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离婚协议

上一章:第一百九十二章 不论天堂地狱我都陪着她 下一章:第一百九十四章 婚姻走到尽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季婉回到部队的家中,家中冷冷清清,她寻遍了整个小楼,没人。

她坐在沙发上,看到茶几表面上一层薄薄的灰尘,好象敖龙很久没有回来过。

看了看腕表已经晚上八点钟了,敖龙早应该从部队下班了。难道他在加班,想着她又跑去部队的办公大楼。

敖龙的办公室门是锁着的,她徘徊了一会儿又折回到家里,依然没有人,这时才想到给他打电话,却发现自己的手机不在包里,方知把手机落在厉煊的病房里了。

她拿起客厅的坐机电话给敖龙打电话,一直没人接。

她又打去敖家庄园,电话接通:“喂,刘伯,敖龙在吗?”

管家刘伯看了看客厅里围坐的人,说:“没有,二少没有回来。”

“哦,那好,我挂了。”季婉挂了电话,她自语:“那他会去哪里?星宿……”

她又立刻打电话到星宿,佣人吴妈接的电话,同样的敖龙没有回去过。

最后她打给了楚璟,她想也许敖龙心情不好和几个兄弟出去喝酒,可是楚璟在家里,她随意聊了两句,得知俊驰与凯泽都在各自的家中,又排除了敖龙和兄弟在一想的可能。

他到底去了哪里?

季婉很是心烦,看着空荡荡的家,想到姐姐的话:只要我守着这个家,他早晚有回来的时候。

对,阿龙,我会在家等着你回来。

她深深呼吸,看着蒙了一层灰尖的家,想到敖龙很爱干净的,她走去厨房投洗了抹布开始打扫卫生。

敖龙回到敖家庄园,看到爷爷,大姑奶,父母,哥嫂及姐姐姐夫都在,另外还有慕思思及她的父母。

敖龙向长辈们打招呼,特别是慕家夫妻,他们是方依依的阿姨和姨夫,也是敖氏财团的大股东,他们的到来让敖龙感觉事态很严重。

“阿龙,你和小婉,你们俩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刚才给小婉打电话是个男的接的,好象是厉煊,你们那点误会还没解释清楚吗?不会是真要离婚了吧,你们两个当是小孩子过家家久吗?搞成这样也不和家里长辈有个交待。”卓璇一见儿子就埋怨的说。

“阿龙,别忘了你大婚之日许下的诺言,万不可做对不起小婉的事。”敖擎宇警告儿子说。

“你们要我回来就是说我和婉儿的事吗?我们没事,她没和厉煊在一起,她的电话只是落在医院,那个视频更不用说,过一阵自会给大家一个解释。”敖龙说。

敖啸天看着略显憔悴的孙子,他说:“阿龙,你与小婉的事我相信你能处理好。我们也没有相信外界的传言,今天找你回来,是你三叔他们家出事了,但很快就会连累到整个敖家,找你回来商量一下对策。”

“我三叔,什么事?”敖龙问。

卓璇气愤的说:“其实是你三叔家小儿子,敖少保,他出事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快说。”敖龙问。

“前一阵不是让敖少保回集团了吗,然后我还安排了钱部长的孩子去我们财团实习,没想到,那个敖少保以为那个孩子是没背景的实习生,一直追求人家,结果前几天把人家女孩给迷奸了。

女孩碍于脸面没有报案,钱部长就这么一个女儿,如珠如宝的宠着,他哪里受得了自己的女儿被糟蹋,立刻派人暗里查敖少保,竟然在他的户头发现了一大笔不明款项,追查这笔钱才知敖少保最近一直在玩非法赌球,然后直接就把敖少保给抓起来了。

这个小杂碎被被人一吓把你三叔一些违法投标什么的都说出来了。现在你三叔已经被抓起来了,正在审查,估计你三叔也是扛不了多久的。

不管你三叔那边怎样,因他的事牵连集团一定会被冻结所有资金,以我想钱部长一定会故意压着你三叔的案子,只要案子不结财团的资金会一直被冻结,敖氏没有足够的资金运转,度不过这个难关将面临破产。

钱部长这人在政局中的人缘极好,爱女心切的他,一定会尽自己所能打压敖家,敖家这回真的是遇上大劫难了。”

“当下,必须找到可支撑敖家度过难关的财力。”大姑奶说。

“我们慕家是除敖家第二大股东,义不容辞会拿出个人的钱去救威龙的。”慕父说。

“我和我哥说了,我哥说南宫集团一定会全力扶持敖家的。”南宫嫣说。

“我的公司比不了南宫家,但也会全力支持敖家。”墨翰说,敖谨握着他的大手冲他感激的一笑。

“这恐怕也是短期支助,而且南宫家很可能被钱部长盯上,应该会很麻烦。”大姑奶说。

“我就说他是个臭虫,果然就坏事在他身上。”敖啸天说。

卓璇怯怯的说:“都怪我,都是我当初主张把他留在公司,可我万没想到……”

“这事不怪妈,谁会想到敖少保会去迷奸人家女孩。”敖晟说。

“其实,以前他就有过这种事例,都是你三叔给摆平的,我知道也是睁一眼闭一眼的没放在心上,就觉得,他搞得都是平民女孩子,随便给些钱就了事了,哪里想到……”

“愚蠢!你明明知道,为什么不阻止他的恶性,你不明白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道理吗?还有,平民女子就应该被人肆意糟蹋吗?卓璇,说过你多少次了,不要自诩高贵,同为公民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就是你这种愚蠢的想法最终害了敖家。”敖擎宇怒然向卓璇吼道。

“我,我,……我错了。”卓璇低头垂泪,丈夫多次告诫她的道理她从来没当回事,在她认为,她就是贵族,就是不同于那些低贱的平民。而她这种阶级论调被季婉打了脸,她没有得到警醒,最终变成毁掉敖家的星星之火。

敖龙伸手拍了拍伤心哭泣的卓璇,看向大家说:“我觉得,敖少保这事有些问题。大家都知道最近一直有人在背后坑我们敖家,我现已查出幕后主使就是卫金煜。

刚说敖少保非法赌球入账大笔金额,而卫金煜的儿子有一个非法赌球网,我正在查这个网站。我觉得,这件事背后很可能又是卫金煜在操控着。

这一次他玩了一招借刀杀人,但他应该还不知道我在查他儿子的网站,网站有一个防御很强的小系统,我猜测应该是隐藏了很多不为人知的重大秘密。

但,破解这个系统需要些时间,我想……”

“你有什么好办法,那就快说出来?”敖晟说。

敖龙沉吟片刻,说:“我想离婚!”

“阿龙,你疯了你。”敖谨腾的站起瞪着敖龙吼。

“阿龙,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自己的事,还不赶紧想挽救家族的方法。”卓璇说。

“阿龙,你怎么能和小婉离婚呢,你明知小婉很爱你,你不是也很爱她的吗?难道就因为一点小误会你们就要分开,当初你们是怎么鼓励我挽救我和你大哥的婚姻的,你到底在想什么?”南宫嫣气愤的冲敖龙喊,敖晟忙安抚着她不让她激动。

“阿龙啊,婚姻可不能儿戏啊。”慕父说。

“你们怎么都说龙哥哥啊,他要离婚那一定是觉得和季婉不合适啊,龙哥哥,跟着你的心走,我支持你。”慕思思兴奋的眨着明眸说。

“你给我闭嘴。”慕母喝斥着女儿说。

“阿龙,你与小婉如果真的过不下去,我们长辈也不可能强迫你们硬是在一起,我觉得当前家中的事更重要,正好这段时间你们也都冷静一下,之后再决定吧。”敖擎宇对儿子说。

敖龙环视着大家,只有爷爷敖啸天低头不语,敖龙笑了笑,说;“我说的离婚正是一个可以挽救敖家的方法,大家都知道,婉儿自己办的威龙基金,保镖公司,还有军属酒店,这些都是她自己辛苦创业,现在也算是收入颇丰。如果敖家有事,她的产业都会跟着被冻结。反之,如果我们离婚,她的产业便可以得到保全。”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想着保全她。”卓璇气愤的打着儿子。

“你不会是想让季婉用基金会的钱暗中来救威龙吧。”大姑奶眸光闪亮的说。

气愤的卓璇闻言,立展笑靥,说:“哎哟,这可是个好办法啊。小婉的基金会光前几天慈善晚宴上的捐款就是座金山啊。”

“妈,大姑奶,婉儿不会那样做的,那样跟骗捐有什么区别。

大家别怀疑我和婉儿的感情,我虽然想出离婚这个主意,一是万一我们敖家不行了,我保全了我的妻子,这是我做为男人最后能为她做的。

二是我相信婉儿,离了婚她应该可以做为外援帮助敖家。也许她将是我们敖家唯一可以翻盘的机会。”敖龙看向敖啸天笑说:“爷爷,您也相信婉儿,对吧。”

敖啸天笑了,说:“我看好的人,当然会相信她。只是,这个离婚你要和婉儿商量好,现在你们的关系很敏感,不要让她以为你……”

“不,爷爷,财团的账户说不定马上就会被冻结,已经没有时间去说服她,我私自作主马上离。姐,你立刻给我拟一份离婚协议。妈,大姑奶你们商量一下,把能动用的资金都转到婉儿的名下去。

正好就着网上的事,大家都认为我做了对不起婉儿的事,做为补偿敖家给她一大笔分手费也属正常,也只有这样才能名正言顺的转移资金,不被人怀疑。还有就是,你们谁也不要给婉儿打电话,这件事由我来和她说。”敖龙说。

所有人都沉默了,卓璇想了想还是开口说:“傻儿子,你把钱都给了她,万一,她卷着钱跑了……”

不等敖龙说话,敖谨摇头坚决的说:“妈,不会的,小婉绝对做不出这种事来,敖龙这么做是对的,有小婉在我们敖家还有一线希望。”

“是啊,妈,我也相信小婉。”南宫嫣说。

卓璇看着大家都一副认可的态度,也不再说话了。

“那好吧,就依阿龙说的马上准备吧。”敖擎宇说。

“大家赶紧准备。”敖龙说。

敖擎宇笑对慕氏夫妻,说:“咱们哥俩好久没一起下棋了,今天已经这么晚了,不如你们三口就住我家,明天再回去。”

“也好,我这也手痒了,老爷子,可有兴趣一起来啊。”慕父笑看敖啸天说。

“走,走,下棋可少不了我,我和你们说,我和小婉那丫头可是学了几手杀招,一会儿定把你们杀的片甲不留,走。”敖啸天一听说下棋开心的很,三人笑着走去棋房。

卓璇与财务总监的大姑奶商议后,拉着慕母说:“我带你去房间看看可缺什么。”

慕思思见父母都各自走了,她眨巴着明眸看着敖龙。

没一会儿,大姑奶与敖谨来到敖龙面前,大姑奶说:“能动的款子都打给小婉了,还有我能想到的不动产,就连这座庄园现在都是小婉的。”

敖谨将离婚协议递到敖龙的面前,说:“好了,签了吧,小婉的那部分,我已经仿写了。”

敖龙点了点头,看了看离婚协议,没有犹豫签上自己的名字。

他拿起协议对大家说:“不早了,都休息吧。”说罢,他走去电梯。

“对小婉我一百个放心,可是,这心总感觉慌慌的。”敖谨说。

南宫嫣叹息一声说:“我怎么有种感觉,阿龙不会告诉小婉。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但阿龙第一个想到的是安置好小婉,真的好感动。”

敖晟点了点她的小鼻子,说:“你这怀孕了还真是爱多愁善感的,别多想了,赶紧睡觉去了。”他小心扶着南宫嫣也向电梯走去。

其它人都各自散去,慕思思坐在沙发上翻腾着大眼睛寻思良久,她站起身走进电梯,伸手要点2楼,遽然改点在4楼。

从电梯出来,她小心翼翼的来到敖龙的房间,房门是虚掩着的,她心中窃喜推门探着头没看到敖龙,她悄然走进去,内室里传来水流声,应该是敖龙在洗澡。

她一眼看到桌上放着敖龙的手机和离婚协议,她偷笑,用敖龙手机拍了张离婚协议的照片,然后蹑手蹑脚的走进里间卧室里,将头发弄乱,拉下吊带迅速钻进被子里,再拿敖龙的手机想给自己照张床照,看了看自己,伸手把唇上的口红胡乱抚了抚,感觉象是热吻弄花的,然后得意的笑看敖龙的手机,喀嚓,拍了一张性感妩媚的床照。

然后,她找到季婉微信将离婚协议与她的床照发过去,得意的笑说:“虽然龙哥哥不是真和你离婚,那我也让你尝尝痛苦的滋味。”

听到水声停下,她立刻删掉微信,连同她看到由部队那个家打来的电话一并删除,把手机和离婚协议放回原处,整理了一下自己,稳稳的坐在一边的沙发上。

敖龙下身围着浴巾出来,看到慕思思在自己的卧室里,他凝眉说:“你又不长记性是不是。”

“呃,我只是想和龙哥哥说,其实我私下里跟钱部长的女儿还蛮不错的,要不要我帮敖家求求情。”慕思思说。

“这事是能求情的吗?你别跟着添乱就好,出去,赶紧回去睡觉去。”敖龙不耐烦的挥了挥了手。

慕思思只好悻悻的离开。

敖龙拿起手机想给季婉打电话,想到她的电话在厉煊的手上,便上床睡觉。

敖龙一夜没有回来,季婉在这个家中却睡得特别的安稳,也许是几天没有好好睡觉了,她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她起床洗漱,然后给秋水打了电话,说再护理厉煊几天就回去基金会上班,闲聊几句挂了坐机。

家,果然是让人无比安心的地方,即便敖龙没有回来,她的心也不再孤寂,不再茫然。

她走出家门,向办公大楼看了看,想着要不要去看看敖龙,他应该正在忙,分开这几天,又经历误会,她现在有一肚子话想对他说,若去办公室他正忙,哪有时间听她倾诉,她不是碰一鼻子灰去。

觉得还是晚上回来,守在家里等他,也许会给他一个惊喜。

季婉来到医院厉煊的病房,将手中的芒果放在桌上,笑说:“看到芒果很新鲜就给你买了些,我去洗洗手切给你吃。”

“小婉,你先别忙切水果,你来。”厉煊面色阴沉,明眸中泛着忧苦看着季婉。

“怎么了,什么事不高兴,是手术有什么反应吗?”季婉看厉煊神色有些不对。

“小婉,昨天你走时把手机落在这了,来了几个电话我帮你接了,还有微信……”厉煊说着把手机递给她,季婉伸手去拿,厉煊却突然收回手,紧蹙眉头说:“小婉,对不起,我看了那个微信,你,……”

季婉嘟着红唇,说:“侵犯我的隐私,该打。”说着,她去拿手机,厉煊却紧紧握着手机不给她。

“干嘛,快给我手机,不然我真生气了。”季婉说着硬是把手机抢了过。

点开微信,是敖龙发给她的消息,她欣喜不已立刻打开,看到两张照片,其中一张是慕思思躺在床上的照片,那床……,不是敖家庄园她和敖龙卧室的大床吗?慕思思怎么会在她的床上。

还有另一张照片,一个文件上面写着【离婚协议】,她立刻点开照片,放大后的照片,真是一份离婚协议,而两人的名字分别是:敖龙,季婉。

如五雷轰顶般,季婉的脑子炸开,手颤抖不已,手机从她的手中掉落在地上,大大的屏幕摔得粉碎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九十二章 不论天堂地狱我都陪着她 下一章:第一百九十四章 婚姻走到尽头
热门: 重生九二好生活 华胥引 半城风月 乡村小农民 梅花烙 你们嗑的cp在一起了 乡村活寡美人沟 打奶算什么男人 绝色倾城 千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