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遗体捐赠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七章 守财奴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九章 大义之举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群刁民全他妈的是守财奴,一看到钱两眼放光,这是几辈子没见过钱啊。”上官琛鄙夷笑说。

“你这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匙的太子爷那里懂得他们的疾苦。”季婉说。

上官琛看了看季婉,凑近笑说:“别人的苦我才难得去理解,我只在乎我的小狐狸……”

季婉一个凌厉的眼神瞪向他,上官琛立举起双手投降,说:“我多嘴,我错了……,你这人就是爱较真,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吗?干嘛这么认真。”

季婉不理睬他,眸光转向正在烈日下搭建医疗站的师傅们,走去冷库车让人抬几箱冰水过去,旋即她也抬起一箱,上官琛立马抢过她手中的水箱,说:“这是男人的活,你别插手。”

水箱搬到工棚里,季婉挥手喊着大家:“大家先不要干了,都快过来喝点水休息休息。”

包工头孙野吆喝着众人过去,季婉将一瓶冰水递给他,说:“现在的太阳太烈,让大家等到太阳落山时再干吧。”

“不行,得立刻抢工才行,这周的天气不太好,能尽管早点回去是最好的,不然就得误在这里一两个月都出不去,到时我们也得和村民似的要啃树皮吃野草了。”孙野笑说,他举起瓶子咕咚咕咚喝着冰水,他脸上晶莹的汗珠滴到他强壮的胸膛上,随沿着坚实的肌肉而下,充满浓浓的男人野性气息与力量的美感。

季婉看着强壮的孙野,脑海中全是敖龙那完美得无懈可击的身材,眸中泛着沉醉,唇边扬起娇羞的笑意。

上官琛一把拉过季婉,微眯着明眸凑近她的耳边说:“小狐狸,这货色你也能瞧得迷了眼。如果你想要男人,那我是你唯一可选择的情人。”

“去死。”季婉推开他。

突然一只手搭在上官琛的肩膀上,他回头一看noble正笑眯眯看着他,他惊恐的瞪大眼睛灵活闪开。

他突然的动作到是把季婉吓了一跳,然看到他一脸惶恐表情很是诧异的看向noble。

Noble轻笑,说:“太子哥还真是色胆包天,是不是又想尝尝龙焱特训营的滋味了。”他说着举起白嫩修长的手做了一个抓握的动作。

这一动作,让炎炎烈日下的上官琛骤感一身冰寒,猛得打了个激灵。

“你们俩人好奇怪,是不是我错过了什么?”季婉笑看二人说。

“姐,我们都是年轻人吗,气盛好斗实属正常,也全当是逗着姐笑了。时下在外面我们两个大男人要为姐担起责任,我们说好以后会好好相处再不闹了。太子哥,你说是吧?”noble妖媚笑看上官琛,给了他一个电力十足的媚眼,几步走过去与他勾肩搭背。

太子琛很想逃离,可若逃开那不显得自己太怂。刚在自己的手下面前已经丢了脸,还好那群孙子比他跑得还快。这要是在季婉面前认怂躲着noble跑掉,那他说什么也做不到。

他尴尬的向季婉讪笑着,强忍着noble的靠近,感觉浑身的毛孔都炸开,血液沸腾得似要爆体而亡般。

季婉凝眉,说:“你们……好怪异。”

上官琛拍开noble的手,回到季婉的身边,笑说:“这有什么怪的,我们怎么闹也是要以你为重的,是我刚找到讲和了,怎么样,我是不是很识大体啊。”说着,他扬了扬眉向季婉抛着迷惑众生的媚眼。

“你们讲和那自是极好的,可我看刚才你的举动似乎有点害怕呢?”

“他跟个鬼似的突然出现,我给他吓了一跳而已,我怎么可能害怕他?”上官琛蔑然斜睨着noble说。

“我这样也能吓到太子哥,这可有损你太子琛心狠手辣的形象哦。”noble笑说,然张开手臂想要拥住上官琛。

上官琛打开他的手,白了他一眼说:“大男人有话说话,别总搂啊抱的,你个变态!”

“嘿嘿,我越看太子哥越发觉你英俊绝伦举世无双,如此绝品男人我还真想试着为你出柜了。”noble戏谑的笑着又扑向上官琛,上官琛憋着闷火与他缠打在一起。

季婉看着又打闹在一起的两人,虽然感觉到上官琛那一脸的不情愿,但两人不再似之前的敌对,她到也释然。

“季婉。”张红军向她跑来。

“张哥。”季婉应了声,笑看到面前的张红军,说:“那个先天男孩怎么样了。”

“我正要与你说这事呢,那孩子心脏已经衰竭,随时都可能死亡。”张红军说。

季婉凝眉叹息,说“先天性心脏病,早有预知会是这个结果,但当一个生命即将要陨落时,总是感觉心情非常的沉痛。”

“但,也许这个孩子是幸运的,还有生还的希望。”张红军说。

闻言,满脸愁绪的季婉现出惊喜,说:“哦,那可真是太好了……,张哥,您这话是不是需要我做什么,我一定尽力而为。”

“是这样的,那个阑尾病人与那孩子的血型一样,如果配型成功那孩子可以立刻做心脏移植。”张红军说。

“张哥,你……,那个阑尾病人还没有死,你这是要用活人心脏,你,你做为一名老医生怎会不知这是犯法的。”季婉惊讶的说。

张红军淡然一笑,说:“季婉,你想多了,我怎么可能做犯法的事。阑尾病人在送来时我就知他最多活一个月,如果手术开腹后看到的情况没有到最坏他会生还,不然他很有可能死在手术台上。我刚看了他的情况,几乎没了生命症状,随时都会死亡。”

“哦,这样啊。那对先天男孩还真是一个奇迹般的希望。”季婉说。

“我现在就是要和你商量,如果配型成功得说服家属同意捐献心脏。然后立刻连络最近的大医院和能做心脏移植手术的医生,以及运送病患的事,现在对两个病患来说,分分钟钟都非常的宝贵。”张红军说。

季婉点了点头,紧凝黛眉,说:“我会联系坤市的医院做好准备,医师就让敖龙请军区医院的程老,他会用直升机把程老送过来。

至于病患经不起长途颠簸,那就让敖龙与附近的军区打个招呼……”

“你还真是处处时时想到的都是敖龙,人家可是少将可是忙得很,从军区调程老这事交给他行。至于送病人去手术的事这就交给我吧。”上官琛说。

“你想怎么做?”季婉问。

“小狐狸,我们上官家族可是遍布华夏的,调一架直升飞机分分钟的事。”上官琛说。

“这样更好……”

一个医护跑来,告之说:“心脏配型已经做过多了,可以做移植手术。”

“这可真是太好了,这孩子有希望了。”

大家都欢喜这个好信息,noble却摇头说:“只是这家属同意捐献这事,恐怕会……”

“这有什么难办的……”上官琛自信满满笑说:“你没看那老头有多爱钱吗,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个事。”

“对于一直限于贫穷的人来说,钱是个好东西,却也更是可使态变得更为复杂的东西。”noble邪魅笑看上官琛说。

上官琛狠甩他白眼,又看向季婉拍着胸脯说:“这事就交给我了。”

“这不就是买卖器官吗?这是违法的。”季婉说。

“我说,狡诈的小狐狸你也能说出这么天真的话来,国法是不允许,可那一例器官移植不暗含着金钱交易啊。特定情况就要特殊对待,行了,这事包在我太子琛身上,保证帮你帮办得妥妥的。”上官琛傲然一笑,拍了拍季婉的肩膀转身向医疗帐篷走去。

季婉叹息一声说:“但愿有钱能使鬼推磨能奏效,我们也过去看看吧。”

几人一起随着上官琛向阑尾病人家属走过去。

远远的就看到老汉蹲在帐篷一角紧紧抱着自己双臂,时而非常警剔的看向都沉着脸的侄辈们。

上官琛感觉到家属间冷凝的气氛,鄙夷一笑,不用想也知道,定是因为给老头的一万块钱引起的。

Noble说的对,钱是好东西,却也是最邪恶的东西,可瞬间就瓦解一切看似牢不可摧的感情,也可说是人生中的试金石。

上官琛叫过阑尾病人的媳妇,走过去蹲身在老汉身边,笑说:“哎,老头,有个发财的买卖,咱爷俩商量一下。”

老汉冷冷瞄了眼他,又看了看闷闷不乐的儿媳,紧了紧自己的双臂挪动身子远离了些上官琛,说:“你休想骗我的钱,我的钱谁都不会给。”

“你放心,没人动你的钱。我与说另一件事,是个积德行善的事,你若答应就能得到更多的钱,可比你一万块钱多多了。”上官琛笑说。

听到有比一万块钱更多的钱,老汉惊喜的瞪大眼睛,旋即又缩回身子,怀疑的说:“你少来骗我,怎么,这钱你是给后悔了想要回去是不是,我告诉你没门。”

“我要什么要啊,一万块钱对我来说就是九牛一毛,哼……”上官琛一脸不屑,指了指另一边的帐篷说:“瞧见那个帐篷没,里面正在抢救一个小男孩,那个男孩是先天性心脏病,得需要换心脏,你儿子这不是马上就要死了吗?打个商量把你儿子的心脏摘下来给那孩子,这可是积德行善的事,我会……”

老汉闻言,立吹胡子瞪眼睛的骂道:“什么?摘心脏,你个小瘪犊子,我儿子得这病就够遭罪可怜了,你还想让他死无全尸,我打死你个鬼娃子。”话落抬手就要打向上官琛。

“小心钱掉了……”

上官琛指着地上玩世不恭的笑说。

老汉立刻收回手慌张看向怀里,钱虽没掉地上却从怀中露了出来,他立刻紧紧抱住,瞪向上官琛说:“滚一边撒。”

“哎呀,我还想给你几十万买下你儿子的心脏,看来这买卖你是不想做了,成,当我没说。”上官琛说着就要起身,被老汉一把拉住,说:“你刚说啥子,你要给我几十万,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了,不过,你即不愿意我也不强求,毕竟这人没个全尸死后真是不好看……”

“娃子啊,你能给我多少钱啊。”老汉一脸谄媚笑说,黑黑的脸上堆满深深的沟壑。

“我也不欺负你,就按黑市的价格80万给你……”

“8,8888,80万,我滴个乖乖,这得是多少钱啊,还不得摆一屋子啊。”老汉惊讶的大叫。

“这位大哥,你说的是……真的,真的能给我们这么多的钱吗?”女人说。

“怎么可能骗你,只要你们签一份捐献心脏的同意书,我立马把钱给你们,你们有了这些钱可以去市里头买个房子,过上舒适安逸的生活,再不必住在这穷山沟了。”上官琛说着看向身后的季婉,说:“把同意书拿给我。”

季婉应了声立刻去取同意书,威龙慈善基金会也是华夏器官捐赠网的合作单位,在做慈善时也会倡导人们签下捐赠器官协议。所以,捐赠器官的协议书基金会随时都带着,这也属救死扶伤的一项。

“哎,娃子,你能先让我看看那些钱不?”老汉笑说。

上官琛拿出一张卡说:“我们国家已经是无现金国度了,走便天下手中有一张卡就足够了。一会儿签完字这张卡就是你们的了。”

老汉皱起眉头沉下脸,狐疑的说:“你给我这张纸片子做啥,什么无现金国度我也不懂,我就是要看钱,你不会是嘴把式骗人吧。”

上官琛翻了翻白眼笑自己,在这个穷山沟里和他们说什么无现金,他们这么土包子怎么可能懂,他想了想摘下自己手上白金镶嵌祖母绿的戒指,说:“我这戒指先抵给你,然后立马叫人去取现金,等你签了字后我就给你钱。”

老汉撇着嘴,一脸嫌弃的看着祖母绿戒指,说:“这是什么劳什子,不过就是个银疙瘩能值几个钱,我看还不如那后生的金链子。”

上官琛随老汉手指的方向看到自己一个手下脖子上带着一条金链子,嗤笑一声,:“你个老头,你可知我这戒指多少钱……”

他摇了摇头,就是和老头说自己的戒指要几百万,老头也不会信。

上官琛向带金链子手下勾了勾手指,手下立刻会意摘下金链子递给他,上官琛再递向老汉,老汉欣喜,小心翼翼的接过无比爱惜的用他那双黝黑枯老的手轻轻抚摸着。

上官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等签了字,这条金链子和钱都给你。”

“真的,这娃可不带骗人的哦。”老汉惊喜的说。

“那个,大兄弟啊,你刚说那80万是给我们的,是不是我也有份啊。”女人怯怯的问。

“当然,你们都是家属自然都有份,只要你们都在同意书签了字,到时你们二一添作五,一人40万。”上官琛说。

“什么,那是我用儿子心脏换来的钱,钱若是给了她,她带着那些钱改了嫁去和别人过日子生娃,那怎么行,不给,绝对不能给她。”老汉赤红着脸瞪着眼说。

女人气呼呼的说:“人家大兄弟都说了,我也是家属就应该得到那些钱,你说不给不好使。”

老汉气得直喘粗气,说:“就是不给你,不给,儿子是我身子掉下来的肉,他的一切都是我的,没你屁事。我儿子一死你就给我滚,别想得到一分钱。”

“你,你个老不死的,我是你儿子的婆娘,和他睡一个坑头,你凭啥不给我钱。你,你要不给我,我就不签字,你也别想得到一份钱。”女人气极的冲老汉大叫。

“你……”老汉闻言看向被吵得脑仁疼的上官琛,说:“娃啊,她说的啥意思,怎么还得她签字才能给钱吗?我儿子的心脏凭什么要她同意。”

“这个,如果她是和你儿子登记结婚的合法夫妻,那捐献心脏的同意书上必须有妻子的签字才行。”上官琛说。

“什么,这是什么狗屁说法,不行,我不同意,我就是不同意给她钱。”老汉固执的大叫着。

“你个老不死的,刚刚那一万块钱不给我我就来气呢,我男人虽说是你儿子,可你管过他吗?我们结婚才一年多,不到半年他就开始生病,不都是我一直照顾他吗?你这见钱眼开绝情寡意,现在不是你说不给就不给的,你要是再作,我就不签字,你也一分钱别想得到。”

一位亲戚上前问上官琛,:“这位大兄弟,我们都与屋头躺着的沾亲带故,那钱是不是也有我们一份啊。”

“我去……,我这是捅了马蜂窝吗?”上官琛咧了咧嘴,瞪向几个家属,说:“只有直系亲属,直系亲属懂不懂?”

上官琛推开家属们走出包围圈,一脸丧气的看着季婉说:“打脸了,拍拍打脸。”

家属们围拢向老汉与女人,说:“要说出力,可是我们刚刚费劲巴力把堂弟抬着走了几里路来的,你们得了钱多少也得分我们一些才是。”

“对啊,那么多钱呢,亲戚理道的见者有份啊。”

…………

季婉看向同一脸愁苦的张红军说:“这下更不好解决了。”

“我真想拿着微冲上前把这些无知的刁民突突了,他奶奶的,说不清道理……”上官琛气愤的说。

“如果,能得到病患的亲口承诺愿意捐赠的话,根据遗体捐赠的新方法,我的身体我作主,到是可以履行死者遗愿。”noble说。

“想病患醒来这基本是不太可能了,除非奇迹,回光返照。”张红军叹息一声,说:“我光想着救回一个幼小的生命,其实,即便家属们这一关顺利通过了,如果病患一直没有死亡也是白搭,那个小男孩情况真的很危急,恐怕等不了多久的。”

老汉突然冲出人群,一把拉住上官琛说:“娃子,你刚说的把钱给钱我的,你可不能说话不作数。你不有枪吗?你快点帮我把这些人都赶走,就我一个人签字画押就好了。”

上官琛甩开老汉的手,说:“我只能告诉你,你和你儿媳是必须签字的人,得钱的也只有你们,跟别人无关。但你与儿媳还是沟通好再来找我吧。”

说罢,他拉着季婉走进帐篷,张红军看了看闹哄哄的家属无奈的摇了摇头也跟了进去。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七章 守财奴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九章 大义之举
热门: 惹火孕妻 登顶炼气师 落雪时节 黑历史太多被找上门怎么办? 仗剑一笑踩蘑菇 时光走了你还在 梅花烙 桃桃乌龙 我的时光里,满满都是你(呆萌小萝莉:高冷男神太腹黑) 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