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婚姻走到尽头

上一章:第一百九十三章 离婚协议 下一章:第一百九十五章 比死亡更可怕的是绝望的爱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小婉!”

厉煊跳下病床一把扶住浑身颤抖的季婉,说:“小婉,你没事吧。”

季婉推开厉煊慌乱的捡起手机,茫然呢喃着:“不可能,是我看错了,一定是我看错了,那不是阿龙发我的,不是,一定不是……”

她使劲又按又戳着手机,可手机屏幕一直黑屏,碎裂的屏幕有细小的玻璃碎屑将她的手指刺破,她每点一下手机都是一个带血的手印,她跪在地上娇小的身躯抖若筛糠,执着于想把手机打开。

厉煊一把抢过手机,大手将她捞在怀中说:“小婉,手机已经坏掉了,你刚才看到的就是事实,那就是敖龙发给你的,【离婚协议】,他要和你离婚,你清醒一下。”

季婉狠狠推开厉煊,泫然欲滴的眸子迸射着戾芒,说:“不可能,阿龙绝不可能和我离婚,绝不可能。我,我要去找他,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对,一定是哪里搞错了。阿龙他是爱我的,他说过他爱我……”

季婉说着就要向病房外跑,厉煊再次拉回她,说:“小婉,你清醒一下吧,若说你一个人看错,难到我也会看错吗?那的确是敖龙发过来的离婚协议,他要和你离婚,他和别的女人好上了,他不要你了。”

“你给我滚开,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让阿龙误会,你滚开,我不想见到你。我要去找阿龙,我要跟他说,我是爱他的,我和你只是兄妹,我们没可能他的。

我要去找他,他说过我们要不离不弃。”季婉疯了般推搡着厉煊,厉煊一只胳膊困着季婉,眼见就要被她挣脱开。她的话让他心很痛,他不甘心放手,他从懂事时起她就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是他立誓要娶的女人。

情急之下,他举起绑着绷带的手用力搞向季婉的后颈,季婉瞬间晕厥在他的怀里。

“先生,你怎么把季小姐给打昏了。你的肩膀可是刚做过手术的,不可用力啊。”一旁的助理惊讶的看着厉煊说。

“快帮我把她扶到床上去。”厉煊忍着肩上的巨痛冲助理喊,两人一起把季婉扶到床上躺下。

“先生,你的肩怎么样?”助理紧张的问他。

“我没事。”厉煊凝眉说着,拿起自己的手机将复制的离婚协议照片传到助理的微信里,对助理说:“你,马上把这张照片给媒体。”

“这,先生,昨天敖先生可是警告过您,不可以再做对他与季小姐不利的事,而且听敖先生对季小姐坚决不放弃的态度,我觉得这个离婚协议有点蹊跷,要是让敖先生知道又是您从中作梗,恐怕他不止会把那段对话告诉季小姐,我们可能无法在中国拍摄了。”助理说。

“离婚协议,是从敖龙的手机发给小婉的。他就是查,也有发那个照片的人做我们的挡箭牌。

现在,不管这份协议是真是假,我都要把它变成真的。赶紧去安排,给我做得干净点,还有立刻叫人帮我办出院。”厉煊说。

“出院,您的身体还没好……”助理看到厉煊瞪向他森寒的目光,他点了点头,说:“那……好吧,我这就去办。”助理不敢再多话转身离开病房。

厉煊看着病床上昏迷的季婉,修长的手指点在她紧锁的眉心处,轻轻的为她抚平,说:“小婉,你昨天回去找敖龙,敖龙却来这里找你,阴差阳错你们昨晚没有见到面。

而今天,这个离婚协议可以说明的是,就算没我拦在你们的中间,还是会有很多人不乐见你和敖龙在一起。

你跟他在一起太累太苦了,你们的爱再深厚也经不起这么多磨难与考验,你们终究是不幸福的。

跟我走吧,只有我才能给你最平静安适的幸福生活,我们和妈一起去英国,住在童话一般的古堡里,你将是我的公主,我会宠你爱你一生。”

————*——————

唐俊驰,吴凯泽及楚璟三人一同冲进敖龙的办公室,楚璟急迫的说:“二哥,你搞什么,你什么时候和嫂子离的婚。”

“老二,这一定又是卫金煜搞出来的坑对吧。”吴凯泽虎目圆睁瞪着敖龙。

唐俊驰也一脸凝重的看着他。

“你们怎么知道,是老大告诉你们的?他的嘴什么时候变这么快了。”敖龙说。

“什么老大,你和嫂子的离婚协议在网上都传开了,你别告诉我这是真的?”唐俊驰说。

敖龙闻言立刻用鼠标操控电脑,打开新闻页面立刻跳出那张离婚协议的图片,还有慕思思的床照,他微眯眸子沉声说:“慕思思,你竟敢偷拍协议……”

“我去,还真他妈是真的,我说敖龙,你到底搞什么,你干嘛和季婉离婚,你鬼迷心窍了吗,就那慕思思,他他妈的一身假体,你也能下得去嘴。”吴凯泽气愤的说。

“二哥,这不是真的对吧。”楚璟仍无法相信,那么爱季婉的敖龙,怎么可能离婚。

敖龙面色凝重的看着网上的帖子,他再一次让民众们刷新了他的无耻,网民们以最恶毒的语言攻击他和慕思思,字字句句都不堪入耳。

他立刻拿起自己的手机翻了翻,没有发现季婉打来过电话。网上闹得这么凶,按理说她应该知道了,为何没有打电话给自己呢。

“二哥,你到是说句话啊,我真不相信这是真的,这,这怎么可能呢,你一定有苦衷的对不对。对了,昨天嫂子打电话给我问有没有和你在一起,我当时还调侃嫂子一时一刻都离不开你,这怎么第二天就离了,我去,我真是……懵逼了。”楚璟愁眉苦脸的说。

“婉儿昨天给你打电话了,什么时候?”敖龙问。

“下班之后,应该是晚上七八点了吧。用你家坐机打给我的,我还以为是你心情不好找我喝酒去呢。听到是嫂子,我还替你高兴,你们终于合好了。”楚璟说。

“部队公寓的坐机?”敖龙欣喜的问。

“是啊。”楚璟说。

“原来,婉儿昨天回家去了。”敖龙知道季婉回家,开心不已。

“我说你,到底什么情况?”唐俊驰纳闷的问。

“我能想到的就是慕思思又在作死。”吴俊泽摇头说。

“那个离婚协议本来是假的,现在看来要变成真的了。”敖龙说。

“什么?真是真的,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三人听敖龙亲口承认都不可置信的瞪着他。

“敖家出事了,……”敖龙与三人说了昨天敖家人商议的结果,最后他做了离婚的决定,想保全季婉。

“我去,二哥,你这手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敖龙,危难之时把敖家所有的一切给了嫂子,保全自己的女人一生无忧的无私奉献,我真是佩服的无体投地。”

“可是,现在网上闹得这么厉害,嫂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看到你们的离婚协议,她不是应该杀到部队来找你兴师问罪吗?这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也太反常了。”

“你们这夫妻俩,都是不走寻常路的,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敖龙蹙起眉头,拿起手机给季婉拔打过去,手机中人工智能回复是关机状态。

他立刻打给影子,说:“影子,现在季婉在哪里?”

“龙少,夫人现在厉煊的别墅里。刚才医院突然涌来很多记者围堵了医院,厉煊带着夫人悄悄离开躲去了他的别墅。龙少,您与夫人离婚的新闻是真的吗?”影子问。

“影子,你记好,季婉永远是我的妻子,你的职责就是保护好她。”敖龙说。

“是,龙少。”影子应声。

敖龙挂了电话,本是想自己告诉婉儿假意离婚的事,现在被慕思思给搞得尽人皆知,而婉儿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他可想到季婉在看到那份离婚协议时的悲痛欲绝,他很想立刻跑去厉煊的别墅与季婉解释清楚。

但,恐怕现在部队外一定也被记者围得水泄不通,如果被拍到他去找季婉,恐怕那个离婚协议的真实性会被有心人质疑。

再想到自己心中的计划,他幽幽长叹,暗道:婉儿,对不起,让你伤心了,很快,很快你就会明白我的苦心。

季婉微微转醒,脑海中突然出现那张离婚协议的照片,她猛的坐起发现自己身处在陌生的环境。

她看着房间里色彩绚烂,雍容华贵,古典宫廷风格的装修,她诧异之极。

她下了床赤脚踩在柔软的长毛地毯上,梳装台上大大的鎏金镜子里映射出她身穿飘逸公主睡裙,长长的似瀑布的黑发直直垂下,真好似童话中的公主一般。

这一切让她有在童话梦境中的感觉。

她打开房门,一个穿着女仆装的外国女人站在门口,见到她盈笑行礼,用别扭的中文说:“季小姐,您醒了。”

“你,……,你是谁……,我,这是在哪里?”季婉不解的问。

“季小姐,这里是阿奇尔伯爵的古堡,我是这里的佣人。”女仆说。

“阿奇尔,古堡?我这是在英国吗?厉煊,他在哪里?你们快带我去见他。”季婉闻言自己已身在英国惊讶之极,她立刻拉着女仆向楼下跑。

她还没有搞清楚离婚协议是怎么回事,怎么可以来英国,不行,她要回去,她要亲口问问阿龙,她绝不相信他会和她离婚。

季婉奔出古堡,看到厉煊坐在一棵大树下纳凉,她冲过去一把揪住厉煊的衣领说:“厉煊,你为什么把我带来英国,马上把我送回去,我要见阿龙,你听到没有,我要去找阿龙。”

“小婉,我是不会让你回中国的,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保护你。”厉煊说。

季婉怒瞪着他,说:“保护我?我看你就是不想我见阿龙,厉煊我告诉你,我们只能是兄妹关系,现在,你,马上安排我回国,别让我再说第二遍。”

“小婉,你明明亲眼看到离婚协议的,你还在幻想什么,敖龙他不要你了,你面对实现吧好不好……”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厉煊的脸上,季婉狠狠的瞪着他说:“你给我闭嘴,阿龙他绝对不会不要我。”

厉煊脸上立现明显的五指印,他深吸一口气,拿出手机点开举到季婉面前,说:“那我就让你看看敖龙对网上传你们的离婚协议怎么亲口解释的。”

季婉目光直直的盯着手机画面,只见敖龙被众记者围着,记者问:“敖少将,网上传出一张您与您妻子季婉的离婚协议,请问这是真的吗?”

“请问,您与会所小姐的视频是真的吗?……”

“与那份离婚协议一起被放出来慕思思小姐的床照,是不是您婚内出轨于慕思思小姐,才导致的离婚?

画面转向敖龙,他面色沉郁,看了看发问的记者,说:“我只能告诉你们,我与季婉的婚姻已走到了尽头,已于昨天晚上和平分手,其它无可奉告。”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九十三章 离婚协议 下一章:第一百九十五章 比死亡更可怕的是绝望的爱
热门: 月满西楼 在惊悚游戏攻略四个纸片人 全世界盼我闹离婚 留守村妇 快穿之炮灰男的逆袭 帝台娇 谁动了我的听诊器 神书 今天又叒叕没有离婚[穿书] A变O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