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游乐

上一章:第一百零三章 深夜 下一章:第一百零五章 大厅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要那只小猪,不,还是那只小狗好了。”

“小狗是吧?”

“等一下,等一下,我还是选那只胖企鹅算了,那个比较可爱。”

“喂,你究竟选好没有?”

“选好了,就要那只胖企鹅,不改了。”小女孩一脸决断的表情。

“麻烦的家伙。小姐,请帮我拿那只企鹅玩偶,谢谢。”乔汨这才对店员说道。

抱着跟自己一半身高大小的企鹅玩偶,小女孩十分高兴地跟着乔汨从游乐场的玩具售卖店走出来。

“接下来想玩什么?”

小女孩看了一下四周的游乐设施,然后指着过山车说:“我想玩那个。”

“那个不行。”

“为什么?”

“因为你年纪太小,工作人员是不会让你上去的。”

“真是的,那这个呢?”小女孩心有不甘地指着另一个也相当刺激的游乐项目。

“那个也不行,理由跟刚刚一样。”

“哪有这样的道理,游乐场不是给小孩玩的地方吗,为什么要设立这么多无聊的规定?这个不能玩,那个也不能玩。”小女孩有些生气地鼓起了小脸。

“你说错了,游戏场根本就不是设计给像你这样的小鬼头玩的地方。那边不是有个旋转木马吗?那个你可以玩。”

“我不要,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才不会玩这么幼稚的东西。”小女孩大声抗议道。

“你本来就只能玩这么幼稚的东西,你以为你今年多大?废话少说,跟我来吧。”说完,乔汨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接着她的小手往旋转木马那边走去。

“我不要玩这么无聊的东西,只是转来转去有什么好玩的?”一路上。小女孩仍然不断地抗议着。

乔汨没有理会她的抗议,在走到旋转木马前面时,直接将她抱起来放到了一匹木马上。

“我说了我不玩这么幼稚的……啊!”随着旋转木马地开动,小女孩在惊叫了一声之后赶紧抓住木马的扶手。

总算将这个烦人的小家伙打发了,乔汨慢慢地走到旋转木马附近的一张长椅上坐下来,然后顺便从身上拿出一根烟含在嘴里点燃。

虽然小女孩之前不断说幼稚跟无聊,但是当旋转木马转了两圈之后。她却不自觉得玩得十分的投入,脸上的表情也显得十分的开心,感觉就好像是第一次玩旋转木马地小孩子一样。

看到她这副德行,乔汨不禁觉得一阵好笑。

几分钟后,当她从旋转木马下来的时候。乔汨故意以一种悠闲的语气说:“这不是玩得很开心吗?我刚刚记得好像有人不断说什么无聊呀幼稚呀之类的话,是我记错了吗?”

听到他这样说,小女孩的脸不禁红了一下,但她仍然嘴硬说:“本来就一点意思也没有,如果不是你硬要放我上去地。我才不会玩这种东西呢。”

“你这个只会死鸭子嘴硬的家伙。”用手掐了一下她的小脸,乔汨又好气又好笑地拉着往其他地方走去。

“哼,本来就是嘛。”

由于适合小女孩玩的游乐项目实在不多。最后乔汨只好带她去玩游乐场里面唯一一个老少咸宜的轻松项目:摩天轮。

在开始排队的时候,小女孩又有些不满地抗议说:“摩天轮有什么好玩的,只是坐在上面转一圈就下来了,一点意思也没有,而且转得又慢。”

“转得快的话会出人命地,小笨蛋。你站在这里排队,我去买两个雪糕过来。”

小女孩一听,连忙说:“我要加大的。”

“知道了。”

当乔汨走去附近买雪糕的时候。小女孩只好乖乖地站在那里排队。在等待的时候,她一边排队一边无聊地用手指拨弄着企鹅玩偶那凸出来的大嘴来打发时间。

过了一会,有两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女走了过来一副准备要坐摩天轮的样子,但在看到这么多人排队的时候,那个女生不禁有些失望地说:“这么多人。至少要到第三批才轮到我们,我们还是走吧。真是地。原本还想在出去之前坐一坐摩天轮的,还是算了。”

她的男伴是一个身材高壮的青年,在看到她这副失望的表情时,为了讨好这个刚认识没多久地漂亮女生,他看了看排队的人群,然后很快就将目光锁定在一个身材瘦弱地男生身上。

“来,我有办法。”说完,男青年拉着自己的女伴走到那个身材瘦弱的男生旁边,然后二话不说直接插到了那个男生的前面。

“你干什么?”看到有人插队,那个身材瘦弱的男生立刻有些生气地叫出来。

“我们本来就是排在这里的,只不过刚刚有事走开了而已,你有什么不满吗?”那个青年狠狠地盯着他说。

被对方凶狠的眼神以及高壮的身材所慑,那个身材瘦弱的男生顿时不敢再出声。

看到他这副样子,男青年不禁有些得意地对自己的女伴打了一下眼色。

他的女伴虽然觉得这样好像有些不太好,但是看到他刚刚这么威风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沾沾自喜的感觉,于是向他笑了笑以示感谢。

那个青年看到她的笑容,顿时眉飞色舞可是就在这时,那个身材瘦弱的男生后面突然传来了一把稚嫩清脆的声音,“想不到世上还有这么无耻的人,你究竟懂不懂得羞耻这两个字怎么写呀?”

听到这把突然响起的声音,那对青年男女以及那个身材瘦弱的男生不由自主地向后面看去。

很快,他们就看到一个站在那个身材瘦弱男生后面,手上抱着一个大大的企鹅玩偶的可爱小女孩正一脸生气地盯着那个插队的男青年。

“你刚刚在跟我说话吗?”男青年有些惊讶地看着她。

“废话,不是对你说难道是对空气说吗?看来你不仅笨得连羞耻这两个字都不知道怎么写,而且还是个反应慢得像恐龙一样地笨蛋。”小女孩一脸不屑地看着那个男青年。

听到小女孩的这些话。男青年不禁恼羞成怒地大声骂道:“你这个死小孩,你敢再说一遍看看。”

“不管说多少遍都可以,你这个无耻的笨蛋!笨蛋!笨蛋!笨蛋!”小女孩越说越大声,声音大到很快就引起了其他正在排队的游客的注意。

被气炸了肺的男青年立刻狠狠地看着她说:“从没见过像你这样没有教养的死小孩,好,我现在就替你地家长好好教训一下你这个没有教养的臭小鬼。”他一边说一边气势汹汹地走到小女孩的面前。

看到他这副凶狠的样子,小女孩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是仍然固执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马上给我道歉,否则我会好好教训你一顿。”男青年一边骂一边举手右手一副随时准备扇她耳光的样子。

就在这时,他旁边忽然传来了一把年轻男性毫无温度的声音,“你敢动她一根毫毛的话,我会让你横着上摩天轮。”

听到这把声音。小女孩脸上顿时露出了仿佛在发光一般的灿烂笑容。

向那个男青年作了个大大的鬼脸后,她立刻兴奋地向旁边跑了过去。

那个身材高壮的男青年向旁边看过去,只见一个身材修长地年轻男子正站在不远处冷冷地看着他,而那个小女孩则一边拉着他的手一边向男青年做着鬼脸。

“你是这个小孩的监护人吗?”男青年大声地质问。

将手上地两个雪糕交给小女孩后,年轻男子冷淡地说:“是的。请问有何贵干?”

“你知不知道她刚刚骂我?你究竟是怎么管教小孩的?”男青年重施故技,像刚刚对那个身材瘦弱的男生一样,气势汹汹地大声说道。

乔汨看了他一眼。然后淡淡地说:“不好意思,我的教育方针一向是宁我负天下人,莫教天下人负我,所以,她并没有做错。”

陡然听到三国演义里面一代枭雄曹操所说过的经典台词,不仅是那对青年男女,就连其他听到的旅客也都呆住了。

这时,乔汨慢慢地走到他的面前。然后看着他淡淡地说:“我一向是个和平主义者,我现在数三声,如果数完三声之后你还没滚地话,我会让你后悔今天来这里。”

那个青年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可是还没等他说完。乔汨突然一抬膝狠狠地撞在他的小弟弟上。

“啊……”由于乔汨的这下动作太过突然,而且力道十足。那个青年当场痛得像杀猪一样惨叫出来。

在那个男青年痛得一边弯腰一边惨叫的时候,乔汨一手抓着他的衣领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而且还是将对方以双脚凌空的状态提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所有人全都像见鬼一样地看着这个自称是什么“和平主义者”地年轻男子,现场顿时一片死寂。

“你……你不是说……数三声吗?”那个男青年已经痛得连话也说不清楚。

乔汨微笑,“不好意思,忘了告诉你,我一向习惯心数。”

说到这里,他突然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我再说一遍,马上给老子滚,否则老子会让你被人抬着出游乐场,听到了吗?”说完,他像扔垃圾一样随手将他摔在了地上。

这时,那对青年男女惊讶地看到,此时的年轻男子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摄人心魄的惊人气势。

那种冷漠的眼神、那种不屑的态度,都令到那对青年男女感到一种发自本能的恐惧。

虽然还没到任苍穹那种顶级高手的地步,但此时乔汨所散发出来地杀气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得起的。

果然,那个男青年吓得连“你给我记住”之类的场面话都来不及说,马上跌跌撞撞地转身跑开了。连女伴也没有去管,只顾着自己逃命。

“你这混蛋!”看到男青年完全不顾自己,那个女青年一边大声骂一边哭着跟在他后面跑了。

此时,站在后面的小女孩正以一种十分惊讶的表情睁着圆滚滚的大眼睛看着前面的年轻男子。她真地想不到,这个人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当那对青年男女跑开后,乔汨很快就恢复了平常那副略带慵懒的随意表情,然后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转身对小女孩说:“喂。雪糕再不吃的话就要溶掉了。”

小女孩低头一看,果然看到手上的两个雪糕已经开始有些溶了,但她还是嘴硬说:“我……我知道了,你好罗嗦。”说完,她下意识地在其中一个上面咬了一口。

“喂。不要全都吃了,分我一个呀,你这个独食的家伙。”乔汨没好气地伸手从她手里拿过一个比较小的雪糕。

“喂,那个我已经吃过一口了。”

“你的意思是,要用那个加大的跟我换?”

“绝对不可能。你不要作梦了。”小女孩立刻在加大的雪糕上面大大地咬了一口,表明这个雪糕地所有权。

看到她嘴边沾着的白色雪糕印,乔汨不禁笑了起来。然后拉着她的小手重新排在了队伍地后面。

小女孩在吃雪糕的时候,不时地抬头以一种奇怪的目光偷偷看他,就好像第一次认识这个人似的。

从游乐场出来,然后顺便在外面的餐厅吃过晚餐后,一大一小两个人回到事务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

看到他们两个回来,叶月忽然兴致勃勃地提议说不如四个人一起打牌好了。

在没人反对的情况下,琉璃和叶月两姐妹加上乔汨与小女孩四个人一起,开始在大厅里面打起牌来。

虽然小女孩好像从来没打过牌。连规则都不懂,但在叶月讲解了一遍并亲自示范了一下之后,很快就学会了。

在打牌的时候,虽然小女孩一直尽量在琉璃和叶月面前装成听话地乖小孩那样,但是小孩毕竟是小孩。有时在打到兴起的时候会不知不觉地显露出本性来,尤其是在输掉的时候。经常会不由自主地怪起乔汨来,“都是你啦,如果刚刚不出那张牌的话,我早就赢了。”

“输给你跟输给其他人有什么区别?为什么一定要让你赢?”

“总之你刚刚不应该出那张牌就对了。让可爱的少女玩得开心,这是做男人地基本修养,你难道连这都不懂吗?”

“胡说八道,我没听说过男人需要做这么无聊的事。还有,我再说一次,你只是幼女,还不算是少女,你离这个词还有很多年地距离。”

“叶月姐姐,你都听到了吧?他又欺负我。”

“嗯,我看到了,小汨,的确是你不对。”

“叶月小姐,你这样会宠坏这个小鬼头的。”

“不要再叫我小鬼头,好难听呀。”

“嘻,琉璃,自从小汨跟小雅来了以后,这里热闹了好多呀,你也这样觉得吧?”

“我只觉得很吵。”

“小琉璃你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孩子,明明心里面就很开心的说。”

“咳,叶月,这里还有其他人在。”

“怕什么,反正小汨跟小雅又不是外人。”

“叶月……”

“是,是,我知道了,你真是的。”

类似的对话不断地在大厅里面响起,显得十分的热闹。

正当四个人继续进行着扑克大战的时候,突然,外面的门铃响了。

打开门后,乔汨看到站在门外的是一个穿着西装显得很斯文的男人。在他后面,却站着四个身材高大,给人感觉一点也不斯文地男保镖。

“请问有什么事?”乔汨打量了一下那几个人,然后问那个显得很斯文的男人。

“你好,这么晚来打扰不好意思,请问,你有没有见过照片中的这个小女孩?”那个男人带着一种职业的笑容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他。

乔汨接过去一看。只见照片中的是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小女孩,而她正是此刻坐在大厅里面的小鬼头。

在看完照片后,乔汨问那个男人:“你们在找照片中地这个小女孩吗?找她有什么事?”

那个男人拿出一张名片,然后在递给乔汨的同时,说:“我是安室永次先生的秘书兼代表律师。我的名字叫松山正夏。照片中的小女孩是安室永次先生地独生女安室雅小姐。在一个星期前,安室小姐因为与安室永次先生发生了一些小争执而离家出走,至今还没回家。为此,安定先生到处派人去寻找安室小姐的下落。

很幸运地,在两天前。我们终于发现了安室小姐的下落。如果我们的情报没错的话,安室小姐现在正在这间侦探事务所里面,请问我说得对吗?”

乔汨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淡淡地说:“你说地这些全都只是你的一面之词而已,我凭什么相信你所说的全都是真话?如果照片中地小女孩真是那个什么安室先生的女儿的话,为什么一个作父亲的不亲自来接自己的女儿,而只派一个秘书来接人?

所以,对于你的这番说辞我无法接受,请你回去告诉你的老板,叫他亲自过来一趟,并提供相关的证据来证明。否则请恕我无能为力。”

听他这样说,那个叫松山正夏地男人收起了脸上的职业笑容,然后以一种带有威胁意味的口气说:“这位先生,如果你一意孤行的话,我完全可以诱拐未成年少女的罪名来起诉你。希望你不要令我难做。”

乔汨笑,“松山先生。这里并不是饭店,并不是你想点什么就能要什么。是不是诱拐,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地。我会很有耐心地等待你发过来的律师信,如果没什么事地话请恕我失陪了。”

看到这个年轻男子完全不为所动,松山正夏眼中不禁升起了一种掩饰不住的怒火,他随即向后面的四个保镖打了一下眼色。

那四个保镖会意,立刻气势汹汹地走过来。

看到对方想来硬的,乔汨冷笑,“松山先生,我现在可是越来越怀疑你的律师身份了。”

松山正夏用一种阴沉的眼神看着他说:“这位先生,现在后悔的话还来得及。”

乔汨一脸无所谓地说:“很可惜,我想不到值得后悔的理由。”说到这里,他慢慢地将门打开,然后表情悠闲地等那四个保镖向自己走过来。

就在那四个保镖即将来到乔汨面前的时候,突然,一个小小的人影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大声说:“给我住手。”

看到走出来的小女孩,松山正夏立刻挥手叫停了那四个保镖,然后走到小女孩的面前恭敬地说:“小姐,是安室先生叫我来接你回去的。”

有些厌恶地看了松山正夏一眼,小女孩面无表情地对他说:“我知道了,我跟你们回去。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以后不准再来麻烦事务所里面的人。”

“请小姐放心,只要小姐肯跟我们回去,我们是不会做出任何令你不高兴的事的。”双手抱着一个胖胖的企鹅玩偶的小女孩慢慢地转身对乔汨说:“松山的确是我父亲的秘书,既然已经被他们找到,我只好跟他们回去。虽然时间很短,但我这几天过得很开心,真的很开心……”说到这里,小女孩突然低下了头,然后迅速地将身子转到另一边去不断地用小手擦着脸。

“小姐,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快点回去吧。”不想再浪费时间,松山正夏在旁边说道。

“我知道了,你不要再烦我!”小女孩哽咽着大声骂了一句。

松山正夏没有再出声,只是眼中流露出一丝有些不屑的神情。

不敢转身面对背后的年轻男子。小女孩小声说:“喂,我……我走了,你自己保重……”说完,她头也不回地向停在事务所外面的高级房车走去。

但就在这时,她忽然听到乔汨从后面叫住了她,“等等。”

听到他的叫唤,小女孩像触电一般立刻停了下来。而松山正夏等人则以一种十分不友善的眼神看着他。

举步走到小女孩的背后,乔汨慢慢地将她的身子转了过来,果然看到她地小脸上面已经布满了泪水,而且眼泪还在不断地从眼眶里流下来。

用衣袖轻轻地擦了一下她脸上的泪水,乔汨看着她微笑说:“小鬼。我跟你一起去。”

小女孩一听,脸上马上流露出一种又惊又喜的表情。

轻轻地把她整个人抱起来并搂在怀里,乔汨转头对松山正夏说:“我要去见一下你的老板。”

松山正夏冷冷地说:“不好意思,车子已经没有多余的空位了。”

乔汨笑,“那就给我让一个空位出来。”说完。他看也没看松山正夏等人一眼,直接走到高级房车的后座旁边,然后像在开自己的车一样随手打开了后车厢地车门坐了进去。

看到这个男人如此厚脸皮。松山正夏不禁更加的生气,但为了不节外生枝,在经过一番考虑后,他终于还是没有去赶乔汨下车,而是板着一张脸坐在副驾驶座上。

那四个保镖看到这样,只好分别坐上了另一辆车。

就在这时,乔汨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阵引掣发动的声音,他回头一看。只见一辆红色的跑车正从事务所的车库里开了出来,坐在车上地正是琉璃跟叶月。在与乔汨的目光对上的时候,叶月还笑眯眯地向他挥了一下手。

喂喂,这两个女人不会也想跟着去吧?一时间,乔汨有种无力的感觉。

这时。像小猫一样坐在他怀里的小女孩忽然低着头小声说:“这件事本来就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是笨蛋吗?”

乔汨笑着说:“人生在世数十年。如果不做一两件蠢事地话,岂不是太过无聊?”

“笨蛋……”轻轻地骂了一句,小女孩在用力抱着他的同时,将头紧紧地缩进他的怀里。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零三章 深夜 下一章:第一百零五章 大厅
热门: 你听,记忆的钟 长相思 我在灰烬中等你 养了一只小狼崽 白月光作死后又穿回来了 撒娇第一名[快穿] 忧郁先生想过平静生活 本侯有疾 完美离婚[娱乐圈] 闪婚后爱之娇妻难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