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用物质刷存在感的怨妇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七章 招惹了不该惹的人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九章 姐姐的异常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随之又是几声惨叫声传来,敖龙连忙从季婉身上撤离,:“噢,我去,差点没吓阳痿了……,赶紧去看看姐怎么了?”

季婉愧然又慌乱的起身穿衣,跑出房间。

一推开客卧,就见季姝坐在床上抱着头大叫,季婉忙奔过去,扶着季姝紧张的问:“姐,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

季姝抬起头,冷冷的看着妹妹脸上未退的潮红,冷眸中充斥着怒火,说:“你们办事一定要叫那么大事吗?你是在故意刺激我,你一直记恨我自私不给妈换肾,记恨我不管你们,你现在什么都好了,你还看我不顺眼是不是?”她突然抓住季婉的肩膀使劲的摇着,尖尖的指甲扎进皮肉里,渗出血丝。

“姐,姐,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冷静点好不好,你快放手。”

柔弱的季姝突变得力气好大,季婉用尽全力才从她的“魔爪”下挣脱出来。

姐俩都气喘吁吁的看着彼此,季姝狠狠的说:“你不是说可以制约陈志强的吗?你不是说不会让他欺负我的吗?你都是假好心随便说说的,其实你就是不想我好,就是想报复我的,对不对。”

季婉很生气,但见季姝情绪很不正常,她只有隐忍,安抚季姝说:“姐,你冷静点,听我说,刚很抱歉吵醒你了,我,我以后会注意的。我们先不说陈志强的事,你在我这里住两天,我带你去各处玩玩散散心。”

“我不要,我要你立刻把陈志强从小三的身边带回来,你马上去,我不要他和那个贱女人在一起,你不是嫁入豪门很有本事的吗?你去啊,去把他给我拉回来。”季姝歇斯底里的大叫着。

“好,好,我这就打电话,电话,我电话在我房间,我这就去拿来打电话,姐你别急,你放心,我一定把陈志强带到你面前来。”季婉说。

狠戾的季姝听闻季婉的话,倏然捂脸哭起来,说:“不可能的,他不会回来了,我怎么打电话给他他都不接,他关机了,他关机了,再也不回家来了,他不要我了,这一次他真的不要我了,我可怎么办啊。”

季婉抱住季姝,轻轻拍抚她的背说:“姐,没事的,一切由我在,我就是绑也要把陈志强绑到你身边来的。”

“真的吗?”季姝哭得梨花带雨,可怜兮兮的望着季婉。

“真的,你好好的,我一定把陈志强带来。你要养好精神,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不然,……”

季姝连忙点头,抚了抚脸上的泪水,说:“嗯,我听你的,我会好好的,养好精神,我明天让可可来给我化个最美的妆,还有,我之前买了香奈尔的长裙,可可说我穿着像女神,我要穿那样长裙。”

“好,明天我们去商场购物多买几身漂亮的衣服,好好给你打扮,那现在,你听话,好好睡觉,不然一脸浮肿的样子怎么出门。”季婉说。

“嗯,对,我要睡觉了,可可也说睡觉最美容了,不能熬夜的,可是,小婉,你,你能陪着我睡吗?”季姝怯怯的拉着季婉的手说。

季婉深深呼吸,笑说:“好吧,我陪你。我去和阿龙说一声去。”

季姝却拉着她不放,沉下脸说:“就一个屋檐下有什么好说的。”

“行,不说了,睡觉。”季婉上了床掀开被子,与季姝一起躺下来,季姝紧紧拉着季婉的手闭上了眼睛。

季婉看着那道把她与敖龙隔离开的墙壁,幽幽长叹。

明明近在咫尺,明明只隔一道墙,却好似千山万水,没他在身边心空落落的,好想回去窝在他温暖的怀抱里。

她转头看向已经睡着的姐姐,她有敖龙的宠爱分开一会儿就如此的难受,那姐这么多年……

就象敖龙说的,家人,哪里有那么深的仇怨,亦如她对姐有解不开的芥蒂,可这并不妨碍希望季姝得到幸福,这便是血浓于水的亲情。

想想,姐小时虽然懦弱,但也是很懂事的。自从与陈志强在一起后,姐就变了。

明知姐在婆家的处境不好,她还一直埋怨姐,从没有想过事情背后,姐都承受了什么。

说到姐随着陈志强变了,她又何尝不是。

敖龙,让她变了太多。这便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静寂中听到隔壁有声音,她悄悄起身还好姐姐已经睡沉,她蹑手蹑脚走出房间。

关上房门正好看敖龙走出卧室。

“你怎么不多睡会儿?”敖龙说,

“你没事吧?”季婉问。

两人同时很小声的说话,又同时相视而笑,敖龙拥着她给了她一个早安吻,季婉又问:“你还好吧?”说着,低眸看了看他的下身。

敖龙轻笑,知道季婉定是担心他喊那句被吓阳痿的话,他说:“放心,你老公没那么弱,承受打击能力超强,老婆的性福指数还是满满的。”

季婉娇羞的笑说:“人家是担心你的身体,不是那个了。”

“我知道,但老婆的性福也很重要。姐怎么样?我觉得应该带她去看看医生,要是有抑郁症趁轻了治疗会好些,也许还得看心理医生,这事我来安排吧。”敖龙笑说。

季婉耸耸肩,无奈笑说:“有你在,我万事不愁。

说到刚才,姐她很生气,直接质问我干嘛声音这么大,说我们是故意刺激她。这个小楼就我们两人,还真是习惯不管不顾的,看来,以后要小声点了。你要去晨练吗?”

“不,我给你们做早餐,你去睡吧,我会把饭菜都饭堡里温着,你们睡醒了吃。”敖龙说。

“我不睡了,我要和你一起做早餐,然后和你一起吃,再送你去上班。”季婉环抱他的腰身,美眸里盈满柔情。

“好,我们一起做爱心早餐。”敖龙欣慰的笑着,拥她走向厨房。

两人你浓我浓的做好了充满爱意的早餐,然后又虐死单身狗为节奏的互相喂食的吃过早餐,最后季婉依依不舍送敖龙出了家门去上班。

关上门,季婉转过身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才想到这个家中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她轻轻拉开客卧的房门,看到季姝还在睡着,她回自己的房间准备补个眠。

躺在床上,被子上还存留着敖龙的气息,她紧紧的抱着闻着,很安心的睡着。

她做了个梦,梦境竟然是早上她与敖龙做爱的画面,那极致欢愉的快感让她欲仙欲死。不知为何,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窥探着她,她有些恐慌,这时娇艳的黑鸢尾花在她眼前飘舞,她伸手采撷,突然在她身子奋力耕耘的敖龙变成了另一个男人,她尖叫一声惊醒。

“你在做什么梦?”

从梦中醒来的季婉惊魂未定,看到季姝阴沉着脸坐在自己的面前,她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说:“做个恶梦。”

“我看你象是在做春梦,说好了陪着我,你却偷偷跑回来,你是有多离不开男人吗?”季姝冷声说。

闻言,季婉笑了,“你是有多离不开男人。”这句话冒失是她以前经常说姐姐的,现在反过来了。

“姐,你饿了吧,我做好了早饭看你睡得香没叫你,饭都放在饭煲里应该没有凉。”季婉说着下了床,拉季姝的手走出房间。

季婉以为季姝会闹着让她去找陈志强,可季姝一直很沉默,象以往一样的沉闷不爱说话。

吃过饭后,姐俩离开部队去商场购物。

季姝的购买欲望让季婉大跌眼镜,见什么买什么,而且季姝对各种品牌的认识很是了得,有些季婉都不知道,季姝却鄙夷笑怼她说:“那是国际知名大品牌,真是土包子。亏你还豪门阔太,说出去真丢脸啊。”

季婉笑,季姝的口气与婆婆卓璇蛮象的,而姐这种逆来顺受的小媳妇也是婆婆很喜欢的。

结束购物后,告之商家把商品全部打包送货。季婉说去茶座坐坐,季姝却把她带到了极奢华的法国餐厅。

喝着一杯几百元的咖啡,季婉没感多好喝,就是觉得死贵。

她虽然嫁入豪门,可她与敖龙大部分时间就是部队里,与其它的军属一样过着勤俭持家精打细算的生活。做慈善后当她看到那些困苦的人,她更为珍惜自己的幸福。

季姝见听季婉嫌咖啡贵,瞪她一眼,说:“你可是敖家的族母,竟然在乎这几百元钱,说出去真是让人笑掉大牙的哦。

还连国际知名大牌子都不知道几个,更可笑的是,店铺里的导购小姐没一个认识你的。

刚去古奇店时,那个黄太太一来所有的导购小姐都围着她一个人转,那排场大的哟,结果不过是个什么上市公司高层的夫人。你这敖家族母反到被人晾到一边没人管,好没面子呢。”季姝姿态优雅之的品尝着咖啡,一身价格不菲的国际大牌服饰,手上的包包鞋子皆为奢侈品。一身行头核算下来,会惊掉小百姓的下巴。

季婉只是笑而不语,她是不认得什么大品牌,那是因为,敖家庄园她与敖龙那层卧房里,敖龙给她准备了单独的衣帽间,让几个时尚大牌每换季都要送一批衣服饰品来。

敖龙真可谓将她宠到极致,但凡他能想到的都会为她安排妥当,从不让她操心。

就连冰箱里的所有食材不是敖龙去买,就是敖龙让勤务兵去买,季婉结婚后几乎没进过商场买菜。

“……我看你别整天搞什么慈善了,应该多学着怎么优雅的享受生活,做个全职太太照顾好你老公的饮食起居。对一个女人来说,家和老公才是最重要的,你晓得不……”

耳边是姐姐喋喋不休的唠叨,季婉听着很烦,内向的姐姐走出了那个家,她有了改变,可她却变成了满身奢侈品的怨妇。

“就像你一样,练就精湛的厨艺,怀着希望做着美食,守在家里等待着不知何时回家的老公,最后空虚寂寞的变成一个只能用购物来刷自己存在感的怨妇。”

季姝本是眉飞色舞的表情遽然僵化,眸中蓄满泪水,低下头大滴泪滴落在桌面上炸开一朵朵凄美的泪花。

姐姐的沉默与泪水,让季婉心揪扯的痛,她有些后悔说出那些话,她愧然的说:“对不起,姐,我……”

“我知道,你从小就瞧不起我,说我懦弱。我是懦弱,可这并不代表我没有努力争取幸福,我试着帮他做事,可我什么都做不好。除了做饭我一无是处,你说,我能怎么办。借你嫁入豪的福气,他终天能看我一眼了,他能天天回家了,只是这样我就非常满足了,可最终……,因为孩子,孩子……”季姝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姐,这段婚姻真的不适合你,放手吧,好吗?能不能勇敢这么一次,重新选择一次好吗?”季婉说。

季姝腾的站起,说:“不,我就是不放手,你为什么总是逼着我离婚,你就是看不得我好是不是。”说罢,她拿起手包就向外走。

她们的说话声惊扰到了其它的客人,季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随其后也离开了餐厅。

因为购物让姐妹间多年单薄的情意渐浓,然,被季婉一句话给磨灭,矛盾再次升级。

季姝一语不发,回到家直接钻进房间就没再出来。

敖龙回来看到呆呆坐在客厅的季婉,问:“姐呢,回家了吗?”

“没有,在房间里,和我生闷气呢。”季婉无奈的指了指季姝的房间。

“你是不是又说大实话了?”敖龙点着她的鼻头笑说。

“唉,是啊,我就是憋不住话。看到姐变得那么虚荣浮华我很不舒服,我就说了她两句……”

“你啊,有些事真的急不来。以前姐闷在家里没有任何可宣泄心中郁闷的,现在她可以通过物质宣泄心中的不悦情绪,这应该算是好的。这也是一个过度期,姐不会永远这样的。”敖龙说。

“又被你上课了,今天是不是很累啊?”

“不累,开了一天的会儿,坐得我屁股疼。”

“那快点去洗漱一下,要开饭喽。”季婉笑说。

敖龙亲吻了她,走去卧室。

晚饭,季婉终于把季姝请出了房间,可是饭席间,敖龙与季婉各种的甜蜜恩爱,让季姝的脸色更为阴沉。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七章 招惹了不该惹的人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九章 姐姐的异常
热门: 梦的衣裳 锦鲤少女捉鬼日常 撩完就后悔[娱乐圈] 百媚生 图灵禁区 白狐 蜗牛的心开始想你了 情乱莲花村 重生是为了和死对头一起好好学习 绿茶翻车指南[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