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赝

上一章:第九十九章 暗夜之始 下一章:第一百零一章 人格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像抽风机一样急速的喘气声,嘴里不时涌起的血腥味,以及不断从左手手臂以及胸口处传来的阵阵剧痛,都在提醒着她自己所受的伤有多么的严重。

但是,她不敢停下来,连一秒钟也不敢停,因为她害怕自己一停下来的话,就会被那个男人追到。

这么多年来,她还是第一次搞得如此狼狈。她想不到明白那个男人究竟是怎么回事,竟然能将她伤成这样。

但不要紧,只要让她避过这一劫的话,不需要多久,她的身体就会恢复过来,只要……只要有那种东西就行了。

等她的身体恢复过来后,她一定会找机会杀了那个可恶的男人,她要让他受尽折磨而死。或者可以用刀子一点一点地割开他的肉,从手指跟脚趾开始,一点一点地割开,让他慢慢地感受那种被一点一点切开的感觉;又或者干脆将他全身的皮肤全部剥掉,但是千万不能让他就这样死,让他这样露出鲜红色的肌肉暴露在空中当中,那一定很有意思。

她一边兴奋地想着一边不断地跑着,这种报复的想法令她感到一种暴虐的快感。她越来越相信,这次自己一定可以会平安无事地逃走的。

就在她感到越来越轻松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从转角处走了出来并挡在她的前面。

以为是那个男人追了上来,她立刻又惊又怕地停了下来,然后死死地盯着对方。

“你跑得可真慢呀,我知不知道我已经等有点困了。”出乎她的意思之外,那是一把女性的声音。

在说话之间,那个人影慢慢地从黑暗处向她走了过来。借着附近的路灯,只见那是一名容貌艳丽的女子,而她穿着超短裙的丰满身材则充满了诱人的味道。

如果这时有女校学生在的话,就会惊讶地发现,这个人竟然就是学校保健室里的美艳女校医。

“你究竟是什么人?”她冷冷地问道。虽然对方并不是那个男人,但她还是感到一种莫名的威胁感,而这种威胁感正是来自于面前的这个女人。

“连我是什么人都感觉不出来,垃圾果然是垃圾。不管你们再怎么与我们相像,赝品始终不过是赝品。”

听到这些话,她不仅不生气,而且脸上还露出了一种不敢相信的恐惧表情,“你……你难道是……”

“看来你总算知道我是什么人了。从你冒充舍监进入学校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是什么人了。我一直没有管你,是因为我不想因为你这种垃圾所做的蠢事而引起别人对我的怀疑。我跟你这种需要到处躲藏的垃圾不同,在一个地方住下来以后,我并不喜欢到处跑。你不仅是赝品,甚至连我们的规矩也不懂,随便侵入其他成员的领地,那本身就是一种禁忌。所以,你就乖乖地去死吧。”女校医冷笑着向她一步一步走近。

看到不断逼近的女校医,那个女人眼中露出了强烈的恐惧,随即转身向后跑。

但就在她刚刚起跑的时候,她突然感到身后传来一阵凉风,紧接着脖子一凉,然后她马上感到天旋天传……

望着地上那具无头的尸体以及像足球一样滚在路边的女性人头,女校医冷笑了一下,然后以十优雅的动作慢慢地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只见在月光下,她那只右手的指甲上面沾满了红色的鲜血。

用舌头慢慢地舔干净指甲上面的鲜血后,女校医显得有些厌恶地抱怨道:“味道真难吃。”

说完,她从身上拿出一瓶桔黄色的液体,然后慢慢地将液体倒在尸体上面。

在她将那种桔黄色的液体倒在尸体上面没多久,尸体不断地响起“滋滋”的声响,而且不断地冒着一种白烟。

大概三分钟后,包括衣服在内,整具尸体竟然完全变成了一堆像鼻涕一样粘稠的黄色液体,再也看不出那原本是一个女性的身体。

在做完这一切后,女校医这才带着一脸厌恶的表情离开了。

“任苍穹,你知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人?”当女校医离开后,一直躲在暗处的乔汨这才小声地问道。

“老子不知道,或许,那个女人并不是人。”任苍穹懒洋洋地回答道。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对那个女人下手时所使用的那种匪夷所思的速度以及能够单手就将整个人头切下来的出手方式,你认为这是一个人能够做得出来的吗?而且你刚刚也应该听到她们的对话,她说那个女人是赝品。而她口中的赝品不仅在受了你一下化骨摧心掌之后没死,而且还能逃出这么远,这份耐力已经不像一个人了。如果这样的人也只是赝品,那么这个出手的女人就不用说了,只能用妖物来形容。”

妖物吗?看来,正如他刚刚所猜测的那样,这两个女人的确都不像是人类。

想到这里,乔汨忍不住问:“先不管她们是什么东西,换作是你的话,你有没有把握胜过她们?”

任苍穹傲然道:“如果是全盛时期的话,就算是这样的妖物老子也不会放在眼里。虽然她们的出招速度快得有些匪夷所思,但是若论真功夫的话,还比不上当年围堵我的六大高手当中的任何一个。老子当年能够在被六大高手围攻的情况还能杀掉他们当中的四个,这种对手就更不用说了。”

听他这样说,乔汨不禁苦笑,“你说得倒轻巧,如果换作是我要跟那个女人真正交手的话,下场可能就跟那个‘赝品’一样死无全尸。”

任苍穹幸灾乐祸地说:“还算你有点自知之明,不至于蠢得无药可救。虽然老子之前借你的身体用‘噬月’神功吸收了那四十几个犯人的精气神,但是那些人不过是些毫无内力的普通人,你就算把他们吸干,也不过比普通人要厉害一些而已,如果真遇到绝顶高手的话,你一样会死得很惨。

不过托那四十几个犯人的福,你的身体已经算是完成了筑基这一步,应该可以正式开始修练我摩逻教的秘传武功了。我原本是打算用你的身体来作练功的炉鼎,但没想到施行天魔转生大法失败,白白便宜了你这小子。”

乔汨想了想,然后说:“喂,你还打不打算再施行一次那转生大法?”

任苍穹叹了口气说:“不必了,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那次老子施行天魔转生大法失败后,老子的元神被你吸收了大半,已经无法再控制你的身体了。因为你不仅知道了老子的一切事情,还得到了老子与人交手时的经验,所以你的出招风格才会越来越像老子。不仅如此,就连你的性格也受到了老子的影响,否则像你这样婆婆妈妈的家伙怎么敢随便杀人?如今老子只剩下一缕孤魂,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

乔汨听完之后沉默不语,久久都没有说话。

其实,他一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因为乔汨自己也很清楚,自己原本的性格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会变成如今这副样子当然是受到了任苍穹的人格影响。他开始还以为那次施行天魔转生大法失败后,自己的灵魂与任苍穹的元神融合了,但原本并非如此,而是他将任苍穹的元神吸收了。自此以后,他就再也感觉不到任苍穹的存在了,如果不是他再次自己冒出来,他还以为他已经彻底消失了。

对于这个结果,乔汨并没有感到任何的喜悦,反而感到一阵莫明的压抑。

过了一会,乔汨这才问:“为什么你之前一直都没有出声,我还以为你已经烟消魂散了。”

“并非是老子不想出来,而是只有当你运用内力与人交手的时候,老子才会醒过来。如果是平时的话,老子会一直处于休眠状态,这也许是为了修补受损的元神所致。”

乔汨听后不禁苦笑,“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要跟你说话,不是要一直运功才行?”

“应该正是如此,老子出来的时间快差不多了,以后没事不要烦我。”说完这句话,任苍穹的声音再也没有从乔汨脑中响起,就像平时一样突然消失了。

知道这家伙还留在自己的身体里,而且也知道了如何让他出来的方法后,乔汨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说不出来的轻松感。

回到仓库附近时,只见到处都停满了警车。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正用黄线将整个仓库围了起来禁止其他人进入。

两个像是记者模样的男人正不断地围着仓库附近拍照,又或者是追问值班的警察关于里面的情况不想接受警察的盘问,乔汨悄悄地向仓库的另一方向走去。

刚走没多远,他看到前面路口处停着一辆计程车,从后车窗处,可以看到里面似乎坐着一个年轻的女性。

慢慢地走近那辆计程车后,乔汨看了看了正从车窗里面瞪着自己的年轻女性,然后二话不说上了车。

等他上车后,那位年轻女性这才说:“可以开车了。”

那个等着差不多要打瞌睡的计程车司机马上发动了汽车。

“那两个女孩子现在怎么样了?”乔汨若无其事地问道。

“她们刚刚上了救护车,我已经通知了杜丽斯,她会去医院看她们的。”

“老板,这次你似乎来得有些晚。”乔汨有些不怀好意思地说道。

琉璃有些不满地冷哼一声,然后说:“我的车被人动了手脚,开到半路的时候轮胎突然爆了,而且还是前后两个轮胎一起爆,我在路上等了很久才截到这辆计程车。现在轮到你来回答我的问题,在我没来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乔汨慢慢地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她,只是将与那个假冒舍监交手的过程随便地敷洐了过去。

在听着他讲述事情经过的时候,乔汨发现,琉璃的表情变得十分的严肃,尤其是听到那个女校医称假冒舍监为“赝品”时,眉头更是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通过这些细微的表情变化,乔汨感觉这个女人应该是知道些什么的。

“这位小姐,你长得很可爱呀,要不要跟我去玩玩?”

“不好意思……我在等人。”

“你在等什么人,男朋友吗?”

“不……不是的。”

“竟然让你这么可爱的女生等这么久,那种家伙不要管他了,来,我带你去玩,你一定会玩得很开心的。”

“对不起,我真的在等人。”她一边红着脸说一边不断地后退。

看到她这种反应,突然走过来搭讪的男生更觉得这个女生身上有一种难得一见的清纯气息,于是更加不愿就此放弃,继续继续跟上前说:“你还是高中生吧,放心好了,我并不是坏人,我是上智大学的学生,这样好了,我带你去我们学校逛逛怎么样?”

“真的不用了……”女孩有些被吓坏了,不断地后退想避开这个过于热情的青年。

可是一不小心,她在后退的时候撞到了一个从后面走过来的人。

女孩马上向背后被自己撞到的人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有心的……任……任先生,你来了。”在看清楚背后那人的样貌时,她脸上马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来晚了。”

“不,是我来早了而已,任先生你并没有迟到。”

淡淡地看了一下那个搭讪的青年,乔汨问:“这位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那个搭讪的青年感觉这个男人并不好惹,马上自讨没趣地离开了。

看到那个人走了,樱树和子这才松了口气,然后吐了吐小舌头说:“刚刚真吓死我了,还好任先生你及时出现。”

乔汨笑了笑说:“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人,态度要坚决一些,如果对方还纠缠不清的话,你就警告他说要报警了,这样对方应该就会离开,毕竟这里是大庭广众,他们不敢乱来的。”

“嗯,我知道了。”女孩轻轻地点了点头。

在说话之间,乔汨仔细地观察她的气色,发现经过一个多星期的休息以后,她好像恢复精神了,不禁有些放下心来。

对于这个女孩,他总有一些愧疚感。因为她之前会遇到那种恐怖的经历,与他有莫大的关系。毕竟如果不是他当时拜托她去问其他学生一些问题的话,那个假冒的舍监或许也不会盯上她。

“不好意思,任先生,突然拜托你陪我出来买东西,请问,会不会麻烦到你?”女孩有些忐忑不安地问道。

乔汨微笑说:“没什么,我节假日的时候都没什么事做,空闲得很。好了,我们走吧。”

“嗯。”女孩甜甜地笑了一下,然后与他并肩一起走。

从樱树和子与乔汨相见到离开为止,这一切都被正坐附近咖啡厅窗口位置的一个年轻女性全都看在眼里。

“如果你那个助手敢对和子乱来的话,我一定开枪打爆他的头。”狠狠地对面前的另一个年轻女性说了这样一句充满爆炸性的发言后,她这才站起来准备向外面走去。

坐在她对面的那个女性有些不满地皱着眉头说:“听说这件事好像与我无关,我不想学你一样像个变态似的跟在他们后面。”

杜丽斯瞪了她一眼说:“谁叫那个家伙是你的助手,作为他的老板,你多少要负起些责任吧?如果你不跟我一起去的话,你就别想从我这边要到那些资料。”

“你果然是个不可理喻的神经女人。”琉璃在冷哼了一声之后,这才有些无奈地站起来跟她一起走出了咖啡厅。

“任先生,你觉得这条裙子姐姐穿起来会好看吗?”在商场的女装部里,女孩兴奋地指着一条裙子问乔汨的意见。

乔汨看了看那条穿着假人身上的裙子,然后说:“不好意思,我对女装没什么认识,如果不是由真人穿着的话,我实在看不出合不合适。”

“嗯,你也说得很有道理。”和子有些泄气地看着那条裙子。

看到她这副样子,乔汨微笑说:“适合你姐姐的不仅仅是这条裙子,应该还有其他东西,我们到其他地方走走看吧。”

“嗯。”

似乎是因为很少逛街逛商场的关系,一路上,和子都显得十分的兴奋,不时以新奇的眼光看着商场里面的各种商品,就连玩具区也停留了颇长一段时间。

“真的不想要吗,刚刚那套猫型玩偶?”从玩具区出口出来以事,乔汨笑着问。

和子红着脸说:“任先生又把我当成了小孩子……”

“可是你看起来很喜欢那套玩偶的样子,是我看错了吗?”

“我……我只多看了几眼而已。”

乔汨笑了笑,然后再次走进玩具区,没过多久,他拿着女孩刚刚看了好几次的那套猫型玩偶走了出来。

“任先生你……”女孩一脸惊讶地看着他。

“送给你的。”乔汨微笑着将那套玩偶递给她。

“可……可是……不行,我不能收你的礼物,任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真的不行,我怎么可以让你为我破费呢。”女孩一脸慌忙地婉拒着。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听话收下来好吗?”乔汨一边说一边微笑着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

看着他说话时的眼神,原本还想再婉拒的和子终于点了点头,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低着头说:“谢谢你,任先生。”

“好了,我们到其他地方走走吧。”

“嗯。”

正当两人继续向其他商品区出发的时候,突然,后面传来一阵小孩子的痛叫声。

乔汨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小男孩在跑着的时候摔倒了,而且正大声哭起来,一个像是他母亲的女人马上跑到他身边安慰着他,并紧张地掏出纸巾帮他擦拭着膝盖的伤口。

这原本只是一件小事,乔汨并没有在意,可是他忽然看到身边的樱树和子却脸色发白,全身颤抖地看着那个受伤的小男孩膝盖上的伤口,而且颤抖得越来越厉害,脸色也变得越来越苍白。

乔汨一看她这副样子,马上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他立刻二话不说将她搂在怀里小声安慰道:“没事了,已经没事了,放心吧,事情已经过去了。听到了吗,和子?已经没事了。”

女孩没有回答,只是用不断颤抖的双手紧紧地抱着他。

乔汨一边轻轻地抚摸着她后脑的头发一边继续说:“不要紧,就算哭出来也不要紧,已经没事了。是真的,已经没事了。”

乔汨知道她是因为看到小男孩伤口上的血而突然想起了那天晚上所见到的被肢解女生的样子,才会吓成这样。在安慰着她的同时,乔汨心中的愧疚感变得更加的强烈。

没过多久,伏在他怀里的女孩终于忍不住小声地哭了起来。

感受到胸口处泛起的湿意,乔汨继续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希望能够借此安抚她的情绪。

过了一会,女孩的哭声终于慢慢停了下来,只是她仍然紧紧地将头埋在他怀里,似乎只有这样做,才能让自己不再想起那种恐怖的画面。

“姐姐,你过来一下。”吃完晚饭后,和子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杜丽斯笑眯眯地说道。

看到她那副神秘兮兮的样子,杜丽斯已经猜到她想做什么了。但为了不让她扫兴,于是杜丽斯装作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走进了她的房间。

“什么事?”坐在妹妹床上的杜丽斯微笑着问。

悄悄地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装好的礼物,和子脸红红地将礼物递到她面前说:“姐姐,这是给你的礼物。”

“为什么突然给我礼物?”杜丽斯虽然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但还是有些不解地问道。

和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以……以前爸爸妈妈在生的时候,每年的这一天,他们都会送你一份礼物。现在他们不在了,这件事当然由我来做了。”

杜丽斯没有出声,只是默黙地看着手中的礼物。

过了一会,她突然轻轻地将妹妹抱住,然后小声说:“和子,谢谢你。”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声音有些不自然的哽咽。

感觉到脖子处有些凉凉的湿意,和子知道姐姐哭了。

十几年前的这一天,其实正是杜丽斯正式成为樱树家养女的日子,因此每到这一天,她就会收到养父母的礼物。这个习惯一直到他们去世为止,都没有间断过。

当年樱树夫妇因为一直没能生育,因此就从孤儿院那里收养了身为混血儿的杜丽斯作为养女,当时的杜丽斯只有七岁。

在收养她的第二年,一直没能怀孕的樱树太太竟然奇迹般地怀上了一个孩子,之后没过多久,和子就出生了。

既然已经有了一个亲生的女儿,身为养女的杜丽斯此刻的身份就变得十分的尴尬,她甚至想过,自己很有可能会再度被送回孤儿院。

但是樱树夫妇并没有这样做,他们不仅没有将杜丽斯送回孤儿院,而且还将她当成了亲生女儿一样对待,跟以前并没有任何的差别。

面对如此善良的樱树夫妇,杜丽斯心中充满了感激,而且她一直把和子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一样小心照顾着。

也正因为出于对妹妹的关心,她今天才会跟着她与乔汨两人的后面,以防乔汨会对和子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来,虽然这好像显得有些保护过度。

在抱着姐姐的时候,和子小声说:“姐姐,我搬回家里住好吗?”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九十九章 暗夜之始 下一章:第一百零一章 人格
热门: 神魔天尊 猛一相亲指南 爱豆家里有道观 大宋仁宗皇帝本纪 见习土地神 无上圣王 虫族在上! 亲爱的阿基米德 女帝和长公主 穿成自己的替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