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对决

上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手枪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章 餐厅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打量了一下四周密密麻麻的墓碑,琉璃这才看着他说:“不得不说,你真的很会选地方,的确没有比墓地更好的决斗地点。不管是哪一方死了,只要就地掩埋就可以,的确很方便。”

乔汨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问:“老板,你真的要这样做吗?”

琉璃一脸无所谓地说:“我已经接受了安室永次的委托,要将他的女儿带回去。只要你不妨碍我的话,我可以立刻终止这场决斗。”

轻轻地叹了口气,乔汨说:“既然如此,那就没办法了。这场决斗你想怎么开始?”

琉璃看了一下手腕上面戴着的手表,然后将手表放在脚边的一块墓碑上说:“七分钟后,也就是晚上9点正的时候,这个手表就会发出报时的声音。从听到报时声的那一刻起,决斗就正式开始了。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

两人在最后对视了一下之后,分别转身向不同的方向各自走开了。

当两人分开后,墓地立刻重新回复了一片死寂。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一种凝重的气氛慢慢地开始弥漫在墓地的四周,一种仿佛暴风雨前的凝重。

过了一会,那块放在墓碑上面的手表突然发出了“嘀……嘀……嘀……”的声响,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在这个一片死寂的墓地里面,却显得无比的清楚。

就在手表响到第八下的时候,琉璃突然从一块墓碑后面直扑出来,然后直接就对着乔汨所藏身的地方开了一枪。

“篷”一声枪声过后,子弹刚好从那块墓碑的左边飞过,差一点就射中了乔汨从墓碑旁边露出来的M92F手枪的枪身。

而就在这枪响起地同时,乔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直接从墓碑后面冲了出来,然后在飞身跃向另一块墓碑后面的同时。对着琉璃的肩膀直接开了一枪。

似乎是想不到他出现得这么快,琉璃尽管已经立刻闪避,但子弹还是从她的左边肩膀处擦过了一点。

感觉到肩膀处火辣辣的一片,琉璃不禁没有生气,眼中反而还露出一种奇怪的光芒。

没有任何地犹豫的,她立刻以一种像猎豹一样敏捷的动作一边向乔汨所在的位置开枪一边快速地接近。

“篷、篷、篷”在一连三枪的掩护下,她已经逼近他藏身地墓碑不到三十米远的距离。

可是就在她准备发第四枪的时候。乔汨马上将M92F手枪伸出来向她连放了三枪,以牙还牙。

这三枪打得十分准,目标分别是她的肩膀、大腿、小腿等处,只要有任何一枪打中,琉璃马上就会失去快速的行动力。

但琉璃似乎早有准备。在子弹即将打来地同时,一连两个单手翻十分巧妙地避过了子弹,姿势优美至极。

“老板,你不去参加体操队真是一大浪费呀。”在说话的同时,乔汨又是一枪打了过去。

“你这混蛋竟然敢一直在骗我。既然你这么喜欢体操,将你干掉以后我会将一打体操服烧给你的。”琉璃在避开子弹之后,也马上反击了一枪。

“我骗你什么?贞操吗?听说我从来没碰过你。”

“闭嘴。你这无耻地男人。你这混蛋竟然敢说自己是什么在一百米距离内连开十几枪,却连一枪都没能打中标靶的善良之枪。除了那些自以为是的男人以外,我最恨的就是骗我的人,你去死吧!”

“老板,跟你同居了这么久,我这支善良之枪已经被某人带坏了,变得不再善良了,对于这个解释你还满意吗?”

“只有杀掉你以后我才会觉得满意。”琉璃一边说一边以敏捷无比的动作突然飞身跃出向乔汨开了一枪。

看到子弹袭来。乔汨立刻将身体躲在墓碑后面,子弹只能打在他身面的墓碑上。

在听到子弹撞击墓碑所发出来的声音时,他脸上忽然露出了一种奇怪地表情,接着,他像是在自言自语似的苦笑着说了一句:“真是服了这个女人。”

由于不断地腾挪移位。这时琉璃离乔汨所在的位置已经越来越近了。

两人的枪法都准得不可思议,只要有任何一方稍稍闪避得慢一些。马上就会中枪,因此两人谁都不敢将身体随便暴露在没有障碍物的外面,除了向对方开枪的时候除外。

随着两人距离的拉近,双方交战地场面变得越来越激烈。

两人都在不断地找机会向对方的死角进行射击,为此,两人开始不断地变换着位置以及腾挪的方向。

随着枪声不断地墓地里面响起,当五分钟过后,两人的身上都已经挂了彩。

乔汨的左边眉毛上方有一道虽然不深,但也相当明显的血线,这是他在刚刚与琉璃同时对射的时候被子弹从脸部擦过而留下的伤口。虽然出血不多,但是由于伤口刚好在左眼上方,使得不断流下来的血正慢慢地向左眼流去。

为了不让血流进眼睛里而影响到左眼的视力,乔汨需要不时地用手去擦掉不断流下来的血,这些多余的动作大大影响到了他连续瞄准射击的连贯性。

不过相比之下,琉璃的情况显然要比他更加的不利。

琉璃主要的伤口是在一开始的时候被子弹擦过的肩膀,虽然肩膀只是被子弹擦过一点并不算严重,但是却血流不止,随着时间的一分一秒过去,她肩膀处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

随着失血的增多,再加上一连串急促而快速的激烈动作,使得她的体力消耗得十分厉害,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就像刚刚才跑完十公里一样。

由于双方都在激烈的枪战当中,谁也没时间去处理各自的伤口。因为这时候只要谁有任何一丝地松懈,马上就会被对方有机可乘,所以两人只能一直这样耗着。

虽然两人拿着的自动手枪里面都只有13发子弹,但是乔汨经过叶月的训练,已经练到能在不到两秒的时间内换上新的弹匣,至于用了这么多年手枪的琉璃就更不用说了,换弹匣的速度当然不可能会落后于他。只会比他更快。

在“咔嚓”一声给手中地M92F换上第三个新弹匣后,这已经是乔汨身上的最后一个弹匣了。

慢慢地感应了一下琉璃现在所在的位置后,乔汨忽然像在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玩了这么久应该差不多了吧。”

在说完这句话后,他突然从墓碑后面站了起来,然后举着手中的M92F一连向琉璃躲藏的那块墓碑连开了四枪。

突然而猛烈地火力使得琉璃完全无法有任何反击的机会。只能尽量将身体藏在墓碑后面等待着机会,她知道,对方不可能一直这样连续开枪的,毕竟子弹有限,只要等他一停止射击。就轮到她反击了。

可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乔汨完全没有停止射击的意思,反而一边继续开枪一边以极快的速度向她所藏身的地方冲了过去。

那家伙究竟想干什么?

琉璃这时也已经听到了他急速接近的脚步声。于是她开始一边通过枪声来计算他手枪里面所剩子弹地数量。一边冷静地等待着对方的快速接近。

就在乔汨开到第13枪的时候,他已经冲到了琉璃所藏身的那块墓碑前面,离她不过两米的距离。

早就等待着这个机会的琉璃立刻从墓碑后面站了起来,然后迅速举枪对准近在眼前的乔汨。

在这一刻,她知道自己已经赢了,因为对方的枪里面已经没有子弹了。

可是就在她地枪头刚刚对准乔汨的胸口的时候,一只大手快如闪电一般抓住了她的手腕,然后在将枪口移向左边的同时。突然发力将她的手腕一拉,顿时将琉璃整个人拉了过去。

此时此刻,琉璃已经知道对方想进行近身肉搏。没有再管自己被抓住的右手手腕,她突然左手曲肘一肘向他地脸部撞了过去。

虽然琉璃是一个女性,但像猎豹一样敏捷而有力的身体使得这一下肘击的力度非同小何。如果是普通人被撞中的话,肯定会直接昏过去。

但很可惜。此刻站在她面前的并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个与绝世高手的元神融合了的年轻男子。

如果不论内力,单论拳脚功夫,现今世上能够赢得了他的人似乎并不存在,除非对方也是像任苍穹那样的顶级高手。

而乔汨现在之所以还称不上是顶级高手的原因,是因为他现在的内力跟全盛时期的任苍穹相比,就连他的两成都还不到。没有强横内力作根基的话,有很多厉害武功根本就无法施展出来。

但不管怎么样,就凭乔汨从任苍穹那里所吸收到的交手经验,要对付毫无内力的琉璃,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只见在琉璃既然撞到他的一瞬间,乔汨顺势一拨一扣,这一下可以令到普通人昏倒的肘击就这样被他轻描淡写地化解了。

而且,并不仅仅是化解这么简单,任苍穹的出招特点除了攻其必救,力求一招毙命之外,还有另一个更加厉害的地方,那就是只要找到一点点机会,就会发动连续不断地进攻,直至将对方打到无法反手还止。

同样学会了这种出招方式的乔汨并没有给琉璃丝毫喘息的机会,在用右手扣住她手肘后,没有任何的停顿,他立刻用拇指她的曲池穴上用力按了下去,然后在按着曲池穴的同时,反手一转一扭,顿时将她的左手反扣在身后。

由于两只手都被他抓着,琉璃完全无法动弹,于是恼怒地一脚向他的男性要害踢了过去。

看到她出脚,乔汨眼中马上露出了一丝狡诈的笑容,他就是在等她起脚。

毫不费力地。他用两条腿的内膝盖部分紧紧地夹住她踢过来的那只脚,然后在向她邪笑了一下之后,突然用力一推,将她整个人向后推倒在草地上,而他自己本人则毫不客气地压在她的身上。

“老板,看来游戏已经结束了。”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乔汨在她耳边轻轻松松地说了一句。

“你这无赖!”冷冷地哼了一声后。琉璃将头转向一边去不理他。

闻着她发间所传来的阵阵芳香,乔汨忽然叹了口气,然后似笑非笑地说:“虽然早就知道你是个性格古怪的女人,但没想到你会乱来到这个地步。你是真的不怕死还是因为爱上了我,怕伤到我?”

琉璃一脸不屑地说:“想不到你除了自以为是、下流无耻、性格恶劣以外。还喜欢自作多情。”

乔汨无所谓地笑了笑说:“就算我有再多的缺点,也总比你这个性格别扭的女人要好得多。虽然你地性格古怪,但是至少我知道一点,你不是那种会为安室永次这种男人做事的人。所以当你说你是接受了他的委托要跟我决斗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只不过是个借口。你真正的目的。大概是想跟我决一高下吧,所以,你才会使用毫无杀伤力的空心弹。我说得没错吧,老板?”

“哼,这只是你自以为是的无聊想法而已。”

乔汨没理她,继续调侃道:“为了要跟我决一高下,竟然敢用空心弹来跟我决斗,像你这么好胜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不,应该说。你是见过的第二个好胜的女人。对于这场决斗,老板你还满意吗?看起来,这场决斗好像是我赢了,你说呢,老板?”

看到这个男人一脸恶劣的笑容。琉璃真恨不得用力地咬他一口来泄愤。

无视于她那充满不甘的眼神,乔汨放开她地双手。然后慢慢地站了起来。

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后,琉璃这才从草地上爬起来。

就在琉璃刚刚站起来的时候,乔汨忽然向她笑了笑,然后在她还没搞明白他的笑容时,他突然用手扯开她的套装上衣,然后直接将上衣脱了下来。

“你干什么?!”出于女性的本能,琉璃连忙用双手护住胸前,遮住套装里面的性感蕾丝内衣。

“你想流血流到死吗?你的伤口是在肩膀上面,你自己是没办法包扎的。看在你以前是我老板地份上,不用多谢我了。”乔汨一边说一边用力将那件上衣撕开。

“你先跟我说一声会死呀?啊,不要撕!你这混蛋,这套LousVutton是我最喜欢的一件。”

“你是要命还是要名牌?”

“我两样都想要。”

“麻烦的女人,最多我赔给你就是了。”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别说话不算数。”

“好,好。”乔汨一边随口应着一边将撕开的上衣包在她肩膀地伤口上,不让血再流出来。

“喂,眼睛不准给我往下面乱看。”

“你这神经的女人,我什么时候看你地胸部了?你以为光你有胸部吗?老子也有,只不过小一点而已。”

“哼。”

在一轮没什么营养的对话中,乔汨终于帮她包扎好了伤。

※※※

“你们两个真是的,为什么一定要用枪来比输赢呢?难道用扑克或国际象棋之类文明一点的方式来比不是更好吗?”

在乔汨所住的旅馆房间里,叶月正一边抱怨着一边给琉璃和乔汨倒茶。

听到叶月这样说,坐在旁边的乔汨笑着说:“叶月小姐,这件事与我无关,是老板她硬要跟我决斗的。严格来说,我也算是半个受害者。”

“哼,如果你不是一直在隐藏实力骗我的话,我怎么会想跟你决斗?”

“啧啧,老板你这分明是借口,不管我是不是隐藏实力,你迟早都会想要跟我一决高下的。因为你本来就是一个十分好胜的女人。恨不得将所有男人都踩在脚下才甘心,这好像是你的不良嗜好之一。”

“你给我闭嘴,你这个啰啰唆唆的男人。”

叶月忍不住出声教训道:“这件事的确是琉璃你不对,我们明明是来找小汨告诉他那件事地,可是你却一个人跑来跟他决斗,而且还为此受了伤。如果不是小汨早就看出你的用意,你可能已经被他杀死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在这两姐妹说着话的时候,乔汨转头看了一下坐在自己旁边的小女孩,只见她正以一种十分生气的表情一言不发地望着琉璃。

看到她那副嘟着小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他忍不笑轻轻地笑了起来。

他知道。小女孩多半是因为琉璃在决斗中开枪打伤了他才这么生气。

虽然琉璃自己也受了伤,但在绵绵看来,这个女人根本就是活该,谁叫她闲着无事要跟哥哥决斗。

轻轻地摸了一下小女孩的头,乔汨看着叶月问:“叶月小姐。你们来找我有什么事?”

叶月微笑着对乔汨说:“小汨,事情已经解决了,你跟小雅已经不必再到处逃避安室永次地跟踪了。”

乔汨一听。不禁有些奇怪问:“叶月小姐,能不能请你说清楚一点?”

叶月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笑眯眯地看着小女孩说:“小雅,那七张磁碟是你故意留下来的吧?我说得对吗?”

小女孩先是有些惊讶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东西似的点了点头。

听到这一大一小两个女性的对话,乔汨不禁更加的迷惑不解。

这时,叶月这才重新看着乔汨说:“当你们离开后,有一天我在整理小雅地床铺时。意外地发现了七张经过加密的电脑磁碟。

由于加密的数据很多,我足足用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才将磁碟里面的数据全部解密出来。当我打开来看的时候,发现磁碟里面竟然是一些十分详细的实验记录以及实验录像。这些实验记录以及实验录像,都是关于对克隆人进行大脑移植方面的实验测试数据。从这些数据以及实验录像里面,我们知道了安室永次正在做什么研究。

众所周知。私自克隆人类本身就是被严令禁止地,而且还涉及到器官移植。这已经远远超越了人道的期限。只要将这些实验记录以及实验录像公开,那么安室永次就会面临被警方逮捕的局面。虽然我不知道安室永次为什么想要对小雅不利,但是既然有了这些资料,那我们就有了谈判的筹码。

果然,当安室永次知道我手上有这些资料之后,曾经派人过来想要将它们偷走,但被琉璃将那些人赶走了。他知道不能来硬的,只好跟我谈判,想要回那些资料。

我当然不可能将资料还给他,我只是告诉他,假如他不放弃对你们的追捕,我就会马上对外公布这些资料。在考虑了两天之后,安室永次终于同意了我的条件,答应从今以后不会再管你们的事。

事情到了这一步,我想你们应该可以放心地回去了。”

听叶月说完后,乔汨看着小女孩说:“绵绵,那些磁碟地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小女孩显得有些惶恐不安地拉着乔汨的手说:“哥哥,我并不是有心瞒你的。那些磁碟原本放在地下实验室的电脑旁边,我觉得那有可能是很重要的资料,于是在逃出来的时候,顺便将它们带走了。我根本就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因为上面的资料全都是经过加密地,没有密码的话根本就打不开。

在被那些人带走的时候,我甚至都已经忘了那些磁碟的事,是真的,哥哥,我真的没有骗你。”

看到小女孩紧张得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乔汨知道她一定是以为自己在生她的气,所以才会这么紧张。

轻轻地摸着她的头,乔汨微笑说:“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是真的。”

“你真地没有生气吗?”小女孩仍然一脸紧张地看着他。

“当然是真的。”

看到他真的没有生气。小女孩这才放下心来,立刻像只小猫一样爬到他的怀里,然后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

对于小女孩来说,哥哥是唯一重要的人,她最害怕的就是让哥哥对她产生误会,觉得她在骗他又或者是有事瞄着他。

在轻轻地安抚着小女孩地同时,乔汨向叶月问道:“叶月小姐。假如我们现在回事所务的话,绵绵她以后会怎么样?毕竟安室永次是她的亲生父亲,除非他死亡或失踪,否则他作为绵绵合法监护人这一点,在法律上是不会变的。”

叶月回答说:“这一点我已经跟他作过协商。虽然无法将小雅的监护权转移给你,但是以后小雅可以跟你一直生活在一起,他绝对不会过问。”

乔汨想了想,然后说:“看来这已经算是目前最好的结果了,好吧。那就这样吧。”

事情到了这一步,乔汨原先打算找机会杀掉安室永次的计划看来没办法再实现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安室永次毕竟是绵绵的亲生父亲。在法律上,父母拥有对子女的第一监护权,这种权力是没办法转移的,只有因为无力养育子女或虐儿等原因而被法庭剥夺监护权。

就算以虐待儿童这个罪名成功将安室永次告上法庭而使得他被法庭剥夺对绵绵地监护权,那么绵绵的监护权也绝对不会落在乔汨或琉璃这些外人的手上,而只会落到安室永次地其他亲戚手上。这样一来,绵绵还是没办法跟乔汨生活在一起,因为两人从血缘以及法律关系来看。并没有直接的亲属关系。

这时,叶月一脸温柔地走到乔汨和小女孩面前说:“小汨,小雅,欢迎你们回来。”

“谢谢你,叶月小姐。只是不知某人欢不欢迎我回事务所呢?毕竟在某人眼中。我是一个十分令人讨厌的男人。”乔汨若有所指地说道。

叶月微笑说:“放心吧,你口中的某人其实心里面是很高兴你回来的。这点我可以保证。”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手枪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章 餐厅
热门: 尘埃星球 美人为馅 雌蟒 重生:吃货萝莉么么哒 神控至尊 人鱼饲养日记 爱情小说死亡事件 小保安的艳遇 摄政王还没驾崩 琉璃美人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