里,她露出了一脸疑惑的表情。

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内哄。而是老子一个人干的。乔汨在心里面暗笑起来。

知道这个骑士小丫头并不知道那些吸血鬼是他亲手杀地,只是以为半吸血鬼们之间发生了内哄,乔汨也懒得向她解释,继续问道:“你口中的那些半吸血鬼究竟是怎么来的?”

虽然很不想回答他的问题,但看在叶月的面子上。金发少女用一种不太高兴的语气说:“根据教庭在这么多年来的调查,确定那些半吸血鬼都是人工制造出来的。在大约二十几年前,有一帮非常有钱地人妄图利用吸血鬼的血来达到长生不老的目的。于是他们就找了一批人来做活体试验。

这种毫无人性的试验就这样制造了一大批半吸血鬼出来,后来这帮半吸血鬼还从实验室里逃了出来。

至于他们具体地数目究竟有多少,现在还没有调查清楚。再加上时隔二十几年,这些半吸血鬼们当中还可能有人生下了子女,因此数目就更加难以统计了。”

乔汨想了一下之后又问:“你刚刚说当年那些有钱人是想利用吸血鬼的血来使自己长生不老,这样说来,这世上难道存在真正地吸血鬼?”

听到这个问题,艾妮丝当场脸色大变地说:“这些事我不能说的。我真的不能说的。因为在没得到团长的批准之前,如果我将这些事告诉别人的话,我会受到严厉的处罚,甚至还有可能会被开除出骑士团。

其实严格来说,我现在所讲的有关半吸血鬼的事也是不允许外泄的。如果被发现的话我也是要受到处罚的,只不过处罚不会太重而已。

纱织小姐。请你不要追问我这些事好吗?求求你了。”金发少女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叶月。

叶月与乔汨对视了一下之后,这才点点头说:“好吧,我不问你这些就是了。”

“谢谢你,纱织小姐。”听到她这样说,金发少女脸上顿时露出了像小孩子一样天真的笑容。

乔汨为了打铁趁热问个清楚,于是再次开口问道:“那现在那个岛上的吸血鬼尸体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以一种“又是你这个讨厌的家伙”的眼神瞪了他一眼,金发少女这才说:“我已经通知了驻扎在东京的天主教总部,他们应该很快就会派人过去带走那些尸体的。因为如果被普通民众知道这世上有半吸血鬼这种危险生物存在的话,会造成社会恐慌的。”

“你们这什么骑士团是为了捉吸血鬼而成立的吗?”乔汨再次试探着问。

金发少女显得有些骄傲地说道。“当然不是这么简单,我们蔷薇骑士团不仅要对付害人的吸血鬼,有时还要协助圣职人员进行驱魔仪式。因为要经常到世界各地不同的地方,所以我们每个成员都至少要精通三门以上的外国语。你别看我只是个见习骑士,我可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现在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看到她嘟着嘴一脸不爽的样子,乔汨忍不住轻轻地笑了起来。他越发感觉这小丫头的心理年龄比她地实际年龄还要小。

“你笑什么?”感觉被轻视了的金发少女有些恼怒地大声叫起来。

乔汨似笑非笑地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次是你第一次正式接受任务吧?”

“你怎么知道?”金发少女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因为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你都表现得太菜了。而且还是菜鸟中的菜鸟。”乔汨毫不留情地说道。

“你……你这个野蛮人,一点礼貌都不懂,我发誓,我再也不会回答你的问题。”

“哦,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这不是又回答了吗?”

“你……”金发少女快被气疯了。

为了不想再看到这个可恶地男人,她立刻无比生气地转身走进了船舱里面,一时间就连叶月站在那里也忘记了。

看着艾妮丝那气呼呼的背影。叶月抿嘴笑了笑,然后走到乔汨的面前说:“小汨你现在真是越来越坏了。”

乔汨微笑,“这都是因为叶月你平时对我教导有方。”

举起左手稍稍用力地捏了一下他的鼻子,叶月轻轻地笑骂,“胡说八道。”

虽然只是在小岛上面待了不到一个星期。但乔汨却有一种错觉,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被叶月像现在这样亲昵地对待了,他心中顿时涌起了一种十分怀念的感觉。

在看着她那张温柔如昔地笑脸时,他甚至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冲动,想要紧紧地抱住她。

这种莫名其妙的冲动是如此的强烈。强烈到他甚至需要握紧拳头才能勉强压制下来。

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他问:“老板现在怎么样了?”

“琉璃还在睡,也许是因为太累了。另外她地伤已经好了很多,再过几天应该就能痊愈了。”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八章 醒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章 建议
热门: 我的论坛果然有问题 斩春 魔痕 他那么宠 从前有座灵剑山 劝青山 乡村的诱惑情事:大学生情陷乡野 彼岸花 老攻小我十二岁 你们嗑的cp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