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六章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八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季婉的葬礼非常的隆重,来了好多的人,大半片山坡黑压压一片都是来给季婉送行的人。

厉煊扶着神情恍惚的季母来到季婉的墓碑前,季母抚摸着墓碑上季婉的照片哭得几欲昏厥。

因为这位母亲悲恸之极的哭声,墓地渐渐变得悲声一片。

“小柔,小睿,把妈扶回车里吧。”厉煊强忍悲痛,对哭成泪人的小柔与小睿说。

季母被儿女扶起,红肿的泪眸看到敖晟,她推开儿女扑向敖晟,拼命的撕打着敖晟,:“你这个混蛋,你向我保证过什么,你说你会好好爱小婉的,……,我把那么好的女儿给了你,你左次三翻的伤她的心,她怎么会死,都是因为你,我和你拼了,我要打死你这个杀人犯……”

“妈,别打了,他不是敖龙,他是敖晟。”小睿哭着想拉开发疯打敖晟的母亲。

“小睿,没事,让季妈妈打吧,让她老人家发泄一下也好。”敖晟拦下小睿,刚毅的眸子里噙着泪水,棱角分明的脸上不时多出几道鲜红的血淋子,他毅然不动任疯狂的季母虐打着。

一旁哭得梨花带雨的南宫嫣心疼的看着自己的老公被打,却不能上前拉开季母,只能隐声哭泣着。

“亲家母,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这做婆婆的没做好,没有护好小婉,你打我吧,打我吧……”卓璇哭着跪倒在季母的面前。

“我的小婉啊,我那么好的女儿,你们敖家都对她做了什么,我可怜的小婉,老天啊,要我去换回女儿吧,让我去死吧,……衍,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我们的女儿,她没了,我负了你的嘱托,对不起,对不起……”

太过悲痛的季母急火攻心,一口气堵在心口昏厥过去。

“亲家母,亲家母,……”

“小睿,快把季妈妈扶到车上,李医生,麻烦您照顾一下。”敖晟吩咐着小睿和李医生说。

小睿抱起季母与李医生快步走向山下的车子。

“小谨,你妈病没好就出院,这么哭身子恐熬不住,你扶她回车上吧。”敖啸天对敖谨说。

“不,我要送小婉,我要送我的宝贝儿媳最后一程,呜……”卓璇哭着说,敖谨紧紧抱着母亲,哭得浑身颤抖。

敖晟看向厉煊,说:“那,现在开始吧。”

厉煊点了点头,看向葬礼主持说:“开始吧。”

主持人走到季婉的棺椁前,面色凝重看了看黑压压一片宾客:“各位亲友,各位来宾,今天,我们怀着十分沉痛的心情深切悼念……。”

上官琛一身黑挺立于远处山坡上,看着季婉的送葬仪式,棺椁下葬时,他幽幽一声叹息,说:“季婉,我来给你送行,也是向你辞行,我马上要飞去美国。

我错了,大错特错,早知道是这个结果,就算你恨我一辈子,我拼死也要从敖龙手中把你抢过来,我才不玩什么高大尚的成全,才不会帮你去拦敖龙这孙子,那样你就不会出事。

你最后的愿望是追回敖龙,好,我会如你所愿,一定把敖龙给你抓回来,让他给你陪葬。”

———*———

“姐姐,姐姐,不要再睡懒觉快起来了,小澍在呼唤你,你可听到……”

耳边轻轻柔柔的传来悦耳的声音,季婉缓缓睁开眼睛,视线中出现久未露面的noble那张妖孽的容颜,季婉晃了晃昏沉沉的头,抚了抚额头,再睁开眼睛还是盈着迷人笑容的noble。

“noble?”季婉茫然的唤了声,转头环视华丽的房间,说:“这是哪里,我,我……”

突然想到刚才自己开车去机场想要拦截敖龙,就要快到时差点出车祸,好在她车技一流险险躲过一劫,就在她想再启动车子离开时,却被那大货司机拉出车子一拳给打昏了。

“敖龙,我要去找敖龙……”季婉猛的坐起想要下床,却被noble伸手拉住,他笑说:“我亲爱的姐姐,你想见敖龙现在不可能,不过,我到是可以告诉你,你现在何处……这里,是我的王国,缅甸。”

“缅甸?”季婉惊讶的看着noble,心中充满狐疑,:“noble,你怎么在缅甸,你的生意不是在美国……你……”

遽然,她脑海中浮现一直以来隐于暗中陷害敖家,想向敖龙报复的毒枭,她惊惶的看着noble,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想到noble虽然曾有几次去援助的经历,她把他视作缺少亲情关爱的大孩子照顾着,但noble让她莫名的想防范,就因为他过于完美的身份,还有他让人迷醉的笑容,总让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也有种莫名的神秘。

Noble再现他的招牌笑容,明亮的魅眸闪烁着异彩,看着懵然的季婉一脸兴味的说:“我吗?我真实的名字叫杜嘉澍,就是你心中一直猜测的—大毒枭。”

季婉警觉的向后退,怒目而视着杜嘉澍,说:“你抓我来干什么,是不是想威胁敖龙,我不会让你如意的……”

“呵呵,敖龙已是我的瓮中之鳖,何用你来威胁。你应该庆幸你身上那朵娇艳迷人的黑鸢尾花,因为它,我将你选做送给我父亲的生日礼物。”杜嘉澍笑说。

“你抓了敖龙?你把他怎样了?”季婉愤然冲过来抓住杜嘉澍的衣领。

“怎么样,你不是已经猜出来了吗?我要向敖龙复仇,我要用敖龙血祭我的母亲。如果你能取悦我的父亲,到时可以请你去观看我为母亲准备的盛大法事,可以看到敖龙并送他最后一程。”杜嘉澍充满魅惑的眸子里泛着阴森与诡谲,让人恐惧之极。

“你,你的母亲,你是兰筱筱,兰罂粟的儿子?”季婉惊讶之极的说。

“对啊,我就是被你老公敖龙十年前杀死的兰罂粟的儿子,杜嘉澍。我与你说过,我十岁没了母亲,是个缺少亲情疼爱可怜孤独的孩子,而这一切都是拜你老公所赐。

你是敖龙至爱之人,对你下手可让敖龙更深切的感受到痛不欲生的滋味。

而不得不说,你真的命运的宠儿。

你生于最平凡的平民之家,却成为所有女人都艳羡的灰姑娘嫁入豪门,并得到敖龙极致的宠爱,也成为了掌握富可敌国财富与权倾朝野敖家的族母。

当我看到你身上那朵黑鸢尾花,你无法想象你躲过怎样的凄惨厄运。

方依依要是有你一半的好运,她也不至于那么惨了。”杜嘉澍伸出修长的手指撩起季婉的下颌,泛现蛊惑众生的笑容。

“敖龙在哪里,我要去见他?”季婉说。

“他啊,现在应该和方依依在中国飞往美国的飞机上,到了美国后呢,我的人会将他带到我的国度来。我说过,你若能取悦于我父亲,你便有命活着见到他,你若不能让我父亲高兴,那你这朵黑鸢尾花的好运也就到头了。”杜嘉澍笑说。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六章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八章
热门: 若你不弃,此生不离 缘来我曾爱过你 刹那星光 天生反骨[快穿] 开学典礼上被总裁求婚了 情人书 限时狩猎 封神天子 六零之组织给我做媒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