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暴走的敖龙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八章 团聚 下一章:第一百九十章 横生枝节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季婉看着两个男人离开,心中莫名的些担心。

敖龙打开车后备箱,单手拎下一箱红酒来,厉煊不急不徐的打开木箱拿出一瓶红酒看了看,说:“不错,都是顶级红酒。”他说着从箱里拿起红酒启启红酒。

“我们快把酒搬过去吧,大家都等着呢。”敖龙看着打开酒正慢条丝理品起红酒的厉煊说。

“急什么……,我昨天的话你想的怎么样?”厉煊说。

敖龙蹙眉,目光渐寒盯着厉煊说:“该说的我昨天已经说的很清楚,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别再打婉儿的主意,不然,我立刻把你丢出国门。”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被你几句话就唬住。

敖龙,你想想,小婉从跟了你,不是被你妈左次三翻的害,就是被你身边的女人害,还要被你身边的有钱人鄙夷歧视,现在,敖家又逢大难,整天提心吊胆着被人陷害。

小婉可说跟你没过过好日子,你怎么这么自私非得拉她身处在水深火热中煎熬着。和她离婚吧,我会带她和妈走,跟我在一起,她才是真正无忧无虑随心所欲的快乐。”厉煊笑说。

敖龙冷笑,说:“不错,婉儿跟我是受过不少委屈,这一点我很愧疚。但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我不能代替婉儿做决定,不如你把同样的话说给婉儿听听,看她怎么决定。如果她想离开,那我会祝福你们。”

厉煊一把抓住敖龙的手,目光阴狠的看着他。

“怎么,不敢去说,怕被婉儿直接拒绝是不是,你不是很自信婉儿是爱你的吗?”敖龙不屑笑看厉煊,手下用力想从他的钳制下挣脱开。

厉煊另一手上拿的红酒启狠狠扎在敖龙的手上,鲜红的血瞬时流出来,厉煊阴恻恻笑看敖龙。

“你……”敖龙怒然,另一手想出拳却被早就防备的厉煊紧紧抓住。

与此同时,一个娇小的身影闪现,厉煊嘴角勾起诡谲的笑意,看着敖龙说:“敖龙,你争不过我的,婉儿是我的,我们儿时就睡在一张床上,每天晚上她都让我抱着她睡,每天我都摸着她,她很喜欢我摸的。”说话间他将扎在敖龙手上的红酒启拔下来。

“厉煊,我操你妈!”敖龙勃然大怒,轮起满是鲜血的手狠狠打向厉煊。

季婉一走出庭院就看到敖龙挥拳发疯般的将厉煊打到在地,她惊惶大叫:“敖龙,住手,快住手。”

她跑近前想去拉开如暴怒狂狮的敖龙,敖龙扬手将她甩开,季婉摔向一边,看着被敖龙打得满脸是血的厉煊,情急之下大叫着扑上去,紧紧护着厉煊大叫:“敖龙,不要打,不要再打了,快住手,再打会出人命的……”

敖龙带着颈风的铁拳骤然停在季婉的头顶,他腥红的眸子看着紧紧抱着厉煊的季婉,以及满脸是血却邪恶笑看他的厉煊。

“敖龙,你干什么?快给我住手!”敖啸天大喝一声,他与众人听到季婉的叫声都跑出来,看到狂暴的敖龙。

敖龙放下拳头,站起,双眸赤红如血的瞪着装死的厉煊,满腔的愤怒憋闷得他心似被火烧灼般的痛。

“厉煊,厉煊,你醒醒,醒醒……”季婉慌乱的拍着满脸血污昏迷不醒的厉煊,她可是知道敖龙的铁拳一拳下去就是一头强壮的牛恐怕都承受不了,看着人事不醒的厉煊她害怕极了,她不想厉煊有事,更不想敖龙背上人命从此前途尽毁。

季母惊慌的跑过来,心疼之极的呼喊着厉煊。

敖龙的哥们儿们看着惨烈的厉煊无奈的撇了撇嘴,就说这家伙占有欲强吧,果然出手了。

“混账,你为什么要打厉煊。”敖啸天向敖龙愤然大吼。

卓璇心疼儿子,却因为公公不敢上前。

没人看到敖龙的手在滴血,所有人都关切的围绕着昏迷的厉煊。

敖龙看着抱着厉煊急的大哭的季婉,心似被刀经绞般痛,他不顾爷爷的训斥转身上了车子,启动疾速离开。

“龙儿,开慢点,你不要命了……”卓璇追跑着车子大喊,很快车子不见了踪影,她气喘吁吁的蹲在地上,回头看到站在大门口同样一脸担心的公公。

“怎么会这样,刚才还好好的……”卓璇低声嘟囔着。

敖啸天花白眉头紧蹙,久久看着光洁的大道,叹息一声。

大家七手八脚的把厉煊抬进房间里,季母立刻拿来医药箱给厉煊清理伤口。

季婉为他擦去满脸的污血,厉煊的脸已经肿得不成样子,再给他消毒时刺痛惊醒了厉煊。

“厉煊,你醒了,是不是很疼,对不起,对不起……”季婉边哭边说。

“没事,别哭,我一点都不疼……”他抬手想为季婉擦眼泪,肩膀及胳膊传来尖锐的刺痛感,他痛得呲牙咧嘴。

身子很痛,心中却在狂喜。他自导自演了一出苦肉计,他深知敖龙的强悍,避免被他一拳ko了,他先下手用红酒启伤了敖龙的手,又死死抓住他另一只手,然后引他用受伤的手打自己,没想,敖龙的铁拳超出他想象的凶猛,一拳下来就把他的左肩打塌了,还有这张脸,恐怕要毁容了。

不过,能得到季婉的心疼,让她与敖龙引起误会,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胳膊也受伤了吗?哎哟,我的儿啊……这得多疼啊……”季母心疼儿子满脸垂泪。

“我叫了救护医,他恐怕已经有多处骨折。”敖晟说,他太了解弟弟的拳头有多硬。

“谢谢大哥。”季婉盈泪看着敖晟说。

“阿龙这小子够混的,小婉你好好照顾你哥,阿龙开车跑出去我怕他出事,我和哥几个去找找他,对了,楚璟你留下帮小婉把厉煊送医院去。”敖晟说着转身看向沉着脸的卓璇说:“妈,你照顾好小嫣,我去找阿龙。”说着,亲了亲南宫嫣。

“哦,快去吧,快去,找到你弟别说他,好好劝他回家听到没。”卓璇说。

“嗯,我知道了。爷爷,那我们再走了。”敖晟说着,与几个兄弟一起离开。

敖啸天走到床前,凝眉看着厉煊,说:“孩子啊,让你受委屈了,等找到那混小子,我一定打他帮你出气。”

“爷爷,不用,不怪阿龙,我知道他是太在乎小婉了,我们兄妹小时疯闹习惯了,现在都长大了,我应该注意避闲的,是我见到亲人得意忘形了。爷爷您不要说阿龙,以后我会注意些,就不会让阿龙生气吃醋了。”厉煊忍痛艰难的说。

“你没有错,是我那孙子太混,看让你这罪遭的,你也别说话了,唉,这真是……。”敖啸天愧然的说。

很快,救护车赶到将厉煊抬上车,季婉与季母楚璟跟着车子离开农庄,卓璇也带着南宫嫣走了。

敖啸天看着庭院满桌食物,刚还热闹欢喜的场景遽然冷清下来,他幽幽叹息。

“老将军莫愁苦,年轻人血气方刚属正常事,用不了几天他们就会好的。”高大爷笑对愁眉不展的敖啸天说。

敖啸天苦笑,虽然今天这事看似敖龙打了厉煊,但敖龙是他从小带大的他再了解不过,孙子看似桀骜叛逆,他不应该因为小小的吃醋就冲动到把厉煊伤成那样。

再者,他毕竟是个自律性很强的军人。

他觉得,这件事可能不象大家看到的那么单纯。

厉煊被送到医院,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医疗,他脸骨与鼻骨有几处骨折,肩胛骨骨折,因为情况有些严重,未来几天都要进行手术。

至到华灯初上时厉煊被送进病房,医生告之了季婉明天手术需要注意的事项便带着医护们离开。

季母一直跟着跑前跑后累得够呛,季婉要楚璟把季母送回农庄,季母不想走,可拗不过女儿只好回农庄去。

楚璟临走时,对季婉说:“嫂子,你别怪责二哥,他也是太在乎你了。”

“我知道,我不怪他。”季婉说,伸手拍了拍忧心匆匆的楚璟,楚璟无奈叹息离开。

她望着窗外似繁星的灯火,想着暴怒而走的敖龙此时在何处……

“小……婉……”

一声呼唤勾回她的思绪,她立刻回到静寂的病房拉住厉煊伸向她的手。

“我,以为,你走了……”

此时的厉煊脸肿得更吓人,完全看不出人样来,活脱脱猪头小队长一枚。

季婉即愧疚又心疼的看着他,泪止不住的流下。

“别,哭,我,我没事……啊……”

每说一个字厉煊都钻心的疼,但他看不得她伤心。

“你都疼成这样了,你别说话。”季婉哭着说。

“我……”

“都说了别说话,你怎么还说,你再不听话,我就真走不理你了。”季婉说。

厉煊不再说话,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带着笑意看着她,大手紧紧握着她的小手。

——————*————————

敖龙从寒山农庄跑出来,一跑狂飙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小婉很喜欢我抱着她睡,我每天晚上都摸她,她很喜欢我摸的……”

厉煊的话一遍又一遍的在他脑子里徘徊,全身的暴戾因子在摧残着他的心。

然后是季婉不顾被他打伤死死抱住护着厉煊,还有她气愤指责的眼神……

他越想越气,越想越伤心。

“敖龙,小婉是爱我的……是爱我的……”

他突然有些不自信,难道在季婉的心底深处,真的有厉煊的位置,只是随他的离开她对他的感情便被封存起来了。

现在,厉煊回来了,在危急情况下她终于感应到她对他的爱了吗?

那自己怎么办,他已经爱她至深,他可怎么办……

他胡思乱想着,越想越烦躁,越想越难过。

他盲目的在大街上飞驰,不知去向何处。回家,那个家里没有季婉,他不想回去。

此时她应该陪伴着伤重的厉煊,两人互诉衷肠吧。

他觉得再想下去自己要疯掉了,什么可以停止他的思绪……酒,他要用酒来麻痹自己,一醉方休再不去想那些烦心的事。

他把车子随意停在一间会所前,将钥匙丢给泊车小弟跑进会所。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八章 团聚 下一章:第一百九十章 横生枝节
热门: 黑历史太多被找上门怎么办? 音极 白月光精忠报国[快穿] 美人盏 画面太美我不敢看![娱乐圈] 全职家丁 野地荒唐事:那一汪肥沃的春水 我和学姐的清纯时光 他穿了回去 疯狂出轨:钟点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