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上一章:第二百九十四章 下一章:第二百九十六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杜衍轻轻亲吻了下沉睡的季母,为她盖好薄被他起身下床,脚一沾地似被踩在针板上一般锥心的疼。

他强忍着痛来到阳台上吃力的坐在摇椅上,轻轻的揉着他那条伤腿。

疼痛缓和,他掏出电话拔打出去,很快那边传来阿狼的声音:“先生,您可好?”

“我没事,挺好的,我已经回到了季家,……他,怎么样了。”

“少爷伤好后一直很沉默。”阿狼说。

“嗯,带他去我的画室看看吧,他喜欢画画。”杜衍的声音有些疲惫。

“好的,先生听您的说话声象很累,这边的事您别担心,我会照顾好少爷的,你早些休息吧。”阿狼说。

“有你在我是放心的,好,我挂了。”杜衍说着挂断了电话,他望着夜空上的繁星,幽幽长叹一声。

杜嘉澍坐在轮椅上被阿狼推到画室,他茫然的看了看四周,这是父亲的画室,这里曾是年少的他非常好奇却从不敢进入的地方。

父亲的一张张画作扑满了墙壁,其中有一张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个老人牵着一个小男孩的手的画,那张画,是十年前,他被爷爷从法国带走的一幕。画中小男孩充满不舍回头望着,清澈的眼眸中盈满泪水,紧紧抿着小嘴,画得十分生动。

“当年老太爷把你带走时,先生把自己关在画室中好几天没有走出来,这画就是那时画的。”阿狼说着,又指着角落里一些卷起的画纸说:“这些都是那时画的。”

杜嘉澍慢慢从轮椅上站起来,走到那些画纸前拿起一张打开,是一个小男孩在写作业,认真的神情很闪亮。

他又拿起另一张,还是那个小男孩笑着举着一张画,那笑容特别的可爱。

他一张张的打开来看,都是那个小男孩在不同时刻,不同状态下的画作,那个小男孩就是他。

父亲用他的画笔记录了他的成长,那画笔间每个线条都用浓浓的父爱勾勒而成。

杜嘉澍的眼眶湿润了,他无比珍惜的抱着那些画,唇边扬起迷人的笑靥。

他一直以为父亲不爱他,那一日山寨被缅甸政府军突袭,他以为父亲背叛了他,可父亲所做的一切皆是设计了一次他的重生,他终于明白了父亲深沉的爱。

衣兜里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他拿出手机看到一条简讯,他点开:爸爸相信,你会成为一名比我更优秀的画家。

一行清泪流下他精致的脸庞,他看着那条简讯微微盈笑。

“先生说,过一阵会来看你……”

八个月后,季婉提前住进了医院,医生们询问她要刨腹产还是正常分娩,季婉没有犹豫的说要正常分娩,即便再痛,她也要给孩子一个正常的生产过程。

卓璇请来了妇产科最有权威的医生,准备给季婉生产。敖家人轮流来医院看望,各种水果与营养品都堆到了楼道里,那阵仗让医护们咂舌不已,想管束却没人敢开这个口。

终于这一刻就在来临了,季婉有些激动与忐忑,敖龙也紧张的陪在她的身边。

到了预产期这一天,季婉还没有一点动静,她很是焦急,医生告诉她比预产期提前和延后一周都算是正常,让她放松心情耐心等待。

过了预产期的两天后,季婉一大早被肚子痛醒,她立刻叫着:“老公,快点,我要生了,我肚子好痛啊。”

敖龙一下坐起来,安抚着季婉说:“老婆,你别怕,我这就叫医生。”他说着按下了呼叫铃。

医生很快过来,看到一脸懵然的季婉说:“有什么感觉?”

“我,我,我刚刚肚子很痛,可是,现在又不痛了。”季婉讪然的说。

“哦,那可能是已经有阵痛的反应了,我给你检查一下吧。”医生说着,看了一眼敖龙,敖龙立刻出了病房。

卓璇与季母来送早餐,看到敖龙站在病房外,还很焦急的看着病房里,她们立刻跑过去,欣喜的说:“小婉生了?”

“还没呢,好象开始阵痛了。”敖龙说着,紧张的双手握在一起。

“啊,终于要生了,真是太好了。”季母激动的说。

“天啊,我好紧张,怎么感觉比我生孩子的时候还要紧张呢。”卓璇也极为兴奋的说。

医生出来了,三人立刻迎上去问:“小婉怎么样了?”

“她已经开始阵痛了,但估计还要等一阵的,到每次阵痛间隔的时间越来越小时,那就快生了,现在她还没有开指呢,孕妇承受阵痛就是痛苦的开始,好好安抚她吧。我过一会儿再给她检查一下。”医生说完,淡淡一笑便走向办公室去了。

敖龙以为季婉阵痛了,那很快就会生产,却没想这阵痛一直从早上把季婉折磨到晚上,他看着季婉痛得极力隐忍着,嘴唇都被她咬出血来,敖龙心疼的不得了,一直抱着她,让她咬他,不要伤到她自己。

得到消息的敖家人都来到医院,卓璇怕人多让季婉更烦躁,房间里除了她,季母和敖龙,来人通通站在楼道里,黑压压一片都焦急的等待着。

终于在晚上九点钟时,季婉进了产房,而敖龙也跟着一起进了产房。

他亲眼见证了新生儿的诞生,整个生产过程可是把敖龙给吓坏了,他经历过那么多次残酷的战争,见惯鲜血与生死都没能让他皱过一下眉头,这一刻他是真的震惊恐惧之极。

人都说女人生孩子就是生死攸关之时,他才知道,一个生命诞生多么艰难痛苦的过程,他一直紧紧握着季婉的手,无比疼惜的看着她,发誓以后定要更加疼爱她。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敖龙却感觉度秒如年,不停亲吻着表情痛苦的季婉,想给她安慰。

终于宝宝降生了,一声似龙啸虎吟啼哭声传出,吓得护士差点没把手上的婴儿扔掉。

“生了生了,哈哈……终于生了……”产房外的敖家人都欢呼雀跃起来。

“哎哟喂,这孩子这叫声可真响亮啊,象个小老虎似的,一听就知道是个男孩,哈哈……,我又多了一个曾孙啊,哈哈……”敖啸天开心的捋着胡子笑着。

宝宝的哭声敖龙与季婉的心都安稳下来,敖龙为季婉擦着额头上的汗,亲吻着她的脸颊,柔声说:“老婆,你好伟大,你生下我们的宝宝,我好爱好爱你。”

“我要看看他。”季婉极虚弱的说,目光在寻找着孩子。

敖龙看了看正在为孩子吸肺痰的护士,说:“快把我儿子抱过来,让我老婆看看他。”

小护士立刻把孩子抱过来,让宝宝扒在季婉的胸前,季婉轻轻抚摸软软的似肉球的儿子,笑了,泪水也从她的眼眶中溢出来,她说:“宝宝,妈妈终于见到你了。”

敖龙很惊讶的看着浑身通红,长得很丑满脸是皱褶的小人儿,蹙起剑眉说:“他怎么这么丑啊,我们都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会生出这么丑的小怪物呢。”

“敖龙,你滚开了。”季婉气愤的吼他。

“呃,对不起老婆,我没别的意思了,我……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别生气了。”敖龙立刻向季婉求饶着。

小护士看着夫妻俩的小吵闹,笑着说:“刚出生的婴儿就是这样的,慢慢的他就会长开了,会很漂亮的。”

“哦,这样啊。”敖龙听着小护士的话,又看向儿子,看他的小脑瓜正很用力的向上抬着,小嘴巴一张一张的。

小护士把宝宝向季婉的乳房靠了靠,小家伙立刻小脑袋晃啊晃的找寻着乳头,遇到乳头时,他一口叼住用力的吸吮起来。

“啊,他好有颈啊,吸得我好疼。”季婉虚弱的说着,苍白的脸上却满是慈爱的笑意。

敖龙看着用力吸吮的儿子,不禁吞咽了口口水,心里很不是滋味,这里以前可是他的专利啊,想着从此以后这小子要侵占他的特权了,他又打不得骂不得的,心里有点不爽。

小护士让宝宝吃了几口奶水后,便把他抱离了季婉,他叼着乳头的小嘴使劲的吸着不放口,最后小护士硬是把他拉离了季婉,乳头在离开宝宝的嘴巴时发出响亮的“吧嗒”声,然后就是宝宝发出震天的哭嚎声。

“哇,这小子,好厉害啊,这哭声也忒大了点,象个小老虎一样,呵呵。”敖龙看着儿子那霸道的样子,想着这真不愧是自己的儿子,哭声都这么有震憾力。

“那以后我们就叫他小老虎吧。”季婉充满慈爱的看着儿子。

“他叫小老虎,我叫敖龙,这不是龙虎斗吗?以后家里可热闹了。”敖龙笑说。

小护士笑着说:“呵,这小子可真是厉害啊。”她一边说着,一边麻利的给小老虎用小被子包好,送出了产房。

外面等候的所有敖家人见产房门被打开,忙都走上去,卓璇接下小护士怀中的孙子,笑得泪水都出来了,她说:“哎哟,我的大孙子,你终于出来了,大家等你可是等得好辛苦呢。”

小护士笑着说:“婴儿,男性,体重9斤2两,出生时间2017年9月19日晚9点58分,身体状况一切正常。”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二百九十四章 下一章:第二百九十六章
热门: 独步山河 孕期 有耻之徒 向左看,向右转 战歌之王 屋檐下的前男友 他从火光中走来 散落星河的记忆2:窃梦 神上先生今天交稿了吗? 裴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