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守财奴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六章 哈尼,我是乖乖的小受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八章 遗体捐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Noble邪魅笑看皆怯然不敢上前的大汉与狂暴大吼的上官琛,说:“哎呀,上官家族要毁我的公司,那我可得立刻去向姐姐求助啊。”

他的明眸闪动着勾人摄魄妖媚潋滟光华,唇边挑着兴味的笑意迈动脚步向上官琛而去。

暴怒的上官琛看到noble走向他,怒容中掺杂进一丝惶恐,指着noble说:“你,你给我站住!你别过来……”

“哈尼,我知道你一开始会有些不适应,我想,我们应该回帐篷好好沟通一下感情。”noble邪魅笑说。

想到被noble亲,被他抓着自己的兄弟肆意蹂躏,他浑身就激起层层悚然的鸡皮疙瘩,更是恶心的胃里翻江倒海,惶然看向自己的手下,却见他们离得更远,他再不淡定,再不想经历这个变态的点穴法,他仓惶后退道:“沟通你妈啊,我告诉你给我滚远点,别让我再看到你,不然,见你一次打你……”

话没说完,上官琛转身撒腿就路,他的手下立刻跟着玩命的向大本营跑去。

Noble阴恻恻的看着瞬间跑远的上官琛,从衣兜里掏出湿巾擦着自己的嘴巴和手,一脸嫌弃说:“妈蛋,抓男人JJ与蛋蛋的感觉……真他妈太恶心了。”

他联想到曾经的女人用嘴来服侍他时,真怀疑怎么下得去口……

上官琛跑回帐篷看到与自己同样气喘吁吁的手下,抬手狠打着几人,骂道:“你们他妈的跑得比我还快,是不是忘了你们的身份啊,是不是想受帮犯处罚啊。”

一个手下苦着脸说:“太子,您怎么处罚都成,我们是誓可杀不可辱……”

“啪。”上官琛很抽了手下一个耳光,愤怒的说:“你们这群废物,回去我就找几个娘炮,爆你拉的菊花。”

“太子饶命啊……”

几个手下哭丧着脸祈求着他,聪哥走过来说:“你们几个做了什么惹太子发这么大的火。”

聪哥的发问,几个手下面面相觑,然后又惶然的看向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上官琛,皆低垂下头不语。

“这是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聪哥纳闷的问,看向满脸愠怒的上官琛。

上官琛怎么能说出刚刚自己被一变态给摸了,他气呼呼的指着几个手下,吼:“听好了,脑子给我灵光点,给我滚过去干活,不许吃晚饭。”

几个手下立刻溜溜的离开,聪哥好奇的看着抓狂的上官琛,感觉到了他的有苦难言,释然一笑也就不再多问。

“太子,去篷里看看吧,季小姐遇到了点麻烦。”聪哥说。

“麻烦,怎么回事?”上官琛问着脚已经迈开大步向帐篷走去。

帐篷里,送阑尾病人来的家属穷凶极恶的指着几个医生与季婉在叫嚣着。

“你们让做手术,我们听你们的话让给我儿子开膛破肚,结果肚子豁开了,你们却说人救不了了。我呸,你们这哪里是救命的大夫啊,你们明明就是杀人犯,我要你们偿命!”一个壮汉冲医生们骂道。

“我的个天啊,我的儿啊,这可怎么办啊,没给我们马家留后不说,这以后谁能给我养老送终啊,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呜啊……”

病患的父亲坐在地上嚎啕痛哭。

病患的媳妇已经哭得瘫软在地上,那哭声虚弱的没一丝力气。

村长愤然上前,指着家属说:“马二狗,你别在这里胡搅蛮缠,你们把人抬来人家医生明明有说让你们有心理准备,刚刚医生们那么认真救你弟,你们不是都看到了吗?打开你弟的肚皮时他那肠子肚子烂得跟一坨黑屎似的,这人就是现世神仙也救不活了。你们这时闹什么怎,是想放讹吗?我告诉你,有我在,在我们李家村在,你休想在这里耍赖犯蛮。”

“李成柱,你少在这吓唬我。我不管那么多,这人交给这帮医生了,他们没给医好就是他们的错,不给个说法我们就赖定了。”壮汉说着带几人推开医护们拦在病者的床前。

季婉走上前,说:“几个大哥,你们别激动,我能理解你们心疼亲人的心情,可是,他这病情真是被拖得太晚了,医术再高明也无力回天了。你看看这里的病人,我们都是给予全力的挽救,希望你们让开让医生们给病者做缝合处理做完这次手术,不然时间一长患者所有承受的痛苦会更巨大。”

“不行,我们得找个能帮我们说理的人来,让他看看你们对我弟做的事,这就是证据。”家属呼喝。

“这就是所谓的穷山恶心刁民吗,哼,没文化真可怕……”

一个医护气不过小声嘟囔着。

一壮汉冲向医护揪住他的衣领抬手就是一拳,骂道:“你他妈的敢骂老子,我打死你。”

医护们立刻上前拦阻壮汉,家属叫嚣着医生打人一起围攻医护,瞬间帐篷内闹得人仰马翻。

“住手,快都住手……”季婉用力去拉扯强壮的家属,几次挨了巴掌和拳头。

“都他妈不想活了是不是,都给我住手。”

上官琛一进到帐篷里看到乱成一团的人群,好似狂狮怒吼震得所有人耳膜生疼,都惊讶的看向他。

随着这一声吼,上官琛的手下与护队的猛龙军卫冲进来强行制住了家属。

家属们看着个个彪形体壮的军卫,特别还有几个身上还挎着微型冲锋枪,都吓得惶然不知所措。

威龙基金会总是身处蛮荒的山区,特别是经历了那次野狼谷后,敖龙特意给威龙基金会的援助队办的持枪证,以备不时之需。

“怎么,你们还知道怕吗?”上官琛冷冷笑看家属们,从一个军卫手里拿过微冲在手中颠了颠,看着家属们的面色更为惨白,他轻蔑一笑。

“你们,你们想怎么样,你们不是解放军拿枪可是犯法的。”一家壮汉怯怯的说。

“呵呵,还知道犯法二字,我来问你们,按你们的思维你们想怎么解决这件事呢?”上官琛问。

几个壮汉互相看了看,谁也没敢说话了。病患的父亲突然上前,说:“抬我和儿子来时他明明还活着的,是你们把我儿子开膛破肚,还没救活他,你们就得赔给我钱,要赔给你好多好多钱,要足够我养老的钱才行。哎哟,我可怜的儿啊,我这命苦啊……”他说着,又悲痛的大哭起来。

上官琛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说:“赔钱?你要赔多少钱啊,说来我听听。”

老汉立刻住了声,想了想伸出两只手,说:“我要一万块,对,一万块钱。”

“噗,一万块,我去,你这当老子的一万块就要卖了儿子……”上官琛鄙夷笑着。

季婉叹息一声,一万块卖了儿子这听着尤其可笑。这一带的村落都处在山区中,几乎没有可种的良田,只靠山里面积不大的竹林维持生计,又加交通闭塞,更为落后贫穷。

在这里家中若是有几百块钱的收入就是极富裕的,一万块对于这些村民来说就好似天文数字,是足可让一个家庭富贵的生活很多年。

“你这鬼娃子笑什么笑,你不给我一万块我就,我就……”老汉说着倒在上官琛的脚下,抱着他的脚说:“我就赖着你,直到你把一万块给我。”

“一万块是吧,好,没问题,你站起来别再抱着我了,我给你。”上官琛说着伸出手,聪哥立刻递给他一沓红钞。

老汉看到钱极灵活的翻身站起,两眼放射贪婪的贼光,伸手就要去抢钱。

上官琛闪开,晃着手上的钱,说:“老爷子,要说给你这钱呢,与医疗队没有任何关系,就是我个人看你老人家白发人送黑发人挺可怜的,算是我发善心捐赠给你的,不过,你得签份协议才行。”

“协议,什么协议啊?”老汉眼巴巴的看着那沓钱说。

季婉把手术同意书拿过来递到老汉面前,说:“就在这下面签字吧。”

“我,我也不识字,更不会写字啊,我儿媳妇不是刚签的吗?她签了就作数。”老汉不耐烦的说。

“那可不行,你们两个都得签上才行,你不会写字,那就按手印吧。”上官琛说罢,看向聪哥,聪哥立刻给拿过印泥打开来递给老汉,老汉不说二话将自己的大拇指沾了印泥,然后在同意书上印下红红的手印,立刻眉开眼笑的去拿上官琛的钱。

伤心过试一直瘫在一旁的病患媳妇看到公公拿到钱,强撑着虚弱的身子站起走向老汉,欣喜的笑说:“爹,咱家可有钱了。”

老汉忙把钱裹里怀里,象防贼似的躲着儿媳,说:“这可是我的钱,跟你没半毛关系,我儿不在了,你也不再是我马家的人了,你赶紧回娘家去吧。”

村长气恼不已指着老汉说:“老马头,有你这么绝情的吗?”

“你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老汉死死抱着怀中的钱,现在,他已经把所有人都当成可以抢走他的一万块钱的人,想立刻离开这里。

一位壮汉拉住老汉,说:“二叔,你不能这么走了,俺弟还没断气呢,你得等着他不行了,要张罗丧事的。”

“丧事?那得花多少钱啊?”老汉烦躁的说。

“不相干的人立刻出去吧。”医护皱着眉头催促着家属。

猛龙军卫立刻把人都请出去,继续他们的手术。

最后一针缝合做过多,张红军急切走进来,说:“这个人怎么样?刚刚小艾是不是说他是A型血。”

叫小艾的医护点了点头,说:“对,他是A型血,这个病人肠壁破裂,大面积坏死,我们尽力了。”

“那,赶紧给做个心脏配型,隔壁那个先心男孩应该马上做心脏移植手术。”张红军说。

小艾叹息一声说:“张医生,恐怕就是做成了配型,也不可能给男孩做心脏移植,这家人刚刚大闹了一场,这要是听到要把他儿子的心摘除,那还不玩这他那条老命去啊。”

“我看不见得,你没看他多爱钱。”另一个医护说。

“不管怎样,你们先给做下配型,我这就去找季婉商量一下。”张红军说着转身走出帐篷。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六章 哈尼,我是乖乖的小受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八章 遗体捐赠
热门: 穿越之男妾为攻 爆红后,我和渣过的总裁在一起了 穿进万人迷文的我人设崩了 深海里的星星Ⅱ (综漫同人)在横滨当守护神的日子 燃灯 春时恰恰归 协约结婚选我我超甜[娱乐圈] 我在虫族吃软饭 人设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