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人格

上一章:第一百章 赝 下一章:第一百零二章 两面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午夜十二点左右,原本十分寂静的社区公园里,却显得十分的吵闹。

只见在公园的里面,站着或坐着几十个各自拿着球棒、水管、铁链等干架家伙的混混。而在公园的外面,停着数十辆的机车。有些混混并没有留在公园里,而是开着机车绕着公园四周转来转去,一边转一边不时地发出刺耳的怪叫声。

由于这些混混的出现以及机车发动时的声响,使得整个公园变得十分的吵闹。

“喂,那小子真的会来吗?”

“那小子对大飞跟龙太他们说,让他们叫更多的人到这里等他,我想应该会来才对。”

“龙太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他们七个人是去收保护费的时候被袭击的,现在还在医院里,大飞跟裕二现在还没醒过来,其他人也被修理得很惨,看来至少要住几个月的医院。”

“竟然敢向我们的人下手,让我找到那小子,一定杀了他。”

这时,一个青年忽然插嘴说:“喂,我听到一个传闻,说最近这一带出现了一个戴着面具的神秘人,专对帮派分子下手,听说已经有几十个人被他打成了重伤。就连贩田组的组长好像也被那个家伙打断了双脚,还有鹰山社的两个干部跟他们的手下也被送进了医院,听说现在半个东京都的黑道都在发了疯似的要找那个家伙报仇。你们说,今晚让龙太他们叫我们来的不会就是那个家伙吧?”

这些混混一听,不禁沉默了起来。因为据住院的龙太说,那个将他们打伤的家伙当时的确是戴着一个面具的。

但这时一个混混却毫不在意地说:“不会这么巧的,况且就算真是那个家伙,我们这里有这么多人,怕什么。现在我只担心那畜生不敢来,因为看到我们有这么多人,会来才怪,我们都被人耍了。”

其他人一听,也觉得很有可能。因为就算是白痴,看到有这么多人,也不会贸贸然地冲过来干架。

“如果那家伙真不来的话,那现在怎么办?可惜那畜生当时戴着面具,连样子都看不到,现在想找人也没办法。”

“放心吧,那家伙既然敢对我们的人下手,一定会再次出现的。过两天我们找个机会埋伏起来,然后等他出现。”

“这个办法不错,健太大哥果然聪明。”

正当几个混混们正在商量对付那个怪人的时候,他们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喧闹声。

“发生了什么事?”混混的老大健太一手抓住从身边跑过的一个混混问。

“听前面的兄弟说,那个戴面具的家伙来了。”

“什么?他竟然真的来了?”健太一听,不禁精神一振。这下不用再费心思到处找那畜生了。

他抬头向公园的入口望去,果然看到有一个穿着黑色衣服,戴着一个古怪面具的男人正一步步地向公园里面走来。

竟然真的敢一个人来。负责组织的几个混混看到那个人,眼中涌起了兴奋的神色,看来今晚不会无聊了。

在数十个拿着球棒、水管、铁链等家伙的混混们的注视下,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仿佛旁若无人一般静静地走到公园的中央。

由于老大还没有下令动手,其他混混只能蠢蠢欲动地握紧了手中的干架武器,准备随时冲上去。

“你就是约我们来这里的人?”等那个男人走近后,身为这帮混混们老大的健太大声问道。

“不要废话连篇,老子就是来找碴的,不想动手的就给老子滚。”从那个造型古怪的面具当中,传来了一把年轻男性低沉的声音。

从没见过如此嚣张的家伙,还没等健太下令,离那个男人最近的一个拿着球棒的青年已经忍不住举起球棒就向那个男人的后脑打了下去。

就在球棒离那个男人后脑仅有半米距离的时候,那个男人突然快如闪电一般反身一脚踢中了青年的胸口。

在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看清楚这一脚是什么时候踢出的,也没有人能够想象得到这一脚的威力,他们只见到那个高举球棒的青年被一踢连人带球棒踢出了十几米远,然后“啪”一声像个装满垃圾的麻袋一样重重地摔在地上。

“井头!”看到那个青年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一动也不动的样子,有混混大声叫了出来。

在将那个青年踢飞后,那个男人连看都没看一眼,随即走到左边一个嚼着口香糖的青年混混面前,然后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手掐住了对方的脖子,然后一连三下快速的膝撞,顿时将那个青年撞得口吐鲜血。

随手将那个已经被撞得昏了过去的混混扔在地上,那个男人对着健太冷冷地说:“给老子一起上!”

在说话之间,他随手抓住了一个冲过来拿着刀的混混的手腕,然后连看也不看反手一扭,只听“咔嚓”一声脆响,竟然硬生生将那个混混的手腕扭断成两截。

“啊……”看着被扭成两截的手腕,那个混混在惨叫了一声之后,当场就痛得昏了过去。

看到这样,身为老大的健太马上脸容扭曲地大声说:“给我杀了这个畜生!”

“杀了他!”

“杀了他!”

“我们一起上去杀了这个混蛋,上呀!”

在这一声号令下,原本被刚刚那一幕惊住了的其他混混这才反应过来,然后抄起各自的家伙向那个男人冲了过去。

看到那些一拥而上的几十个混混,那个男人眼中竟然露出了无比兴奋的光芒。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后,公园里面安静了许多,再也听不到激动的喊杀声以及叫骂声,现场留下的只有连绵不断的惨叫声,以及七零八落地倒在四周起不来的混混们。

现场唯一还站着的人只有那个戴面具的男人以及身为老大的健太。

不过严格来说,健太并不是自己站起来的,而是被那个男人提着。

此时的健太满脸都是血,左手跟左脚呈现一种不自然的弯曲状态,显然是因为手脚被折断的缘故,因此才无法自己站起来。除了他以外,那几十个混混除了最后逃走的七、八个人外,其余的全都倒地不起,他们当中有许多人的手脚同样被折断了,有的则是被当场打昏了过去,一直到现在都还没醒。

惨叫声、哭叫声,不断地在这个公园四周响起,令人听起来毛骨悚然。

反观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只见他脸上戴着的面具上,衣服上,都沾满了血,有的已经凝结,有的则还是鲜红的一片。

“明天晚上给老子叫更多的人来,听到了吗?”那个男人一边单手抓着健太的衣领一边盯着他说。

“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一脸都是血的健太显得十分痛苦地求饶着。

“我叫你明天晚上叫更多的人来,听到了吗?”那个男人一手抓着健太的头发将他的头狠狠地撞向地板,发出“嘭”的一下声响。

“我……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为了保命,健太连忙答应下来。

但是他自己心里很清楚,今晚来到这里的已经是他所能动员的全部人马了,不可能再叫更多的人来了。毕竟他们只是一群临时拼凑起来小混混而已,与那些真正的黑道大帮派是无法相比的。

况且,他也许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个男人在刚刚那场一对三十几个的大混战所表现出来的疯狂以及威猛,尤其是看到他在打得兴起的时候,竟然还一边大笑一边随手折断别人手脚的画面。对于健太来说,这个男人不仅是个怪物,而且还是个疯子。

随手将健太扔在地上后,那个男人连看都没看那些倒了一地的混混们一眼,转身就向公园外面走去。

“小汨。”当乔汨经过大厅准备上楼的时候,忽然一把优雅动听的声音轻轻地叫住了他。

他转头一看,只见穿着一身丝质睡袍的叶月正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脸担心地看着他。

乔汨知道她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因为就算是在黑暗当中看不到,她应该也能够闻得到他身上浓浓的血腥味。

不想在这种时候向她解释,乔汨对她说:“叶月小姐,我现在很累,下次再谈好吗?”

听到这句话,叶月眼神随即变得有些黯淡下来,然后她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你先去休息吧。”

乔汨没有再说话,转身向二楼自己的房间走去。

叶月仍然站在大厅下面带着一种忧郁的眼神看着他离开。

将身上所有的衣物全部脱下来后,乔汨一头冲进了浴室,然后任由花洒所喷出来的热水由头到脚地冲刷着他的全身。

也许是因为连他的头发上面也沾到了血,可以看到流到地上的热水是淡红色的,直至过了一会才逐渐变回清澈。

回想起刚刚的与那三十几个混混混战的场面,乔汨感觉那种想杀人的冲动仍然没有完全平息下来。

刚刚如果不是他努力克制,他可能会真的杀了那些人。因为那种想杀人的冲动令到他差点就失去了理智,尤其是闻到血腥味的时候。但有一点是他无法否认的,那就是当他向那些混混们动手的时候,尤其是折断他们的手脚,打得他们口吐鲜血的时候,他脑中就会涌起一种无法形容的强烈快感。

见鬼,这究竟要持续到什么时候?乔汨突然一拳打向了浴室的墙壁。

过了一会,乔汨沉声说:“任苍穹,你在吗?”

没过多久,他脑中很快就传来了任苍穹那充满了幸灾乐祸味道的得意声音,“嘿,老子一直在看热闹,看得十分高兴。”

听到他这种得意的声音,乔汨忍不住骂:“如果不是你这混蛋,现在我哪来的这么多麻烦事。”

“关老子屁事。”

“放屁,你还有脸说不关你事。如果不是你那暴戾的人格开始影响到我,我何必到处找人打架来宣泄杀人的冲动?”

“我早就说过,古往今来,能够练成天魔转生大法的就老子一人,而施行此大法失败的结果,谁也没见过。你能捡回一条小命,已经算是不错了。”

“我问你,我现在会变成这样,真的与我所练的那种内功无关?”

“你得到了老子的所有记忆,我所知道的,你也知道,究竟有没有关系,你自己难道不清楚吗?”

听到这里,乔汨不禁有点泄气,看来,果然跟自己现在所练的魔门宝典无关,只是因为他所吸收的任苍穹的那部分人格开始越来越明显地影响到他原本的性格,才会出现这种想要杀人的莫明冲动。

毕竟任苍穹本来就是魔教教主,一向做事不择手段,杀人不眨眼,就连他师父也是他亲手干掉的。这样的一个人,其性格之暴戾可想而知。

也许是因为之前乔汨与任苍穹的元神融合时间较短,因此影响还不算太过明显,只是令到乔汨单方面地得到了任苍穹的各种记忆与经验,这才令到他整个人的气质大变。

但是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尤其是当乔汨杀了陈永泰、马玉龙、以及在死亡游戏中的那三个参赛者时,随着他杀人的数目越来越多,任苍穹的暴戾人格开始逐渐地苏醒过来并开始影响到乔汨原本的性格。

不过严格来说,任苍穹的那部分暴戾人格并不是他自己一个人形成的。这跟他当年所修练的一种武功有关,那种武功是魔门宝典中的一种极霸道武法,一旦练成,威力无穷,但是却容易使到修练这种武功的人产生强烈的杀戮冲动。尤其是到了每个月的月圆之夜,这种杀戮的冲动就会达到顶峰。除非是像任苍穹这样的顶级高手,否则一般人的话根本就无法抗拒这种发自于内心的杀戮本能,被迫到处去杀人。

事情的起因要从一个星期前的一天晚上说起,当天晚上,乔汨在吃完晚饭以后,一直感到身体里有一种莫名的烦躁感。

随着时间的过去,这种烦躁感不仅没有消除,而且还在不断地扩大,使得乔汨感到越来越难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当时他运功将任苍穹叫出来想问个清楚,但任苍穹只是跟他说,他体内的真气出现了异动,有点像是练功走火入魔的情况。一旦真的出现走火入魔,没人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了。因为乔汨身上的内力并不是他自己练出来的,而是通过”噬月“神功吸收了那四十几个犯人的精气神后转化而成的,与一般高手练功时走火入魔的情况完全不同。

乔汨害怕自己会因为控制不了自己而对叶月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来,于是他一个人离开了事务所,然后躲进附近的公园里。

当他走到公园附近时,他感觉那种强烈的烦躁感已经令到他快要失去理智了,与此同时,他脑中涌起了一种强烈的杀戮冲动,不管是什么人也好,他现在只想杀人。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令到那种难以忍受的烦躁感消失。

就在这时,他忽然看到有几个像是派帮分子的男人刚好从公园经过,已经快要控制不了自己的乔汨不管三七二十一,马上向那些帮派分子冲了过去,然后还没等对方问话,直接就是一顿暴打。

那些一向揍人揍惯了的帮派分子就连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就被突然冲过来的乔汨以近乎疯狂的姿态狠狠地摧残了数遍。

在对这些帮派分子进行惨无人道的摧残时,乔汨感到了一种强烈的快感,那种原本令他难以忍受的烦躁感也逐渐地消失了。

最后如果不是他还保留着最后的一丝理智,他可能真的会杀了那些帮派分子。

就这样,从那天晚上开始到现在已经将近一个星期了,每天晚上他都像一头嗜血的狼一样到处去寻找对手,不管见到什么人,他都会有种想要杀掉对方的冲动。

为了宣泄这种冲动,也为了不让自己伤害无辜的人,乔汨开始对附近一带的黑道派帮分子下手。而且每次都出手狠辣,不打到对方接近断气为止都不愿停手。另外为了不让对方认出自己的相貌而给事务所带来麻烦,于是他每天晚上出去找人打架的时候,都会戴上一个造型古怪的面具。

不知是不是因为慢慢适应了这种杀戮的冲动,经过这一个多星期来的不断打架宣泄,乔汨现在已经逐渐能够在与人交手的时候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再像之前那样难以控制。只是每天晚上的时候,那种杀戮的冲动还是会令到他难以平静下来,只得不断地去找对手来宣泄。

也许,只有当他将任苍穹的那部分人格彻底吸收以后,他才能够用自己的理智去控制这种杀戮的冲动。

也许是因为乔汨运气不错,正当他为那件事而头痛不已的时候,事务所最近并没有接到什么像样的委托。不过这主要是因为琉璃是一个很挑剔的女人,她只会接自己感兴趣的委托,否则客人出的价钱再高,她也没兴趣去接。

这天下午,正当乔汨准备到外面去超市买包烟的时候,叶月忽然叫住了他。

“什么事,叶月小姐?”乔汨看她眼中所流露出来的关心眼神,他知道她大概是想跟他谈谈昨天晚上那件事。也许不仅是昨天晚上,或许她一早就知道他每天晚上出去做什么。

“小汨,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这几天晚上为什么要去做那些事?”叶月一脸担心地看着他。

乔汨沉默了一下,然后说:“叶月小姐,能给我一些时间吗?也许过一段时间,我就不会那样做了。”

叶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十分温柔地说:“我知道了,我不会再追问这件事了。但是答应我不要让自己受伤好吗?”

被那双温柔的眼睛注视着的时候,乔汨心中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冲动,似乎想伸出手去抱住面前的这个美丽女子。

在觉察到自己这个奇怪的想法时,乔汨不禁在心里面骂了自己一句神经病,于是他很快站起来说:“谢谢你,叶月小姐,我会保护好自己的。我出去买点东西,很快就回来。”

“嗯,要早点回来喔。”叶月微笑着送他到门口。

在两人走向门口的时候,乔汨似乎闻到了一种淡淡的清新香气,当他下意识地去追寻这种香味的来源时,才发现竟然是来自于自己身后的叶月。原来,这种清新的香气正是从叶月身上飘过来的。

不知为什么,在闻到这种香气的时候,乔汨感到自己的心跳突然莫名其妙地多跳了几下。而且他心中还产生了一种想留下多闻一下这种香气的奇怪念头。

见鬼,自己究竟怎么了?难道这也是因为受到了任苍穹的那部分人格影响?带着这个疑问,乔汨走出了事务所的大门。

来到附近常去的一间超市里,乔汨慢慢地走到放有各类香烟的货架附近,然后从货架上拿起了几包一向抽惯了的烟。

以前的乔汨是没有抽烟这个习惯的,但也许是因为以前当流浪者的时候太过无聊,不知不觉间养成了这个习惯。

正当他准备去柜台结账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一个看起来大概八、九岁左右,穿着运动服,戴着一顶棒球帽的小男孩正鬼鬼祟祟地将一包饼干悄悄地塞进运动服里。

看到那小鬼的动作,乔汨马上转身看了看门口的店员,果然看到负责收银正向站在门口那个店员的店员打了一下眼色,显然他们已经知道这小鬼所做的事了。

对于这种事,乔汨只是笑了笑,正准备离开,忽然,他看到那小鬼的衣服跟球鞋显得脏兮兮的,好像已经很多天都没有洗过了,而且收在棒球帽下面的头发也显得有些凌乱,好像也已经好几天没洗过头的样子。

对于类似的这种打扮,乔汨马上就猜到这小鬼的身份了,很显然,他跟自己之前一样,是一个无家可归只能露宿在外面的流浪者。只是,才八、九岁就当流浪者,好像年纪实在太小了。

这时,将饼干收好在自己衣服里面后,那个小男孩一脸镇定地向超市出口走去,看样子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

但是,这次他看来要倒霉了。

果然,当他走到出口的时候,那个守在门口的男店员突然拦在他前面,然后说:“这位小朋友,请等等,我们要检查一下。”

那个小男孩一听,脸色顿时变了。

就在这时,两人旁边突然传来了一把年轻男性的声音,“你真是的,我不是说过叫你等等我的吗?”在说话之间,那个年轻男子轻轻摸了一下那个小男孩戴着棒球帽的头。

看到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男子,那个小男孩不禁一脸惊讶地看着他。

还没等那个店员开口,乔汨突然伸手从小男孩的运动服里面将那包饼干拿出来,然后笑着对那个小男孩说:“我跟你说过多少次,要等我出来给钱之后才能拿走,你老是不记得。不好意思,请帮我们结账。”最后一句他是对那个负责收银的店员说的。

看出这个男人有心要帮那个小男孩脱身,守在门口的店员只好有些无奈地对负责收银的店员打了一下眼色。负责收银的店员会意,马上对乔汨说:“好的,先生。”说完,她开始将乔汨拿来的几包烟跟那包饼干算在了一起。

拉着那个小男孩走出超市后,乔汨从袋子里面将那包饼拿了出来递给他。

那个小男孩以十分复杂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后慢慢地接过了那包饼干。

“等我一下。”在对小男孩说完这句后,他走到附近的汽水自动贩卖机处买了两瓶汽水,然后走过来将其中的一瓶递给他说:“只是吃饼干的话喉咙会很干的,要喝吗?”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章 赝 下一章:第一百零二章 两面
热门: 图灵禁区 时光与你都很甜 我的竹马是渣攻 逼受成攻[快穿] 横扫荒宇 乡村小酒神 执掌乾坤 傻了吧,爷会飞! 大佬养了三年的纸片人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