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吃窝边草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九章 姐姐的异常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一章 任她自生自灭去吧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给敖龙送饭,季婉以为就自己去,没想季姝也跟着去了。

敖龙见季婉来送饭高兴不已,季婉看着他眼中的喜悦与浓浓的爱意有一丝愧然。决定以后有空会常给他送饭。

趁着季姝去洗饭盒时,敖龙紧紧抱住季婉吻上她的红唇,本是想蜻蜓点水一吻就好,可她的甘甜让他不舍放开,吻变是狂热而凶猛,贪婪的采撷着她的芳香。

好一会儿敖龙才放开她,看着双眸迷醉的她,抚上她嫣红迷人的面颊,柔声说:“老婆,谢谢你,我今天好高兴。”

季婉美眸流转,有些愧然的说:“其实,是姐想到要给你送饭的,我,我这个做妻子的,真的很不合格,我被你宠的越来越自私了。”

“我愿意,婉儿,我愿意宠着你。看到你笑靥如花的样子我会感觉特别的幸福。”敖龙说。

“我以后一定会做个称职的好妻子的。”季婉笑说。

“好,那我们就互相宠着。”敖龙说。

季婉娇俏的笑着,踮起脚尖又吻下他,轻推开他说:“姐要回来了,可不能让她看到,不然,她又要借题发挥挑剔我了。”

敖龙宠溺的掐了掐她的鼻子,走回办公桌后坐下来整理文件。

季姝站在办公室门外,从细细的门缝她看到了敖龙与季婉的深情拥吻,听到他们充满爱意的语气。

她低着头,手中紧紧攥着饭盒,姣好的面容愈发沉郁。

离开敖龙的办公室两姐妹向家属大院走去,季婉心情很好,季姝却有些闷闷不乐的跟在后面。

“姐,阿龙今天很高兴,亏得你,明天我们给他做什么好吃的呢?”季婉笑说,没听到回答,她回过头看到低头走在后面的季姝,问:“姐,你怎么了?”

季姝抬起头,笑说:“没事,这天太热了,小婉啊,你整天这么陪着我,基金会那边肯定耽误很多事吧?”

“最近没什么事,秋水也没有出门,有她和厉衍在就可以的。”季婉说。

“各人都有各人的工作,你总是把自己的工作推给别人不合适,我看你明天就去上班吧。你不用担心我的,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季姝说。

“我怎么能把姐你一个人丢在家里呢……”

“我又没病没灾的,怎么不能让我一个人在家,再说我之前不一直都是自己在家的吗?别搞得我跟不能自理似的,你啊,明天赶紧上班去,我呢,就在家给你们收拾家务做做饭……怎么,你不会是不放心我在你家,怕我偷你什么东西吧?”季姝说。

季婉无奈笑说:“我怕你偷我东西,亏你想得出。好吧,你既然这么说,那明天我就去上班了,你在我这里愿意住到什么时候都行。”

姐似乎打算长住,季婉为不知何时才有的二人世界而悲叹,突然想到寒山庄园,她说:“姐,端午节时叫你去寒山农庄你没去,你应该去看看敖龙把那里建的可好了,妈住在那都愿意回家了,要不你去哪里住几天,也好陪陪妈。”

在她认为姐大概不想一个人呆着,寒山农庄不但有妈在,还有艾妈妈和孩子们,陈氏老夫妻及敖老爷子,这一大家子们热热闹闹的姐再不会无聊。

季姝皱着眉头,说;“我不想看到那些孩子。”

季婉到是忘了姐很忌讳孩子的事,她尴尬的笑了笑,说:“哦,那好,那姐就在我这里住着,随你意怎么都好。”

“你是不是不想我在你这里,你不如直说,我立刻走人不妨碍你和妹夫。”季姝说。

“没有,我怎么会不想你在我家,我是怕我们上班不在家冷落了你。”季婉说。

“没有就好,我自己一个人挺好的,我也习惯这样了。”季姝说完先一步走开。

季婉叹息一声,看着姐姐的背景无奈的摇头。

第二天季婉要去上班,她让赵婶子帮忙关照着姐姐点,赵婶子欣然答应。

几天后,季婉忙了一上午正要和秋水去食堂吃中饭,电话响起屏幕上显示着赵婶,她立刻接起,:“喂,赵婶。”

“小婉啊,你工作忙吗?”赵婶问。

“刚忙完,正要去吃饭呢,赵婶你找我,不会是我姐出什么事了吧?”季婉想出赵婶的语气不太好

“那个,你要是不忙那你回来一趟吧,我有些话不好说。”赵婶说。

“哦,那好,我立刻回去。”季婉凝眉说。

她匆匆与秋水说了声便跑下了楼。

一路上她合计着赵婶的欲言又止为何,是姐姐出事了吗?应该不是,如果是姐姐出事赵婶应该求救部队的敖龙,而不是大老远的她了。那是何事……,总之,必和姐姐有关就是了。

她心中着急一路狂飙回到部队,赵婶就站在部队大门口,见她的车过来立刻上前。

“赵婶我姐出什么事了?”季婉问。

赵婶看了看左右,打开车门坐下去,说:“小婉啊,有些话你别怪我多嘴,你也知道我向来不是说人是非的人,我就是觉得你这人挺好的,更想你和军长都好好的……”

“赵婶,我能让您帮我照看着我姐也是信得过您的人品的,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那我就说了,那个,你姐姐吧,她每天中午都去给军长送饭,这我一开始也没觉得怎么。就昨天,我家老赵工作太忙不能回来吃中饭,我就去给老赵送饭,你知道,我家老赵的办公室正好能看到军长的办公室,我就看到你姐姐……那个,……”赵婶很是为难的看着季婉。

“赵婶你说吧。”季婉心中某种怀疑又浮出脑海,心沉沉的闷痛。

“我看到你姐姐给军长喂饭,那表情动作可亲热了,哦,不过,军长没有接,军长拿过你姐手里的勺子自己吃了。

后来,你姐一直坐在军长身边离得很近很近的,就直勾勾的看着军长,那样子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是对军长有意思的。

我就觉得不对颈啊,我家老赵说这几天你姐每天中午都给军长送饭,都是那么深情的看着军长吃,大办公室可不光我家老赵,那么多的军官应该都看到了,他们虽然表现淡漠都没说什么,可背地里议论肯定不好听。

你也知道部队里最忌讳作风问题,虽然军长不是那种人,可不好听的话传出去可就不是这么回事了。所以,我就立刻告诉你,和你姐姐说说,要不就让她离开吧。”赵婶说。

季婉点了点头,笑对赵婶说:“赵婶谢谢你,我会处理的。”

“嗯,和你姐好好说,别伤了姐妹和气。”赵婶说完下了车与季婉挥了挥走开。

季婉深深呼吸,美眸泛现一丝冷戾,启动车子向办公大楼。

正是午饭时分,季婉悄然来到敖龙办公室外,听到里面传出敖龙的声音:“姐,你真不用天天来给我送饭。”

“没关系了,我闲着也是闲着,关键是我乐见你喜欢吃我做的饭,以前,我总是一个人做一桌子美食却没有人吃,你能明白等待的滋味吗?真的好难受……”季姝说着低声啜泣起来。

敖龙看着季姝哭泣,神情淡然更没有劝慰的打算,他将放在会客区茶几上的饭盒拿到办公桌坐下来,看了眼窗外对面的大办公室,大办公室抻头看向他的军官立刻转过头去。

季姝见敖龙没有理会她的哭泣,她走到办公桌边坐下来,帮他打开饭盒,说:“今天我蒸了条桂鱼,这鱼是我特意去老远的海鲜市场买的,特别新鲜,来,你尝尝看。”她说着,用备用筷子夹了块鱼肉递到敖龙的嘴边。

敖龙要躲开,季姝一把拉住他的胳膊,说:“你别躲啊,差点掉地上去,来,张嘴,吃掉它。”

敖龙微微凝眉,矅眸泛现一丝寒意,正要起身时,听到办公室外传来脚步声,那脚步他再熟悉不过,他夺过季姝手中的筷子说:“婉儿来了。”

季姝一怔,旋即站起来面上有些尴尬。

办公室外的季婉原地踏步的走着,感觉屋内的人都做好了准备,她勾唇扬起明媚的笑靥,伸手推开办公室大门。

“老公,姐,你们在吃饭呢,什么好吃的,我还没吃饭呢,正好赶上了。”季婉笑说。

敖龙起身迎过去拥着她说:“老婆大人怎么突然来也不打个电话,是来查我的岗吗?”

“我相信我老公的忠诚,不必查岗,基金会的工作忙完了,想吃姐做的菜,我刚回家去姐却没在,听邻居说姐来办公楼这边了,我就知道一定是给你送饭来了,你可真有口福啊,能吃到姐做的美食。”季婉看向有些窘迫的季姝,说:“姐,你对阿龙可比我这亲妹妹好啊,我都嫉妒了。妈也一样,搞得我不象你们亲生的。”

“我也是无聊啊,正好敖龙喜欢吃,我也挺有成就感的。”季姝讪讪的笑说。

“啊,做的什么这么香,快叫我尝尝。”季婉拉着敖龙来到办公桌后让他坐下来,她坐在敖龙的身上,指了指一边的椅子对季姝说:“姐,你也来坐啊,你是不是也没吃呢,来我们一起吃吧。哎呀,是清蒸桂鱼,拌花菜,酱牛肉,……呵呵,都是我最喜欢的……”她夹了一大块鱼肉吃,然后又夹一块送到敖龙唇边说:“老公,快张嘴,太好吃了,姐这手艺真是没谁了。”

敖龙笑着吃下鱼肉,扬了扬眉说:“嗯,真是特别的鲜美,好吃。”

“姐,你别光看着我们吃啊,来给你夹一块,感谢你这么照顾你妹夫。”季婉说着夹了一块给季姝,季姝勉强一笑吃下鱼肉,沉默的咀嚼。

“我觉得姐做的酱牛肉更好吃,你尝尝。”敖龙夹了块牛肉递到季婉的嘴边。

季婉吃下点头,欣喜的说:“嗯,好吃,好吃,太好吃了。姐,你怎么不吃呢,快点吃,不然都被我们俩个给吃光了。”

“你们吃吧,我看着你们吃,我就蛮开心。”季姝说,看着敖龙与妹妹的甜蜜与恩爱她清秀的眸间盈动着一丝愧色与伤感。

美食很快被敖龙与季婉消灭掉,季婉躺在沙发上拍着鼓起的肚皮说:“姐,你做的菜好吃的没得说,可就因为这样我有点愁了,我吃好多啊,我想我很快就会变成大胖子。”

“你就是变成几百斤的大胖子,我也不会嫌弃你的。”敖龙宠溺笑看季婉说。

“我去刷饭盒。”季姝说着拿起饭盒走出办公室。

敖龙递给季婉一杯水,笑说:“谢谢老婆大人解围。”

季婉接过水杯,说:“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你姐来勾引我,然后让你们姐俩为我打得头破血流?”敖龙坏坏笑说。

“才不会象你想的那么肤浅没素质呢,不过,季姝真是惹怒我了。”季婉凝眉说。

“从这事上看,你姐也不是非陈志强不可,这对你来说算是个好消息吧。”敖龙说。

“用我老公试出来的好消息,我心里很不爽。”季婉瞪着敖龙说。

“回去好好和她说,别冲动。”敖龙说。

季婉与季姝回到家,季婉拉住要回房间的季姝,说:“我们谈谈。”

季姝漠然看了看季婉,走去沙发坐下来,低垂眼眸。

“说吧,你到底想怎样?”季婉问

“我没想怎样,我就是给妹夫送个饭而已。”季姝说。

“季姝,你知道你在部队里对敖龙做的一切,将给他带来怎样的窘困吗?部队是最忌讳作风问题,一个说不清道不楚的谣言就可毁了一个军人一生荣耀。我把你接来我家不是让你这样祸害人的,你若气愤别人抢你的老公,有本事你给抢回来啊,怎么到吃上窝边草了,你就是窝里横是。”季婉冷声说。

季姝终于抬起头,泫然欲滴的说:“我没有,我没有勾引敖龙,我只是,我只是见他喜欢我做的菜,我很高兴。

这么多年,我一个人在家苦熬苦等着他,我尽心做好一个妻子的一切,知道自己不能生育,这如晴天霹雳一般击碎了我所有的美梦。

为了弥补空上缺憾我更为卑微的为他做着一切,现在,他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我对他说我同意让那个女人把孩子生下来,然后我来抚养那个孩子,我会对那个孩子视如已出。他不同意,我说什么他都不理我,我,我很难受……。

好象除我之外,你们都能得到男人的宠爱,我很嫉妒,很想感受一下被人宠爱的滋味,我……,我脑子里好混乱,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季婉看着痛苦之极的季姝,沉吟片刻说:“事到如今也不是你能逃避的,你即想从别的男人身上寻到宠爱,那证明你也不是非陈志强不可,勇敢点做个决定,你还有机会找到那个可以宠爱你的人,不然,你将象这样痛苦一生。”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九章 姐姐的异常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一章 任她自生自灭去吧
热门: 我在大宋卖火锅[种田] 最好的我们 为她心动[娱乐圈] 狼镝 反派摄政王佛系之后[穿书] 曾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 猜心游戏 有匪 今天妖怪村脱贫了吗 回到民国当名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