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无相

上一章:第一百零五章 大厅 下一章:第一百零七章 温柔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晚上的公园显得十分的安静,除了一些在公园里面露宿的流浪者以外,并没有其他游人。也正是因为有这些露宿者,使得晚上基本上没什么人敢来公园这里。

虽然大部分的露宿者都只是些无家可归的失业者或老人,但是由于一些政府议员们不负责任的言论以及许多人的无知,使得大部分的普通人都对这些露宿者抱有一种偏见跟歧视,好像他们都是犯罪者一样。

但是今晚似乎有点特别,因为在晚上九点钟左右的时候,公园里面出现了一大一小两个外来者。

这两人分别是一个约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而另一个则是一个看来只有八、九的漂亮小女孩。

那个穿着一身干净贴身的休闲装的年轻男子以及那个穿着一套崭新运动服、背上还背着一个小背包的小女孩,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他们都不像是露宿者。

虽然公园里面一片漆黑,而且隐隐还有种阴森的感觉,但是那个被年轻男子拉着一只小手一起走的小女孩却显得一点也不害怕,那双圆滚滚的大眼睛不时地向四周张望着。

带着小孩子来到公园东边的一棵大树下面时,年轻男子终于停了下来,然后在跟那个小女孩说了句什么之后,就走到附近去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没过多久,他拿着一截很粗的树枝返回到大树下面,然后蹲下来用那截树枝开始挖树根下面的泥土。

虽然觉得些奇怪,但那个小女孩并没有出声,只是以一种十分好奇的眼神看那个年轻男子用力地挖着泥土。

挖了大概十几分钟后,那个年轻男子竟然用那截粗树枝挖出了一个将近半米深的大坑。

在又挖了十几秒后,他手上的树枝忽然戳到了一个硬物,他知道已经自己要找的东西已经找到了。

果然,用树枝拨开上面的一层泥土后。只见下面是一个用一层厚厚地防水牛皮纸包着的扁平的物体。

将那包东西从泥土下面拿起来后,乔汨撕开防水牛皮纸,只见里面是一个小小的公文箱。

看到他竟然真的从泥土下面挖出了东西来,小女孩立刻无比兴奋地凑过去问:“这是什么东西?宝藏吗?”

“哪来的宝藏?这是我以前藏在这里的全副身家。”乔汨一边说一边打开了公文箱。

小女孩一看,只见公文箱里面放满了一叠一叠地大面额钞票,其中一半是一万面额的钞票,另一半则是500元面额的欧元。

并没有去细看那些钞票。乔汨把公文箱右下角的一叠钞票拿起来,然后伸手在公文箱的下面小心地摸索着。

过了一会,小女孩似乎听到“沙”的一下轻微的响声,紧接着她看到乔汨从公文箱的下方掏出七颗晶莹剔透的石头,每一颗大概有手指头那么大。看上去十分地漂亮。

“这是什么东西?”小女孩有些惊讶看着那些晶莹剔透的石头。

“这是最高等级的南非火钻,给你看可以,不要当糖吃掉了。”乔汨笑着将那七颗火钻放到小女孩张开地两只小手掌里。

“这就是钻石吗?真的好漂亮呀。”小女孩一脸兴奋地看着手中那七颗晶莹剔透的火钻。

乔汨微笑说:“这些火钻就是我的全副身家,这里的钱加起来都不够买其中的任何一颗。只要有这些东西,不管去到哪个国家都不愁没钱用。”

到了二十一世纪之后。黄金、玉石、钻石等贵重矿物资源由于被过度开采,已经越来越稀少了,其国际价格也一年比一年地不断升高。而乔汨手中的这七颗钻石。更是钻石里面处于最高等级的南非火钻,其价格更是高得吓人。

原本以乔汨地在事务所里所领到的薪水,就算是不吃不喝打足五十年的工,也不可能买得到当中的任何一颗火钻。至于买火钻的钱其实都是他利用叶月给他地口供跟录像,从那些之前参加了死亡游戏赌局下注的超级富豪手上“刮”来地。

由于他现在还是一个被通缉的逃犯,为了以防万一被人发现他的真正身份而被迫再次落跑,他不能将那些从超级富豪身上“刮”来的钱存进银行里。但是如果不存进银行的话,现金的数量又实在太多了。并不利于逃走,于是他就将大部分的钱通过黑市购买到了这七颗等级最高的火钻,这样不管到了那个国家,都能够用这些火钻来换钱。

至于为什么要将这些火钻跟剩下的现金藏在这个公园里,那是因为假如有人发现他的真正身份而报警的话。他很可能根本就没有机会再回到事务所里拿东西,所以他就将自己的全副身家藏在公园的这棵树下。这样随时都可以将东西起出来。

等小女孩看得差不多的时候,乔汨用一个小袋子将那七颗火钻装了进去,然后将它放在自己的上衣口袋里。

顺便将那个大坑重新掩埋起来后,乔汨这才一手提着装满了现金的公文箱,一手拉着小女孩的手离开了公园。

“不要睁开眼睛,不然洗发水会流进眼睛里的。”

“知道了啦,我又不是第一次洗头。”

“喔,这样呀,那你自己洗好了。”

“不要,我就要你帮我洗。”

“麻烦的家伙。”

“咭……”

“喂,不要乱动。”

“可是你的手弄得人家很痒嘛。嘻……”

“算了,还是你自己洗吧。”

“不要,你答应过帮我洗的,不准反悔。”

“那就乖乖地坐着不要乱动。”

“什么嘛,人家本来就已经很乖了。”

“是,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要冲水了。快把眼睛闭上。”

“哦。”

当两人洗完澡从酒店房间的浴室出来后,穿着一件草莓图案睡衣的小女孩兴奋地扑到乔汨的床上滚来滚去,一边滚一边还咭咭地笑着,显得十分的兴奋。

看到她这么开心的样子,乔汨忍不住也轻轻地笑了起来。

“要不要汽水?”打开酒店房间地冰箱,乔汨拿出一罐汽水向她扬了扬。

“要。”小女孩马上应了一声。

坐在床边将那罐汽水打开并递给了小女孩后,乔汨这才慢慢地喝了一口手中的罐装啤酒。

感觉冰凉的啤酒顺着喉咙慢慢地流进原本因为刚洗完澡而微微有些发热的身体。乔汨顿时觉得十分的舒服。

随手用遥控将房间里面的电视打开后,乔汨一边喝着啤酒一边慢慢地换着频道,想找能够看到新闻的节目频道。

过了一会,当他正准备好好地看一下新闻的时候,忽然。他感得有一个小小的身子正慢慢地爬过来坐在他的大腿上,而且对方还像小猫一样将脸深深地埋进他的怀里。

看到原本很兴奋的小女孩突然变得这么安静,乔汨于是一边轻轻地摸着她那半湿地头发一边问:“怎么了,小鬼?”

小女孩没出声,只是用两只小手紧紧地抱着他。

乔汨知道她一定是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于是并没有催她回答,只是慢慢地抚摸着她的后脑的头发,安静地等待着。

过了一会。小女孩终于小声说:“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过得这么开心,真的好开心呀。如果……如果可以一直都这么开心就好了……”说到这里,小女孩的声音变得有些哽咽起来。

“好了,好了,已经没事了,真的已经没事了。”乔汨像在安慰小孩子一样轻轻地哄着她,不过对方也的确是个孩子。

慢慢地从他怀里抬起头。眼眶红红地小女孩看着乔汨说:“你知道叶月姐姐她为什么会完全查不到我的资料吗?甚至就连我在读学校的资料也完全找不到。其实原因很简单,那是因为我根本就没有上过学,而且,除了这一次以外,从我懂事以后就从来没有离开过屋子半步。我唯一能够获取外界信息的方式只有上网跟看电视。”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她脸上露出了一种与她年龄毫不相符的惨淡笑容。

乔汨听到这些话。不禁露出了一种惊讶的表情。

小女孩将头重新靠在他的胸口上,然后以一种充满悲哀的语气继续说:“对于安室永次来说,他根本就没将我当成是他的女儿。因为他比任何人都要憎恨他的妻子,也就是我的妈妈。虽然她已经死了,但是我还在。我跟妈妈长得越像,他就越不想见到我的样子。自从妈妈死了以后,他将一直将我关在屋子里,不许我出去一步。在他眼中,我比一条狗还不如。从小到大,他没有给我买过任何东西,就连我在屋子里穿地衣服,也是我妈妈以前小时候穿过的。我用来上网地电脑,也是妈妈以前留下来的。

那个人是个真正的疯子,他已经完全把我当成了妈妈的替身。去年,有一只小猫从外面爬了进来,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和摸到真正活生生的动物。当时我兴奋得不得了,于是我偷偷地将它养在我的房间里,把它当成了我唯一的朋友。

可是一个星期后,我看到小猫全身是血地死在了我房间的阳台上,它是被人用棍子打死的,是安室永次趁我睡着的时候用棍子将小猫活活打死的。一个亲眼见到他做这件事的女佣因为太过害怕,第二天就辞职离开了。

我不知道安室永次为什么会这么恨我的妈妈,我只知道一点,妈妈并不是因为意外事故而死的,而是他亲手杀死的。这些都是我在偷看他当年所留下来的日记才知道的。

也许是因为报应,他在杀死妈妈没多久之后,就在一次实验中发生了严重的事故,使得他全身大部分的皮肤都被烧伤了,所以他才会一天到晚地用头巾蒙着脸。他把这次实验事故也怪在了妈妈地头上。他觉得这是因为妈妈在临死前对他的诅咒,才会令他遇到这样的事。因为这样,他不仅更加地憎恨妈妈,也更加地恨我。只要一看到我,他就会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我耳朵后面那个三角形的伤疤就是被他用烟灰罐砸到而留下来的伤痕。”

当小女孩说到这里的时候,她忽然感到乔汨正用两只手紧紧地抱着她。将她用力地抱在他地怀里。

如果这时有人看到乔汨的眼神时,一定会吓一大跳,因为此时的乔汨眼中正流露出一种浓烈无比的杀气。

他无法想象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被人关在一间屋子里关了七、八年时间是一种什么样地感觉,他也无法想象她一个人是如何度过这漫长的七、八年时间的。

他现在只后悔自己当时没有将安室永次这个男人切开一块一块,然后用来喂狗。

由于乔汨突然爆发出来的这种强烈杀意。令到原本要过了十二点才开始发作的杀戮冲动一下子全都涌了出来。

仍然将头紧紧地埋在乔汨怀里地小女孩并没有察觉到周围气氛的变化,相反,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的小女孩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地安全感,她只希望他永远也不要放开自己,就这样一直抱着她。紧紧地抱着她……

仿佛火势借着强风越烧越旺,在无比浓烈的杀意催鼓下,乔汨心中的那种杀戮冲动迅速到达了最高点。比以前第一次发作的时候还要强烈许多。一时间,房间里面的空气仿佛一下子凝结了起来。

如果是平时的话,强到这种程度的杀戮冲动早就令到乔汨完全失去了理智,只顾着到处杀人。但是很奇怪地,此时他身上虽然充满了杀意,但是心中却平静得不可思议。

这是一种无法用文字来具体形容的奇妙感觉,现在地他仿佛就像是一块置身于熊熊大火当中的千年寒冰,虽然外面炽热无比。但是心中却仍然一片冷清。

不仅如此,置身于这种奇妙感觉中的乔汨发现自己的听觉突然变得十分的敏锐,不仅是酒店外面地车声,就连隔壁房间有人说话的声音也能清楚地听得到。

而他此刻眼中所见到地世界已经跟之前有所不同了,好像一下子明亮了许多。也清晰了许多,就连一些灯台下慢慢飘过的灰尘。他也能够清楚地看到。

随着他的听觉、视觉跟感觉在莫名其妙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他突然发现整个世界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一切都好像有了全新的面貌。

就在他为这种改变而感到有些难以理解的时候,他脑海中突然响起任苍穹的大笑声,“想不到你这小子竟然误打误撞练成了魔门宝典中最难练的无相神功的第一层,有意思,有意思。”

“无相神功?”

“没错,正是被我摩逻教尊称为魔门第一神功的无相神功。我原本只是想看看你有没有慧根练成这种霸道之极的武功,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指望过你能够练成。因为这种武功需要极高的悟性,而且修练者很容易就会受到这种霸道武功的影响而变成只会杀人的疯子,没想到你竟然在误打误撞之下练成了最难练的第一层。包括老子在内,能够练成这种武功的全天下不过三个人,而你是其中的一个。哈,有意思,有意思。”说到后面的时候,任苍穹越笑越大声。

听到任苍穹的这番话,乔汨真想将这混蛋从自己的身体里面揪出来狠狠地扁一顿。

原来自己这一段时间一到深夜时分就会发作,必须要到处找人打架来宣泄的强烈杀戮冲动不仅仅是因为任苍穹的暴戾人格所影响这么简单,原来根本就是那个混蛋将魔门宝典中的无相神功这种非常容易令人丧失理智的霸道武功教他修练而引起的。

原本与任苍穹的元神融合之后,基本上任苍穹知道的事,他一般都能知道。但是没想到任苍穹这个混蛋竟然在教他练功的时候偷偷地将无相神功加插到他所练地内功当中去,这种加插并不是全篇地加插,这样乔汨一定会察觉出来的。

任苍穹他所用的方法是每教一些其他的内功,就加插一两句无相神功的练功方式,而且还不是以练功口诀的方式加插。而是将练功时气脉运行的方式直接告诉他。这样一来,乔汨这个从来没有正式修练过内功地人当然不可能察觉得出来。

正想狠狠地骂那混蛋一顿,小女孩却忽然有些奇怪地抬头看着他说:“你刚刚说什么?”

由于刚刚乔汨是用中文说的,因此小女孩并没有听明白。

轻轻地摸着她的头,乔汨微笑说:“没什么。”

“嗯。”小女孩轻轻地应了一声,然后重新将头靠在他的胸口上。

深深地吸了口气,乔汨检查了一下体内的情况。果然发现那种强烈地杀戮冲动已经完全消失了,一时间只觉得神清气爽,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畅感。

看来,以后不用再当午夜屠夫了,乔汨不禁感到有些庆幸。

据他所知。无相神经的确被魔门中人尊称为第一神功。这种武功霸道无比,一旦练成,威力无穷。但是正如任苍穹所说的那样,这种武功需要极高的悟性,而且很容易影响到人地心智。使修练者变成只懂杀人的疯子。但只要练成了最容易走火入魔的第一层,以后就会容易得多。

想到任苍穹那个乱来的家伙,乔汨只觉得一阵头痛。

暂时将这个问题抛开。乔汨向小女孩问道:“之前你是怎么从屋子里逃出来的?”

小女孩轻轻地说:“在看完安室永次当年所写的日记后,我知道是他亲手杀死了妈妈,那时候我就决定对他进行报复。自从那次实验事故被毁容后,安室永次加紧了他的研究计划。在那幢的房子的下面,有一个很大的地下实验室,安室永次就是在那里进行他的研究。”

“他在研究什么东西?”

“他用自己地细胞培养出了十几个跟他一模一样的克隆人,为了让这些克隆人能够尽快地由小孩变成大人,他将他们放在特殊的培养液里面来加速他们的生长速度。通过这种方式。只要十年的时间,就可以令到一个克隆人由小孩直接生长成为大人地样子。”

乔汨不禁有些惊讶问:“他在制造克隆人?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虽然克隆技术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要克隆出人类已经不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但是由于克隆人类这种事涉及到十分复杂地伦理以及人道问题,因此所有国家都明文禁止做这样的事。

因为就算是克隆人。一旦当他长大成人,还是跟普通人类一样有自己的思考跟身体。从某个角度来说。克隆人其实跟子女是一样。因为每个人的亲生子女,体内都有那个人的一半基因,而克隆人只不过是拥有那个人的全部基因而已。

因此就算是克隆人,从本质来说也只是普通的人类,不能以制造方式的不同来否定这一点。因为就算是人类的孩子,一开始也只不过是一个精子跟一个卵子而已。

在十年前,曾经在美国发生过一件世界哄动的案件。

有一位年纪很大的科学家利用自己的体细胞成功地制造一名克隆人,然后那个科学家将年轻的克隆人体内的心脏、肺部、肝脏等健康器官直接移植到自己的身体里面,来延长自己的寿命。

这件事曝光后,引起了全世界的哄动,最后为了平息民怨,美国政府将那个疯狂科学家逮捕了。

后来以此事为导火线,世界人权组织向联合国提交了倡导书,希望请联合国出面,让所有国家签署一份声明,禁止克隆人类。

自此以后,克隆人类这种行为就成为了各国之间的严重罪行,就算是普通人也知道这个法律条文。

对于乔汨的问题,小女孩小声地说:“自从那次实验室事故之后,安室永次他已经彻底厌倦了自己那不仅被严重烧伤,而且越来越衰老的身体。他想更换一个身体。

他并不是想像其他人那样将克隆人的内脏移植到自己的身体里,相反,他是想将自己的脑直接移植到克隆人的身体里,从而再次获得年轻地身体。由于人脑的构造是十分复杂的,他一直在研究如何才能将一个人的脑完美地移植到另一个克隆人的身体里。这个研究计划他已经进行了将近十年时间。这些都是他在日记里面写到的。”

说到这里,小女孩突然停顿了一下,然后以一种略微低沉的声音说:“为了从屋子里逃出来。一天晚上,我趁着他到国外办事不在的时候,偷偷地跑到了他的地下实验室去。然后,我将他这么多年来的研究资料全部都毁掉,并且我还在那里放了一把火。将整个实验室都烧了起来。

这样,他不仅失去足足培养了十年的克隆人,而且也失去了这么多年来所有的研究资料。在大火烧起来的时候,我趁那些保镖忙着救火的时候,偷偷地逃了出来。我知道。当我做了这件事以后,安室永次是绝对不会放过我的,所以当被他们找到的时候。我真的很害怕。”说到这里,她不由得小声地哭了起来。

轻轻地抚摸她柔细地头发,乔汨故意逗她说:“喂喂,当初那个态度嚣张的小鬼头什么时候变成爱哭鬼的?”

“人家是真的很害怕嘛。”小女孩一边哭一边不满地抱怨起来。

乔汨笑了笑说:“放心吧,既然我都已经开始跟你私奔了,以后一定会保护你的。好了,不要再哭了,这样一点也不像你。”

小女孩用小手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然后低着头以一种充满羞涩的声音说:“以后,我……我叫你哥哥好吗?”

“随便你。”乔汨微笑地摸着她的头。

小女孩一听,仍然还沾有泪痕的小脸顿时露出了无比兴奋的表情,她马上一把抱着他的脖子大声说:“太好了,我有哥哥了。我有哥哥了,以后我再也不是一个人了。我有哥哥了!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小女孩十分亲昵地一边叫了好几声,声音清脆悦耳。

看到她这么高兴的样子,乔汨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零五章 大厅 下一章:第一百零七章 温柔
热门: 万人迷他总在崩人设 彼岸花 装乖的金丝雀穿书跑路啦 一亿光年外的仙女座 乡村欲爱 碎虚无极 猛一相亲指南 双黑的千层套路 总裁老公好过分 中二病教你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