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小狐狸,你不要死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章 泥石流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二章 天降敖龙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拿着手机的手在颤抖,太想打电话给他了。

她扔掉电话:“老天爷,我自问没做过一件违背良心的坏事,我努力做慈善,帮助那么多困难的人,我从没要过回报,但这一次我能不能求你?求你别那么残忍,请不要让我的爱人亲人伤心好不好?求你给我们一条生路。”

从不信神信佛,更不会祈祷的她,这一刻为了能活着,她愿意向各路神仙祈求膜拜。

冰冷的泪划过她的脸颊流进她的唇角,那苦涩的滋味渗进她的口中,对死亡的恐惧越来越强烈。

“铃!”手机铃声响起,屏幕上跳跃出“老公”。季婉瞬间泪崩,她不敢去接,可是,若不接他必会担心,想着,她打开音响调得大声了些,掩盖住狂啸的雨声和外面男人们抬车时的号子声,胡乱抹去泪水深深呼吸调整心绪接起电话。

“喂,老公,是不是想我了。”季婉说。

“老婆,你在回来的路上吧,是不是下雨了,我说你别急着深夜赶路,太危险,你们找个安全点的地方等一晚吧。就是误在山里也没事,老公会架着七彩祥云去接你。”敖龙声调很温柔的说。

“哦,是下雨了,我们把车停在了山脚下,没敢冒险走夜路。”季婉忍声说。

“嗯,好乖,别怕,老公会陪伴着你,你怎么把音乐开这么大声音,还是这么闹的D曲,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敖龙问。

“就是被雨堵了回家的路有点心烦啊,……老公,我好想你!”季婉吞下泪水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软腻娇媚。

“老婆,我也好想你,没有你在的日子真是太难熬了,明天天一亮不管天气怎样,我一定去接你。”敖龙说。

“嗯,好,我等着你,老公,我爱你。”季婉盈着泪笑说,她忍的实在太辛苦,怕敖龙听出她异常,她说:“我不与你说了,张哥来找我有事说,我明天一早就出发了,你不用来,在家乖乖洗白了等我吧,我爱你,老公,很爱很爱你,我挂了。”

不等敖龙回应,她立刻挂了电话,泪水刹时汹涌流出,她抚在方向盘上悲声痛哭。

音乐突然停止,传来男人们声声粗犷的号子声,她停止哭泣。

“季婉,你在做什么,你都忘记自己是这个团队的领航人吗,忘记队友们在奋力自救,而你却窝在这里哭,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她自言自语着,深深呼吸后擦干泪水,拿起手机看了看,说:“若这真是我人生的终点,还好,最后让我听到了你的声音,如果我遭遇不测,我的爱人,请你好好的保重自己。”说罢,将手机丢在车座上,穿上雨衣下了车。

暴雨夹杂着狂风呼啸着,大大的雨点打得脸生疼,她艰难前行着看着上官琛与手下都被雨水冲刷的极为狼狈,拼尽全力想将车子抬离泥坑。

“大家加把颈再来一次。”满身泥水的上官琛冲大家呼喊着。

聪哥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冲上官琛喊:“太子,雨水混合着泥沙地面越来越松软,车子又太沉陷得太深了,我看把车上的设备放到别的车里,不然这车太重根本抬不起来。”

“好,那就赶紧搬吧。”上官琛说。

众人立刻打开车子开始搬设备,季婉也加入进去,上官琛回头看到她,一把抓着她的手腕气愤的喊:“不是告诉你好好在车上呆着吗?你,你就不能听我一次。你给我回去。”他说着拉着季婉想把她送回车上去。

季婉甩开他的手,说:“我不想一个人呆在车上,我害怕行了吧?”

她拿起一部仪器困难的向另一抬车上走,上官琛拿她没办法只得任由着她。

其它车上的司机都纷纷下车加入搬运,人多力量就是大很快设备搬得差不多了,聪哥叫大家再次发力抬车,终于在大家众志成城下车子被抬离了深深的泥坑。

“嗷呜,被这场大雨淋得真叫痛快,哈哈……”大家欢腾的笑着。

季婉看着绝境中还能淡定笑谈的队友们,她很惭愧自己刚才的懦弱与恐惧,向一片黑寂的苍穹大喊:“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咔嚓!”一道紫色的闪电撕裂夜空,那耀眼的电光让寂静的大地有一刹的白昼。随之响起震耳欲聋的雷鸣声,暴风雨更为狂肆的呼啸着。

“我去,你这真是乌鸦嘴啊,快给我上车去,不然你很容易被雷劈死。”上官琛拉着季婉向车子走。

季婉推开上官琛的手,神情冷凝的站在哪里一动不动,之后抬头望了望黑暗中的山峰。

上官琛伸手又要去拉她,耳畔听到似雷声般的轰鸣声。

“大家快上车,快上车,山体滑坡,都快点上车……”季婉发疯的大叫着推搡着队员赶紧上车。

上官琛第一反应就是去抓回季婉,将她扔回车上去,她却到外乱窜着推队友们上车。

“你别管了,快点上车去。”上官琛冲季婉大喊。

“张哥,快点上车去,快点。”季婉冲又跑回物资车搬仪器的张红军大喊,用力甩开上官琛,力气之大把上官琛甩得踉跄向后退去。

就在这时,大小石块瞬间砸下,季婉一纵身与张红军一起扑到在一辆车旁,眨眼间倾斜而下的泥石流吞没了那辆车子。

“小狐狸!”上官琛惊恐大叫,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画面,他不顾危险飞奔过去。

“太子别过去,危险!”聪哥伸手拉他却他挣开。

上官琛跑到季婉被埋的地方发疯一般用手挖着泥沙,声音中带着绝望嘶吼:“小狐狸,小狐狸,你要坚持住,我会救你出来的,别怕,我来救你……”

泥沙渐渐停止流淌,可依然有大小石块从上面飞落下来,砸在上官琛的身上头上,黑暗中几道暗色从他的头发里慢慢延伸,那是血,石头砸破了他的头,流出了好多血,道道血流顺他的脸蜿蜒而下。

聪哥立刻招来手下帮着上官琛奔力抢救季婉,给上官琛带着安全帽,又递给他一把军工锹,上官琛用满是鲜血的手接过玩命的铲着厚重的泥沙。

“快,都给我动作快点,快点,听到了没有……”上官琛一边挖着一边狂暴的大叫着。

所有人都过来帮着挖泥沙,不畏无情灾难全力挽救他们的队长。

十分钟后,上官琛对着挥锹狂挖的手下喊:“不许再用锹,别伤了小狐狸,都给我用手挖,快点,快点……”他大叫着,大雨混合着他脸上的血流淌向下,赤手飞快的挖着泥沙。

三分钟后,他摸到了柔软的布料,他惊喜的大叫:“在这里,这里,小狐狸在这里,快帮我把她拉出来。”

他手下的动作更迅速,寻到合适的部位拉住季婉使劲向外拽着,手下也七手八脚的帮着他,终于季婉被从泥沙中拉了出来。

上官琛把季婉放在地上,大雨很快将她从泥沙中剥离出来,他轻拍她的脸颊,说:“小狐狸,快醒醒,别睡了,快醒过来,你听到没有,小狐狸……”

“太子,季小姐的鼻子与嘴巴里都被泥吵填满,得立刻给清理才行。”

不待聪哥说完,上官琛与季婉嘴对嘴,用舌头一点点剔出她口中的泥沙,然后又用嘴将她鼻子里的泥沙吸出来,借着雨水洗干净她的脸,一边做一边温柔呼唤着她:“小狐狸,小狐狸,好了,我帮你洗干净脸了,你应该醒来了,快别睡了……”

可,季婉依然昏迷不醒,而且没有了呼吸。

“不,小狐狸,你别闹了,快点醒过来吧,你别这样,求你,快点醒过来,求你,……”他声音哽咽,闪亮的星眸里闪动着泪光。

“太子,快点做人工呼吸啊。”聪哥提醒抱着季婉惶然不知所措的上官琛。

上官琛立刻觉醒给季婉做起了人工呼吸与心肺复苏的急救。

“咳,咳,咳……”一阵咳嗽季婉终于醒过来,她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好似缺水的鱼儿,使劲呼吸着空气,好一会儿她抬眸看向双眼噙泪的上官琛,说:“张哥,张哥怎么样了。”

“你这个傻瓜,你都这样了还想着他干嘛。”上官琛欢喜的紧紧抱着季婉说。

“他怎么样了?你放,开我。”季婉无力推开他,很不喜欢被他这样抱着。

上官琛感觉到季婉微弱的挣扎,但他不理会,依然如获至宝般紧紧抱着她,

“张队长没事,他没有你严重,只是有点缺氧。”聪哥欣喜的笑对复活过来的季婉说。

“哦,那就好。”

得知张红军无恙,季婉虚弱的闭上眼睛。

“小狐狸,刚刚,我真的被吓坏了,我以为,你要离开我了,我的心象是被人撕扯着的生疼。还好,我把你救回来了,还好,你还在,我还能抱着你,感受到你的温度。”

他轻轻吻着她的额头,满眼宠溺,无比珍惜的抱起她走向车子。

上了车,他给她脱去又脏又湿的外衣裤,用一条厚厚的毛毯将她包裹的严实,放在坐拉上将椅子调到最舒服的角度,最后用毛巾轻柔的为她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在她的耳边低语:“小狐狸,现在的你好乖,真想时间永远静止在这一刻,……”

他满眸柔情的笑看着沉睡的季婉,渐渐靠近过去,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唇抚在她娇嫩的红唇上。

本是想偷偷一吻,可是,一旦触碰上他便不舍离开她,但他不敢有太多的逾越,只是用唇瓣在她的红唇上轻轻摩挲着。

“小狐狸,我爱你,爱得鬼迷心窍,无法自拔。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提防着我,怕我做出破坏你和敖龙感情的事。小狐狸,我太爱你了,爱到见不到你不开心,我,是绝对不会做让你难过的事。你能不能把我当做真正的朋友,是仅此于你老公敖龙的朋友。”上官琛迷醉笑看季婉,用红肿渗着血丝的大手轻轻拍着她,象在哄孩子一样。

他很庆幸这次的灾难,让他与她亲密接触,他还吻了她的唇,虽然那是人工呼吸,这便足以让他终生难忘了。

手机铃声响起,显示着敖龙的名字。上官琛看着执着唱响的手机,笑说:“敖龙,就让我放肆一次,让我陪在她的身边吧。”

“您拔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手机依然是无人接听的状态,敖龙越发的心慌意乱。

从刚被季婉挂到电话,他总觉得季婉似哪里不对。深知她一切习惯的他,今天她的一切都很反常。

先是一直含蓄矜持的季婉,很少在电话中一开口就说“老公,是不是想我了。”而且语调还那么的甜腻。

再就是她听得音乐,她一直非常不喜欢狂躁的音乐,她说是心里烦闷,以往她若心情不好时,她一定自己默默的呆着,不喜欢被人打扰,也更不喜欢有任何的声响。

诸多奇怪的疑问在敖龙心里产生,再加他担心她所在的地方预报的有暴雨,他更不放心。

之后,他再打电话给季婉,电话便一直无人接听的状态,这让他更为心焦。

他又打上官琛的电话,也是无人接听。

他立刻打电话给已身在坤市的noble,说:“你能联系上季婉吗?她们哪里现在是什么情况。”

“姐夫,姐在返程的路上,但还没有离开石坎,我很担心一直与张医生保持着联系,可山里信号不太好,我联系了好久才通上话,刚刚他们哪发生了泥石流,姐与张哥都受伤了,我正在想要怎么去营救他们,可雨下得太大了,飞机没办法飞行。”noble着急的说。

“发生泥石流?”敖龙心中的不安更为强烈,说:“我立刻过去,你就不要管了。”

他挂了电话急忙穿上军装跑出家门。

他大半夜把吴泽凯从被窝里拽起来,拉着他打开了飞机库。

敖龙二话不说跳上飞机,吴泽凯惊讶的说:“我说二哥,石坎现在暴风骤雨的,你是想去送死吗?”

敖龙也不理会他,就要启动了飞机。

吴泽凯打了个哈欠跳上飞机把敖龙推离驾驶仓,说:“石坎的盘山地带山势险峻陡峭,很难找到着落点,你自己开着飞机去,难不到到地方要带着飞机一起跳出去吗?得,兄弟舍命陪二哥救嫂子。”

话落,飞机缓缓启动,在夜幕中划下一条明亮的弧线向远方飞去。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章 泥石流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二章 天降敖龙
热门: 豪门盛宠:神秘总裁娇蛮妻 重生之豪门女纨绔 A校老大是个O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1 升官发财在宋朝 老师好美 该我上场带飞了[全息] 乡村女教师 黄粱客栈 簪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