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还大家真相

上一章:第二百零八章 备战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章 无法掌控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基金会在宛城最大的老年活动中心做义诊,正在她们耐心为老人们做着身体检查时,突然涌来一批记者,围住季婉咔咔的按动着快门,刺眼的闪光晃得季婉及工作人员睁不开眼睛。

“季女士,网上都在传你被敖家人威逼交出财产,可有此事?”

“季小姐,您为何失踪这么久不见踪影,您与敖龙的离婚是不是因为他出轨于慕思思……”

“季小姐,现威龙面临破产,你可会伸出援手。”

“季小姐,传言你与敖龙是假离婚,目的为转移资产,这是真的吗?”

“季小姐,昨天网上传,你的助手秋水支助威龙集团一笔巨款……”

记者们如聒噪的麻雀围着季婉连番轰炸,吵得老人和工作人员们不胜其烦。

季婉以手指挡在红唇前,示意他们禁声,她说:“各位记者我们正在给老人做义诊,请你们有些公德心,不要惊扰到老人家,请跟我去大堂,我会回答你们所有问题。”

记者听闻季婉的话都收敛了些,季婉回头看向张红军说:“张大哥,负责一下这里,我和秋水带记者们下一楼大堂去。”

“去吧,这里交给我不用担心。”张红军说。

秋水很是忐忑的走向季婉,两人带着一众记者向楼下走去。

来到一楼,季婉对记者们说:“各位,回答你们的问题恐有一阵时间,大家还是请安静坐下来,我一定给各位满意的答复。

秋水麻烦你给记者朋友们倒些水来吧。”

秋水点头走去服务台,与活动中心的服务人员一起给众记者们都上了茶水。

记者们无意细细品味香茶,只是浅啄了一口便说:“季小姐,可否回答我们的问题了?”

季点头,盈盈一笑,说:“好,我知大家关心的问题是什么,你们不必再提问,我下面所说的都将解答你们心中的疑惑。”她深深呼吸环视众记者,说:“众所周知,之前我和敖龙都传出绯闻,我当时也被那些绯闻及谣言所迷惑,极度痛苦的同时对敖龙很失望。

敖龙提出离婚,我以为他不爱我了,我便在协议上签了字。

之后,伤心欲绝的我躲去了英国,这就是我消失的原因。

直到最近,我才得知敖家出事,我开始重新审视敖龙与我离婚的事,后来我得知,一直以来有一股势利在设计陷害敖家,包括网上传播的绯闻。

敖龙为我免于伤害,便想到与我离婚的方法,你们都知我做着威龙基金会,虽叫威龙基金会但它不属于威龙集团,确系我独自创立的产业,如果威龙出事基金会也将会被波及,冻结资金接受审查这是必然的。

这样一来,正在接受我们基金会捐助的病患将被停止一切捐助,而他们都是在与生命争分夺秒,停掉捐助就等于扼杀了他们的生命。

敖龙除了想保住基金会,他也不想我被连累伤害,留给我大笔的资产想我此生无忧的同时,也足可让基金会正常动作下去。”

说到此,季婉有些泣不成声,她强制压下激动的心绪,看到记者们眼中流露出的同情,她的美眸不经意掠过一丝狡黠,又道:“明白事情真相的我很后悔,你没能相信自己的丈夫,没能为我们的爱勇敢的争取,我真的很后悔,更惭愧不能在敖家危难之时与家人们共进退。

大家不必再猜测,我可以正大光明的告诉所有人,我虽然与敖龙离婚,但我依然是敖家人。

敖家的困难是暂时的,我更相信敖家的正义。

有些人处心积虑想敖家倒下,使尽各种方法离间与迫害,敖龙想护我安好,才不得以与我离婚。

但我不想悠然享受他的给予,我要站出来帮敖家人度过难关,与敖家人共同抗击背后那股暗势利。”

记者们短暂的沉默,有人问:“季小姐的意思是,敖家这次蒙难皆是被人陷害的了?”

季婉答:“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我无法坦然说近百人大家族的敖家皆清白如雪,有错的人,敖家绝不会姑息养奸,全凭法律裁夺,但我绝不容许冤枉一个无辜的敖家人。”

“季小姐,前几天网上一篇报道似影射某位高管贪赃枉法,会不会就是在背后陷害敖家的人?”记者问。

季婉挑眉一笑,说:“这话是你说的,我可没说。”

记者们皆笑着看向那位提问的记者,那记者讪讪然的挠头笑着。

“季小姐,敖家在你的诉说下神反转,特别是敖龙俨然成了守护妻子的好丈夫,更为基金会的大义爱心做出牺牲。

更听得出你想帮助敖家的决心很坚定,那么,是不是说你会尽你所能,不择手段的帮助敖家翻身,甚至于挪用基金会的善款去帮助威龙集团。”一位记者问。

这一问记者们皆哗然,眼眸泛着凌厉光泽看向季婉。

不等季婉回答,秋水抢着说:“没有,没有,小婉没有那么做。”

那记者举着手机向季婉与秋水,屏幕上是浅水湾别墅前,秋水将一张支票交于敖慕青手上的照片,他说:“你说季小姐没有那么做,不错,这照片上没有季小姐,而是秋水你与敖家现执掌威龙集团的敖慕青,请你解释一下你递给敖慕青手上的那张支票是怎么回事?

据我所知,那张支票是一位老华侨捐赠的,为什么没有入基金会的账,难道你们对于捐赠都可随意处理的吗?”

“这,这……”

“这位记者朋友,你说的是这张支票吗?”季婉将一把支票举起。

众记者都围着那张支票一阵拍摄,秋水惊讶的看到那正是老华侨给她的支票。

那位发问的记者疑惑的说:“这张支票怎么会在你的手上,那明明已经给了敖慕青的。”

“是的,这是一位老华侨向威龙基金会的捐款,确实没还没有入基金会的账上。我先来回答你为什么这张支票会在我的手上。

秋水是曾因不忍看敖家陷于危难之中把这张支票交于大姑奶,而大姑奶思考再三还是将这张支票还给了我,原因是她不能用救治生命的钱用在威龙上,所以,她把这笔钱还给了我。

再有就是,这笔钱之所以没有入基金会的账,那是因为,有人对我的消失很关心,关心得到警局里报了案,更是脑洞大开的说我是被敖家给杀人灭口了。然后我的失踪被立案,然后法院便查收了我名下所有的资产,监管我所有产业及财务。

我很感谢这位如此关心我又做好事不留名的人。那我的平安回归你看到了,你可以放心了。

按理说,我回来那个失踪什么谋财害命案就不存在了,我向法院申请了收回自己的资产管理权,可是,法院却因为一些莫须有的借口迟迟不将我的资产还于我。我的下属向我控诉财务被监管,已经影响到正常运营。

正好秋水拿回这笔款子,我便没让她入账,以便内部急用,特别是基金会的捐赠是一旦发现危急的病患那是刻不容缓的。

而对于秋水擅自将这笔钱交给威龙,我已经对她做出了处罚,她现在已由基金会的负责人降至普通办公职员。

现支票在此,大家不必在这个问题上纠结。

我到是对法院迟迟不归还我资产一事耿耿于怀,请熟悉法务的记者告诉我,要回自己的钱有那么多手续,有那么难吗?”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二百零八章 备战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章 无法掌控
热门: 恶毒妖怪只想种田[快穿] 芸芸的舒心生活 拜相为后 皇家二掌柜(再也不要做怨妇) 我修无情道 无尽神器 猎艳北宋之阅尽群芳 山楂树之恋2 滚出豪门后我成了团宠 永恒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