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比死亡更可怕的是绝望的爱

上一章:第一百九十四章 婚姻走到尽头 下一章:第一百九十六章 涉嫌杀人谋财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季婉一把抢过手机,绝望大喊:“阿龙,你在说什么,我们只是有一点小小误会而已,怎么会是婚姻走到了尽头,为什么要这样说,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可以这样对我……”

厉煊看着歇斯底里大叫的季婉,他很心疼,即便他想帮她,如今的局面他也无能为力了,他到是庆幸把她立刻带来了英国,不让她被媒体与网络暴力伤害,他相信自己的爱会治愈她心中的伤痛。

“婉儿,别这样,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我不得不说,不管你和敖龙之间有什么矛盾,婚姻毕竟是两个人的事,可他单方面就结束了你们的姻缘,冲这一点,他就不再值得你去爱了。

别再追问为什么,一个不爱你的人的答案只难让你更加的痛苦。”厉煊说。

“怎么可能呢,阿龙,我不相信你不再爱我,我无法相信……这,不是真的……”

泪眼婆娑的季婉瘫坐在草坪上,双手紧紧攥着手机,心痛之极的呢喃着。

她真的无法相信这一切的真实性,可是,敖龙已经承认了,他亲口承认了。他单方面的结束了他们的婚姻,是的,他有这个能力,当初他们结婚时就是他拉着她,民政局都没有问她的意愿,二话不说就给他们扯了证。

可是,一切来得让她措手不及,她无法承受似晴天霹雳的悲惨结局,她心中为敖龙想着各种不得已的苦衷与借口,可是,那一纸离婚协议以及他的亲口承认,瞬间打破她所有的幻梦。

心中有太多的疑问与不甘,她好想立刻回国去找到敖龙,让他解开她心头的困惑,可她却又不敢了,不敢再亲口听他说出那么绝情寡意的话来。

心似被万把钢刀在凌迟,让她血流成河痛不欲生。如何能停止这种惨绝人寰的痛,是不是死亡会结束一切痛苦。

厉煊无比心疼的看着她,她从撕心裂肺的悲声哭啼到麻木的仰望着蔚蓝的天空,眼神空洞充满了绝望。

他走过去,不顾肩膀上的痛把颓萎的季婉抱起,慢慢走进古堡。

“婉儿,坚强点,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很快都会好起来。”

他以为给她无微不至的关怀与照顾,还有他的深情宠爱季婉会慢慢的好起来。

他万万没想到,当晚女仆惨叫着敲开他的门,告诉他,季婉自杀了。

他失魂落魄的跑去季婉的房间,看到她紧闭双眼躺在刺目的血水中,他发狂的大叫着她,恐惧之极的紧紧掐住她还在向外流血的手腕。

还好,他从死神的手中把季婉抢了回来。

他紧紧抱着脸色白如纸的季婉,他白色的睡袍染着斑斑血红色的死神之花,他差点就失去她了,他害怕极了,比他面临死亡时还是恐惧一万倍。

“好痛……”一声微弱的呻吟,季婉长长吁出一口气。

“婉儿!”厉煊悲痛之极的唤了声,轻轻放开怀抱让她能更舒服一些。

“婉儿,你怎么这么傻,怎么可以结束自己的生命,你把我吓坏了。”

季婉半阖双眸,微微牵动唇角,凄然一笑,虚弱的说:“厉煊,我以前有嘲笑过为情自杀的人,可刚刚我好痛啊,那种痛让我生不如死,我觉得自己足够坚强,可我真的承受不住了,只想要结束这种噬心锥骨的痛,大脑一片空白,那一瞬间就想一死了知吧。原来,这世间比死还可怕的是绝望的爱。”

她的双唇颤动不已,两行血泪沿她惨白的脸颊流下。

“婉儿,我的婉儿,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好不好……求你勇敢点,不要放弃生命,你有我,你有妈妈,还有小睿小柔,你若不在,我们都会非常难过……”

厉煊还想告诉她,一切都会好起来,他会陪着她,他爱她,从小他就爱着她,他对她的爱绝不比敖龙少一分一豪,可是这一切,面对她心中巨大的悲伤起不到一起治愈的作用,他只能眼看着她在绝望中被摧残煎熬。

此后,他便寸步不离的守护着她,生怕她再有轻生的念头。

看着她慢慢的好起来,他略感欣慰。

季婉的身体虽然好了,可走过一遭鬼门关的她,却好似被抽走了灵魂,似一躯行尸般没出生机。

他把季婉匆忙带来英国,他以为凭季婉坚强乐观的性格,再加他的深情陪伴,她应该会很快走出与敖龙婚姻失败的阴影。

他是低估了季婉对敖龙的爱,也高估了他在季婉心中的份量。

他把季母接来英国,想着有母亲的陪伴季婉能开心一些。

季母看到意志消沉的季婉心疼之极,虽然不赞同厉煊把季婉接到英国,但敖龙单方面宣布离婚消息,她虽心中有太多的疑惑而更多的是气愤。

当下能让女儿远离国内沸腾的媒体,厉煊的做法到也可行。

看着景致美如画的古堡,她期盼着女儿能在幽静美丽的地方慢慢淡忘痛苦。

—————*——————

一个月后。

敖龙看着铁窗外蔚蓝苍穹,熠熠矅眸泛着淡淡的忧伤,幽幽叹息一声:“婉儿,你可安好,好想你。”

他知道季婉已被厉煊带到了大洋的彼岸,这样也好,可以让她脱离敖家将要面临的复杂窘困局面,等敖家尘埃落定之时,他再去找回她,他会给她一个更干净温馨的家。

他做为敖家家主,看到了富可敌国,权力滔天的敖家其实内在早已被腐化的千疮百孔。敖家人过的太安适,太奢华,以至于忘了家训家规,做了太多不为人知泯灭良知的事。

敖少保所为只是众多隐患中的一个,他们都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敖家定会应了盛极必衰的万物循环原则,走向衰败。

权利和财富固然是好东西,可也要看驾驭它的是怎样的人,从前刚直不阿的敖家人已经变质了,他早就想整顿家风,可是,腐朽已入骨髓的敖家人想改变他们的习惯,损害他们当下的利益,即便敖龙有霸道雷厉风行铁手腕,也绝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出了敖少保的事,他就想到要借此彻底的将敖家清理一番,除去毒瘤后的敖家,他相信凭敖家人的毅力与骨气,再加季婉的帮衬敖家会很快崛起,那将是个全新的敖家。

他相信季婉不会看着敖家陷于危难而不伸出援手,他本想着和季婉说出心中的想法,让她暂时远离敖家,等一切落定后,她再回来。

却不想,慕思思这个可恶的意外,让一切偏离了他的计划……

被限制了自由的敖龙已无力掌控大局,敖家人只能听天由命。

此时的敖家已经乱成一团。

大姑奶敖慕青坐在办公桌后,一脸的阴沉。

南宫嫣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抚着自己的圆鼓鼓的肚子愁眉不展。

敖谨气愤之极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说:“这钱部长是疯了,搞威龙集团也就够了,还搞得妈因受贿被抓起来审查,结果连带着爸和阿晟阿龙都被隔离审查,他这是想绝我们敖家主坟吗?”

“爱女被辱,那个父亲不疯啊。就连我们南宫家都被鸡毛蒜皮的小事困住了手脚,现在是谁敢帮威龙就会遭殃。唉,阿晟被隔离不让见,也不知他怎么样了。”南宫嫣一脸愁苦的说。

“阿晟身强力壮的你不必担心他,你到是要照顾好自己,控制好自己的心态,千万别影响到腹中的宝宝。”大姑奶担心的看着南宫嫣说。

“大姑奶放心,我会调节好自己不会影响到宝宝。”南宫嫣说。

“最可气的是我外公卓家,敖家出事本是想让他们在政局上帮衬着些,没想,妈一被抓进去,他们一个个都缩回头对我们敖家更是唯恐避之不及。这,这算什么亲戚啊。真是现实之极。”敖谨气得脸色通红,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现在,也管不了你妈和你三叔的事了。我们得想办法救威龙,从财团出事连小供应商都敢来踩我们一脚,公司内部几位高层提交了辞呈,更是搞得员工们人心涣散,真是墙倒众人推。

我从美国分公司调来的资金马上就用完了,我们必须找到可靠的资金支助,不然,下个月我们连员工的薪水都发不出来了。”大姑奶说。

“季婉还没找到吗?你说敖龙和季婉这两人在搞什么,敖龙没来得及把离婚协议的事告诉她,她怎么也不来问问是怎么回事呢?就这么平空就消失了,我们可是把敖家所有的钱就转给她了,我怎么也不相信她是那种卷钱跑路的不义之人啊。”敖谨说。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也真是……”大姑奶无奈的说。

“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离婚,任谁都会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也许小婉伤心欲痛正躲在那里难过伤心呢,也许她根本不知敖家出事了。”南宫嫣说。

“你说的也是,可这一直找不到她,敖家可真是惨了,要不,我们和秋水悄悄说说,从基金会借点钱过来应急。”敖谨说。

“如果这周再找不到季婉,再找不到资金支助,也只能试试求助基金会了。”大姑奶说。

办公室大门突然被推开,秘书慌乱的冲进来,说:“不好了,总监,一楼大厅来了一大批人说是要我们给结算上季度的欠款,气势汹汹的好吓人啊。”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九十四章 婚姻走到尽头 下一章:第一百九十六章 涉嫌杀人谋财
热门: 念你情深意长 南方有乔木 千金裘 天团解散后我爆红了 古代农家日常 发光体 爱情的开关 病弱omega反派C位出道 在豪门宠文里当女主角 雀登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