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胆大了,敢找别的男人撑腰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九章 她的柔弱是把双面刃 下一章:第二百五十一章 莫名心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季婉给方依依换好衣服后拿着脏衣物走出病房,从护士站换了干净的病服后,她看了眼病房的方向,转身走到楼道的尽头,坐在长椅上凝眉沉思。

手机铃声响起,她拿出电话看到显示着上官琛的号码,心上不禁泛起一丝酸楚,强忍下涌上眼眶的那股热辣,接起电话:“喂。”

“我就是天下第一大贱人,说了不再管你的事……”

“对不起,上官琛。”

“什么,小狐狸,你刚说什么?”

“我说,上官琛,刚才我不应该说你冷血,明知你为我好,我却不识好歹让你难过,对不起。”季婉说。

“我去,我是在做白日梦吗,小狐狸你竟然会跟我说对不起。”上官琛惊讶的说,他很快感觉到季婉语气中的消沉,他说:“怎么了,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是,就在和你结束通话时,方依依突然大口大口的吐血,把我和敖龙都吓坏了,后来医生说是因为食物中对的葡萄糖过量导致她胃内大出血。而做食物的人就是我,他们都认为是我失误将葡萄糖放过量,才让方依依吐血的。

那么多医护在,恐怕很快就有人传言,我是故意要害方依依,我是个狠毒的女人。”季婉颓然的说。

“敖龙也相信是你做的?”上官琛几乎是用吼的。

“是的,他责怪我,太不小心。”季婉说着,终没忍住酸楚一大滴泪划出眼眶,她迅速擦去。

“敖龙这王八蛋,他怎么能不相信你,他这是被方依依给鬼迷心窍了……小狐狸,你是在哭吗?”上官琛听到抽泣声,暴怒的语气立时变得极温柔,说:“你别哭,别哭,……你等着,我这就过去,我要好好教训敖龙一顿为你出气。”

“别,你别过来,我没事,阿龙,他刚才应该是一时心急,他不会不相信我的,我……”季婉猛的昂起头,不想眼中的泪水流下来,听到电话里上官琛焦急的呼唤,她深深呼吸,说:“上官琛,谢谢你,我从没有嫌弃你,在我心里你更不是冷血的人,我们去援助的时候,我真切看到你的善良的一面。

世人都传你冷血残酷,那是你在黑帮中身不由已,你努力洗白家族,就是再不想再做嗜杀冷血的人。我很庆幸遇到你,更开心我们成为知心的朋友。”

“小狐狸,你,没事吧,……你突然对我说这些暖心的话,我怎么高兴不起来,反到有些害怕,你太反常了,是不是还有什么事,你别瞒着我。”上官琛惶然的说。

一直以来,都是他巴巴的赖着季婉,季婉对他极少有好脸色,更别说句暖心的话,而他偏偏就喜欢季婉身上那股冷艳傲气的气质。

听着季婉柔声细语,如此反常的她让他担心不已。

许是敖龙的不信任让她非常伤心,如果在之前,他很乐见她也敖龙生气闹别扭,可真正如此了,他听着季婉充满伤感的话,他的心紧紧的揪起,揪得他生疼。

他不想她难过,他喜欢看到她的笑容,那怕那笑容不是因为他的。

“没什么瞒你的,我真的挺后悔刚才那么对你说话的,对于真心待我的朋友,我应该不知珍惜,不应该让你难过的,刚才真的很抱歉。”季婉说。

“没事,没事了,我这人心大着呢,只要小狐狸开心随你打骂都成。”上官琛嘻笑着说。

“帮我再好好查查方依依。”季婉说。

“不用你说,我更好奇她是如何突然出现在宛城的,她背后有着怎样的势利,能逃得过我上官琛的火眼金睛。

我不仅要查,还要把她查个底掉。

小狐狸,你打算怎么办,要不你别在医院呆着了,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敖龙若爱你就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你即说相信他,就放手让他自己去处理方依依的事,敖龙许会被方依依的柔弱一时蒙蔽,精明如敖龙,很快方依依的狐狸尾巴就会露出来。

你远离他们,也少受方依依的鸟气不是。”上官琛说。

“好象是应该这样做,可是,我有点不放心。”季婉说。

“不放心他们旧情复燃吗?敖龙的性格你还不了解吗?如果他不爱你了,你看着有用吗?”上官琛说。

“我是想陪在敖龙身边,想着可以帮他分担给他一些慰藉。现在,知道方依依这么有心机,我更怕敖龙着了她的道,我在可以盯着她点。”季婉说。

“说白了你就是小心眼。你当敖龙这霸王龙是那么好骗的,我到期盼方依依立刻爬上敖龙的床,我敢打保票,等敖龙醒来才不会认负责任一说,到可看清了方依依的真面目,没准会把方依依打包寄回美国去。”上官琛说。

“说的你好象很了解阿龙似的,也许他会随了方依依的意,与我离婚,不对,我们已经离婚了,他可以直接娶了方依依,把我打包寄走省得碍他们的眼。”季婉沮丧的说。

敖龙许久没见季婉回来,平复心情的他意识到了刚才对季婉的态度很不好,他很后悔。懊恼的想着,一会儿季婉回来他要怎么哄她开心。

又等了好一会儿,季婉还没有回来,他起身看了看睡得很沉的方依依,走出病房。

远远看到季婉坐在楼道尽头的长椅上,她使劲昂着头,一滴晶莹的泪从她的眼角划下,他的心狠狠的痛了下。

想到刚才她问他,你不相信我?

他却没有给予她回应,他烦躁的挠了挠头,暗恨自己不该如此寒了她的心。

他走向季婉,来到她身边时,才知她在打电话,声音里充满委屈,心疼之余也有一分恼火,因为,她将自己的委屈倾诉给了别的男人。

“你说谁娶依依,谁要把你打包寄走?”

突然转来敖龙的声音,季婉吓了一跳,手中的手机掉在地上,愣愣的看着身边的敖龙。

敖龙弯身捡起了电话,里面传出上官琛的叫声:“敖龙,你这个王八蛋,你敢再让小狐狸哭,我活寡了你……”

敖龙挂了电话,看向季婉说:“胆大了,竟然找别的男人为你撑腰?”

“我没有!”季婉听着他冰冷的话,倔强的回应他。

伸手要拿回他手中的手机,却被敖龙另一只大手拉进怀里。

“你干嘛,你放开我。”季婉对他的不相信充满怨怒,使劲挣扎着却被他更紧的锢在怀里,心里的委屈突然被放大,她不再挣扎,低着头默默的落泪。

敖龙撩起她的下颌,看到她绝丽的小脸上一双泪汪汪的眼眸,他的心被那跳跃的泪光刺痛。

季婉侧头躲开他的手,迅速擦去泪水。

敖龙紧紧抱住她,在她耳畔低语:“婉儿,我相信你。”

季婉瞬间泪流成河,头埋在他的怀里低低的啜泣起来。

“对不起,我刚才看到依依吐血我被吓坏了,原谅我好吗?”敖龙滚烫的唇在她的耳廓摩挲着轻语。

季婉不停的摇着头,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是不我好,让我的好婉儿伤心了,那婉儿要怎样才肯原谅我?”敖龙说。

“不,我没有生气,也没有怨过你,你,真的相信我吗?”季婉抬头一双水盈盈泪眸凄然看向敖龙。

“我相信,我相信……”敖龙低语着,亲吻上她的唇。

季婉推开他,娇羞的说:“这可是在医院。”

敖龙邪魅一笑,快速在她的唇上狠狠一吻,说:“医院怎么了,谁不知我们是夫妻。等过两天依依好些了,我们就去民政局把证领了,然后向所有人宣布你是名花有主的,再不许你找别的男人哭诉。”

“你不让你哭,我哪来的机会向别人哭诉。”季婉娇嗔的说。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婉儿打我出出气吧。”敖龙说着拿起她的小手打向他的脸颊,季婉抽回手,瞪他一眼说:“你可是少将,当众被女人打脸,我也不怕被人拍下来被传到网上去,到时看你这脸往哪搁。”

“我们上的最强夫妻节目就被人揣测我是妻奴,这回若被传到网上我就正面回应,我就是妻奴,我为妻奴代言,我敢保证不但不会被嘲笑,一定会得到全国女性更为疯狂的迷恋。”敖龙戏谑着说。

“好啊您,身为妻奴却想着被别的女人疯狂迷恋,这是妻奴的觉悟吗?”季婉娇声笑着,抬手打向敖龙。

两人嘻笑打闹成一团,全然无礼这里在医院,楼道里传荡着他们的笑声。

远外病房门口现出清瘦的身影,一双充满阴鸷的眸子似毒蛇般盯着笑闹的两人。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九章 她的柔弱是把双面刃 下一章:第二百五十一章 莫名心慌
热门: 重紫 我哥他超飒 [穿书]校霸心上小奶糕 殿上欢 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 离婚协议 营业对象他不太对 村夫俗妇 [娱乐圈]在下胖蛋,有何贵干 至尊箭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