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新鲜的绿帽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三章 雨中激战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五章 冷酷如撒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说敖龙去了?”noble讲着电话,平静的眸子激荡起一丝涟漪。

“是的,敖龙来了,我看到他时满脸都是血,而且他刚才与上官琛打起来了,看他的身手身上应该有伤。现在这里直升机无法降落,他只能降在山顶,山路又被堵了,他很可能是从崖壁上跳下来的,摔得不轻。”

“哦?暴雨天架飞机劈雷斩电,又玩跳崖,敖龙为了季婉还真是够拼的,这是真爱啊,哈哈,……敖龙,以为你是钢铁侠无懈可击,原来,黑鸢尾花就是你的软肋,好像游戏更好玩喽。”noble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明眸中泛着诡谲的光芒。

第二天,天际蒙蒙亮,暴雨还在继续,但已没有了狂肆的雷电。

睡得不安稳的队员们听到阵阵轰鸣声,张红军打开车窗看到空中几架直升飞机,惊喜的大叫:“救援来了,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啊,真的,有人来救我们了,太好了,太好了,我们不会死了……”

众人眸中都盈着劫后重生的喜悦,望着空中盘旋的飞机喜极而泣。

季婉望向空中,看到一架直升机上noble焦急的向下张望着。

她探出头挥着手,说:“小树,我们在这里。”

Noble听到季婉叫他小树有一丝怔愣,昏暗的眸子里跳跃着激动的火花,他使劲向季婉挥着手,说“姐,你别怕,我马上救你们上来。”

“来了十来架飞机足可把队员们都救出去,可是车子与设备怎么办呢。”季婉自语着。

敖龙笑说:“老婆,设备和车子又不怕被埋。”

“可我买这些医疗设备花了好多钱……”季婉愁苦的说。

“现在你还能心疼钱,我真是服了你。地方应该出人抢修道路了,安排几个猛龙军卫等着处理车子与设备。如果都毁了我出钱给你买,好吧。”敖龙亲吻了下她的脸颊,拍了下她的屁股说:“赶紧收拾,在这里多留一分钟就多一分的危险。”。

季婉叹气,“怎么能不心疼啊,你以为做慈善就只是做好事就行吗,哪里不需要精打细算呢,唉,算了,还是先保全人吧。”

直升机上悬下长长的绳索,敖龙安排队员们一个个被索绳拉上了飞机,处于高空所有人才看清被泥石流大分覆盖的山体,而他们所在之地偏就躲过了场厄运,何其幸也。

“老天还是开眼的,他这是对我们做善行的回报。”张红军激动的热泪盈眶。

一小时后,众人被放在坤市一处面积广阔的大庄园里,灰头土脸的众人看到巨大的停机坪上停着两架私人飞机,惊叹于这处庄园惊人与奢华。

在季婉认为敖家的庄园就很壮观了,没想这个庄园要比敖家的大出许多。

“这是太子哥的庄园,这几天沾光一直住在这里,真不愧是黑暗之王,随处都有这么大的资产,小弟佩服。”noble指了指上官琛。

众人都艳羡的看向上官琛,他不以为意的笑笑,目光盯上两架私人飞机瘪了瘪嘴。

一身穿唐装的中年男人走向上官琛,恭敬颔首说:“少爷,已经为您的朋友准备好了一切,家主在等您,中午要请您的朋友们吃饭。”

“哦,我知道了,赶紧带客人去休息。”上官琛说。

管家与佣人们立刻引着所有人坐上电瓶车向主楼而去。

“太子,那架私人飞机应该是兰家的,难道家主把兰家小姐带到庄园来了,怎么感觉家主要逼着你入洞房的节奏啊。”聪哥笑说。

“她想洞房,我不硬她也是白想。”上官琛坏笑着说。

“老爷子即把兰小姐带来,是铁了心要结这门亲的,恐怕你不硬也得硬。”聪哥暗自偷笑说。

“哼,老爷子这一次是拿我没办法了,有敖龙这个护身附在,一切安好。”上官琛笑说。

他很佩服敖龙的手眼通天,竟然对他们黑道上的形势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这几年,南边的兰家迅速发展起来,势头有盖过上官家的趋势,几次看似小事挑衅上官家,虽然最后都解决了,可上官家一点没占到黑界大佬的优势。

上官家主知晓兰家家主非常疼爱孙女,兰妡。便打起了让儿子与兰家这位孙小姐结亲的主意,这样两家会从敌对立刻变成亲戚,强强联合更可谓所向无敌。

儿子有兰家依傍,家族中有异议的人会彻底一边倒的拥立儿子为下任准家主,再无人可以悍动。

上官琛知道父亲打得如意算盘,如果在认识季婉之前,他会与父亲一样的想法。但现在,他满心满眼都是季婉,虽然她不爱他,他也不可能做她的男人,但他的心里再容不下别的女人。

上官琛看着美丽的景致,完美的侧面让人迷醉,拖腮蹙眉若有所思着,旋即他凑近聪哥耳边低语几句,聪哥惊讶的瞪大双眼,说:“这可不行。”

“你不觉得很好玩吗?”上官琛笑说。

“太子,你这太恶搞了。”聪哥苦着脸说。

“前一阵让捐赠遗体的事搞得心情好浓郁,今天就借这事调节一下情绪,再者本太子爷都好久没耍了。”上官琛一脸邪恶的笑说。

聪哥忧心匆匆的摇头。

下了电瓶车,上官琛快走几步故意撞上敖龙,然后诡异一笑。

上官家主上官彻早就等在主楼前,见敖龙到来立刻笑着走上前:“敖少将能来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哈哈……”

敖龙与之握手,说:“不好意思,特殊情况,只能一身不堪前来叨扰了。”

“敖少将哪里的话,您能来我可是求之不得啊,哦,少将夫人,你好……”上官彻与季婉握手,很客套的寒暄。

“爸,我们可是刚刚劫后余生啊,一个个都身心俱疲跟个泥猴似的,哪有闲心和您闲聊啊。”上官琛不耐烦的说。

“哦,对对对,都怪我看到少将和少将夫人太高兴了,赶紧的,快带大家去休息吧,一会儿中饭再聊,管家……”

管家立就应声带众人上楼。

上官彻脸上带着温煦的笑容,一把拉住上官琛,说:“你等会儿,我有话对你说。”

上官琛翻了翻白眼看到众人都上了楼,说:“你是不是要和我说,与兰小姐结亲的事啊。”

“你即知道那也免去我很多口舌了,我就告诉你,这门亲事你必须答应。”上官彻瞪着儿子强硬的说。

“好,我答应。”上官琛点头应允。

上官彻一怔,有些懵然的看着儿子,说:“你,这就同意了?”

上官琛不耐的撇嘴,说:“不然呢,爸您还想我和您闹腾一阵再从吗?反正胳膊拧不过大腿我就省点事,免得遭罪。”

“算你聪明,兰小姐就在这里,你回房把自己收拾收拾稍做休息,然后去打个招呼认识一下,我和你说,兰妡这女孩非常好,今天23岁,清纯可人,又知书达理善解人意,……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女孩,你可要好好对她……”

“老爷子,你儿子累得腿都要瓢了,你还的呗没完是想我死啊。”上官琛没精打采一副很疲惫的样子。

上官彻瞪他一眼挥了挥手,看着上楼去的儿子,他一脸的疑惑。

这小子,向来叛逆,这么容易就答应了为他安排的亲事,他总感觉有些怪异。

一个婀娜的身影隐于粗粗的梁柱后,上官琛走过后,那道倩影才现出真身。

她,就是上官彻为儿子订的未婚妻,南方兰家的兰妡。

她清丽淡雅的容颜上泛着娇羞的嫣红,潋滟明眸中荡漾着迷人的秋波。

“他虽然一身脏污,却难掩一身清贵冷傲的气质,而且比照片上还要英俊帅气。”

娇怯怯的声调听得人心酥,兰妡满面羞涩的看着上官琛,狂跳的心欢喜不已,他将是她的丈夫,中爷爷为她千挑万选余生一起生活的伴侣。

当爷爷拿着一张照片告诉她这是她要嫁的人,兰妡一眼便被照片上的太子琛深深吸引,特别是他那双勾魂摄魄的双眸让她疯狂着迷。

很快上官家主请爷爷和她参加寿宴,说是可借这个机会让两个孩子熟识一下。

寿宴那天她惊艳全场,只可惜太子琛没有出现,她满心的期盼变成失落。

上官家主告诉她,太子琛前几天去做慈善援助,结果因为山区下大雨耽误了回程,才会没有赶来寿宴。

得知他是个有爱心的人,兰妡更为可心,便应了上官家主的邀请来了庄园。

她抬手抚了抚泛着红霞的清秀容颜,抬眸看了眼通向上官琛房间的楼梯,她向楼梯走去,却又很快停下来,回眸不舍的看了眼眨了眨灵动的大眼睛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有一种冲动让她差点忘记了爷爷一直教诲她的,女孩子要懂得矜持。

她停下脚步不是因此,而想到他一定很累了,那就让他先好好休息吧。我们来日方长……

回到房间,她拿起书却一个字都看不下去,脑子里全是上官琛的身影在飘,还有她无限幻想着他们幸福的未来。

“咚咚咚……”

传来敲门声,她走去打开门看到一个男人,庄园的佣人都有统一的服装,而这人的服饰与样貌她似乎没见过,她问:“你是……”

“兰小姐,少爷本来想亲自过来看您的,可他才回来实在有些累了,想请您去三楼,这是太子送您的衣服,请您穿上它去见少爷吧。”男人说着递上一个盒子。

兰妡接过礼盒,浅浅一笑说:“好的,谢谢你,我准备一下就上去。”

男人礼貌颔首后离开。

关上房门,兰妡欣喜之极。他这么累还想着要见她,她好开心,好激动。这是不是说明上官琛也很满意她这个未婚妻。

她立刻精心打扮了自己,然后打开礼盒,漂亮的杏眸现出惊讶之色,脸颊上飞起娇羞的绯红。

礼盒里放着一件玫红色的性感内衣,那款式她可联想到穿上后她会多么的妖娆迷人。

可很快她泛起愁绪,他们才第一次见面,他就如此直白的送她睡衣,她虽然没有交过男朋友却也明白这么明显的暗示,他是要她穿着去见他,他想要她……这样真的好吗?

如果她去了,他会不会认为她是很随便的女人,会不会因此而看不起她。可不去,会不会让他很失望,会不会从此他就不理她了。

都说男人是下半身的动物,难道这就是他们表达爱意简单直接的方式吗?

她的心象狂跳的小鹿,惊喜、新奇、胆怯,纠结等情绪交织着,感觉整个人似飘在云雾里一般,飘飘然。

经过一阵剧烈的思想斗争后,最终她还是穿上了睡衣,外面罩着长衫走去三楼。

上到三楼她只看到一道房门,她便推门而入。

她紧张得身子在颤抖,连大气都不敢喘,听到浴室传来水声,透过磨砂玻璃有一个高大的身影在晃动,她的心狂跳不已,低下头快步走向大床直接掀开被子钻了进去,脱掉外衫羞怯的等待着太子琛。

听着浴室的水流声,她在被子下偷偷羞涩笑,想着太子琛一会儿应该是一丝不挂的面现在自己面前,然后,他与她就要发生不可描述的暖昧画面,她紧张的手脚发麻。

浴室门被推开的声音,吓得她身子一颤,将自己缩成一团害羞的紧紧闭上双眼。

“谁?谁在床上?”

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响起,兰妡脑子似响了一记炸雷,大惊失色,这,不是太子琛的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太子琛的房间吗?

被子一下被掀开,床上穿着轻薄性感内衣的兰妡曼妙迷人的好身材一览无遗。

她羞怒之极瞪着一脸盛怒的敖龙。

“你是谁?”

“你是谁?”

两人一口同声的问着对方,清凉的冷气让兰妡恍然自己被人窥见了大片的春色,她伸手去拉被子来掩住自己。

盛怒的敖龙没意识到兰妡会来抢被子,更没想到这小女人力气还挺大的,重心不稳就扑向了兰妡。

“啊,啊,啊,……”兰妡见敖龙向自己扑来被吓得魂不附体,以为男人要强暴她,她拼了命的尖叫挣扎。

敖龙被叫的心烦,伸手抚住了女人的嘴。

“哎哟,这是什么情况……”

上官琛站在门口,阴沉着脸看床上闹腾着的两人,狭长凤眸快速瞟了眼身旁脸色惨白的季婉。

敖龙制住闹腾的女人回头看到季婉,吓得一下跳起来,怯怯的喊了声:“老婆,我,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

季婉不发一声转身就走,敖龙想追上去,却被上官琛一把拉住,说:“敖少将不打算解释一下,与我的未婚妻是怎么回事?”

“滚开,不关我事。”敖龙一把推开上官琛追向季婉。

上官琛看着躲要被子里只露出一双惊恐茫然大眼睛的兰妡,他的目光似要凌迟她一般,让她生不如死。

“兰小姐,那你来解释一下,你以我未婚妻的身份为何出现在敖少将的房间里。还有就是,我与敖少将夫妻是很要好的朋友,我非常了解他绝不会做对不起小狐狸的事,那……是不是说,兰小姐心怡于敖龙,见色起义,想勾搭敖少将。”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我没有勾引他,我,我……”

上官琛抬手制止她的话,语气冰冷之极的说:“这也难怪,敖龙是华夏国公认最完美男人,想上敖龙床的女人真的是太多了。

只是你是我内定的未婚妻,竟然在我家里就公然调戏别人的老公,你就这么急不可耐,真是下贱到了极点。这门亲事……我不敢要。”

兰妡颤抖着缩在被子里,羞臊的无地自容,还有上官琛那字字诛心的话让她痛彻心扉。她见上官琛要走,顾不得羞耻跳下床一把揪住他,说:“上官琛,你不可以这样,明明,明明是你让我来这里,这里不是你的房间吗?我,是来见你的……”

上官琛冷笑,:“兰小姐,你来我家也好几天了,你就没有打听好我的房间在哪里吗?再者,你说我让你来,我怎么不知道?别的先不说,看看你这一身……咋咋咋,还真是性感迷人啊。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你就这个样子见我吗?没想到兰小姐如此开放,哼,还没开始,就给我戴了顶新鲜的绿帽,这样的妻子我真不敢要。”

说罢,他用力一甩手挣开兰妡快步走开。

上官琛的力气很大,兰妡被甩出去重重摔在墙壁上,她半边身子痛到麻木,抑制不住苦涩的泪流下,悲戚的看着离开的上官琛,喃喃:“你别走,上官琛,我不是你说的哪种人,我不是贱女人,我没有勾引那个人,我没有,……呜……,怎么会这样,……呜……”

上一秒她还幸福如在天堂,下一瞬她直接堕入十八层地狱,柔弱的她承不住这种变故悲恸大哭起来。

******

“啪!”上官彻一掌拍在桌上震得茶具叮当作响,他瞪着一脸阴郁的儿子,喘着粗气,说:“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兰妡是个很清纯的孩子,我不相信她会这么做?”

“那您是不相信您儿子了?”上官琛冷冷看着怒气冲冲的父亲。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三章 雨中激战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五章 冷酷如撒旦
热门: 桃色美人 清风吹散往事如烟灭2·之子于归 [聊斋]家住兰若寺 长夜如星 涿鹿·炎的最后王孙 诸天万界 妻调令 乡村守望的女人 待我有罪时 绿茶男配活不过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