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作妖的季姝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五章 冷酷如撒旦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七章 招惹了不该惹的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上官琛眸中的阴戾让季婉心头一颤,这一次轮到她沉默了。

原本对他的警觉因为日久相处她心中的防限没了,兰妡一事到是提醒她。他现在看似一只调皮逗趣的小野猫,回到他的世界中,他是凶猛残忍的森林之王。不管哪一种他们的本质都是野兽,说不定何时就会现出它的凶残来。

上官琛看她凝眉沉默,邪魅一笑,凑近她,说:“小狐狸,我从你的眼中看到,你正在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并对我设下了防线。再坏的人也有他想保护想对她好的人,你的眼神……”他抬手抚在自己的胸前,说:“扎心了!”

话落他扬了扬眉洒脱走开。

季婉看着他略显落寞的背景,叹息一声。

上官琛,亦正亦邪的你,我要如何面对你。

****************

“铃……”

深夜里突然响起手机铃声,惊醒了熟睡的敖龙与季婉。

“这是谁啊,大半夜的,不会是部队有什么紧急的事吧。”季婉迷困的闭着眼睛说。

敖龙揉了揉眼睛打开台灯拿过手机,看着陌生的号码剑眉蹙了蹙接起:“喂。”

一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震耳欲聋的音乐与尖声嚎叫声,他的眉头蹙得更紧。

“龙少,不好意思打扰您睡觉了,我是志强地产季董事的助理郑可可,那个,季董事她,她喝多了,能不能麻烦您来一下送她回家去,她,她不听我的,她在这里闹得很厉害,还打伤了人……啊……,我的天,……我一会儿把地址发给您……”

敖龙听着被挂断的忙音,无奈的叹息一声,看着又睡着的季婉想想还是推了推她说:“起来,跟我出去一趟。”

季婉微睁惺忪睡眼,说:“谁啊,出什么事了?”

“是姐,季姝。”敖龙说。

“啊?我姐,这大半夜的她怎么了?”季婉闻言一翻身坐起。

“路上说吧。”敖龙说着已经穿好了衣服冲去浴室。

季婉心想定是陈志强那个人渣又欺负季姝了,对于这个窝囊懦弱的姐姐,她从心里不想再管了。

还有就是季姝的自私,她就不想想现在已经是凌辰了,明天她和敖龙都还有很多工作,一个电话就要他们巴巴的跑出去给她解决芝麻绿豆的家务事,总是这样自私自利。

三条腿的蛤蟆找不到,二条腿的男人到处都是,怎么就非得陈志强不可。

她气愤之极。

几分钟后,两人上了车敖龙按郑可可发给她的位置设置导航启动车子。

季婉看着导航的地点,狐疑的问:“暧昧之夜,这是什么地方,听着名字就不象好地方,季姝她不在家?大半夜跑出去干嘛?”她的语气更为烦躁。

“是个夜店。”敖龙说。

“啥,夜店,你是说姐在夜店,这,怎么可能,她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主妇,等等,我姐怎么给你打电话?”季婉问。

敖龙斜瞟她一眼,笑说:“怎么,你姐找我,你也要吃醋啊。”

“哎呀,你快说,怎么回事?”

季婉感觉到事情不对颈,内向沉闷的姐姐竟然大半夜跑去夜店,她可是知道夜店里的混乱糜烂,就象刘喆的性爱轰趴比比皆是,姐不会是被人欺负,迷奸……,她不敢再想下去,刚刚对季姝的厌烦被焦急与担心代替。

敖龙看出她的紧张,握着她的手说:“别担心,姐身边跟着她的助理呢,刚才就是助理郑可可打电话给我的。”

“助理?这都什么情况,你能给我说清楚点吗?”季婉问。

“那个地产公司不是以你和姐名义开的吗?你和姐都是董事,她有助理有什么稀奇的。这是我让王经理给姐安排的,这个助理就带着姐到处吃喝玩乐的,姐以前都把自己封闭在家中,我想让姐走出那个家。”敖龙说。

“吃喝玩乐,亏你想得出,这都学会跑夜店去玩了,还真是见效啊。”季婉嗔怪的瞪他一眼。

敖龙笑着拉回她的手亲了亲,说:“我就想如果姐走出那个家,见识了外面的世界,有了喜欢和想做的事她的精神寄托会慢慢从陈志强的身上转移,也许会对他们的婚姻有所改变。”

听着他的话,季婉心中暖暖的感动。

她总是怨姐的窝囊与自私,觉得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更任她自生自灭,却从没有想过帮姐走出自己结成的茧,而敖龙细心的想到了这点,她欣然,他总是默默的细致周道的照顾着她的每一个亲人。

老公,谢谢你做的一切。

季婉满眼柔情看着他,俏皮的嘟了嘟红唇说:“改变?最好让姐想通了和陈志强离婚。”

“你啊,总不想好的,我是觉得姐学会打扮,懂得生活,懂得融入这个社会,应该会和姐夫有些共同语言,然后姐夫看到姐的改变,他们的婚姻应该会好一些的。”敖龙笑说。

“你还真心宽,他们之间缺的是孩子,这是什么都没法弥补代替的。现在姐跑去夜场,助理把电话打给你,很明显没有找到那个该死的陈志强,看来,他是真没有把我的警告当回事,现在手上有钱尾巴更是翘到天上去了。他真当姐没了他不行就这么嚣张是吧,看我不好好收拾他。”季婉忿然的说。

“姐应该是伤心了,她去发泄一下也好,要是一个人闷在家里哭,沉郁的心情总得不到释放早晚会憋出病来。姐去夜店也证明她有改变了,一段婚姻适不适合自己,只有她自己醒悟她才知何去何从,你不要一见姐的面就让她和姐夫离婚,也不要说姐夫如何如何不好。这就好比有人你面前说我的不是,你会高兴吗?一切,让姐自己决定吧。”敖龙笑说。

“那陈志强是什么东西,他怎么配和我老公相提并论。姐闹这出一定是陈志强又跑出去找女人了,我只想着就要气炸了,可想而知姐得多难受。”季婉凝眉叹息说。

“心伤透了,也就想放弃了。”敖龙说。

季婉深深凝望着敖龙,灵动的明眸闪烁潋滟光芒,突然笑弯了眉笑轻轻拉扯他的衣襟,撒娇的说:“我的老公英武帅气,又温柔细心,善解人意,呵呵,这么完美的老公怎么就让我遇见了,呵呵,好开心啊……”。

敖龙伸手掐了下她的琼鼻,满眼宠溺的说:“因为我的婉儿足够优秀!”

“哎妈,飘了飘了,呵呵……”

暧昧之夜,就如名字一样,震破耳膜的音乐霓虹乍闪乍灭,强光射灯扫舞池,可见具具热舞的身躯紧紧贴合摩擦缠绵暧昧的画面。

季婉捂着耳朵四处张望着,敖龙锁定一个方位护着她穿过拥挤的人群。

刚出得舞池,一声欢声尖叫:“啊!今晚全场我请,大家嗨起来。”

听着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季婉与敖龙看向闪亮的舞台,惊讶的目瞪口呆。

就见季姝穿着一件大红色抹胸裹身裙,将她丰韵的身材显现更为性感诱人,平时素面朝天的她上了精致的浓妆,她美眸弯弯迷醉朦胧,烈焰红唇在灯光的照射下分外妩媚妖娆,一头长长的大波浪卷发烘托她娇美的容颜风情万种,随着动感十足的舞曲扭动着曼妙的身姿,极至演绎天生的尤物。

“我的天,这是季姝吗?”季婉无比惊讶的看着台上热舞的女人说。

“呵呵,没想到大姨子这么撩人惹火,真想知道陈志强看到这样的姐,会做何感想。”敖龙笑说。

季婉这才看到敖龙脸上带着酷酷的黑超,她扯了扯嘴角说:“这时适合你耍酷吗,你也太自恋了吧。”

敖龙挑唇一笑,说:“我的身份不适合来这里。”

季婉扬了扬眉释然,现在人人都有手机,可谓无处不在的摄像头,要是拍到他出现在夜场确实不妥。

“龙少,少夫人,你们可来了。季董事她心情不太好,非要我带她来这里散心,我就带她来了,可,她一来就狂喝酒,我怎么拦都拦不住,刚还打伤了一个过来搭讪的人,那人挺凶的,我只好搬出龙少您,然后赔了那人点钱了事。之后我想带季董事回家,可,她说什么也不回去,我真是没办法了……”郑可可很是无奈的对敖龙说。

“谢谢你能打电话给我,我会告诉你们财务经理这个月多加你三月的薪金,辛苦了,这里有我们,你回去吧。”敖龙对郑可可说。

“谢谢龙少,即然您来了我也就放心了,没什么事那我走了。”郑可可说。

“小心开车。”季婉笑对郑可可说。

郑可可盈盈一笑,向二人挥了挥向外走去。

“嗷嗷,哈哈……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啊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

来啊流浪啊反正有大把方向

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风光

啊~~痒~~”季姝边舞边唱,伸出如藕玉璧伸向台上的男人们,做出邀请。

早就跃跃欲试的男人跳上了舞台,围绕着季姝近身跳起热舞,一双双大手放肆的在她的身上胡乱抚摸着。

“我去,季姝你这是在作死的节奏……”季婉说着冲过去跳上舞台,推开那几个男人拉着季姝就要下台去。

几个男人寻到了心怡的猎物玩得正兴起,见猎物被人抢走哪里会放手,立刻追上去。

“啊,你干嘛?”迷醉的季姝被季婉抓得生疼,用力甩开她,踉踉跄跄向后退被几个男人再次包围。

其中一个男人看到素颜就美得让人心颤的季婉,笑着走上前说:“妞,来了就一起嗨吧,来,快来哥怀里啊。”说着他伸手抓向季婉。

“啪。”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季婉,就被打开。

男人痛得呲牙缩回手,立现凶相看向站在季婉身前的敖龙,说:“你他妈的,知道小爷是谁吗?你皮紧找捧是不是?”

男人叫嚣着,可面前男人高大威猛而且那一身骇人气势让他不敢上前,他回头喊:“哥几个!”

一个块头和敖龙差不多的男人上前,一脸不屑指着敖龙说:“识相的赶紧滚,别让爷动手。”

“滚,快滚!”

“呵,瞧你骚性样,还带着太阳镜,装逼吓人啊,哈哈……”

“把人好好的给我带过来。”敖龙冷声命令。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五章 冷酷如撒旦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七章 招惹了不该惹的人
热门: 天生反骨[快穿] 大地龙蛇 白鲸岛屿 想爱就爱 欧美风聊斋 轻语 念你在心 大王饶命 何日君再来 愿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