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横生枝节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九章 暴走的敖龙 下一章:第一百九十一章 错过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敖龙坐进包房里就叫服务生:“给我上酒,把你们这最好的酒都给我拿来,快点。”

服务生闻言可是乐坏了,麻溜跑出去拿酒,没一会儿几个服务生每人小心翼翼的拖着一瓶洋酒送到敖龙的面前。

敖龙等不及服务生们慢悠悠的将酒倒进杯子里,直接抢过瓶子对嘴咕咚咕咚的喝起来,他连着干掉了两瓶,辛辣的酒水让他沉闷的心舒爽了许多。

服务生们看着他把价格不菲的洋酒跟喝啤酒似的瓶吹,惊的目瞪口呆,更惶恐他的酒量不知还应该不应该再给他启酒。

“酒,杵在哪干什么,快给我启酒。”敖龙狂声大吼。

服务员们瑟瑟发抖的又启开了两瓶,小心的递给他。

他们拿来的每一瓶酒都要十几万块钱,要是不小心摔了,他们恐怕要白干几年也不一定能填补上这瓶酒的钱。

而这位大爷,一连喝下了三四瓶洋酒,看得他们肝颤。

四瓶酒下肚,敖龙眼神迷离,视线也开始飘乎,他晃晃悠悠走到点唱机使劲戳着。

“先生,您是要唱歌吧,那我帮你找几位小姐给您服务好吗?”服务生怯然的对敖龙说。

“好,快点,叫她们来给你唱歌,都来给我唱歌……”

敖龙手舞足踏脚步踉跄着倒进柔软的沙发里,傻傻的大笑。

服务生去报知了妈妈桑,妈妈桑听说是点了会所里最贵的洋酒的客从,还一下干掉四瓶,立刻乐滋滋的带着几个姿色绝佳的小姐来到包房里。

一进包房,就见一个醉得跟一滩烂泥似的男人扒在沙发上,她过去拍了拍没什么反应,她涂着精致美甲的小胖手扳过敖龙的脸,立时瞪大眼睛惊讶的叫:“我的天啊,敖龙,这是龙少啊。姑娘们,你们今天可撞了大运了,这可是完美男神加财神爷呀,把你们看家的本事都使出来,快给我好好侍候着。”

小姐们一听是有完美男神之称的敖龙,个个都两眼放光争抢着扑上去,多只小手抚摸着他的身体,还有使劲的拉扯敖龙衣服的。

“阿嚏!”敖龙被刺鼻的香水味熏得连打喷嚏,有些清醒的他睁开眼看到围绪着他的女人们,一张清秀脱俗的脸庞映入他的眼帘。

他一把抓住那个女人,含糊不清的说:“别走,婉儿,别走……”

女人被敖龙抓住瞪着惊喜的眸子,很乖巧的依靠在敖龙的身边,巧笑盈盈的看着他。

其它小姐见状更不甘示弱的挤到敖龙的面前,敖龙被香水味呛得烦躁不已他大吼一声:“滚,都他妈的给我滚,滚出去……”

妈妈桑见状可是不敢得罪了这位爷,立刻把其它小姐都带走,暗语示意被留下的小姐一定要侍候好龙少,然后她关上了房门。

敖龙迷醉的看着怀里的女人,他撩起她的下颌看着她那双水灵灵的眸子,他说:“婉儿,你不要离开我,你不能跟厉煊走,你是爱你的对不对,别走好不好……你不可以走,我不要你走,不可以……”

想到季婉要被厉煊带走,那噬心的感觉让他体内暴戾的因子躁动起来,他狂肆的撕扯着女人的衣服,吻上她的唇。

不对,这不是婉儿的味道,他用力的吸吮着,啃咬着。吻一路向下,鼻翼间萦绕着浓浓的香水味,不对,不是这个味道。

婉儿的体香是那种自然的淡雅馨香,鼻腔中的香水味道让他感觉有些恶心,也越来越想念那种纯天然的体香。

没有找到脑海中渴望的味道,他变得越来越暴躁,对身下女人近乎残忍的撕咬着。

女人由一开始的情动迷醉,慢慢变得恐惧起来,最后她实在承受不住敖龙的肆咬,大声的求饶着。

敖龙却如一只嗜血的野兽般,使劲的在女孩的身上施虐。

女孩最后痛得发了疯的嚎叫着,她的叫声传出了房间,经过包房的服务生听到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立刻推开门便看到,敖龙趴在小姐身上玩命的啃咬着,鲜血流淌到白色的地毯上。

“啊啊,杀杀,杀人了,杀人了……”服务生吓得双腿发软瘫在地上,然后连滚带爬的跑出去呼救。

拿着追踪器寻到会所的敖晟等人,正与被吓得魂飞魄散的服务生撞上,敖晟蹙眉,说:“不会是敖龙要闹出人命了吧。”说罢几人顺惨叫声飞快跑向楼上。

包房门大开,敖龙骑坐在全身是血的女人身上一边啃咬,一边大叫:“不对,你不是婉儿,你不是婉儿,你把婉儿藏哪去了,说啊,你把她藏哪去了……”

敖龙赤红着双目,如饥饿的野兽般凶残。

众人惊愣一瞬,立刻涌上前拼尽全力才把狂暴的敖龙拉开,解救下了那个可怜的女人。

唐俊驰拉下厚厚的大桌布将女人包裹起来,说:“我送她去医院。”说罢抱着女人跑出去。

“我去,压不住他啊。”吴凯泽压制不住发狂的敖龙,向敖晟求救,敖晟上前照着敖龙后颈一拳,敖龙立时昏过去。

“我去,二哥发起狂来真是太吓人了。”吴凯泽抚去一头汗说。

“来,我们把他扔浴室里,让他洗个冷水澡清醒一下。”敖晟说,与吴凯泽把敖龙抬去浴室。

两人看着浸泡在冷水里的敖龙,累得气喘吁吁,吴凯泽说:“十年前依依走时也没见二哥这么发狂过。”

敖晟叹息一声,说:“只是一点小误会他就疯成这样,以后若真有一天小婉要离开他,真不敢想他会怎样。”

“怎么可能,嫂子和二哥感情好着呢,今天这事就是二哥小心眼。”吴凯泽说。

“小婉对阿龙的感情我相信,可是,就怕有人在中间不起好作用啊。”敖晟说。

“你是说,那个厉煊今天被打有猫腻?”吴凯泽问。

敖晟沉默,若说刚才在农庄,他也以为是弟弟一时吃醋小心眼冲动打了厉煊,可弟弟发狂成这样,这更象是受了很大的刺激,他觉得今天的事有点蹊跷。

“哎哟,这不是敖家大少吗?真是难得一见的人物哦。”上官琛走进来邪邪坏笑着。

当他看到泡在浴缸里的敖龙,桀桀怪笑着说:“敖龙啊敖龙,你也有今天啊,爽,看到你这么凄惨我都爽到骨子里去了,哈哈……”

“你够了。”敖晟怒瞪狂笑的上官琛。

“大少,我可是会所的老板,听说出了凶杀案过来瞧瞧……”

敖晟一把拎住上官琛的衣领,说:“你最好把嘴给我闭上,别瞎说话。”

上官琛点点敖晟抓着自己的手,说:“大少,您最好客气点,刚服务生说这里有凶杀案,要报案被我压下了,我笑敖龙归笑,但我和他算是一根绳的蚂蚱,他要是出了事对我也没什么好处。”

敖晟将信将疑的放开上官琛,刚才他看了受伤的女人虽然是皮外伤却也伤的不轻,他们可以给那女人钱了事。但知道这事的人太多,恐怕会节外生枝,如果上官琛出面,那这事就不算什么事了。

“放心,大少,今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上官琛正了正自己的衣领,蹲下身惬意笑看冷水中的敖龙,拍了拍他的脸颊,说:“呵呵,看你这样还真是解气啊,呵呵……哎,我说龙少,醒醒哎,别再睡了,不然小狐狸就要跟别人跑喽。”

任他怎么叫敖龙都没有醒,三人只好把他捞出来,抬到干净的房间里。

——————*——————

季婉仰头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黛眉微微凝起,淡淡的愁绪让她绝美的容颜有一丝凄婉的美。

她在担心着敖龙,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大哥可有找到他,他还在生气吗?

纵使他无理的伤了厉煊,她还是担心着他,记挂着他。

“呃。”

一声嘤咛,季婉收回视线看向睡得很不安稳的厉煊,她知道他深受骨折之痛的折磨,难以入眠,她是即心疼又愧疚,为敖龙对他的伤害而愧疚。

“呃……”厉煊再次被疼醒,他转头看到季婉坐在床前,他皱眉说:“怎么,不,去睡,觉。”

“我不困,我想守着你,万一你有什么需要……”

“不,不,快去睡觉,去……”厉煊艰难的说。

“好好,你别说话了,我去睡。”季婉说着躺在另一张床上。

厉煊看着她,说:“想,他,了。”

“没有,他把你伤成这样,我想他干什么?”季婉鼻尖泛酸,她窝着头闭上眼睛,忍下泪水。

厉煊看着她忧伤委屈的模样,心里很难受,她对敖龙的爱真的到了无可替代的地步了吗?

“你回,家,吧,去找,他。我没事。”厉煊说。

“不,我不回去,我陪着你。不要再说话了,睡觉吧。”季婉说。

厉煊红肿的唇角微微上扬,看着她的睡颜欣然而笑。

不管敖龙在你心里多么的重要,小婉,他不适合你,跟他在一起你会遭遇太多的苦痛,只有我,只在我才能给你平稳的幸福。

季婉睡得很不安稳,东方破晓时她便睁开了眼睛,看到睡得安稳的厉煊,她悄悄下了床去洗漱,然后走出病房去楼道里舒展身子。

“哎,这不是完美男神敖少将吗?他,他怎么会抱着别的女人……什么最强夫妻档,杳然都是骗人的。”

“天啊,天啊,都把那女的扑倒了,还完美男神,背着老婆偷吃就是个渣男……”

季婉听着服务台两个小护士的话,黛眉紧紧凝起,立马掏出手机看到一则新闻,她点开视频,就见敖龙趴在一个女人的身上撕扯那女人的衣服,然后狂吻那女人。

一瞬时,似跌入极寒之潭中,寒彻心扉。

她担心了他一晚,他却美人在怀疯狂了一夜。

大脑一片空白,她捂住脸,感觉天眩地转她向一旁倒去。

一个温暖的怀抱接住了她,她抬头看到厉煊,强压下心中的悲痛,立刻站稳说:“你,怎么出来了,你不能起床的。”

“你,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厉煊一只手将虚弱的季婉揽进怀里。

“没事,我没事,我扶你回病房。”季婉扶着他走回病房。

敖龙感觉自己浮浮沉沉,一会儿身处在冰冷的海水,一会儿是在烈火中灼烧着,冰火两重天的痛苦煎熬让他生不如死。

耳边有人在说话,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头痛欲裂,他使劲甩了甩头,再睁眼看到上官琛,吴凯泽二人正看着他。

“你们……,怎么在我家里?”敖龙疑惑的问。

“什么你家,这是我的会所。”上官琛说。

敖龙迷茫的看了看周围陌生环境,说:“我怎么会在这里,婉儿,婉儿……”

说到婉儿,他遽然想到昨天在寒山农庄发生的事,厉煊激怒他,他打了厉煊,然后暴走,之后,他来到一间会所想一醉解千愁,之后……

他揉着自己沉重闷痛的头,说:“喝断片了。”

“你何止是喝断片了,你,敖少将,昨晚成了杀人凶手。”上官琛笑看敖龙说。

敖龙蹙起剑眉,记忆中突然跳脱出一些残忍血腥的画面,他惶然,难道自己真的杀人了。

“哈哈,哈哈……看你这样,我还真是开心啊,哈哈……”

从敖龙脸上看到恐惧的表情,让一直被敖龙压制的上官琛心情爽歪歪了。

“别吓他了,二哥,你没有杀人,却是真的伤了人。”吴凯泽。

零散的记忆终于拼凑完整,他大致记起对那女人所为,他捂住自己的脸,沉吟了好一会儿,才说:“那个女人怎么样了?”

“没事,唐凯泽要把那小姐送去医院,被我拦下来了,那女人现在我的家里,我已经和所有人都说了,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上官琛说。

敖龙长吁出一口气,说:“谢谢你。”

“不必谢,能让我看到你这么凄惨的一刻,哈哈……我觉得超值。”上官琛又笑了。

“二哥,昨天在农庄你与厉煊到底发生了什么?”吴凯泽说。

“厉煊要我和婉儿离婚,还故意说侮辱婉儿的话激怒我,他还用红酒启扎伤了我的手。”敖龙说着伸开被扎伤的手,手背赫然有一个血洞。

“他妈的,厉煊也太阴毒了。”吴凯泽气愤骂道。

“还是我冲动了。”敖龙冷静的说。

“呵呵,真是风水轮流转,当初你虐我,现在也叫你尝尝被虐的滋味。”上官琛笑幸灾乐祸的笑说。

“你把他打得不轻,楚璟说厉煊脸骨鼻骨和肩胛骨都被你打骨折了,要做几次手术,他这一招苦肉计,是想把小婉绑在他身边去,如果两人真有感情存在,这天天在一起耳鬓厮磨的,龙少你可就真惨了。”上官琛笑说。

“婉儿不会,她对厉煊只是兄妹之情,别无其它,她对我说过,我相信她。”敖龙说。

“那,嫂子相信你吗?当时的情景任谁看都是你小心眼吃醋无理取闹打了厉煊,然后你又一走了知,这就更不好解释了。”吴凯泽说。

敖龙沉默。

“本来呢,小狐狸那么爱你,即便是你的错,她也不会真的怪你的。但是,今天早上的新闻恐怕你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上官琛说着,又开心的窃笑起来。

“什么新闻?”敖龙狐疑的问。

“呐,自己看看吧,拍得角度不错,真是精彩啊,哈哈……”上官琛把手机丢给敖龙,很欠扁的笑着。

敖龙看到网上已经疯传的视频,他闭紧双眸,咬牙切齿,狠狠摔出手机。

“哈哈,就爱看你吃瘪受挫的样子,哈哈,真是太开心了……”上官琛一边后退一边开心大笑。

现在的敖龙就好似人肉炸弹,最好离得远远的免得被他伤及。

“还有一条娱乐新闻哦,也很精彩呢,要不要看……”上官琛说着又拿出一个手机,手机画面上是以医院为背景,季婉小鸟依人般的依偎在穿着病号服的厉煊怀里。

“啊!”敖龙一声狂吼,冲向上官琛,吓得上官琛丢掉手机撒腿就跑。

吴凯泽抱住又发狂的敖龙,说:“二哥,你冷静一下,你也知道昨天是你的冲动造成后面一连串的事。这些事被暴出来,背后的人就是想激怒你,想让你犯错,你可一定要冷静。”

跑掉的上官琛趴着门框,笑对敖龙说:“其实我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不过,说好,你可不许打人。”

敖龙极力压制心中的愤怒,坐回到床上,脑子里一团乱麻。

那段视频真的是让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婉儿是不是看到那个视频对他心灰意冷,然后投入了厉煊的怀抱,如果是这样似乎还有一线希望。

如果,是他们两人旧情复燃,那自己是不是死定了。

上官琛又走进来,但仍然离敖龙远远,他说:“昨天真的很巧我来到这个会所,听服务员说来了个财神爷,一下端走了六瓶最贵的洋酒,这些酒加起来应该有百万了,这些钱对我本是九牛一毛的,就是突然有点好奇谁这么阔绰,然后我上楼看到一个人在天地一号房门前鬼鬼祟祟的,我就隐于暗处看着,想知道那个人要干嘛。

后来,我看到那个人在偷拍天字一号房里的客人,后来有人经过那人被惊扰离开,我挺好奇的过去天字一号房看了一眼,就看到你正抱着小姐狂亲。呵呵,然后我立刻觉得偷拍那个人不对颈,我立刻调了监控找到那个人,派人跟着他。你猜让我发现了什么?”

恨得牙痒痒的敖龙赤红的眸子瞪着他,问:“你看到了那个一直坑我们敖家的幕后黑手。”

“这个不应该算是真正的黑手,但看到他就知道隐于背后终级大BOSS是谁了。”

“你他妈,快说。”敖龙怒极。

“是,安旭。”上官琛说。

“安旭,他是卫金煜的保镖。原来,背后之人是卫金煜。”敖龙腾的站起遽然出拳砸向上官琛,上官琛早有防备机敏闪开他的铁拳,笑说:“就知道你会来这一手。”

敖龙一甩手丢出手机砸在上官琛的头上,他痛叫一声,敖龙一步上前抓住他,狠掐住他的脖子,说:“你他妈的,本来你可以拦下那个视频的,你他妈存心让婉儿误会我。”

“敖龙,你别卸磨杀驴,要不是我找到这个线索,你们敖家还处在被动挨打的处境。我是能拦下视频,可我为什么要拦啊,你他妈总牛逼烘烘的,我就是看你不爽,就是想看你吃瘪的样子。”

敖龙放开上官琛,神情颓萎一屁股坐在床上。

“哎,我说,终于找到卫金煜这个真凶了,你还不赶紧乘胜追击打他个措手不及。还有啊,你恐怕得赶紧回部队去解释一下网上传这则视频的事。”上官琛说完立刻跳开跑出房间。

吴凯泽说:“二哥,上官琛说的对,现在你得立刻回部队了,把这事解释一下,不然你恐怕要被停职了。”

敖龙捡起手机,看着娱乐新闻,完美男神与国际天王为爱大打出手,天王受伤入院,男神放荡淫乱。

“解释什么,做都做了有什么好解释的。”敖龙丢下手机向外走。

“二哥!”吴凯泽追上他。

“别跟着我。”敖龙喝斥住兄弟,大步走向楼下离开会所。

“二哥这是想离开部队了吗?从没见他这么消沉过。”吴凯泽说。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上官琛感叹的说。

吴凯泽回头狠瞪他,说:“小人,去死吧。”说罢,大步离开。

“切,要不是我这个小人,你们一个杀人犯,两个知情不报,你们都死定了。”上官琛桀骜不羁的笑说。

敖龙开车来到厉煊所有的医院,仰头望着耸立的大楼,心中想着季婉。

心里好烦乱,突然好想带季婉逃离一切,忘却纷纷扰扰去一个只有他们两人的地方。

但,现在,她还肯跟他走吗?她还爱他吗?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九章 暴走的敖龙 下一章:第一百九十一章 错过
热门: 港黑一枝花 弃僧 破产后我嫁入了豪门[穿书] 他的小娇娇 空巢:留守村庄 乡村小农民 暗渡 雪珂 阴阳杂货 十五年等待候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