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一无所有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一章 任她自生自灭去吧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三章 爱情结晶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陈志强,在那个女人发来照片之前,我还抱着只要你不与我离婚,不管你做什么我可以忍你。可是当我看到你搂着她在我的家里,在我的床上……”季姝哽咽的说不出话来,身体更是颤抖的不能自已。

“老婆,那就是个误会,其实是那天我带她去个应酬,然后我喝多了,等你醒过来我就在家了,这一切我都不知情的,这不能怪我的呀……”

季姝拦下他的话,深深呼吸后,说:“我来不是指责谁对谁错,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的决定。

你很清楚,家就是我最后的底限。因为不能生育我一直很自卑更自责,极力隐忍着希望你能看到我的好,能明白我为这个家的付出,可我错了,想经营一个家光有一个人的努力是不够的,这场婚姻对我来说就是永远等待着无望的幸福。即是这样,那我成全你们。”

陈志强此时才真正意识到,季姝不是在与他耍性子闹脾气,她是来真的,她真要离婚。

离婚,那就意味着他将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这绝不行,他死都不会离婚。

他抓住季姝的手,他再硬气不起来,央求着说:“老婆,你别闹了,一切都是我的错,你别生气,只要你不离婚你要我怎样都行,……”看着季姝无动于衷,他狠心咬牙说:“都怪那个贱女人惹你生气,你等着,我这就叫人把她带过来,随你打骂,成不。”

季姝冷冷笑看陈志强,说:“叫我随意打骂她,她可怀着你的孩子呢……虎独还不食子呢,你的心太狠了。”

“老婆,我现在是明白了,什么孩子不孩子的都没你重要,我不能没有你,只要你不和我离婚留在我身边,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老婆,你不要和我离婚好不好。”陈志强祈求着说。

“陈志强,你我夫妻一场总算有些恩情,我不想把话说的太透,想着最后好聚好散。

可你越发让我觉得你的卑劣,你真的好恶心。

从你知道我不能生育,你之所以没有与我立刻离婚,皆因为我可以任劳任怨为你侍候瘫痪在床的双亲,你父母不在了你就立刻与我提出离婚,幸运的是我的妹妹嫁入豪门。

你真当我傻,会信你的鬼话。你不想失去的是这个地产公司与攀附敖家让你飞黄腾达的机会。

我不想与你多说什么,婚我是铁定要离的,之后关于离婚所有事宜都全权有这位律师帮我办理,你好自为之吧。”季姝说着站起身。

陈志强见季姝这么坚决,可怜祈求模样立换凶恶嘴脸,抓住季姝的手臂,恶狠狠的说:“你要与我离婚,除非你净身出户,不然一切免谈,我就是拖也要拖死你。你现在还是我老婆,你给我回家去再也不许出门半步。”

他说着拉扯着季姝向外走,季姝一边挣扎一边气愤大叫:“你,这个无赖……你放开……小婉,快救我……”

还不等他走出办公室的门,猛龙军卫进来一抬手打开他钳制着季姝的手,将他反擒拿住,陈志强愤怒的对季姝开口大骂:“季姝你个贱人,你他妈的,是不是外面有人了,你这是要谋杀亲夫,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婊子,你想把我一脚踢了与野男人快乐逍遥去,没门,我是死也不会和你离婚的。”

季婉稳坐于沙发上盈盈笑看着暴怒咆哮的陈志强,说:“你还真会倒打一耙,不过你的话到是提醒我了,你要是死了,到是省得离婚了。”

陈志强听着季婉轻描淡写却暗含杀机的话,吓得面如土色,说:“季婉,你想干什么,光天化日下你敢行凶杀人,你你目无王法了你。”

“何必要杀人呢,想制你的方法多的去了,就看你是什么态度,你若配合呢,就少受点罪,若是你不识实务,那就怪不得我了。”季婉笑说。

“你们,你们他妈的,敢动老子一根汗毛,我,我就跟你拼个鱼死网破。”陈志强惶恐的大叫着。

“放开他。”季婉向军卫们挥手,军卫放开陈志强站于一旁。

季婉站起走到陈志强面前,说:“陈志强,你这人太贪心,要知道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当初这地产公司为何会给你,你应该很清楚那是因为我姐,我说过你一定得要好好对我姐。

可还没几个月你和别人有了孩子,我姐忍气吞生想为你养孩子,你不但不感恩,还干脆撇下我姐不管与小三住在一起去了,那好啊。

你不守承诺我本是想让你付出代价的,是姐说即然要离婚一切都没必要,那好,我就听姐的。

从此,那就放弃你现在所拥有的,守护着你的娇妻萌娃好好的过小日子去。

这个婚是一定要离的,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是协议离婚,你应该庆幸姐对你的手下留情,还给你留了不少的资产。

如果你不离,那就走法律程序,你与别人已经有了孩子这是不争的婚外情事实,到时你将被净身出户。

你不要妄想着反抗敖家的权威,最好配合律师把离婚快点办完。

话到此,你……珍重。”

季婉说着牵起姐姐冰冷发抖的手走出办公室,猛龙军卫紧随其后离开。

“陈先生,季女士的话您刚也听到了,那么,你可愿与季姝小姐双方协议解除婚姻关系?”律师拿着一份文件递向他问。

“滚,都他妈的给我滚,老子就是不签,不签,我就是不离婚。”陈志强发狂大叫。

“陈先生我能理解您此刻的心情,这样,我再给您三天时间,三天后我会再来到时你必须做出决定,不然我们将走正常的法律程序,以婚内出轨向法院起诉你。那么,您好好考虑,我们先走了。”律师说罢,向陈志强礼貌颔首带着助手离开。

“啊,啊,啊,他妈的,臭婊子,敢和我离婚,你真是胆肥了,啊……”

就在陈志强发疯之时,王经理带着几位保安走进办公室,说:“很抱歉,陈先生,两位季董事已经联名撤除你总经理一职,请你收拾好自己的物品马上离开公司。”

“你们,你们他妈的一群小人,都他妈的敢来踩老子一脚,我打死你丫的。”陈志强气极败坏的扑向王经理,却被保安抓住强行施离了办公室。

大办公室的员工们皆疑惑的看着总经理被拖走,惶然不知所措。

王经理拍了拍手,说:“这只是内部的调动,不日将有新的总经理到任,大家好好做好自己的工作。”

众人看着走掉的王经理,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季婉带季姝走出公司,走到车前她放开季姝的手,季姝似面条般瘫软在地上,浑身抖如筛糠,脸色惨白。

季婉忙扶她,关切的说:“姐,你怎么了。”

季姝惶然盈泪看着季婉说:“小婉,我,好害怕,刚刚我害怕极了,我……”

季婉将她扶起坐上车子,捂着她冰冷的手,说:“姐,你刚刚做的很好,很勇敢,真的。”

“我,真的离婚了,我终于变成离异女人了,我,我的心好痛……好难过,我不能生育,还离了婚,我……这一生算是完了,我完了……”季姝瘫软在季婉的怀里痛哭失声。

“姐,这个世间没有谁地球都照样转,谁没了谁都一样活着。你只是离了婚而已又不是世界末日,从这一刻开始就是你人生再一次的重新开始,乐观些。

你已经勇敢的迈出这一步,那就再接再厉过好你以后的每一天,你会发现生活真正的美好不止有婚姻,还有多种快乐与幸福等着你,比如,也许在未来的不远处就有个小帅哥正等着你。”季婉笑着安抚着季姝说。

季姝沉浸在她的悲伤里走不出来,季婉也不再劝她,反正姐已经走出这一步,慢慢的她会想开并走出家门接触外面的世界。

“姐,你不想和我回我家,那我送你去寒山农庄吧,有妈陪着你我也放心些。”季婉说。

平复些许心情的季姝长长一声叹息,眉宇间又泛起愁绪,说:“不,我不想去,更不敢去。你一直骂我自私,其实我自己何尝不在骂着自己,我为了守住那个家失去了太多太多,我无颜面去见妈,我……,现在我离婚了怎么有脸跑去让妈安慰,小婉,不要把我离婚的事告诉妈,妈听了会难过的,我这个女儿很不孝,不想她再为我操心难过。

这一阵我很混蛋,给你和敖龙添了很多麻烦。你不必再担心我了,我让可可帮我办了护照,我想出去旅游,可可会陪我一起去。住的地方你也不用担心,我已经委托吴律师帮我买一套公寓。”

“可可她还蛮靠谱的,你出去玩玩散散心也好。”季婉说。

“停车吧,好闷,我想下车走走。”季姝说。

“好,我陪你……”

“不,我一个人就好,想一个人静一静,你去工作吧,不必担心我,可可帮我订好了酒店,我的行李都在酒店里,明天我们就飞新加坡,你不必来送,可可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季姝淡然神情中带着一缕忧郁。

“那好吧,阿洋停下车。”季婉叫停了车,与季姝一起下了车,季姝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向她摆了摆手:“上车吧,不用担心,我只随便走走就回酒店去。”

季婉点头,绝色容颜上带着忧戚看着慢慢前行身影萧索的姐姐,幽幽一声长叹回眸看向一个军卫说:“悄悄跟着我姐姐,保护好她,有事马上打电话给我。”

“是。”军卫应声悄然跟在季姝的身后。

季婉上了车,几次回头看着渐行渐远的姐姐,心中酸楚。

姐姐为了那个家,为了爱人背弃了自己的亲人及所有,她全心全意的付出却落得一无所有的地步。

她能感受姐姐此刻的绝望与悲恸,她很担心,却也只能看着姐姐一人承受痛苦,但愿,姐姐能早日走出悲伤,回归到亲人的怀抱来。

晚间,敖龙与季婉吃过晚饭,季婉依厨房门而站看着系着围裙收拾碗筷的敖龙,说:“以前觉得你做的菜挺好吃的,可这些天吃姐做的菜吃的嘴叼了,怎么感觉今天这饭菜没滋没味的,你的厨艺有待提高哦。”

敖龙收拾好擦干净手,走过来掐了下她的脸蛋,说:“有得吃你还挑嘴,真是把你宠坏了。”说罢,一下将她夹在腋下走去客厅。

敖龙坐在沙发上抱着季婉,狠狠亲了下季婉笑说:“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和老婆亲热了。”

“是啊,有姐在都得小心翼翼的,搞的我们象偷情似的。”季婉嘟着红唇说。

“来,老婆香一个,哈哈……”敖龙说着捧住她娇艳的脸颊,撅起他的嘴唇凑向季婉。

季婉坏笑着,搬起她的脚丫贴向敖龙的嘴唇。

“嗯?”敖龙感觉不对睁开眼看到一只脚丫,然后是憋着坏笑的季婉,他握着她的脚丫说:“好啊你,敢愚弄你的夫君,看我不狠狠收拾你。”他说着照着她圆溜溜肉乎乎的脚趾咬下去。

“啊,啊,痛,我的妈,痛死了,敖龙,你这个疯子,快松开,脚趾要被你咬掉了,啊……”季婉抱着脚痛的惨叫。

敖龙放开她的脚丫,将她扑倒在沙发上粗暴的撕扯她的衣服,:“小妖精,看我今天不干得你服服帖帖,看你还敢不敢顽皮。”

“咯咯咯,啊,啊,敖龙,你个禽兽,流氓,你放开我……”

“放开?”敖龙几下就将季婉剥得精光,看着她完美的胴体,修长的手指沿她的下颌一路向下轻轻的划下,激得季婉微微颤抖,最后到她的雪峰上用力一抓,季婉娇吟出声,潋滟美眸呈现迷离光晕,他坏坏笑说:“我确定要我放开你吗?”

“讨厌,总把人家剥光光的,你到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不行,我也要剥光你。”季婉说着反扑向敖龙,小手胡乱的拉扯他的衣服,终笨拙的将他也变得赤条条的。

她的小手抚摸着他宽厚的胸膛,通过八块腹肌纤纤如柔荑手指摩挲着他迷人的人鱼线,满眼迷醉笑说:“老公,你的身材真的好棒啊!好迷人啊。”

敖龙拉着她的小手握住他的巨大,那炙热的温度透过她的手传导进她的身体,使她体内的躁动更为热情。

但他们不急于融入,两具身体似两条灵蛇一般摩挲痴缠,极尽享受着肌肤之亲的快感,更欣赏着彼此美丽的躯体。

“老婆,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看你的身体,你好美,好迷人,感叹上帝之手的神奇,怎么可以把男人与女人设计的如此契合。”敖龙迷醉的看着季婉的身体,他的大手与滚烫的唇肆意亲吻在她娇躯的第一处,季婉被抚弄的兴奋之极,妖娆妩媚的缠着他,不时伸出小舌舔舐撩拨着敖龙的身体。

愉悦的感觉让两人无比沉醉,忘情呻吟。

“好舒服……,老公,老公,嗯,嗯……”

“老婆,我好喜欢这种感觉……,好美妙……”敖龙深蜜色的肤色泛着诱人的酡红,矅石般的眼眸尽是情动,他抱起季婉走向厨房。

沉醉中的季婉微睁双眸,在他耳边呵气如兰,娇柔的说:“老公,你要抱我去哪里?”

“我们今天感受一下在厨房做爱是怎样的感觉。”

走进厨房,他将季婉放下来,拿过围裙给她穿上,从背后紧紧抱着她,亲吻她的后颈美背,一路向上一口咬在她的翘臀上。

“啊……”

季婉惊叫一声,然后又咯咯咯的娇笑起来。

“老婆,你的小屁屁好撩人啊,我每每看到它,就好想掐,好想干你。”他说着,大手用力的揉掐着她的翘臀,另一只手寻上她的柔软同一节奏的抚弄。

“嗯,嗯,老公,没想到,只是这样的抚摸就有无比兴奋的快感,你再用力点,再用力点掐我。”

她的小手背到身后,寻到了他的巨大轻轻套弄着。

“嗯,嗯,老婆,别抓太紧,嗯,我太喜欢了,真他妈的舒服,我有点受不了了,我想要你了,我想,想……”

他的大手扶住她的胯,猛的一挺身……

“啊……”

“啊,老婆,爽死了……小厨娘,今天让老公好好干你,嗯,真是要舒服死了,吼……”

敖龙以后入式似电动马达一般以最快的频率狠狠的撞击着季婉。

“老公,啊啊啊,天啊,太深了,受,受不了了,啊啊,老公抱着我,紧紧抱着我,嗯,啊,你好强,好棒,啊啊啊……”

季婉受不住他强猛的攻式,一次次的高潮膨胀让她快乐如入云端。

“啊,老婆,太紧了,啊,吼,太紧了……吼,爱死你这个小妖精了,吼……”

满堂的旖旎春色被尽情释放着,暧昧的气息氤氲着他们的爱巢。

很久后,敖龙抱着累得瘫软在怀中的季婉回到房间,轻轻将她放入盛有温热的浴缸里,温柔宠溺的亲吻了她,开始为她洗澡。

两人都一身清爽后,敖龙抱她躺在大床上,听到手机铃声响起,敖龙下地去客厅拿了手机递给困倦的季婉。

季婉接过手机,:“喂?”

“少夫人,你的姐姐已经回酒店了。”军卫说。

“哦,她怎么样,这一天她都做了什么?”季婉闭着眼睛说。

“她与您分开后就一直走,走了很久,后来停在一个街心花园坐到了现在,接了个电话她才回到酒店。”军卫说。

季婉睁开眼睛,眸中泛着一缕忧苦之色,说:“哦,那就麻烦你定个她隔壁的房间,保护好她的安全,明天她奔机场时你通知我一声。”

“好的,您还有其它事吗?”军卫问。

“没了,跟我姐一天,一定又饿又累了,赶紧去吃饭然后早点休息吧。”季婉说。

“好的,少夫人,晚安。”军卫说罢挂了电话。

季婉幽幽一声长叹,若有所思的看着棚顶。

“姐的情况不好吗?”敖龙将季婉揽进怀里,亲吻了她的额头。

“今天一早陪她去了公司找陈志强,还好,姐离婚的心很坚决。但,她非常伤心,自己一个人走了大半天,然后又呆呆的坐了一下午,……唉,她这样闷声不语的,我有点担心。她说和可可订好明天飞新加坡,她要出国旅游一阵。”季婉神情愁苦的说。

“伤心是必然的,这一关只能她自己过,我们帮不了她。出去玩玩也好,可可人还不错,但还是安排两个军卫跟着她们吧。”敖龙说。

“嗯,我也正有此意。我还想着挑两个帅哥直接跟她们在一起,有男有女的玩的能更开心些。”季婉笑说。

“嗯,不错。”敖龙笑说,他低头亲吻她的额头,说:“老婆,早点睡吧,晚安。”

“老公,晚安。”季婉甜甜的笑着在他的怀里寻个最舒服的位置,美滋滋闭上双眸。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一章 任她自生自灭去吧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三章 爱情结晶
热门: 红楼之铁血琏二爷 天晴雨成林 九星杀神 穿成强吻校草的恶毒男配[穿书] 烽皇 橘生淮南·暗恋 帝凰之神医弃妃 簪中录(青簪行原著) 出闺阁记 九阳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