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大义之举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八章 遗体捐赠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章 泥石流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老汉想要追上去,被noble拉住,说:“老伯,还是你们先自己协商好再来找我们吧。我劝你让儿媳一起签字,快点得到钱了事。你想想,那个得心脏病孩子的病情很危急,可是等不起你们的,别到时搞得鸡飞蛋打,得不偿失。”

“这……”老汉看着noble也离开,无助的哭丧着脸。

季婉与张红军看过病情危急中的男孩,这么小的孩子,如此鲜活的生命很快就要被病魔终结,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

另一个帐篷里,需要治疗的病人都离开了,医护便走进里间的手术室。

一个医护看着奄奄一息的阑尾病人,一脸愁容的说:“你说外面的家属真是太绝情了,这会没一人来陪伴着他,送他人生最后一程,都在外面争着那笔卖儿子心脏的钱,唉,亲情在金钱面前也如此的轻薄,真是世态炎凉啊。”

“他们争也是白争,这人虽然不行了,但他的求生欲望很强,恐怕那男孩会死在他前面。”另一个医护说。

“可以用安乐死啊,反正他已无希望活下来,给他用安乐死,然后可救活一个生命或许更多,那不是很有意义?”noble走进来说。

“这可不行,noble可不要再说这样的话,要季会长知道了会生气的。”

Noble的话让医护们都变了脸色。

“怎么就不知道变通呢,只要结果利大于弊就好了,何必在意过程怎样。”noble说着慢慢走向病患。

医护感觉到noble的表情好冷漠,冷得让人心颤,走到他面前,讪然的说:“noble,你可别做傻事,更别动安乐死的脑筋,季会长真的会责怪你的。”

“好了,你们别紧张,我只是随意说说而已。”noble淡淡一笑说,似寒潭的眸子盯着病患看了看,转身走出去。

医护抚着狂跳的心脏,说:“你有没有发现,有时noble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是啊,我也有这种感觉。”

“唉,也不知隔壁那个先心男孩怎么样了。”

“那边没什么动静应该没事,唉,祝那孩子好运吧。”

躺要病床上的病患手指微微动了动,随之发出一丝极为微弱的声音:“医生,医生……”

两位医护同时抬起头对望,看到对方与自己一样的动作,确定自己刚刚真的听到了什么,她们一起望向房间内另一人,病患。

就见病患的手在不停的颤抖,嘴巴一张一合的发出很轻的声音。

“天啊,他醒了,快,快去叫张医生。”一个医务惊讶的对另一人说,随之她冲向病床前,轻声对病患说:“你醒了,你能听到我说话吧,要是能听到你就动动手指。”

她的话落,病患的手指动了动。

“你等下,我给你点些水。”医护惊喜的说着,用棉签沾着水一点点滋润着病患有些干裂的嘴唇。

“医生,医生……”

许是水滋润了喉咙,病患的声音大了些,但是依然虚弱沙哑。

“你别急,医生马上就过来。”医护安慰着病患说,她以为病患定是要求医生救救他,她悲伤的叹息。

叹息他的生命已走到终点,他们已无能为力。也叹息病患的醒来足可说明他的求生意识真的很强,那么,隔壁的先天男孩真就没希望了。

同样的生命,没了那一个做为医者,她都很难过。如果能救回一个,她们会非常的高兴。

“怎么样?”张红军与季婉等人急急走进来,张红军用听诊器给病患听诊,听着医护说刚检查的情况。

随着时间的流逝,病患的精神状态变得越来越好。

张红军收起听诊器,神情淡然的笑对病患说:“生命体征有回升,你的求生意识很强,你很棒。”

季婉等人听到张红军的话,心中说不出的复杂与凄凉。

趁张红军挪走器械时,季婉凑近他,小声问:“他这是活过来了?”

“不是,这很有可能是回光返照。”张红军说。

“回光返照,那么将会有奇迹发生了?”季婉想到张红军说,除非有奇迹,出现回光返照。

“这可说不好。”张红军说。

“医生……医生……。”

张红军转身走向病患,笑问:“怎么了,是不是很疼?”

病患无力的点头,唇角扯出一丝弧度,说:“真的太疼了,求您……,给我一针安乐死吧。”

“你说什么?”张红军及所有人都诧异的看着病患。

“我太疼了,承受不了了,我想早点解脱,求,求,你们……还有,还,有,我,我要捐赠我的遗体,你,你们拿,我的心脏去救,救,救那个孩子吧。我,我不要钱,不要钱……”

几句几乎微不可听的话,让所有人都沉默的低下了头,有的医护偷偷抹着泪水,默默的啜泣着。

“你别说了,好好休息……”张红军也红了眼眶。

“不,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医生能给我打针吗啡吗,我想生命最后的时候不那么痛苦,求你们……”

张红军点头:“好。”他亲自取了药动作很轻柔的推进病患的皮下组织,似乎生怕他感觉到一丝痛感。

做为医生他见过太多患阑尾的病人,疼起来再强悍的男人都会狂叫哀嚎,阑尾炎真是可以疼死人的。

药注入病患的身体中,很快起了药效,病患浑浊的眼眸里现出兴奋的光泽,看着都充满悲伤看着他的医护们,他微微一笑说:“医生,快把遗体捐赠协议拿来,我要签字,我愿意把我的器官捐献给有需要的人,他们的存活就好似我获得了新生,我愿意。”

没有人动,病患的话反似象一把把刀子片片凌迟着他们的心,都在为曾期盼着他的死去而感到懊悔自责。

上官琛夺过季婉手中早就准备好的协议走上前,对张红军说:“你确定他是清醒的吗?”

“是的,他现在很清醒。”张红军沉声说。

上官琛看向病患说:“你的亲人我会帮你照顾好的,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都可以告诉我,我会尽全力帮助你。”

“我是村里唯一一个在县里上过高中的人,在结婚之前一直在市里打工,我知道威龙集团,更关注过威龙基金会,也曾在网站上捐过钱,可我的收入太微薄捐得很少。我相信威龙基金,我要捐赠遗体,不要一分钱。只求能妥善安排我那即将孤苦无依的父亲,帮他找个好一点的养老院,可以照顾他终老。”

“好,你放心,我会把你的父亲安置在最好的养老院里,有专门人的陪伴照顾。”上官琛郑重承诺。

“好,请把协议书给我吧。”病患笑说。

上官琛将协议递到病患面前用手托着,病患几次努力抬起手臂,可他实在太虚弱了。上官琛想扶着他的手签字,张红军拦住他说:“不,不要帮他,让他自己签,他可以的。”

病患似被鼓励到,手稳稳握好笔慢慢抬起来,在协议上缓慢的写上他的名字——马越。

上官琛看着纸张上娟秀的字,喉咙堵的闷闷的痛,鼻尖发酸热辣的泪涌上,他仰起头用力的眨巴着眼睛逼回泪水。

手术室内传出嘤嘤的哭声,所有的女医护再控制不住自己都掩面哭起来,男人的眼中也都泛着泪光。

马越看着众人,泛着欣慰的笑,说:“在我死前能有这么多人为我落泪,我这一生也算没白活了。好了,别再难过了,别让我耽误了大家的工作,我想见见我爹,可以帮你请他进来吗?”

“好,我去请老爷子。”上官琛说着向外走,看到门口举着手机拍的noble,他狠瞪一眼,说:“这种情况下你还有心玩。”

Noble勾唇邪肆一笑,不理会上官琮的指责。

季婉深深呼吸看向大家说:“大家都散了吧,让马越好好和老爷子说说话。”

众人带泪的眸子充满不舍的看了看马越,这个在生命尽头还能如此乐观向上的年青人,值得他们的敬佩,都对他深深鞠躬后才离开。

“儿子,我的儿啊,你醒了,真的醒了?”老汉欣喜的冲进帐篷,看到果然已醒来的儿子是即喜又忧。

他以为儿子能醒来应该是病情有好转,而忧的是,儿子即没死那他与儿媳商量好的80万,这下彻底泡汤了。

但不管怎么说,儿子醒来的喜悦还是多过那抹担忧。

“爹,儿子不孝不能给您养老送终了。”马越说。

“别说这傻话,你这不是醒了吗?”老汉笑说。

“爹,我的病是治不好了,我是想和您老最后说说话……”

“你这鬼娃子,再说胡话我可要打你了。”

“爹,我刚才已经签了捐赠遗体的协议……”

“啊,你签了,那还用我和你婆娘签吗?那我们又能拿到那笔钱了……咦,不对,你都醒了,你还签那死人的协议干嘛?”

“爹,我的身体我自己很清楚,我已经油尽灯枯了。我签了协议,那是捐赠我整个身体的协议,是无偿的,就是说我不会收一分钱。”

“什么,不收一分钱,你傻撒了啊,你还真是不孝子啊,你两脚一蹬你让我以后指望谁去,我这,不活活被你气死也会被活活饿死了,我这命啊。”

“爹,我已经把您托付给威龙基金会的人了,他们会给你老在市里找个最好的养老院,那里有很多老人……”

上官琛在一旁听着马越耐心的劝说着老爹,老爷子真的是太倔,明显马越越发的疲惫,他点开手机翻出坤市最好的养老院,上前对老汉说:“老爷子,您看看我打算让你住进这个养老院去,你看看这可与五星级豪华大酒店一个级别,我还会给您找一个医护与一个保姆照顾你。”

“哎哟,这地方可真好看啊,还有人侍候,那不是成了大地主了?”老汉一脸向往笑说。

“大地主哪住得起这里啊,您啊,就跟我去享福吧,您儿子不在了,以后您的事我全包了,保证让您每天吃香喝辣,手里还有钱花。”上官琛说。

“这地是真好,可我还是想要钱。”老汉固执的说。

“爹,咳咳咳……”马越有些着急,突感胸口一阵闷热翻涌,吐出一口鲜血来,上官琛想去叫张医生,被马越叫回说:“没必要了,我也差不多了,协议就按我说的不要一分钱,不必在意我爹闹,都没用的。”

“你个免崽子,怎么吃里扒外呢。”老汉气得浑身颤抖,想到儿子没了自己又没有钱可傍身,他越发的心寒。

马越无力的躺下来,昏昏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老爷子,你儿子大义啊,冲这点您的事我管定了。老爷子,我帮你分析一下,如果你想要钱没问题我一定给你。

可你要知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一枯老头子惴着那么多钱,一定会被贼人惦记着,说不定没等你花那些钱呢,你的命就没了,你说是不是这理。

我把你安置到市里的养老院去,那里的条件你也看到了,还有人照顾,每月我还能给您点钱花,你说您这小日子多恣意快活啊。你说,你选哪个?”上官琛耐心的劝着老人。

老汉寻思着上官琛的话,想到外面几个侄辈亲戚正虎视眈眈的守在门外,他一拿到钱说不定到不了家门就被人害死,然后把钱抢走了。

最终他应允了去养老院,上官琛欢喜的承诺必会让老爷子此后的生活像皇帝一般。

此后,马越撑着最后一丝力气叫来妻子,承诺把自家几间瓦房给了她,希望她以后能找到个好人家。

上官琛向家属展示了马越签下的自愿无偿捐赠遗体的协议,让他们各自散去,这件事算是圆满解决。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八章 遗体捐赠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章 泥石流
热门: 暴君心尖宠 江南岸(江南岸原著小说) 唐门高手在异世 簪中录 两个土豪怎么恋爱 听说前男友是我新队友 暗恋 把男主的脸往死里打 我真不想当首富 女人现实男人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