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上一章:第一章 下一章:第三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是不是又在骗我,你这小子,越来越滑头了。”季母嗔怪着他说。

“没有,真的,我刚刚就见过她的,她人挺好的,我一直没好意思开口,那个,她胆子小,我一大天王怕把她吓跑了,这事得慢慢的急不来。”厉煊说。

“这要是真的到是很好,你这么小心翼翼的可不像你的风格哦,喜欢就应该大胆的表白啊,别你正在这犹豫呢,被别人占了先,可有你后悔的。你给我马上行动,一个月后,我一定要见到这个女孩,不然你就是在骗我,到是你再说的天花乱坠的,我也不信了,你必须给我相亲去。”季母给他下了最后通牒。

“好,听妈的话,一个月后我一定把她带到您身边来。”厉煊笑着说,心里却在想着,过几天他就要回美国去了,下个月?那就不一定是什么时候了。

*******************

陆瑶回到家里已经晚上十一点了,急匆匆的进门后就跑到奶奶的房间,奶奶躺在床上看到她回来,她浑浊的眼睛里闪现一丝亮光,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那只好的手伸向她,不停的摇着。

陆瑶立刻从床下拿出小便器,动作很快却很轻柔的把小便器放在奶奶的屁股下面。

“奶奶,对不起哦,我们剧组工作挺忙得,没法正点下班,不过,工资到是挺多的,以后,可能都会晚回来了,奶奶,您一定忍得很辛苦吧,等哥哥开资了,我就去给您买纸尿裤。等我发了工钱也能给您买药吃了。”陆瑶看着奶奶清秀的小脸上挂满烂漫的笑容,给奶奶接完小便又给她清洗了下后,看着奶奶说:“奶奶,你一定饿坏了吧,我这就去做饭,你等一下哦。”

她说着,便挽起袖子走去厨房,奶奶看着懂事的孙女心中一阵酸楚,苍老的眸子里溢出了泪水。

陆瑶今年二十一岁了,刚刚大学毕业。三年前,父亲因一场车祸离开了人世,而这场车祸的责任人却是她开出租车的父亲,自己不但送了命,还撞死了一个孩子。最后,在失去父亲的悲痛同时,还要向亡者家给予赔偿,虽然有保险公司,可是他们家还是要负责一半,那一半就是七十万元,最后只有卖房卖车才把这笔钱给人赔上。然后妈妈便带着她和哥哥住回到了奶奶的老房子里。

本为父亲的死想瞒着年迈身体不太好的奶奶,可是,这一家子无路可走,只能去奶奶家了,这下再也瞒不住了,而奶奶听到儿子没了受到打击,神志变得有些不清醒,有一天早上做早餐时,不小心摔倒脑出血导致了半身瘫痪。

一家人一直靠父亲开出租,生活到是衣食无忧的。父亲没了,妈妈面对没了老公,房子钱都没了,还要整天照顾着瘫痪的婆婆,她受不了这苦日子,终有一天,妈妈带着剩余不多的钱离开了。

祖孙三人也就只有奶奶那一点微薄的退休金,可是那些钱那里够一个病人,两个学生的花销,没办法哥哥陆恒只有辍学,出外打工来贴补家用。

哥哥没有高学历,也没有丰富的工作经验,也没有那么好的体力,暂时只找到了一个快餐店的工作,是即辛苦又挣得少。不过,家中多了一份收入,少了一个上学的学生,加上奶奶的退休金到是可以维持度日了。

虽然生活费不愁了,可是,陆瑶每年大学的学费对这个一贫如洗的家来说,却是个极大的数目与困难,最后,哥哥陆恒为多挣点钱就一直在上二个班时,而奶奶也拒绝了每个月买药的钱,省下来供她上学。

陆瑶怎么忍心看着正病中的奶奶没药吃,她也想和哥哥一样辍学不上了,给家里多挣点钱,可以让奶奶得到更好的治疗。可是,奶奶用那含糊不清的语言威胁着她,如果她也不上学,她就自己咬舌自尽。

陆瑶没办法只能忍着愧疚的心情去上学,陆瑶学的是服装设计,在学院里她的设计受到了教授与导师的一致好评,都说她的风格很是独特,很的才华,在毕业实习时,很看中她的教授把她介绍去一个外企的服装公司。

这本是一个绝好的展露头角的机会,她拿着自己的设计稿去那家公司面试时,却看到了她的同学,岑雪。

在学校时岑雪就很嫉妒陆瑶的才华,出身豪门的她,处处都与陆瑶做对,并使各种小伎俩陷害她,教授与导师们却是完全偏信与陆瑶,对她使的那些小阴谋完全不相信,这让岑雪更是对陆瑶恨之入骨。

所以,在得知教授给陆瑶介绍了这份实习工作后,她立刻利用家族的势力,抢走了本应该属于陆瑶的名额。

陆瑶没有得到这份实习工作,教授得知后也是非常的气愤,可是,他也是无能为力,后来,他又向几家服装公司推荐陆瑶却都被回绝了,在学校里他不必在乎岑家,可是出了学校他这个老学究也成了百无一用的书生了,他看陆瑶这个心爱的学生,也只有叹息的份了。

那之后,陆瑶向多家服装公司投去简历与设计稿,希望能找到一份工作。可都如石沉大海,没有音讯。

一晃过去三个月,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岑雪在针对她,可她不能再家干等,找不到对口的工作,那么就先做别的工作,她要给奶奶挣到买药的钱。

她想与哥哥一起去快餐店工作,可是哥哥说什么也不同意,还说她就不应该做那些粗重的工作,她的这一双手就象魔术师一般神奇,可以变出世界上最美丽的衣服来。哥哥让她在等等,说一定会有伯乐识得她的才华。

哥哥与奶奶为了她能上大学,一个加班加点,一个停了治疗的药,她怎么还忍心等下去。

后来,与她们家很不错的邻居李姐,说是她们剧组缺一个打杂的工作,陆瑶便与她去了那个剧组。

去到剧组后,很忙碌的工作不必说了,那副导演就是一只疯狗,逮谁骂谁,可一看到导演他就跟个三孙子似的。陆瑶第一次出来做事,免不得有些手忙脚乱的,一个小时里,就被那副导演骂了七、八次,在让她去取道具钞票时,她偷偷躲在仓库里哭着。

她就出来这么短短几分钟,李姐就打来电话催她了,她胡乱抹了把脸便跑出仓库,却没想与走来的厉煊撞了个结实。

她被撞倒在地上,真的她痛,手都擦破了皮,手上的刺痛,还有马克的责骂,让她心中更加委屈,在捡道具钞票时她忍不住落了泪。

还好,厉煊的温柔让她这一天冰寒彻骨的心有了一丝暖意,对于这位天王,她不是追星族所以不太了解,只是在同学女生口中偶尔听说,说他是超级英雄、超级巨星,超级偶像什么的。

今天看到他,她只感觉,这个男人好温暖。能在被折磨的精神要崩溃时遇到他,是她的幸运,不然,她对于这个社会都怀疑着,除了自己的亲人,其余的都是恶人,她再没希望可信了。

他的那丝温暖让她勇敢起来,坚强的面对着未知的一切。

陆瑶很快做好两碗鸡蛋面,先端着一碗去奶奶的房间喂奶奶。奶奶身体的半边神经都萎缩,吃饭的动作也很慢,她很有耐心的一点点喂着奶奶,等喂完奶奶后,和奶奶报喜不报忧的说着今天出去工作的事,一直看着奶奶睡着她才走出奶奶的房间。

看看表已经凌晨一点钟了,她匆匆的吃下那碗已经冷掉的面,简单洗漱后才上床休息,一躺在床上才感觉浑身酸痛,她卷缩着身子轻轻的揉着小腿,没揉几下她就睡着了。

***********************

一个月后,皇朝大酒店。

敖龙照顾季婉吃饭后,他才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厉煊把他爱吃的转向他,笑着说:“我们都吃完了没人和你抢了。”

敖龙斜挑唇笑了笑,说:“小老虎到点该睡觉了,我得快点回去哄他睡觉。”

“嗤,敖龙我还真是羡慕你,以前是妻奴,现在是妻奴兼孩奴了,看你这一副甘之如饴的样子,我也好想结婚了。”厉煊笑着说。

“老公,你别吃这么快了,你这样吃对胃不好的。时间还早还来得及,你不必每天都亲自哄他睡觉,小老虎很乖他自己可以的。”季婉拉着敖龙的胳膊说。

“不行,他自己睡不踏实,看似睡下了一会儿就醒,然后又来打扰我们。”敖龙桃花眸暧昧的看着季婉笑着说,季婉娇嗔着捶打着他。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章 下一章:第三章
热门: 霍乱时期的爱情 彭格列式教父成长日记 春江花月 迷色莲花村 天鼓 却上心头 魅王火妃:兽黑大姐大 他的白月光竟然是我 东胜神州志 恶毒妖怪只想种田[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