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跟踪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一章 表演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三章 停车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篷、篷、篷……”在空旷而明亮的地下室里,不断地响起一边串的枪响。

这里原本是位于这幢房子下面的地下仓库,在琉璃租用这幢旧房子作为事务所的时候顺便将这个地下仓库改建成了地下射击练习场。

将M92F自动手枪里面的13发子弹全部打完后,乔汨这才停止了射击,然后慢慢地摘下了耳塞。

就在这时,旁边忽然响起了一阵不大不小的掌声。

乔汨转头看过去,只见叶月正一边拍手一边笑眯眯地看着他。

“13发子弹全部命中靶心,真不敢相信你只是练了不到三个月而已。”停止了拍手后,叶月微笑着走了过来。

“叶月小姐,你过奖了。”

仿佛在看着一个淘气的弟弟那样,叶月带着一种抱怨的语气说:“小汨你好坏,竟然一直瞒着我你已经练成了这么好的枪法,最可恶的是你以前还故意在我面前射得那么烂。”

乔汨微笑:“也许我能够瞒得过别人,但绝对瞒不过叶月小姐你,我相信你应该一早就知道了。因为,教我用枪的人是叶月小姐你,并不是其他人。”

“这次就算了,下次有事不准再瞒着我,知道了吗?”叶月看着他说道。

“应该不会了,叶月小姐。”

“小汨好乖。”轻轻地摸着他的头,叶月一脸满意的笑容。

对于她这种像在夸奖小孩子一样的动作,乔汨虽然已经习惯了,但还是忍不住一阵苦笑。

不过他心里面倒没有任何不满的情绪,因为在跟这个温柔的女性在一起的时候,他总会感到心情特别的宁静和舒服。

对于他来说,叶月是一个十分特别地女性,因为她是他偷渡到日本以后。第一个真正关心他的人。她是除了绵绵以外,另一个他并不想对她有任何欺瞒的人。

慢慢地走到乔汨刚刚射击所站的地方,叶月以十分自然的动作从乔汨腰间取出了那支M92F手枪,然后稍稍看了一下前面之后,就对准前方的枪靶连续开了数枪。

“篷、篷、篷、篷、篷……”枪声又快又密集,每枪之间的间隔时间不到半秒。

当13颗子弹打完后,叶月这才微笑着把枪还给了他。

将M92F插回到腰间地枪套以后。乔汨轻轻地叹了口气说:“叶月小姐,希望你永远都不要学老板那样,闲着没事找我决斗。”

叶月抿嘴轻笑,“这算是一种恭维吗?”

“不,这是一种称赞。”

这的确不是恭维。而是乔汨真心的称赞。

只见同样的两个枪靶,他所射出的13颗子弹全都准确地射中了靶心,看上去密密麻麻地一片。反观叶月那边的枪靶,却只看到孤伶伶的一个弹孔。

之所以只有一个弹孔,那是因为叶月所射出的每一颗子弹都刚好打在了前一颗子弹的后面。使得整个枪靶看上去仅有一个弹孔。

如此神乎其技地枪法,令乔汨不得不为之佩服。

叶月笑眯眯地说:“我相信不用多久,小汨你也可以做得到的。”

乔汨无所谓地笑了笑。然后问:“老板呢?她在跟冰室先生在一起吗?”

“是的,冰室先生要留在东京办一些事,这几天晚上都约琉璃一起去吃饭。没办法,谁叫他是琉璃地二哥呢,连拒绝都不好拒绝。”

乔汨发现,叶月每次在提到冰室正人的时候,语气都十分的冷淡,好像一点也不感兴趣的样子。

似乎看出他在想什么。叶月十分坦白地对他说:“小汨,正如你猜测的那样,我不喜欢那个人,虽然那个人是琉璃的二哥。”

据乔汨对叶月的了解,如果她说不喜欢某个人的话。那就表示她很讨厌那个人。

乔汨想了一下,然后说:“叶月小姐。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什么?”

※※※

洗完澡从浴室里面出来后,乔汨看到穿着一套草莓图案睡衣的小女孩正坐在他的床上一边抱着那个企鹅玩偶一边在看漫画。

随手将毛巾挂在旁边的架子上后,乔汨坐在床边没好气地说:“你这家伙又来了,听说你的房间在对面。”

小女孩扔下手中的漫画,然后抱着他地脖子撒娇说:“人家一个人睡不着嘛。哥哥你洗澡洗得好慢,绵绵已经等你等好久了”

乔汨摸着她的小脑袋说:“绵绵已经上学了,以后一个人睡好吗?”

小女孩立刻拼命地摇头,“不要,不要,绵绵要跟哥哥一起睡。哥哥,不要赶绵绵走嘛,绵绵一定会很乖很听话地。”

“喂,喂,我什么时候说要赶你走,只是叫你以后一个人睡而已。”

“不要,我一定要跟哥哥一起睡才睡得着。求求你了,哥哥,让绵绵跟你一起睡好吗?求求你了。”小女孩一边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一边以一种快要哭出来的声音哀求着。

乔汨最怕她哭,只好有些无奈地说:“算我怕了你,这件事以后再说吧。”

听到他已经答应了,小女孩立刻兴奋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抱着他的脖子讨好道:“哥哥对绵绵最喜欢了,绵绵最喜欢哥哥了。”

乔汨笑骂:“你这家伙什么都不会,就会撒娇跟拍马屁了。”

小女孩不依地抗议:“人家说的都是真的,绵绵只喜欢哥哥一个人,也只会向哥哥一个人撒娇。”

“好了,好了,快睡觉吧,明天你还要去上学。”乔汨一边说一边伸手关掉了电灯。

“哦。”小女孩十分听话地躺了下来。

等乔汨也躺下来后,小女孩以十分熟练的动作将身子缩到他怀里。然后调皮地用小小的手指在他胸口上画圈圈。

“喂,不要玩了。”乔汨轻轻地拉了一下她的小耳朵。

似乎觉得很痒,小女孩“咭”一声笑了出来。

看到她这么开心的样子,乔汨忍不住笑了笑,然后抱着她软绵绵的小小身子说:“绵绵,这几天我可能没时间去学校接你放学,我已经拜托了叶月小姐去接你。你要乖乖听叶月小姐地话。不要淘气,知道了吗?”

小女孩一听,立刻急了,“为什么你不去接我?我不要,我要哥哥像平常一样接我放学。”

乔汨解释说:“这几天我要去考驾照。所以没时间去接你。听话,只是几天而已,很快就结束了。”

听到这个解释,小女孩这才放下心来,“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哥哥以后再也不去接我了。那你考完驾照以后,还要像以前一样来接我喔。”

“知道了,小魔怪。”

“什么嘛。绵绵最乖最可爱了,那里会是什么小魔怪。哥哥好坏,老是欺负绵绵。”为了发泄不满,她张开小嘴轻轻地咬着他的肩膀。

“敢咬我,你这小鬼越来越大胆了。”乔汨伸手到她肋下准备搔她痒。

最怕这招的小女孩立刻大声求饶道:“呀,不要,绵绵再也不敢了。”

怕她会吵到楼上的琉璃跟叶月,乔汨并没有真的搔她痒。只是笑着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咬我。”

小女孩抱着他的脖子抗议道:“哥哥好坏,以后不准再用这招。”

“视情况而定。”

“不行,不管是什么情况都不准再用这招。”

“快睡吧,小魔怪。”

“绵绵不是小魔怪!”

※※※

当乔汨买完烟从便利店出来的时候,他并没有马上往事务所地方向走去。而是向街道的另一边走去。

在走着的时候,他一边悠闲地抽着烟一边慢慢地过了马路。然后向较少人经过的街道走去。

此时已经是晚上10点多,街上的行人已经比前两个小时少了许多。但在一些酒吧或舞厅等夜店里,仍然生意火爆,不断有年轻人进进出出。

仿佛毫无目的地似的,乔汨在街上走走停停。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后,他走到了一条无人的巷子里。

走进巷子以后,他忽然回头说了一句:“老兄,跟了这么久,应该差不多了吧?”

在他刚刚说完这句话没多久,一个人影慢慢地从巷子的入口处走了过来。

“你果然一早就知道我在跟踪你了。”说话的是一个戴着一副几乎盖住了半张脸地大墨镜的男人,从相貌跟声音来判断,年龄大概三十岁左右。

看来这家伙并不是安定永次派来的人,否则目标不会是他而是绵绵。

自从两天前,他在接绵绵放学的时候,就开始发现有人在跟踪他们。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安室永次再次派人过来,但是总感觉对方跟以前派来的那些人好像有些不太一样的地方,因为就算绵绵回到了事务所,他发现对方仍然会跟着他。

为了确认对方的目标究竟是绵绵还是他,于是他就拜托叶月去接绵绵放学,而他故意找机会落单,看对方有什么反应。

如今从对方的举动看来,他的目标果然是他,而不是绵绵。也就是说,他应该不是安室永次所派来的人。

在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时,乔汨问:“为什么要跟着我?”

那个男人一步一步地向他走近说:“等我将你带到一个完全没有人会来打扰的地方时,我会慢慢告诉你的。”那个男人在说到这最后一句的时候,露出了一种阴冷的笑容。

“不好意思,我不习惯跟男人单独约会。”乔汨淡淡地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男人。

“我也不习惯,但没办法。”刚一说完这句话,那个男人突然一手抓向他地咽喉。

早就预感到对方会出手地乔汨立刻用右手一拔反扣他的手腕。

“没用的,你是打不过我的。”那个男人在说话的同时。将左手一缩避开他的手,然后右手握拳一拳向乔汨的胸口打了过来。

从对方这拳地破风声中,乔汨知道这拳的力道非同小可,但是此时他眼中却露出了一种奇怪的光芒。

完全没有闪避的意思,乔汨一掌向他的拳头击了过去。

“啪”一声闷响,两人地一拳一掌正好碰在了一起。

但就在拳掌相碰的一刹那,那个男人的右手手臂突然“篷”一声整只地爆开了……仿佛就像是一个小型的炸弹发生爆炸一样。只见那个男人的手臂从手腕、小臂到肩膀等处地肌肉全部的爆开,红色的鲜血像喷雾一般四处飞溅,喷得到处都是。

当那个男人看着自己那只软软地垂下来,好像一点骨头都没有地右臂,眼中露出了一种完全不敢相信的表情。

这一掌的威力,就连乔汨本人也有点始料不及。

他原本只是想试试无相神功的威力,于是故意不闪不避地去跟对方的拳头硬碰,但他没想到无相神功竟然霸道至此。虽然他只是练成了第一层,但在和对方接触的一瞬间,他掌上所蕴含的掌力竟然一下子就将对方的右臂连肉带骨整只地震碎了。真不敢相信假如全部练成地话。威力会到什么程度。

不过看到对方整只手臂变成这样竟然连叫都不叫一声,乔汨不禁有些欣赏这个男人的硬气。

“你究竟是什么人?”忍着剧烈无比的疼痛,那个男人用戴着墨镜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乔汨淡淡地说:“这也是我想问你的问题。究竟是谁派你来地?”

那个男人没出声,只是狠狠地看着他,然后说:“是你逼我的,我要杀了你。”

说完,他突然全身不停地颤抖起来,就好像突然发病一样。就在乔汨正奇怪这家伙想干什么的时候,他突然以十分惊人的速度向乔汨扑了过来。

看到对方的举动,乔汨立刻一脚踢向他的胸口。

这一脚的力道足以将一个人踢飞。但是那个男人却完全不闪不避,仍然不顾一切向他扑了过来。

“篷”一声大响,乔汨的脚直接踢中了他的胸口,从脚上传来的触感,乔汨知道对方的胸骨已经被他踢断了。

但这时那个男人不仅没有被踢飞。也没有像乔汨预想的那样立刻昏倒,反而用剩下的左手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然后突然张开嘴向他的脖子咬了过来。

乔汨当然不会让他得逞,马上用左手一手抓住了他的脖子,不让他的嘴靠过来。

虽然抓住了对方的脖子,但那个男人像疯子一样不断地想要咬过来,而且力量之大,也大大出乎了乔汨的意料之外。

他甚至有种错觉,仿佛自己现在抓着的并不是一个人的脖子,而是一头正在发狂的老虎的脖子。

就在这时,借着巷子外面射进来的很弱灯光,乔汨十分惊讶地看到,这个男人的嘴里竟然露出四根尖尖的獠牙。

那四根尖利无比的牙齿的确只能用獠牙这个词来形容,因为那并不是一个普通人该有的牙齿,它比一般的牙齿足足长出一倍左右,看上去触目惊心。假如被这四根又尖又长的牙齿咬到的话,真不敢想象会变成怎么样。

也许是因为被乔汨刚刚那一脚踢断了胸骨的缘故,那个男人口中不断地喷着鲜血,但就算是这样,仍然不顾一切地想要咬乔汨的脖子,简直就像是一头正在发狂的野兽一样。

红色的鲜血,再加上那四根又尖又长的獠牙,组合成了一幅令人心寒的画面。

虽然惊讶于这个男人的样子,但乔汨没有任何的犹豫,右手再次运足内力一拳向他的左脸打了过去。

这一拳力道十足,而且距离又近,一下子就将那个男人整个地打飞出去,使他整个人飞到了七、八米距离时才停下来。

像野兽一样咆哮了一声之后,那个男人再次从地上爬了起来。

当那个男人重新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乔汨看到不仅他脸上所戴的大墨镜被打掉了,而且他左脸的颧骨竟然将刚刚那一拳整块地打凹了进去,使得这个男人的脸完全变形,看上去十分的恐怖。

也就是在这时候,乔汨第一次看到了他的眼睛。

只见那是一双像猫一样打竖收缩着瞳孔的眼睛,而里面的眼珠并不是普通人那样是黑色的,而是灰白色的,就像已经死了很多天的死人一样的颜色。当这双诡异的眼睛注视着乔汨的时候,那双像猫一样瞳孔正一下一下地不停收缩变幻着,看上去更加的诡异莫明。

实在不想再靠近这个奇怪而诡异的家伙,乔汨立刻毫不犹豫地从身上掏出了M92F手枪向他连开了五枪。

但那个男人在他刚刚拔枪的那一瞬间,立刻以敏捷快速得简直不像人类的动作向巷子的入口冲了过去。为了闪避子弹,他竟然还跳上了墙壁,然后像壁虎一样在垂直的墙壁上面跑了好几步之后才重新跳到地上,随即继续快速逃跑。

由于对方的动作实在太快,使得乔汨的这五枪只有一枪打中了他的肩膀,其余的全部落空。等乔汨想开第六枪的时候,对方已经从巷子的入口处完全消失了。

知道没办法再追了,乔汨这才将M92F收回了腰间的枪套里。

看了一下那个男人遗留在地上的大墨镜,乔汨自言自语地说:“任苍穹,对于这个男人你怎么看?”

当乔汨问完这句话没多久,他脑中很快就传来了任苍穹懒洋洋的声音:“很显然,他跟上次那个被那个女妖物称为赝品的女人是同一路货色。”

“果然是这样,我也觉得他们是同一伙的,因为他们那完全不顾一切的出招方式实在太像了。”

“所谓放虎归山,后患无穷,看来你以后有得忙了。”任苍穹幸灾乐祸地说道。

的确,正如任苍穹所说,像这样的怪人不知还有多少,至少那个男人以后一定还会找机会向他报仇的。虽然乔汨自己并不怕那个人,但是他要提防对方会向绵绵下手。

想到这里,乔汨只觉得一阵头痛。早知道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应该下重手直接杀了那家伙才对,他实在没想到那家伙原来并不是普通人,甚至他怀疑那家伙究竟是不是人。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一章 表演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三章 停车场
热门: 攻略了我的情敌ABO 82年生的金智英 乡村诱惑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我在剧本里呼风唤雨 乡村御医 血冲仙穹 笼中缪斯 论救错反派的下场 病友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