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暗夜之始

上一章:第九十八章 会员 下一章:第一百章 赝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樱树和子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脑子昏昏沉沉的一片,就好像凝固的浆糊一样。

睁开眼睛后,她只看到周围一片漆黑。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里是什么地方?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会长她人呢?一边串的疑问令到她变得紧张起来。

就在这时,她突然发现自己全身都不能动弹,原来,她被人绑在了一张椅子上。不仅如此,她的嘴也被一条毛巾绑住了,使她完全不能出声求救,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一时间,樱树和子陷入了极大的恐慌当中。

她完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只记得她跟会长两个人一起进入了医院里面,然后会长一边走还一边给她讲一些恐怖的鬼故事,令到她原本就战战兢兢的心情变得更为害怕。但由于医院里面既安静又可怕,使得她根本就不敢离开会长半步,只能一边拉着她的手一边痛苦地忍受着她所讲的鬼故事,那实在是一种折磨呀。

两人好不容易走到二楼的时候,樱树和子发现,原本一直在讲鬼故事的安西丽子突然停了下来,然后脸色有些奇怪地问:“和子,你刚刚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在响?”

樱树和子以为她又想吓自己,但是她发现会长的表情显得有些僵硬,一点也不像平时的样子,她不禁有些害怕起来。

在认真听了一下之后,和子对安西丽子说:“会长,我没听到什么声音,你刚刚听到什么了吗?”

“也许是我听错了吧。”安西丽子笑了笑,然后带着和子继续往二楼的尽头走去。

不知是不是错觉,樱树和子觉得会长的笑容好像有些勉强。

当两人走到二楼尽头的时候,果然如安西丽子所言,在尽头的窗户上放有几张扑克牌。

从那些扑克牌里面找了一张红桃2出来以后,安西丽子笑着对樱树和子说:“任务完成,我们现在到三楼去吧。”

“好……”樱树和子还没回答完毕,就在这时,她们左边的一间病房的门突然“嘎嘎”地自动打开了。

看到突然自己打开的房门,就连一向大胆的安西丽子也不由得变了脸色,更不用说胆小的和子了,她当时差点没吓晕过去。

正当两人本能地后退几步退到走廊尽头的右边时,和子和安西丽子突然听到她们身后的走廊右边病房的门突然也传来了一阵“嘎嘎”的开门声,正当两人本能地想回头去看的时候,突然有两只手从他们身后一左一右捂住了她们口鼻。

就在那一瞬间,和子在用力挣扎的时候,闻到了一股十分刺鼻的气味,紧接着没多久,她突然觉得十分困,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正当樱树和子正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黑暗中亮起了一点飘忽摇动着的火焰,原来那是一根点燃着的蜡烛,而拿着那根蜡烛的则是一个穿着深灰色长裙的女人。

在桔红色的烛光映照下,能够清楚地看到那个女人的脸。

看到那张脸,樱树和子不禁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哦,终于醒了吗?”那个女人将手上的蜡烛放在旁边一张旧桌子上,然后微笑着走到和子的面前。

她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她将自己带到这里来的吗?和子那惊讶的眼神中明显地流露出心中的疑问来。

就在这时,和子忽然听到了旁边传来“唔、唔”的声音,她转头一看,只见安西丽子也像自己一样被毛巾捂着嘴巴绑在一张有靠背的木椅子上。

在与和子视线相交的时候,安西丽子露出了与和子一样困惑跟恐惧的眼神。虽然她比和子要早一些醒来,但仍然还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樱树和子同学,最近最搬进宿舍里来的一年级新生,我说得没错吧?”那个女人一边说一边用手背轻轻地在和子的脸上滑过。

由于和子不能出声,只能以恐惧的眼神看着她。

“看来你很想说话,好吧。”在说话之间,那个女人慢慢地解开了绑在和子嘴上的毛巾。

“老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能够说话之后,和子马上惊讶地问道。

“你真是个心急的孩子,不过看在你长得这么可爱的份上,我就回答你的问题好了。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你想不想知道之前失踪的那两个女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和子有点奇怪她问的问题,一时间没有出声,只是呆呆地看着她。

看到她这副表情,那个女人显得有些意外地说:“我还以为你一定很想知道呢,不然你怎么会到处向人打听有关我的事,还有那个传闻的出处。来,樱树同学,现在告诉我,是谁让你查这些事情的?”

“老师,那两个同学的失踪真的跟你有关吗?是你带走她们的吗?”和子有点不敢相信地问。

那个女人并没有回答,反而有些失望地说:“原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害我以为被人发现,还已经准备好离开这间学校呢。算了算了,事到如今,我不走也不行了。你不是说想知道那两个女生现在怎么样吗?等一下,我现在就拿给你看。”

在两个女生惊讶的目光中,只见那个女人走到一个黑暗的角落处拖了两个很大的行李箱过来。

将那两个行李箱拖到她们面前的时候,那个女人笑着说:“看好了,那两个孩子就在这里喔。”说完,她慢慢地打开了行李箱。

当两个女生在看到那两个行李箱被打开的瞬间,脸色全都变得一片苍白。

只见在那两个行李箱中,放满了被肢解成好几块的人体组织,有被割开的手臂、大腿、腰部、小腿、肩膀……每一样人体组织似乎都经过精心的摆放,使得箱子的内部空间得以充分利用。

叠在最上面的则是一个完整的人头,从那长长的头发以及纤细的五官当中,可以看出那是一个年轻女性的头,而那睁得大大的灰白色双眼当中,似乎仍然可以看出死者在临死之前的恐惧以及痛苦。

“啊……”看到这一幕的和子终于忍不住大声尖叫了出来。

仿佛就像是一个信号,当和子大声尖叫出来的那一瞬间,只听“轰”一声巨响,残旧的仓库大门被人一脚踢开了。

正当所有人都被这一巨响吸引过去的时候,一个黑色的人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如鬼魅一般向那个女人冲了过来,紧接着,只听“嘭”一声闷响,那个女人被那个黑影一脚踢飞了,然后她整个人像是人型木偶一样打横撞到了身后的墙壁上,接着就再也起不来了。

这一切都只不过发生在短短的一瞬间,令在场的两个女生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将那个女人踢飞后,那个黑色的人影突然转身面对和子,然后以充满歉意的表情对她说:“对不起,樱树小姐,让你受惊了。”

借着桔红色的微弱烛光,和子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面前那张有些熟悉的脸,“任……任先生?”

乔汨摸了摸她的头,然后柔声说:“是的,我是任汨。对不起,让你受惊了,我现在马上放开你。”说完,他开始解她身上的绳索。

这时,和子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她真的不想哭的,但之前巨大的恐惧感已经令到她再也无法忍耐了。但她是一个不想给别人添麻烦的女孩子,就算哭出来,也在尽量压抑着自己的声音。

听到她努力压抑着的哭声,乔汨心中的愧疚感越发的强烈。

其实,他一早就已经来到了仓库附近,也看到了被那个女人绑在椅子上的樱树和子以及安西丽子,但为了查出之前那两个女学生现在的下落,因此他才迟迟不动手。

但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变态到将那两个女学生肢解成一块块并放进箱子里。

乔汨现在只后悔刚刚出手得太慢了。因为对于生性胆小的樱树和子来说,亲眼看到这一幕所对她造成的心灵冲击可想而知,搞不好还会在她心里面留下影响一生的心理阴影。

除了这点以外,其实樱树和子之所以会遇到这样的事,也跟他有莫大的关系。

为了调查那两个女学生失踪之谜,他需要搞清楚一些事。但由于他现在所扮演的校工身份根本就不方便去查探这些事,因此他就拜托身为学生的樱树和子来代替他向其他学生询问一些与案件有关的问题。

虽然可能性很小,但乔汨曾经想过凶手有可能会对到处查问的和子下手,因此最近这几天他都一直在悄悄地关注着她,就连她跟灵异事件同好会的其他成员一起参加试胆会的时候,其实他也在现场暗中保护着她。

当他看到她与另一个女生被那个女人带出医院并放上车的时候,乔汨知道自己最为担心的情况出现了,想不到那个凶手竟然真的对她下手。于是,他就一路尾随着那个女人所开的车,直至来到这个位于郊外的残旧仓库区。

在安西丽子也被乔汨解开后,情绪已经稍稍得到恢复的和子问:“任先生……你为什么会这里?”

当和子刚刚问完这个问题时,她忽然看到乔汨快速转身面向那个女人所倒下的墙壁方向,表情变得有些奇怪。

和子顺着他的视线望了过去,很快,她的脸色也变了。

只见在微弱的烛光下,那个原本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女人正慢慢地站了起来,而且,脸上正带着一种奇怪的笑容。

看到她好像一点伤都没有的样子,乔汨的脸色不禁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按道理来说,这个女人中了他刚刚那一脚,应该是再也站不起来才对。因为他刚刚那一脚所用的力道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得住的,就算对方没有死,至少也要断好几段肋骨才对。

“这么看来,你就是那个要樱树同学到处去问有关那件事的人了,我说得没错吧?”那个女人一边说一边微笑着慢慢走了过来。

“你究竟是什么人?”乔汨冷冷地看着她。

“这个问题你不是最清楚吗?否则你怎么会叫樱树同学去问那些问题。我有点好奇,你是怎么猜到我与那两个学生失踪有关的,能告诉我吗?”那个女人笑着说。

这时,原本一直以一种戒备眼神看着她的乔汨忽然也笑了,“如果我告诉你的话,作为交换,你可能告诉我你的真正身份吗?”

“可以,我接受这个交易。”

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乔汨这才说:“我最先开始怀疑你的原因是因为我看过警察来调查学生失踪事件的时候,你所提供的证词。上面提到,你说你并不知道第一个失踪的学生鹰岛珑子有经常爬出学校围墙外面去玩的习惯。经过我们调查所知,鹰岛珑子之所以几乎每个星期都会用这种方式出去,是因为她在外面交了一个男朋友,两人经常在外面开房。事情到这里就有点奇怪了,以你的职务身份,按道理来说不可能完全不知道这件事的,因为鹰岛珑子翻墙的次数实在太多了。

于是我叫樱树同学去帮我问的第一件事,就是与此有关。果然,得到的答案是,在一个月前,你曾经因为鹰岛珑子翻墙的事而将她狠狠地训了一顿,虽然这件事当时只有极少的几个学生知道。

除了这件事以外,我叫樱树同学去帮我问的第二件事,就是追查那个有关变态要对这间学校的学生下手这个传闻的出处。虽然最后并没有查到传闻的出处,但是我猜那个传闻应该也是由你散布出来的,我说得对吗?”

“噢,然后呢?”

“假设真是你对那两个学生下手的话,我开始猜测你是如何对她们下手的。由于你本身是一个女人,如果强行将那两个学生带走的话,现场多少会留下挣扎的痕迹,又或者那两个学生在遇袭时发出尖叫声而被附近的居民听到。但是这一切全都没有发生。既然你不是用强硬的手段,那么最好的下手方法就是用药。

但是贸贸然去购买一些违禁药品的话,是很容易留下线索的,因此我想你并不会这样做。于是有一天晚上我趁机进入了学校的化学实验室,在那里,我将两种化学物品的容量记录了下来,然后到了第二天找人去查这两种化学物品的购入数量以及使用清单。

经过对比,这两种化学物品的现存容量比购入时的数量少了许多,但近期内又并没有大量使用这两种化学物品的实验记录,这使得我更加肯定这件事与你有关。

因为这两种化学物品分别是乙醇以及浓硫酸,这两种化学物品只要经过加热的话,就可以制成麻醉用的乙醚。只在有了乙醚的话,就算你是一个没什么力气的普通女人,也能用它来将两个学生在没有过多挣扎的情况下成功将她们昏迷然后带走。

据我所知,拥有学校大门以及化学室钥匙的除了门卫老伯以外,只有身为舍监的你才配有备用钥匙。综合以上两点,我有四成的把握相信你就是使得那两名学生失踪的幕后凶手。我说得没错吧,广末老师。”

身为宿舍舍监的广末夏美笑了起来,“如此薄弱的猜测竟然就怀疑是我做的,看来你也不过如此而已。”

“不好意思,我还没说完。的确,就凭这样的猜测还无法肯定你就是凶手。但是我有一次在去宿舍修理灯管的时候,来到了你的办公室,然后趁你不在的时候偷偷地收集了你的指纹。

经过对比分析,你的指纹与广末夏美的指纹完全不一样。也就是说,你根本就不是广末夏美本人。

这一点也正好解释了你为什么会向警察作证说你根本就不知道第一个失踪的学生鹰岛珑子有经常爬出学校围墙外面去玩的习惯这一个疑点。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就在一个月前,真正的广末夏美曾经因为这件事而狠狠地训过鹰岛珑子。

经过调查,广末夏美曾经在半个月前请假回家,但是却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两天时间,这件事当时还惊动了当地的警察。但在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广末夏美却平安无事地出现在了她家人的面前。当警察问她发生什么事时,她只是说在山区里面迷路了。我想,应该就是在那两天时间里,你开始冒充真正的广末夏美,并用她的身份混进了这间学校。而真正的广末夏美,可能已经死在你手上。

一个需要通过整容来冒充别人的女人,不管怎么说都很值得别人怀疑吧,你说是不是?”乔汨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这时,那个冒充舍监广末夏美的女人轻轻地叹了口气说:“看来,我还是太过不小心了。不过,有一点你可猜错了,我之所以要用乙醚来将学生昏迷,并不是怕她们挣扎或叫出声,而是想在尽可能不伤到她们的同时,带她们带走。因为,我不喜欢受了伤的猎物。对了,说了这么久,你究竟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抓她们来?”

“这正是我想问的另外一个问题。”

那个女人笑着说:“很简单,因为我被她们身上那不断流动着的,年轻而又充满了生命力的甜美血液深深地吸引住了。虽然我并没有打算在一个地方停留太长时间,但想不到这么快就被人发现了,这令到我很不高兴。你知不知道,擅自打扰别人用餐是一件很不礼貌的行为?所以,你去死吧。”在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她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向乔汨冲了过来。

由于樱树和子跟安西丽子就站在他的后面,他避无可避,只好一脚向她的胸口踢了过去。

这一脚力道十足,如果普通人被踢中的话,绝对会被踢断胸骨而死。

但这可以令到普通人丧命的一脚竟然被那个女人用一只手就抓住了,而且还是稳稳地抓住。

紧接着只见她用力向右边一甩,竟然将乔汨整个人甩了出去将近十米远,其力量之大可想而知。

“两位可爱的同学,先等我一下,我很快就会来找你们了。”在微笑着对两个女生说完这句话后,她这才转身面向从地上爬起来的乔汨。

“看来你并不是普通人。”乔汨看着那个女人慢慢地说了一句。

那个女人用舌头舔了舔鲜红色的嘴唇,然后笑着说:“不玩了吗?”

“当然不是。”在说话的同时,乔汨以惊人的速度一下子冲到了她的面前,然后一拳向她的胸口打了过去。

“太慢了。”那个女人一边说一边伸出左手抓他的手腕。

就在她刚刚要抓到乔汨手腕的一瞬间,乔汨突然变招,反扣她的手腕。

那个女人想不到他会突然变招,一时不慎被他扣住了手腕。

正当她想用另一只手向他的脸部发动攻击的时候,突然,她只见面前的年轻男子突然一旋身一踏步,然后将另一只空着的左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在抓住她肩膀的一瞬间,乔汨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然后以一种诡异的手法以她的左腕为中心,将她的整条手臂以逆方向连扭了好几圈。

“咔、咔、咔、咔、咔……”仿佛是骨牌倒地的声音,在扭动她手臂的时候,她手臂上的骨头不断地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响。

当乔汨放开她的时候,她整只手臂已经完全变形,简直就像麻花一样,不仅是关节跟骨头,就连肌肉也以恐怖至极的方式扭成了一团。

这正是乔汨当年被任苍穹附身时在监狱的公共浴室中对丧波等人所使用的挫骨断筋手。

“啊……”由于手臂所传来的痛楚过于巨大,那个女人再也无法保持风度,大声尖叫了出来。

虽然已经废掉了对手的一只手臂,但从她刚刚所施展出来的惊人力量看来,她并不是普通人,因此乔汨完全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一掌击向她的胸口。

“啪”一声闷响,被乔汨一拳击中胸口的女人随即又发出了一声剧烈的惨叫声,并且当即吐了几口鲜血出来。

这时,乔汨没有再进攻,而是冷静地观察着对手的反应。

只见那个女人头发凌乱,嘴角还留有刚刚吐血时的痕迹,而且不断地喘着气,显得十分的狼狈,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那种从容态度。但就算是这样,她并没有倒下来,而是以一种仿佛能将乔汨看穿一般的恶毒眼神盯着他。

看到这样,乔汨的脸色不禁变得更为凝重。因为刚刚那一掌他使用的是魔教的另一门诡异武功:化骨摧心掌。这是一门比挫骨断筋手更为歹毒的武功,因为如果被这种掌力击中的话,对手可能外表并没有任何的外伤,但内脏跟骨头其实已经全部破裂了。

虽然乔汨现在只能发挥这种武功不到两成的威力,但是中了这一掌的人,内脏肯定已经受到了极大的损伤,不可能还站得起来。但这个女人却好像并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这令到乔汨大为不解。

难道,她并不是人类?乔汨脑中不禁升起了这种念头。

“我会记住你的。”仿佛要将乔汨的样子刻在脑子里面一样,那个女人在狠狠地盯了他一会,突然向后面的窗口冲了过去,然后用身体撞烂残破不堪的窗户之后迅速向外跑。

“小子,斩草要除根。”在乔汨脑中,突然响起了任苍穹冷冷的声音。

不用他说,乔汨也知道绝对不能放这个女人走,否则会后患无穷。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九十八章 会员 下一章:第一百章 赝
热门: 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 淑女飘飘拳 宸汐缘 东京人 被沉默的信息素 假面自白 卡门:梅里美中短篇小说集 拜相为后 我在古代开书铺(穿书) 装乖的金丝雀穿书跑路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