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温柔

上一章:第一百零六章 无相 下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手枪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为了走动方便,也为了掩饰身份,乔汨让小女孩穿上运动服,还戴上一顶偏大的鸭舌帽,将她的脸遮盖在帽檐下,使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男孩。

小女孩的这副打扮,简直就像是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再现,只不过小女孩由当时的棒球帽换成了鸭舌帽。

由于不能在一个地方停留太长时间,乔汨带着小女孩一直从东京都出发,一直向北面的玉县以及更外面的群马县等地区转移。

一路上,他并没有马不停蹄的赶路,反而每到一个地方就故意停留一两天时间,有时住酒店,有时住旅馆,搞得像个游客一样,虽然每次登记的时候用的都是假名。不仅如此,他带着小女孩一起走的时候,有时走着走着,突然会毫无征兆地转乘计程车或地铁,好像一个完全没有目的地的人一样。

对于他的这种奇怪举动,小女孩完全没有问过一句半句,因为对于她来说,只要不用再回到那个像牢狱一样的家里,只要可以一直跟哥哥在一起的话,不管去哪里都可以。

而且对于像她这样一个被关在屋子里整整八年时间,哪里都没有去过的孩子来说,能够一下子到这么多完全没去过的地方游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辛苦的事,反而是一种极大的享受。

一路上,她不仅见到了许多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地方跟景色,而且还吃到了许多当地的特色小吃,这令她兴奋得不得了,只希望这趟旅程可以一直继续下去。

有一天,当两人正在群马县北群马郡市区内一间旅馆的房间里面吃着乌冬面的时候,小女孩忽然好奇地对正在吃面的年轻男子说:“哥哥,我们这样算不算是在私奔?”

听到这句话,乔汨差点就将嘴里的乌冬面喷出来。

好不容易才将嘴里的面吞下去后。乔汨马上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然后没好气地说:“喂喂,这种话是谁教你地?”

小女孩一脸天真地说:“上次在酒店的时候你不是才说过吗?你说既然你都已经开始跟我私奔了,以后会好好保护我的。原来这就是私奔呀,不过好像跟网上那些女人说的有些不太一样。”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乔汨不禁苦笑说:“当时我只是说笑的,想不到你还记得。我们这不叫私奔。这叫落跑。私奔是指两个相互喜欢的男女瞒着其他人一起逃走,跟落跑是完全不一样的。”

小女孩一听,立刻一副想要哭出来地表情说:“哥哥,你不喜欢我吗?”

“当然不是。”

“可是你刚刚说私奔是指两个相互喜欢的男女瞒着其他人一起逃走,而你是男生。我是女生,我们又的确是瞒着其他人逃走的。还有,我只喜欢哥哥一个人,如果哥哥也喜欢我的话,哪像我们这样地情况为什么不可以叫私奔?除非……除非哥哥心里面其实一点也不喜欢我。”说到这里。小女孩的眼眶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

乔汨有些头痛地说:“我不是不喜欢你,但我说的喜欢跟私奔里面那对男女之间的喜欢是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

“呃,这个一时间很难说清楚。等你长大以后就明白有什么不一样了。”

“哥哥你果然是在敷衍我,其实你心里面一点也不喜欢我。”小女孩一边说一边用手盖住脸哭起来。

看到她真地哭出来,乔汨只好走过去一边抱着她小小的身子一边哄她说:“小鬼,你听我说,我真的没有敷衍你,如果我不喜欢你地话,怎么会带你走呢?”

“那你承认我们是在私奔了吗?”

见鬼,怎么又绕回到这个话题来了?

乔汨不禁越发头痛地说:“好。好,随便你,你想叫什么都可以。”

听到乔汨这样说,一直用两只手盖着脸的小女孩突然发出了“咭”一下的笑声。

听到这下笑声,乔汨心中一动。立刻用手拉开她盖在脸上的那两只小手,果然看到小女孩脸上布满了得意的笑容。哪里有什么泪水?

竟然被一个小鬼给耍了,乔汨顿时觉得全身一阵无力。

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乔汨故作生气地说:“看来你的小屁股痒了,要被人好好教训一顿才行。”

听他这样说,小女孩立刻十分机警地说:“哥哥,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说到这里,她显得有些得意地说:“我妈妈以前说过,只要真心道歉,不管做错了什么,别人都会原谅的。所以,你不能再打我,因为我已经道过歉了。”

乔汨微笑:“按你这样说,只要我在教训完你之后再向你道歉,你也应该会马上原谅我才对,我说得没错吧?”

小女孩一听,立刻抱着他的脖子可怜兮兮地求饶:“不要,我不要,哥哥,我真地知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你就原谅绵绵一次吧,好不好?求求你了。”

本来就没有真的打算教训她的乔汨看到她求饶,于是收场说:“下次敢再骗我,小心我打你的屁股。”

听到他不再追究,小女孩这才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然后一边继续用双手抱着他地脖子一边讨好道:“哥哥最好了。”

轻轻地笑了笑,乔汨没好气地说:“想不到你的演技这么好呀,说掉眼泪就掉眼泪,真不知你从哪里学来地这招。”如果刚刚不是看到她眼有泪光,乔汨是不会这么容易上当受骗的。

这时,小女孩并没有出声,直至过了一阵之后才小声说:“不,刚刚那是真的。我刚刚一想到也许哥哥心里面其实一点也不喜欢我,我就觉得很难过很难过,难过得只想大声哭出来。哥哥,坦白回答我一个问题好吗?”说到这里。小女孩忽然慢慢地松开了搂着他脖子的双手,然后以一种与她的年龄并不相符的,充满忧郁的眼神看着他。

第一次看到她露出这种表情,乔汨于是问:“你想问什么问题?”

“你有没有后悔过带我离开那个家?”

轻轻地摸着她地头,乔汨问:“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小女孩幽幽地说:“我知道,哥哥这几天带我到处走,其实是为了避开安室永次派来的那些人的跟踪。因为每到一个地方。哥哥都会很小心地观察周围的人,如果发现有可疑的人,就会马上带我坐车离开。如果没有我,哥哥根本就不会遇到这些危险,现在仍然还跟琉璃姐姐和叶月姐姐她们一起留在事务所里工作。因为我。哥哥不仅失去了事务所的工作,而且还要不断逃避那些人的追捕,这都是因为哥哥带我走的缘故。”说到这里,小女孩的眼神显得越发的悲伤。

原来,这几天自己的举动全都被她看在眼里。这除了说明她是一个十分聪明的孩子以外。还说明她心里面其实充满了不安和愧疚,一种感觉因为自己而连累了他地愧疚。

想到这里,乔汨心中涌起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轻轻地。将她小小的身子搂在怀里,乔汨在她耳边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柔语气对她说:“绵绵,告诉你一件事。

在我九岁那年,我的父母就因为一场事故去世了。之后,我在孤儿院里生活了三年,直至我地伯父将我接走为止。

对于我来说,伯父他才是我唯一的亲人。他一直都对我很好,简直就将我当成了亲生儿子一样对待。可是就在一年前。他也因为一桩交通意外而去世了。从那时开始,我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亲人,一个也没有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老实说,当你叫我哥哥的时候。我心里面真的很高兴。因为从你叫我哥哥的那一刻起,我突然感觉自己好像重新有了一个亲人。是的。一个亲人。

你在酒店里第一次叫我哥哥的时候曾经说过,以后再也不是一个人了,其实这句话对于我来说也是一样的。跟你在一起,我觉得十分的开心。因为,你不仅是我的妹妹,也是我唯一的亲人。从今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我还活着,就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所以,我一点都没有后悔过带你走,一点也没有。现在,你愿意相信我所说的话了吗?”

小女孩没有出声,或者说,她完全无法说出任何话来,因为,她现在已经哭得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她只是用两只小手紧紧地、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紧得好像只要稍稍一松开,他就会消失不见似的。

这时的乔汨也没有说话,只是一边抱着她小小地身子,一边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在这一瞬间,就在这个房间里,一大一小两个同样失去了亲人地人,似乎都已经各自找到了内心深处所缺少的那一部分。

在旅馆住了两天之后,到了第三天下午,乔汨就带着小女孩离开了旅馆。

离开旅馆后,乔汨顺便在路边随便截了一辆计程车,然后带着小女孩坐了上去。

“先生,请问去哪里?”三十来岁的司机带着一脸职业笑容殷勤地问道。

“麻烦请载我们去白根山的草津温泉。”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说:“这位先生一定是从外地来的客人吧,因为群马县这么多温泉当中,最出名的就是草津温泉了,很多从外地来的客人来到群马县的时候通常都会去那里泡一泡。我上个星期才刚到那里去泡过,真的很不错呀。”

“既然如此,那就真的要去见识一下了。”乔汨微笑说。

“没错,来到群马县如果不泡一下草津的温泉,实在是一种浪费呀。难得碰到像先生你这么好说话的客人,这几天如果你还想去其他地方的话,只要预先跟我约个时间,我一定会优先载你们去地。”

“那就多谢了。请问。除了草津温泉外,还有什么地方值得一去?”

那个司机一听,显得有些有些兴奋地开始介绍群马县比较出名的景点跟特产小吃,从利根川、赤城山、榛名山等旅游景点开始介绍,一直讲到群马县所出产的腌菜、高崎达磨、木偶、梅子、蒟篛、温泉馒头等当地特产,简直就像个热情的导游一样。

乔汨就像是一个真正的游客一样,显得很感兴趣地听着。不时还提问两句。

虽然乔汨与这个司机“相谈甚欢”,但是坐在旁边的小女孩却只觉得这个司机好罗嗦。

由于这个说个没完的家伙,使她根本就不能跟哥哥好好地说话,于是小女孩一边瞪着那个多嘴地司机一边很不高兴地嘟起了小嘴。

就在这时,正微笑地听着那个司机讲话的乔汨忽然伸出自己的左手慢慢地摸着小女孩的头。

原本很不高兴的小女孩被他这样一摸头。知道他已经注意到自己了,脸上顿时露出了仿佛在发光一般地可爱笑容。

像缠人的小猫一般,她立刻将小小的身子靠在他身上,然后不断地将小脑袋在他的胸口处拱来拱去。

似乎显得有些无可奈何似的,那只原本摸着她地头的左手在轻轻地掐了一下她的小脸后。转而放在她不断拱着地小脑袋后面,然后一下一下地抚摸着她后脑处幼细的头发。

被他抚摸着的小女孩显得更加的高兴,不断地从鼻腔里发出“呜呜”的撒娇声。就好像一只正被主人舒服地抚摸着绒毛的小猫一样。

由于离白根山比较远,将近傍晚的时候,计程车仍然还没到达目的地。

也许是因为坐地时间太长,小女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蜷曲着身子躺在椅子上靠在乔汨的身上睡着了,而乔汨也显得有些犯困似的不时打起哈欠来。

又行驶了将近半个小时以后,天色已经越来越黑了,这时计程司机不得不将前车灯打开来照明。

在计程车驶上一条山路的下坡路段时,车子突然颠簸了一下。似乎是撞到了什么东西。由于这一下震动发生得太过突然,计程车司机一时间失去了车子的控制,整辆计程车撞向了防护栏。

不知是因为车速过快,撞击力太大,还是那防护栏年久失修。只听“篷”一声巨响,计程车竟然将防护栏撞开了一个缺口。整辆车直接向下面地树林直冲而去。

“啊!”面对不断打向车窗的树枝,计程车司机一边大声叫着一边努力控制着方向盘,尽量不让车子撞到树干上。

整辆车在不断下冲地同时,车厢内部的人有种像在坐过山车的感觉。

而就在车子发生碰撞的那一瞬间,乔汨已经第一时间将熟睡中的小女孩紧紧地抱在怀里,然后两只脚用力地蹬着前面的椅背,保持身体的稳定。

经过了惊心动魄的几分钟后,计程车总算在树林下方的一方比较平坦的草地上停了下来。

虽然车头没有直接撞到树干上面,但是车窗玻璃已经有几处被树枝打裂了,实在是惊险无比。

好不容易才从驾驶座上下来后,计程车司机哭丧着脸不断唉声叹气地检查着受损的车身以及被被打坏的车窗玻璃。

过了几分钟后,他这才想起车里的客人,赶紧回头看去,只见那个之前与他“相谈甚欢”的年轻男子正平安无事地抱着一起来的小女孩站在了车子外面。

“你们没事吧?”那个司机大声问道。

“我们没事。”

听到乔汨的回答,计程车司机这才放下心来,然后叹了口气说:“今天真是倒霉呀,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还好你们都没事。”

乔汨走过来看了看车子受损的情况,然后问:“现在怎么办?”

计程车司机有些无奈地说:“现在只能打电话去叫拖车过来,不好意思,我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这里离上面并不算太高。只要慢慢走的话,应该是可以走得上去的。要不你们先上去截车先走,我要在这里等拖车过来。作为赔礼道歉,车资你不用给了,你看这样行不行?”

乔汨想了想,然后点点头说:“既然这样,那我们先走了。”

“谢谢。两位上去的时候要不心一点。”

“好地,再见。”说完,乔汨抱着小女孩转身往斜波上面走去。

就在乔汨一步步地向上面走着的时候,那个面对着乔汨背后的计程车司机突然从身上掏出了一一支左轮手枪对准了乔汨的后脑……

“篷”一声大响,刺耳的枪声使得附近的林鸟被惊得乱飞起来。

在枪声响过之后。只见那个计程车司机那原本拿着左轮手枪的右手慢慢地垂了下来,紧接着“啪”一声整个人向后倒在了草地上。

在车灯地映照下,只见他的眉心中间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圆形弹孔,暗红色的鲜血正不断地从弹孔里面涌出来,很快就流满了他的整张脸。

慢慢地将从左边胁下方仅露出一点点枪头地意大利伯莱塔92F型手枪收回到腰间的枪套后。乔汨这才转身看向那个倒在地上的计程车司机,然后轻轻地将不知为什么仍然还熟睡着的小女孩放在草地上。

将那个计程车司机的尸体拖进驾驶座后,乔汨在关上车门那一瞬间。像在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你如果不是说得太像旅游简介的话,也许我真的会相信你是一个热心助人的好司机。”

在说完这句话后,他这才抱着小女孩向斜坡上面走去。

当他走到离那辆计程车大概一百米左右时,他再次从身上拿出了那支伯莱塔92F,然后瞄准车子地燃料箱射了一枪。

在枪声响过之后,计程车突然发出“轰”的一声巨响,然后车子发生了剧烈的爆炸,顿时火光冲天。将整辆车都烧了起来。将手枪收好后,乔汨没有再作停留,立刻抱着小女孩大踏步地往公路上面走去。

小女孩醒过来的时候,当她用小手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很快就看到乔汨正躺在自己的身边看书。

一看到他。小女孩立刻条件反射一般扑到他的身上,然后抱着他的脖子撒娇说:“哥哥。这里是什么地方?”

“草津温泉附近地一间旅馆,我们刚刚才到的,一路上你都睡着了。”

“原来我睡了这么长时间,怪不得肚子这么饿。”

乔汨微笑说:“那我们去吃饭吧。”

“哥哥你还没吃吗?”

“还没有,因为要等你这头小猪睡醒了之后才能去。我们走吧。”

“我要哥哥抱着我去。”小女孩再次撒娇说。

“真是拿你没办法。”乔汨带着有些无奈的笑容将她抱了起来。

见他这么轻易就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小女孩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十分开心地抱着他的脖子撒着娇。

看到她像往常一样开朗灿烂的笑容,乔汨这才在心里面松了口气。

自从看出那个计程车司机是杀手以后,他知道不用多久必有一战。为了不让她受到惊吓,乔汨在她睡着的时候用任苍穹所教地手法轻轻地点了她的睡穴,让她不会因为等一下所发生的事而被惊醒。

虽然知道自己所用的手法并没有错,但乔汨毕竟还是第一次在活人身上点穴,而且还是一个像绵绵这样的小孩子,因此他十分担心会有什么副作用。如今看到她好像并没有什么异常,这才真正放下心来。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零六章 无相 下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手枪
热门: 从前有座灵剑山 至高降临 沙币魔王,在线种田 战魂神尊 起风了·菜穂子 逆光[重生] 半掩门:女人守寡 惊叫循环(无限流) 御兽修仙 穿成自己的替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