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雨中激战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二章 天降敖龙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四章 新鲜的绿帽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呃,当然是你了……啊……”

敖龙狠咬了季婉红唇一下,目光凶猛的瞪着她说:“为什么看到我不似以往的欢喜,却是惊慌失措,你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

季婉突然吻上敖龙,将他的话吞进口中,以一个深切而缠绵的法式热吻倾述着对他的思念。

四片唇瓣痴缠摩挲,舌与舌的挑逗嬉戏让本是一腔怒火的敖龙瞬间软化下来,紧紧抱着她热情的回应着。

两人似要吻到地老天荒,即便有些呼吸困难都不舍离开彼此。

还是敖龙缓缓松开怀抱,依依不舍的与她分开,温柔笑看着怀中脸色嫣红娇媚迷人的人儿,伸出舌头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她红肿的唇,说:“小妖精,又被你迷惑了。”

季婉突现娇怒,大喊:“你为什么要来,你知不知道现在这里情况非常的危险,我们被前后的泥石流堵在这里进退不得,说不定一会儿这里也会遭遇泥石流,你这是来送死你知道吗?”她说着狠打了下敖龙,敖龙笑容微有僵化。

季婉察觉到他的细微表情,伸出小手极为疼惜的轻抚着他带伤的英俊脸庞。敖龙想拉下她的手,却被她看到他布满错落血淋的手,她盈泪的轻轻捧起他的手,一脸愁苦的说:“这伤是怎么来的,是不是飞机被雷电击中坠毁所的伤,快让我看看你还哪里受伤了。”她说着就要解他的战服。

敖龙握住她的小手,笑说:“还真是个小傻瓜,飞机若被坠毁我还能想着吗?安心了,我是正常着陆,我从山顶着急向下跑穿过山林时黑灯瞎火不小心刮到的。”

季婉撇了撇嘴,说:“我才不信你说得这么简单,看你这脸上血痕红肿淤青这更象是从高处滚落下来造成的伤口。”

敖龙亲吻她的手心,以额头顶着她的额头,笑说:“别担心,这点小伤你知道对我不算什么的。”

“嗯,对你是不算什么,可我就是会心疼,很心疼。”季婉嘟着小嘴说。

“好,那我以后就不让自己受伤,老婆大人别苦着脸了,笑一个。”敖龙撩着她的下颌,大手在她肋下轻轻挠着,季婉怕痒闪躲着笑堆在他的怀里。

“好了,别闹了,要笑岔气了。”季婉向敖龙求饶的说。

“哎,我对你刚才看到我的表现,很不爽。”敖龙沉着脸瞪着季婉。

季婉讪笑,就知道不给这个醋罐子一个满意的答复,他会没完没了,她挽住敖龙娇滴滴的说:“老公,你不知这些日子我有多想你,我每看到一个男人都能想到你。

我昏迷之前明明上官琛在车上,刚你又背对着我我就有一时的错觉以为是你就喊了老公,谁知真的是你来了,嗯,老公,不好意思,又让你担心了。”

敖龙很受用她的撒娇,却假意生意的瞪她,说:“我是你老公,担心你不是很正常。你还敢在电话里骗我,我要打你的小屁股。”

敖龙托起她大手在她的屁股上用力打了下,季婉吃痛的叫了声,一脸委屈的说:“你还真打啊。我就知道,你若知道我有事一定会冒着暴雨开飞机过来,你说这又雷又闪我不担心死啊?我甘愿自己有事也不想你有半点闪失。”

季婉的话让敖龙心暖暖的,却泛着丝丝的揪痛,他将她娇小的身躯轻柔的揽在怀里,说:“小傻瓜,把这种想法彻底从你的小脑瓜里剔除,我视你比生命更重要,如果你有事将是我最沉重的打击,我会生不如死。以后若有事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不许再说谎隐瞒,知道吗?”

季婉甜甜的笑着,嘟了嘟红唇娇俏可爱的说:“是,老公大人,奴家再不敢了。”

敖龙低头狠狠的吻了她一下,脸眼宠溺的说:“这还乖。”

季婉乖巧的依偎着他低眸浅笑。

“上官琛说你大脑缺氧,刚才发生了什么?”敖龙看到季婉头上身上沾着很多泥土,他心中有着某种猜测。

“哦,你不知道,刚才情况有多危急啊……”季婉眨巴着明亮的星眸,绘声绘色的与敖龙讲述着刚才发生的泥石流。

敖龙越听剑眉皱得越发的紧,面色也更为沉寒。

季婉感觉到他的凛冽,闭上了嘴巴,娇怯怯的看着他,说:“你别担心了,我没事的。”

敖龙幽幽长叹,眸中盈满忧伤,说:“我真后悔支持你做这个慈善了。”

季婉抱住敖龙,啄了几下他的薄唇,笑说:“老公,你别担心啊,我经历几次大难不死,这证明我的命大着呢,万事都能逢凶化吉,而且我还有你这万能老公罩着呢,我不会有事的。不过,你可能要和我被困在这里几天了。”

“唉,真是拿你没办法。我们不会被困很久的,凯泽送我来的,我已经让他通知地方了,他们很快就会来营救的。”敖龙说。

“嘿嘿,老公,你真是棒棒的,老公,我好爱你哦。”季婉欢喜的抱着敖龙的脖子对他亲了又亲。

敖龙拉开她,看着她红润嫩嫩的嘴唇,凝紧眉头,沉声说:“你刚说是上官琛给你做了人工呼吸?”

季婉看着敖龙的黑脸,窘然的讪笑着,说:“呃,那是正常的急救了。”

“我不管,我要彻底掩盖掉他在你唇上留下的痕迹。”敖龙说着霸道的吻上她,带着一丝怒意吻得狂猛而凶狠,痛到季婉受不住挣扎,他依然发着狠。

婉儿,你是我的,不许任何人染指,哪怕是善意的,也不允许!

上官琛你个白痴,婉儿受伤就是你的办事不利,过后我会好好和你清算。

“啊嚏……,啊嚏……,啊嚏……”蜷缩在座位上假寐的上官琛突然连打几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抬眼看向季婉的车子。

大雨阻碍了他的视线,他可想到此时敖龙与季婉定是你浓我浓的互诉着相思之苦,种种不可描述画面残忍的虐着他这个单身狗,虐得他内心无比悲惨的哀嚎。

心就好似乌云密布的天空,憋闷得他呼吸困难,他长长吁出一口气。

想到刚才守着季婉的快乐时光,他好留恋,甚至都想如果和她一起死在那一刻也挺好的,那也不失为幸福的陪伴。

只是幸福的时刻总是短暂的,气恼敖龙来得太快。

聪哥看着神情黯然的上官琛,说:“太子,你得好好想想要怎么交待没去给老家主祝寿的说辞,还有,老家主一直追你成家让他抱上孙子,给你安排几次亲事您从不理会,听说老家主这回下了决心,寿宴请了兰家,应该有意让你和兰家的千金结亲。”

“交待什么交待,无非就是回去被打几板子呗,随老爷子开心喽。结亲,谁想去谁去,反正我不想,和我没关系。”上官琛不以为意的说。

“太子,你还在期盼要得到季小姐吗?季小姐与敖少将的感情笃厚,你没戏,还是收手吧。”聪哥说。

上官琛冷冷瞥了他一眼,说:“哪那么多废话。……我,没有期盼。”

聪哥叹息一声,说:“太子,做慈善磨灭了你的冷酷无情,更让你的心狠手辣消失殆尽,你变得我都有些认不出了。我有些担心,等你接任老家主的位置,没了戾气的你是否能震慑住那些阴毒的老家伙们。”

“最近,网上总会出现一些游客闯入野兽区结果被咬死的新闻。

在他们看来令人恐惧的狮子老虎总是懒懒的趴在那里,应该是退化了,不具任何攻击力了。他们自以为聪明的闯进它们的领地,而野兽们迅猛的攻击与猎杀只是那短短的几秒,那些可怜亦可笑的游客都没有看清事态就呜呼哀哉了。

野兽,永远都不要轻视它的凶残。它们懒洋洋憨态可掬的样子,有时也是他们迷惑猎物的一种手段。当猎物出现,它们会立刻亮出一直隐藏着的獠牙与利爪,做到完美的致命一击。”上官琛说。

聪哥释然笑了,说:“枉我自认聪哥,太子这是心里早有筹划了。”

“老爷子想在我接任之前剔除家族里不服顺的一派,帮我扫清前路。那些老不死的虽然不服却一直畏惧于我们父子的手段与默契,他们行事颇为谨慎很难抓到什么把柄。

我因小狐狸与敖龙杠上,敖龙因此打压上官家族,这便让族中长老颇为不满我的所为。

我正好就顺着小狐狸演一出为情所惑不务正业的戏码,这样难挑大梁的继承人一定会引得那些老不死跳出来搞事情,然后老爷子就可剔刺了。”上官琛勾起唇角泛着阴鸷的笑意。

聪哥点头,说:“太子,你真的变了,是变得更为深沉睿智了,我再不担心什么。”

“我本是野兽,永远有着野兽的本质,这一点永远也不会变。

我早就对自己的未来做了完美的筹划,只是,爱上小狐狸完全是个意外。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么痴情的一面,可以不求她给予任何的回应,还甘之如饴。

我左次三番被敖龙虐,还犯贱的跟在小狐狸身后献殷勤,让兄弟们失望了吧。”上官琛笑说。

“没有,太子一直就是他们心中最强的黑暗之王。不过,你与季小姐的事,我还真听到他们背地里说过……。”聪哥狡黠笑着欲言又止。

上官琛挑眉,眸中充满询问,说:“说来听听。”

“他们说,没想到太子这么专情,都为你得不到季小姐而惋惜。他们还穿梭着帮太子你把季小姐抢过来的办法,有几个还想对季小姐用阴招,被我警告了。”聪哥笑说。

“呵呵,这帮小子有心了,好啊,今次一起历险的人回去都给我重重奖赏,房子车子票子统统都有。”上官琛开心的笑说。

“我先替兄弟们谢谢太子,那个,外面好象有人走过来了。”聪哥指着车窗外模糊的身影说。

上官琛向外望去,见敖龙走向他们的车子,那一脸的骇人煞气,上官琛不觉苦笑打开车门下了车。

两人对立站于瓢泼的暴雨中,任狂肆的雨水冲刷傲然看着彼此,上官琛先开口说:“季婉睡着了?

“嗯。”敖龙冷冷应道。

“那还等什么,动手吧。”上官琛笑着伸展开双臂,象是接受着暴雨的洗礼。

“好。”敖龙走上前,突然出手狠狠砸向上官琛。

上官琛被打飞出去然后重重摔在地上,他艰难的站起,大雨很快将他满身污泥冲刷干净。他吐向一口血,桀骜笑看敖龙,说:“就这样吗?再来!”

敖龙慢慢走近他,微低着头一双野兽凶眸直直瞪着上官琛,说;“许你留在婉儿的身边,就是要你随时保护着她,你竟然看着她被活埋,你真是该死。”

“我无话可说。”上官琛眸中带着一丝忧伤。

“有觉悟,那你也别怂,一起出手吧。”敖龙话落如一只身形矫健的猎豹击向上官琛。

上官琛又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在敖龙铁拳又来到之前灵活闪开,:“干嘛总来的那么快,真是烦。”

他大叫着冲向敖龙,两人在寂静的暴雨夜里凶猛狂战。

聪哥与众手下趴着车窗看着二人的厮杀,无不惊叹这场强者的战斗。

只打到两人都筋疲力尽,上官琛瘫坐在地上,看着居高临下睥睨着他的敖龙说:“相比与之前被你打,这一次你明显力度不够,看来,你身上有伤,应该还不轻,才影响了你的战斗力,这才你手下留情吧。”

“婉儿嫁给我,我承诺护她周全,但我工作的特殊性无法时时陪在婉儿的身边,所以,我会创造一切条件让她安好,你就是这些条件之一。

若真爱她,就要以命换她平安。如果她出事,我也不会让你安然的活着。”敖龙说。

“嘿嘿,好伟大,你就不怕小狐狸有一天会被我的爱打动,弃你而去。”上官琛邪魅笑说。

“做你的春秋大梦吧,我只警告你这一次,婉儿再有闪失你再也别想留在她的身边,余生我会让你在轮椅上度过。”敖龙说。

上官琛抬头傲然仰视着敖龙,说:“没人可以威胁我,你也不行。我留在她身边,那是因为我愿意。”

敖龙冷笑转身,说:“听说南边的兰家一直小动作不断,这些危害社会的臭虫适时候清除掉了。”

“呵呵,那就谢敖少将了。”上官琛说。

他心知肚明,敖龙是要帮上官家族灭掉敌对份子,他此举应该是对他救了小狐狸一命的答谢。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二章 天降敖龙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四章 新鲜的绿帽
热门: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仙君座下尽邪修 六个梦 男配他又倒在我家门前 重生:千金狠嚣张! 穿成男配的爸爸 乡村邪少 office不谈爱情 犹记惊鸿照影 鹿门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