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昂贵的情爱游戏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五章 有朋至远方来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七章 绯闻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敖龙淡淡一笑,转头看了看一脸花痴样的季婉,握着她小手的大手加了些力道,掐得季婉吃痛凝眉这才回过神,看到敖龙极阴寒的面色,心道:这个霸王龙又打翻醋坛子了。

她对他歉然笑了笑,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臂,说:“阿龙,厉煊还有一个身份,他还是我妈的干儿子,我的哥哥,妈见到他一定非常开心。”说话时被他握着的小手在他大手的手心里轻轻勾画着,潋滟明眸脉脉含情的看着他。

敖龙被她的讨好软化了,泛起柔和的笑容说:“那改天要请阿奇尔伯爵去寒山农庄,我岳母住在哪里,亲人们久别重逢一定会非常感人,非常的开心。”

“这一定是要去的,我也非常想妈妈。听说妈之前得了肾病换过肾,不知现在身体恢复的可好?”阿奇尔伯爵问。

“好,妈算是很幸运的,现在她的身体比我还好呢。”季婉笑说。

“阿奇尔伯爵,真没想到你与我的小儿媳竟然是异性兄妹,这亲人久别重逢可喜可贺,快快进会场坐下来慢慢聊。慈善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也让大家一睹伯爵的国际巨星的风采吧。”敖擎宇笑说。

“不好意思,见到亲人光顾着高兴了,让您久等了,我们这就进去吧。”阿奇尔伯爵扶着敖擎宇向会场走去,众人随之。

季婉怯然的看着敖龙乌云密布的脸,吐了吐小舌头,拉敖龙慢下脚步落在后面,趁人不注意两只小脸捧着敖龙的脸颊,踮脚快速给了他一个香吻,娇俏的说:“老公,我爱你。”

敖龙狠瞪她一眼,然,惬意的勾起唇角邪魅一笑。

慈善晚宴来了很多的大明星,但阿奇尔伯爵的到来却是真正的让晚宴蓬荜生辉,一言一行光芒四射的尽显国际巨星的大咖风范。

这个晚宴简直成了他的主场秀,所有的人和话题似乎都在围绕着他。

季婉远远的看着魅力无穷的厉煊,美眸中是掩饰不住的喜悦与雀跃。

敖龙全场黑脸,开始季婉还会讨好的逗他开心,之后,被厉煊的精彩表演蛰伏,与所有的女嘉宾一样为他尖叫为他疯狂。

厉煊端着香槟酒杯来到季婉与敖龙面前,季婉满眼崇拜说:“厉煊,你好帅,好酷,好赞哦,你看到没,全场的人都在为你疯狂,你做到了,你真的成了万众瞩目的巨星。”

“我从小就唱歌给你听,你是我第一个粉丝,那时你就说我一定会成为光芒四射的大明星。来,敬我第一个小迷妹。”厉煊笑着向季婉举了举杯子。

季婉笑着与他撞杯饮下杯中酒。

看着二人的互动敖龙似被当成摆设心中很是郁闷,表面上还得装得谦谦绅士风度。

“厉煊,你从香港去美国只身闯荡一定吃了很多苦吧?”季婉问,绝美的小脸上泛着怜惜。

“我随养父去了香港,他是个武师有个武馆,他教了很多徒弟,一开始的生活除了练功苦一些日子过的还好。后来养父与别的武馆结仇,养父被打断了腿,学员跑掉很多,武馆就开不下去了。

为了给养父医腿,为了养家我去黑市打拳,那段黑暗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后来,在拳市上小有名气,被老板带去美国打拳,结果被打断了腿,我被弃用。

幸好在养父的照顾和鼓励下我重新振作起来,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份在剧组做替身的工作,我就算在美国站住了脚,之后被大导演看中演一个配角,凭借这个角色我咸大翻身。”厉煊淡然笑说。

听着他轻描淡写讲述着自己的经历,季婉知道这背后隐藏着极大的艰难与困苦,她很心疼厉煊。

在她九岁前的人生母亲和厉煊是她最重要的人,他总是默默的最懂事的帮妈妈承担着最重的工作,当时才十三岁的他几乎就是孤儿院的主心骨,不管谁有事都会去找他,她在他的身上学到了坚强不服输的性格。

那一年,妈妈为了给孩子们找可靠的新家费尽了心力,小睿与小柔终于找到了人来教养,那个香港人来到孤儿院看到孱弱的小睿与小柔很失望,厉煊去求那人收养小睿与小柔,结果香港人看中了厉煊,本是无偿的领养香港人愿意拿出五万块钱给孤儿院,条件是要带厉煊走。

当时孤儿院已经是山穷水尽,那五万块钱可以让孩子们安稳的生活一两年,可以让妈妈有足够的时间安置孩子们的去处。

厉煊走之前把季婉叫到一边,告诉当时仅九岁的她以后孤儿院要靠她守护,要她勇敢。

他给了她最后的拥抱,然后,她生平第一次看到他的眼泪划下他清瘦俊美的脸庞。

他走了,整个孤儿院哭声一片……

之后,季婉白天很乖巧懂事的帮妈妈干活,晚上会躲在被子里想厉煊隐声哭泣。

她记得厉煊和她说的每一句话,要她坚强,要她勇敢,要她守护好家人,这么多年她也是这样做的。

她还记得,他说等他再长大一些,能自己挣钱了,他就回来看她们,她等着,一直等着……

过往的记忆让季婉心绪无比沉重,鼻尖酸涩,眼泪抑制不住的流下来,她伏在敖龙的胸前掩面啜泣。

“婉儿?”

“婉儿?”

敖龙与厉煊同时关切的询问,敖龙抱紧季婉,季婉当众失态他了然是为了厉煊,似乎他们的曾经不光是儿时玩伴那般的简单,他心绪颇为凝重。

厉煊伸手抚上季婉的头,宠溺的笑说:“傻丫头,你这是在心疼厉煊哥哥吗,小时你自己受伤都不会哭,却在我受伤时你就会哭鼻子,怎么现在还是这样,好了,不哭了,再哭就不美了。”

敖龙看着厉煊摸着季婉头的手,非常的碍眼,他眸色晦暗的看向专注于季婉的厉煊。

厉煊看季婉的目光不是朋友间的慰藉,也不是兄长对妹妹的疼惜,而是男人看着女人充满炙热的爱意。

他感觉到面前的对手很强,再不是上官琛那般可掌控的。

厉煊,你最好把对季婉的爱意深藏在心底,不然,不管你是谁,我绝不会放过你。

敖龙轻轻扳起季婉的小脸,给她拭去泪水,温柔的说:“突然像个孩子,小轩要是在都要笑你了。”

季婉歉然一笑,说:“回想起小时的往事,有点心酸,没控制住……”

“突然喜怒无常的你,还蛮可爱的。”敖龙宠溺笑看眼泪汪汪的季婉,亲吻了下她的额头。

厉煊看着两人的恩爱,唇边的笑容有些僵化。

国际大咖总是来去匆匆,似乎这样能显示出他们的身价。

做为敖家的代表,敖龙与季婉送厉煊离开。

“厉煊你在中国呆几天?”季婉问。

“我的一部片子会中国取景,短期内不会离开。”厉煊说。

“哦,那好,等我忙过这几天吧,我安排一次寒山聚会,你一定要来,妈见了你一定开心极了。”季婉笑说。

“好,我等你的电话。哦,对了,我有份礼物送给你们。”厉煊说着向他的助理一扬手,助理立刻将一个很精致的木匣子举到季婉的面前。

“我错过了你们的大婚之喜,这是我给你们晚到的祝福。应该,算得上给你们一个惊喜。”厉煊笑说。

“干嘛这么客气,即是祝福我就收了。”季婉说着打开木匣子,立时她和敖龙都瞪大了眼睛。

“1878!”季婉惊讶的叫道。

木匣子里安静的躺着一瓶红酒,这便是noble曾要送她的拉菲酒堡1878年产完美之作的波多尔红酒。

后来,敖龙想把这瓶酒拍回来送给娇妻,却被一个外国女人拍走。

“原来你就是与我竞拍的人。”敖龙说。

季婉恍然,说:“厉煊!对,当时我有看到拍卖协议上写着这个名字,可当时那是个女人,我只当是重名,原来真的是你……,我的天……这也太惊喜了吧。”

厉煊笑对敖龙说:“不好意思为博小婉一笑,我只能和你争一下了。”

闻言,敖龙邪魅一笑,说:“这么贵重的礼物,不太合适……”

“老公,厉煊做为兄长送我们新婚大礼,也属正常吗?而且厉煊不是外人了,这瓶酒被人拍走我其实特心疼呢,现在它回来了,我好开心呢。”季婉开心之极的看着敖龙说,向他俏皮的眨巴着眼睛。

敖龙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没再说话,季婉向厉煊表示了感谢,两人送厉煊离开酒店。

厉煊离开,敖龙便一直神情肃冷,季婉怎么逗他说话,他都是爱理不搭的。

季婉知道,自己太高兴与厉煊的重逢,在宴会上与厉煊聊得很开心,更是互动多多,着实冷落了敖龙,她自知理亏想尽方法哄敖龙。

宴会结束,两人沉默一路终回到家中,季婉乖巧的为敖龙宽衣解带,然后又殷勤的为他放洗澡水想与他来个鸳鸯浴,却不想,她被敖龙关在浴室门外。

“完了,连他最喜欢的鸳鸯浴都不好使了,这下可怎么办啊。”季婉垂头丧气的说。

她在房间里转悠着,苦思冥想着劝敖龙开心的办法,遽然看到木匣子,那就是1878拉菲红酒。

她美眸流转计上心来,很是不舍的抚摸了好一阵红酒,最终拿起它跑去自己的衣帽间。

浴室里敖龙站在莲蓬喷头下,微微低着头,任水流冲刷着身体。

他的身材极为完美,是最标准的倒三角形,水流从他结实的臂膀流至宽厚的胸膛,及腹部的八块腹肌,再慢慢沿着他的人鱼线没入到黑色的森林中,他的臀部很翘,修长的双腿似乎也蕴藏着极大的力量,支撑着他健硕的身躯。

两道浓黑的剑眉微微蹙起,英武俊朗的容颜如蒙了一层寒霜。那一身冷傲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他关掉水,拿过浴袍穿在身上,腰上的带子,随便的搭系在一起,走出了浴室。

卧室里没有季婉的身影,他蹙了蹙剑眉,似寒潭的矅眸更为凛冽。

季婉拖着拖盘回到卧室,看到敖龙依在床上抽着烟,烟雾缭绕于他冷峻容颜带着一缕说不出的忧伤,黑色浴袍松散敞开着露出了坚实的胸膛与八块腹肌,下身穿着一条白色的子弹内裤,匀称修长的大长腿交错的搭在一起。

季婉看着活脱脱一副美男图,特别是那白色内裤高高凸起的部位,她的心立起燃起了一团火焰,让她灼热难耐,不禁吞咽了口口水。

敖龙听到声音挑眉斜睨了她一眼,看到她一身性感妖娆的小女仆装,矅眸间立闪过一丝火热,掐灭手中香烟躺倒在床上背对着她。

季婉见他的冷漠有些失落,旋即深深呼吸摇曳婀娜腰肢走过去,把手中的托盘放在床头柜上,爬上床两只小手轻轻揉捏着敖龙的强健的胳膊,娇滴滴的说:“主人,让奴婢为您按摩按摩。”

敖龙不动也没有拒绝,这让季婉信心倍增,她一边给他按摩着,一边轻轻扳正他的身子,娇声说:“主人,这样可以吗?用不用再用些力……主人,有没有哪里需要奴婢特殊服侍的?……主人……”

季婉一双小手在敖龙身上肆意点火,游走在他的子弹裤边缘摩挲着,不时用长长的手指轻点他高高凸起的部位。

敖龙始终闭着眼睛没有一点反应。全然不似以往,他说对她没有抵抗力的说法。

季婉干脆跨坐他的身上,将低胸的领口再向下拉,两团绵软跳脱而出在他的胸膛上慢慢磨蹭,下方私密之处也紧密的贴合着……

折腾了半天敖龙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季婉反到是满脸嫣红焚心似火,她颓丧的看着依然闭着眼睛无动于衷的敖龙,长长叹息一声。

抚了抚额头上的细汗,决定拿出自己的杀手锏。

她伸手拿过托盘里的红酒杯,笑对敖龙说:“主人,你口渴吗?让我喂你点水喝呢。”

她喝下一口红酒,软糯糯的身子趴在敖龙的身上,将红唇压在他的薄唇上,小心翼翼的将口中的红酒度给他。

浓郁甘甜的红酒一下敖龙的口中,他遽然睁开眼睛,看着闭眼亲吻她的季婉,大手将她推离些许,说:“你,喂我喝的是什么酒?”

敖龙终于睁开眼睛,季婉很高兴,笑弯了眉眼,摇曳着红酒杯说:“1878!怎么样,主人可喜欢?”

“你,竟然把1878启开了?”敖龙惊讶的说。

“嗯,启开了,这瓶酒就是为祝福我们而存在的,不喝了它怎么能让它的甘甜在我们的身体中发酵出幸福的感觉。”她说着又喝了一口捞过敖龙,喂给他。

浓浓的甘甜,深深的吻让两人迷醉的痴缠在一起。

敖龙放开她,矅眸中盈动着无尽的柔情,说:“这瓶红酒可说是件绝品,你却拿它来调情,是不是太奢侈了。”

季婉用手指封住他的嘴唇,说:“不,对我来说,没什么比老公开心的笑容更为珍贵的,用它哄你开心,我觉得值。”

敖龙被感动到了,从她的手中接过杯子一口喝下,大手拖住她的头,深深吻上她,殷红的酒液从他们交缠的唇瓣间溢出,滴落在敖龙的胸膛上。

“老婆,你今天的女仆装好诱人,声音嗲嗲的听得我心里酥酥麻麻的……”

“主人,还需要奴婢怎么服侍你呢?”季婉美丽的容颜上泛着醉人的红霞,波光流动的星眸蕴满迷情,一双藕臂圈住敖龙的脖子。

敖龙眸光火热看着娇媚诱人的小女仆,伸手拿过那瓶1878猛喝了一口,然后递给季婉,说:“今天你就侍候爷把这瓶酒喝完。”

季婉接过酒豪爽喝了两口,蓄了一口喂给敖龙,两人又一阵缠绵激吻。

没一会儿二人都有些许醉意,敖龙看着妩媚动人的季婉,殷红的酒液顺她的红唇沿脖颈流入她深深的乳沟里,他邪魅一笑低下头抚于她的柔软上轻轻的舔舐。

“咯咯咯……”

他的长舌灵活而有力,激荡得季婉又酥又痒,娇声媚浪的笑起来。

“老婆,我爱你!”

他吃醋,他生气,但他很清楚自己对她的哄劝坚持不了多久就会缴械投降,却没想,她为了哄自己开心,竟然启开了如此珍贵的又让她渴望已久的1878,他真的非常的感动,也更为兴奋。

他大手用力一扯,精短性感的女仆装残败的散落在她莹白如玉的娇躯上,两团柔软颤颤摇晃着诱惑之极。

他低头边吸吮边在柔软中摩挲着,暖暖的香香的让他亢奋不已。

“老公,我也爱你,胜过一切……”

敖龙喜悦的低吼一声,将季婉翻转身子,大手在她的翘臀上狠掐了一下,趴下去亲吻那片密林幽境。

“嗯,嗯,老公,老公,我爱你,好爱好爱你……啊,啊……”

一波波的快感让季婉感受到极致的愉悦,声声娇声吟唱着……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抵死的缠绵,无尽缱绻的欢好,只到天光放亮时,敖龙才放过疲累之极的季婉,将她拥在怀里轻吻她的额头,看着她甜美的睡颜他无比的幸福满足。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五章 有朋至远方来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七章 绯闻
热门: 有耻之徒 让主角崩坏的我,又活了 艳绝乡村 [综]喜当爹 弑天剑仙 天道之宰 上将的omega吸血鬼 一念执着,一念相思 沧海有时尽 风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