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上一章:第五章 下一章:第七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简历?设计稿?那个,厉老板没让我带这些啊。”陆瑶一听女人的话,立刻慌张的说。

“你有没有应聘过,面试当然要简历与你的设计稿了,你连这些都没有那我面试你,怎么考核你的能力,难道就让我看你这张脸吗?如果这些没有的话,那这个面试就不必了,一个连面试时都没有准备好自己应聘的资料,那你的工作能力我无法信服,好了,到此结束,你不适合在我们公司工作,你可以走了。”女人很严厉的说。

“我,我有简历的,我这就回家取,我一小时后一定可以赶回来,到时您再来给我面试。”陆瑶着急的说。

“你在想什么,你以为这公司是你家开的吗?我什么工作也不用做,就负责给你面试吗?已经说了你不合适那就赶快离开,别让我叫保安请你出去。”女人说着便先行离去了。

陆瑶呆呆的看着女人离开,不敢相信事情会如此,也责怪自己,真是开心的冲昏了头脑,怎么就忘了把自己的简历和设计稿给带上呢。想着这可能是她最后做服装设计师的机会,她不禁委屈落了泪,绝望的走出了会客厅。

孙丽丽在二楼的走廊上看着陆瑶失魂落魄的走出了公司的大门,双臂环胸嘴角撇出一丝嘲讽的笑意。想要取代她的位置,哪有那么容易。

陆瑶慢慢的走着,自责的心终是让她崩溃了,她蹲在人行道上嘤嘤的哭泣着。

从出了学院,她找工作的事就被岑雪一直打压着,她知道再也找不到设计师的工作了,而厉煊给了她这么好的机会,却是让她给搞砸了,这一刻她似乎感觉世界末日到了,没有了一丝生的希望,无尽的绝望让她痛苦失声。

过往的行人都纷纷看着她,可是却没有一个上前安慰她的,这个可怜的女孩,就这么蹲在人行道上哭了好久。

厉煊一早来到公司看到他办公室外间的孙丽丽,一进到办公室就问身后的马克说:“我不是让你把孙丽丽调走的吗?陆瑶来了没?”

“老板,我今天特别提前了半小时来到公司了,可一直没有等到陆瑶小姐,她,没有来。所以,我没有把孙丽丽调走。”马克说。

厉煊听着他的话,转头看向他:“嗯?怎么可能没来,你有问过保安吗?”

“问过了,他们都说没有听说有一位叫陆瑶的来过。”马克说。

厉煊皱起眉头,暗忖,不应该啊,看陆瑶昨天的表现,这份工作对她可是很重要的,怎么会没来呢?

他掏出电话,却是又放回到口袋里,他有些懊恼竟然没有陆瑶的电话。他心中在胡思乱想着,想到她家中的境遇,难道是她的家里出了什么事?

“老板,您今天约好了张导,上午10点在兰陵大酒店谈《落叶》那部戏的投资。”马克提醒着厉煊说。

厉煊闷不作声的站起就向外走,马克赶紧跟上。

厉煊坐上车心里一直在合计着陆瑶没来的事,在一处转弯时,他无意一瞥,看到了人行道小小的一团身影,车子瞬间越过。

“停车!”

厉煊闷不作声的站起就向外走,马克赶紧跟上。

“呃,老板这段路是不能停车的。”

“别废话快给我靠边停车。”

司机被厉煊的呵斥吓得吞了吞口水,小心的把车子尽量靠边的停在公路上。

厉煊一下车,抓住快车道与自行车道的护栏一纵身就翻了过去,落地时,正好有一辆电动车开过来,差点没撞到他,还没等那骑电动车的车主回过神,他绕开那电动车就向人行道上跑过去。

“我地个神啊,我刚才是看到了厉煊了吗?”电动车车主突遇惊险正要开口大骂,遽然看到厉煊那张脸惊魂未定的说。

厉煊险险躲过几辆车子终来到人行道上,看着蹲在地上捂着脸哭泣的陆瑶,那嘤嘤的哭泣声,让他的心紧紧的揪在一起,隐隐的痛着。

这个女孩好象很爱哭,三次见面,她有两次都在哭,这让他有种很想保护她的冲动,他走上前蹲下来伸手轻轻抚上她的头,柔声说:“你怎么了,是家中发生什么事了吗?”在他认为,她蹲在距离他公司只有一条街远的路上,她应该是来上班的,而她没有出现在公司里,还在这里哭得这么伤心,应该是家中出了什么事,毕竟家中有一位卧病在床的奶奶。

陆瑶听到声音抬起头来,当他看到厉煊是,更是委屈的不行,心中只是想到,他给了自己一个那么好的机会,可是她给搞砸了,她有些没脸见他。又将头埋于双腿上,低声啜泣着。

“别哭,有什么事和我说,我可以帮你。”厉煊说着,轻轻拉她站起来,看着她哭得红肿的眼睛,心中涌起阵阵的酸楚,温柔的为她擦着泪水。

陆瑶有些不好意思的向后退着,说:“对不起,我,我,没能把握好您给我的机会,您能不能再给我一小时的时间,只要一小时我就能回家取来简历和设计稿……”说着,她又低头哭了起来,她非常的愧疚与绝望,一个在自己面试时都没有带简历与设计稿的人,他还能相信她的能力吗?

陆瑶哭着说的话含糊不清,厉煊看她一直哭,有些着急了,:“你别再哭了,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你家里出了事,你奶奶她……,哎呀,你快说啊。”

“对不起,我没有把握好你给我的机会,第一天来面试时竟然都没带简历和设计稿,其实,不是我忘记了,我以为得到你的首肯,直接就来上班的,没想到……”陆瑶愧疚的说。

“你说什么呢,什么面试,要什么简历,我没有要那个啊,你就直接来上班就好了。”厉煊越听她的话越是糊涂了。

陆瑶抬起头,盈满泪水的大眼睛诧异的看着他,说:“可是,我,刚才有一个女人她面试我,和我要简历,我没有带,然后,她就说我没资格在你的公司工作,就让我离开了。”

“女人?胡扯,我只让我的助理在公司大厅等着,而且我的助理是个男人。”厉煊说。

陆瑶惊呆的看着他,厉煊看着她一脸懵怔的样子,嗤笑一声说:“这里应该有一些误会,你别伤心了,那个……”他看了看车子,已经从公路上绕到前方路边停下来了,而马克就站在他的身后。

厉煊说着看了看腕表:“马克,你马上回公司去查一下,今天早上是谁面试的她。”然后看了看陆瑶对她说:“你跟我走吧。”说着,他便拉着陆瑶的手走向车子,把一脸惊讶的马克丢在路上。

马克只感觉这个叫陆瑶的女人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在那里见到过了。更重要的是,他家的大BOSS竟然对这个女人这样的温柔,那态度有些像对季婉的感觉。

他是知道自己BOSS其实一直暗恋着他的异姓妹妹季婉的,也觉得他的苦恋很可怜,这么多年不见他对其它女人多看过一眼,他怀疑BOSS要为季婉表忠心,想一辈子孤独终老了。却不想,今天他看到他如此紧张另一个女人的温馨画面,如果boss能和自己的归宿,他到颇感开心。

他全然忘记了,他与陆瑶有一面之缘,还狠狠的责骂过她。如果他记起这一段事时,恐怕开心会变成惊吓了。

厉煊把陆瑶带到车上,给她拿了湿巾与冰水,说:“喝点水吧,然后把你那小花脸好好擦一下。”

“哦。”陆瑶不好意思的接过湿巾与冰水,眨巴着水莹的大眼睛,怯然的看着厉煊,说:“老板,你刚刚的意思是不是说,我没有失掉这个工作?”

“当然,我想刚才应该是有些误会了,我会让马克调查这事的,你就放心吧,不要再难过了。”厉煊笑着说。

“谢谢,太谢谢您了,老板……”陆瑶很是激动,说着泪水又如泉涌的倾泻出来。

“你怎么又哭了,唉,你可真是太爱哭啊,都说女人是用水做的,这回我相信了。”厉煊笑着靠近她,用湿巾很轻柔的为她擦着眼泪。

其实,他可以让她和马克一起回公司的,可是,她一早去公司莫名的出现了女人把她赶走,睿智的厉煊怀疑这其中有问题,如果让她再回公司去,他不在不知会横生出什么枝节来。为了保护好她,他选择了把她带在身边。

厉煊为陆瑶擦泪的动作,让陆瑶很不好意思,心里荡漾着暖暖的涟漪,这个男人从她第一次见面,就给她一种非常温暖安心的感觉,莫名的想去相信他依靠他。

陆瑶的确很柔弱,可是,她也很倔强上进,家庭条件那么不好,她却从没有叫过一声苦,更不会怨天由人,她虽然爱哭,可是她会一边哭着一边完成很辛苦的工作,眼泪对她来说,不是懦弱的代表,而是她的一种释放,这样才不会让她紧绷的神精感到崩溃。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五章 下一章:第七章
热门: 我想独自美丽[快穿] 穿成人鱼后,我嫁给了一条龙 入幕之兵 黑暗裁决 不让喧嚣着地 心尖上的你 蚀骨疼爱 七零军妻不可欺 我在虫族吃软饭 种田撸喵养崽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