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哈尼,我是乖乖的小受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五章 死性不改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七章 守财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两天后,上官琛来到了坤市的石坎县,远远看到威龙慈善援助的车队,他欢喜的的跳下去奔向他的女神。

坑洼的路面让他跑得蹒跚不稳,几次险些摔倒。这里的贫瘠与落后没有遭来他的白眼与嫌弃,他反倒庆幸有这些身陷苦难的人,才有了他与季婉常常在一起的机会。

“小狐狸,我来了!”上官琛向威龙援助队搭起的帐篷跑去,雀跃的呼喊着。就在临近时,突然一个身影拦在他面前让他盈满笑容的脸庞立现阴沉,冲过去将那个让他厌恶的人用力推开,回眸冷冷笑看被推倒地上的noble,说:“你站在门口干嘛,不知道好狗不挡道吗?嗤……”

他嗤笑一声转身走进帐篷,看到正与医务人员对病患村民施设救助的季婉,他欣喜若狂的走上前,说:“小狐狸,我来了。”

季婉回头看到他,微一惊讶又现怒容,把手上的活交于别的医护,瞪着上官琛说:“不是让你跟秋水去帮助被强行拆迁的军属吗?你怎么来这里,你知不知道那伙拆迁公司都是黑社会的,让你去正好压制住那些人,你就这么不把我的话当回事,是吧?”

“什么黑社会啊,你可真抬举他们,就是当地的一群地痞流氓而已,这种小瘪三哪里配我出手,我告诉师爷带人去了,保证一到那里立马解决那些小杂碎。”上官琛拍着胸脯说。

季婉白了他一眼,说:“我记得过两天是你家老爷子的生日了,你不在家给你爸过生日,你跑来这里干嘛?”

上官琛表情变得极为严肃,拿出手机点开天气预报页面,说:“我看到天气预报,说石坎县这几天要有大暴雨,我怕你们人手不够被堵在道上,我就带着手下立马来帮忙,想着早点结束快点回去。”

季婉欣然而笑,说:“嗯,算你有心,行了,即来了就别呆着了,赶紧让你的手下帮着把医疗站搭起来。”

“这个我早就叫聪哥带人去帮忙了,有我在不会让你操一份心的。”上官琛说着走到处置台前,将手消毒后很熟练的帮忙做小手术的医务们递着手术工具。

季婉莞尔,虽然上官琛时尔不好控制的暴脾气,但他的办事能力还真是靠谱,有他在他会把援助队所有事都处理的井井有条妥妥当当,极少让她劳心费神,是个非常好的搭档。

秋水的军嫂网从季婉的加入改成威龙慈善基金,他们从只针对军属的善事扩展到面向社会一切有困难的人群,只要确实情况属实就会给予援助。

后来,秋水的记者朋友给他们介绍了一个专业做慈善的团队,季婉与秋水便去找了这个团队的负责人,负责人将他写的【关注偏远地区的医疗与健康】策划书拿给季婉看,还让她们二人看了很多视频。

季婉方知那些贫瘠荒芜的地区,人的生命是有多么的脆弱,一个很轻的病情就可夺去一条生命,如果遇到传染性的疾情时,很有可能造成整个村落的灭顶之灾。

看着那一段段揪心的视频,季婉含着泪聘请那个团队进入威龙慈善基金会,从此他们的主力援助方向便是为贫困的偏远山区建筑医疗站点,定期输送医资医药,解决区地无医少药的情况,救治与帮助更多的生命。

现在,他们有三个大队,分别由秋水,负责人厉衍,还有一个是猛龙军卫的队长狄骁带队,去往不同地区做援助。这三人偶有特殊情况时季婉会顶替。

每次去援助,都可谓重重险阻,去偏远地区第一大难题就是路,道路的劣势让你无法想像的糟糕。

再有就是天气,很多地区天气都会出现无法预测的情况。道路的劣势加上诡异的天气这便是天灾。

援助队每次出行都要带着非常多的物资,除了必须的药品医疗设备及医护人员,还有很多生活中的必需品和发电设备,就连饮用水都要带着整整一车,因为大部队山区里水源稀缺。

这些都还好,更甚的是做为医疗站活动房的建筑材料和工人都得一并带去,因为,山区太过贫穷,无法向他们提供合适的医疗站点,所以只好自带。

想想,这些物资行走在坑洼崎岖或是险峻的山路上,真的是非常的不容易与惊险。

季婉让矮子王专门给他们的援助团队设计了顶级越野车,不管在何等恶劣的路面都能行驰自如,矮子王也加入了威龙基金会,派出万能车手挑战重重惊险的道路。

Noble被上官琛的手下限制在帐篷门外,他看着里面所有医护与队员都极为认真细心的救治着患病的村民,唇边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不屑与冷漠。

“会长,村长来了,在找您。”一个队员进到帐篷里对季婉说。

季婉将手上的医疗工具交给别人,摘下口罩与手套走出去。

一位身穿蓝色洗得泛白中山装的老男人站于帐篷外,他身板站得笔直,似是怕自己的衣着不妥,抬手整了整衣襟,他看着衣服脸上带着的笑,透露了那应该是他在很正式很重要场合才穿的衣服。

他的身后站着一群挎着竹篓的村妇,大部分穿的衣衫都落着大小补丁,不时望向飘散出香气的竹篮,吞咽着口水。

季婉一出来,村长黝黑的面容立堆满了笑容,沟壑遍布充满沧桑感,他走上前笑说:“季会长,我给你们送饭来了,你们救治我们的村民,我们非常的感谢,我叫婆子们宰了几只鸡给你们炖汤喝,也给你们补补身子。”

他话落一招手,村女们立刻给队员们盛汤。

季婉看着竹篮子里冒着热气香喷喷的鸡汤,炒得嫩黄透人的鸡蛋还有菜团子。

她摇头,这些对大城市的人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饭菜,却是这个贫穷村落最好最奢侈只有过年才能吃得上的美食。

“呃,不好意思,村里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吃食,你们别嫌弃……”村长看着季婉皱眉不语还一直摇头,很是尴尬的说。

季婉向村长温婉一笑,说:“村长,您不会是杀光了村里所有的鸡吧。我都说不让您给我们送饭了,我们带足了食物。”她说着指点一个队员说:“拿五箱罐头,十袋大米。”

队员应了声去储备车里拿了罐头与大米,用推车推到村长的面前。

“季会长,您这是?”村长不解的问。

“村长,这是红烧肉和鱼罐头还有大米,你拿回去发给村里的人分分,以后再不要给我们送饭了。”季婉说。

“这,这怎么可以呢,你们能来给我们治病,还给你们建医疗站,我们真是感激不尽呢,怎么还能要你们的东西,这可万万使不得。”村长愧然的连连摆手。

“村长,您若不收,那我立刻走人,医疗站也不建了。”季婉冷脸说。

“那个……”村长不好意思。

“赶紧收下吧,您为我们熬了鸡汤,这些就当是对您的还礼就好了。”季婉笑说。

“好,那我就收下,我替所有村民谢谢您了。”村长笑说。

因为村长送来的鸡汤,队员做短暂的休息,品尝着浓纯的鸡汤与入口不怎么舒服的菜团子。

季婉正与村长说话时,土道上几人抬着一人急匆匆而来。

“村里的病患不都已经送来了吗?”季婉问村长。

村长笑说:“是都送来了,这是我们邻村的,一定是听说你们来医病就赶过来了。”

“哦。”季婉笑说:“等医疗站落成了,这里十里八村的人都会受益的。如果有重大且疑难病情医疗站的医护会立刻通知我们,会很大程度减少因急救不及时而留下生命的遗憾。”

“季会长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啊。”村长苍老的眼眸里闪动着泪光。

“老村长,您可是老党员了,还兴牛鬼蛇神神话传说这一套啊。”季婉笑说,随之要起身。

张医生拦下季婉,示意他去,他向大伙喊:“大伙都吃好了吧,吃完了赶紧开始工作。”

张医生是医护队的队长张红军,他一声吆喝所有医护都起身向帐篷里走。

张医生与几个医护迎上被抬过来的病患,看了看躺在门板上脸色如一张白纸,奄奄一息的男子,翻了翻他紧闭的眼睛,张医生紧皱眉头,又轻轻按了按男子的腹腔,昏迷中的男子眉头遽然紧紧蹙起。

“这人……恐怕……”

送男子来的年青妇人听得医生这话,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抱着张医生的大腿,说:“大夫啊,求你救救俺男人吧,我们才结婚不久的,他要是死了,我可什么办啊。”

另一个年长的男人拄着拐杖气喘吁吁的说:“大夫啊,快救救我儿子吧,他还没给我马家留后呢,可不能死啊。”

几个壮年男子也求着张医生救救他们的堂弟。

张医生叹息一声说:“说说情况吧。”

“俺男人从两月前就嚷着肚子疼,一天好几遍的拉肚子,俺便按老方子上山给他采了些草药,吃了药到是好了一阵,可后来总是反复,就在前半个月俺男人就躺下了,吃了啥药也不好,把他疼得整天的鬼嚎,后来,不知怎么的他就这样了,您行行好,积积德,快救救俺男人吧。”女人淌眼抹泪的哭求着。

在女人说话时,张医生与几个医护又对男子做了初步的检查,最终都神情凝重的说:“阑尾炎,应该是是并发弥漫性腹膜炎……”

张医生看向家属,说:“病人的病情已经发展到非常严重的状态,如果你们同意要立刻给他做手术,开腹后如果病变的情况还算好,他可捡回一条命,如果情况不好,那,家属要做好心理准备。”

“啥叫做好心理准备?”家属懵然的问。

村长皱着眉头说:“就是要准备给你弟准备办丧事了。”

“啊,这可不中啊,医生,您一定要救活我弟啊,我二叔就这一根独苗啊。”家属说。

“我们会尽全力挽救病人的生命,如果对手术没有疑议,那就赶紧去签字吧。”张医生说。

“家属请过来签字。”一个医护拿着一份协议给家属。

病者的媳妇拿过笔,哭哭泣泣的在纸上签下歪歪扭扭的名字。

病者立刻被医护们接过送进了帐篷里做手术,家属们都担心紧张的在外面张望着。

季婉小声说:“张哥,阑尾炎也会死人吗?”

张医手淡淡一笑,说:“阑尾炎,对于医疗先进的大城市这只是极危小的病情,只需要十几分种的小手术切除病变部位就能治愈。可在这里,缺医少药任何小病都可以致命。

我刚刚观察这位病患的病情,是急性化脓性阑尾炎因为医疗不当形成局限性腹膜炎、坏疽及穿孔性阑尾炎,然后引起弥漫性腹膜炎造成腹腔脓肿,肠壁或腹壁破裂而形成内外瘘、门静脉瘘以及肝脓肿,最后导致患者死亡。

所以说,没有任何医疗条件,人的生命真的非常的脆弱与悲惨。”

“哦,但愿这位病患好运,没有发展的那么严重。”季婉叹息着说。

“季婉,我一直想对你说,谢谢你,谢谢你的威龙慈善基金,更谢谢你相信我来带这个神圣的医护队。你这一善举,真可谓一举多善啊。

先是以慈善救人这不必说,单你让刚出医学大门的医生在乡村里与老医生实习一年,他们基本上就是被老医者手把手的教着真实的病例,这对于他们以后的行医之路可是积累了太多丰富且宝贵的临床经验。你这可是给国家输送了一批医术更为高明的医者,我真心要感谢你。”张医生说着向季婉鞠躬。

季婉连忙扶住张医生,说:“张哥,您可别这样,这主意可都是大伙想到的。我只是去执行了而已,您这一礼我可承受不起啊。”

“没有你哪来的威龙慈善,你是个值得受人尊敬的人。”张医生笑说。

“张医生,快来看看那个先天心脏病的孩子吧。”一个医护跑出帐篷惊慌的喊着。

“我去看看。”张医生说着已经奔向帐篷,季婉也神情紧张的跟着进去。

她看着忙而不乱的医护围着病床上十岁左右孩子抢救着,她的存在到是有点碍事,她立刻撤离到门口,遽然想到这半天没见到上官琛与noble,她四周张望着,这两个少爷一着面就不让她省心。

Noble被几个黑衣大汉挟持靠在大树上,清秀的面容泛着淡定的笑容看着向他步步逼近的上官琛,:“太子琛,你又想姐姐赶你出基金会吗?”

上官琛狭长凤眸充满冷戾盯着noble,伸手掐住noble的下巴,阴森森笑说:“不是和你说给我离小狐狸远一点吗?你还真是不乖啊,怎么就不把我太子琛的警告当回事呢?这后果可是很严重。”

“呵呵,我还真服你,我与姐姐就是再正常不过的朋友,再者说姐姐有姐夫那么优秀的老公。你我两个不相关的人这是要闹那样。”noble邪魅笑说。

上官琛啪啪啪拍着noble的脸蛋,戏谑的说:“别姐姐姐夫叫的怪亲的,我就看你不爽。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这次回去后,你就借口说工作太忙,以后再不许出现在季婉的面前,不然,我让你的狗屁公司立刻关门大吉。”

Noble邪挑眉稍狡黠一笑,趁抓着他的大汉手上力道松懈,他一下挣开束缚,一指点在上官琛的胸前,然后紧紧的抱住他稳稳的亲在他的薄唇上。

上官琛被这一举动雷得外焦里嫩,瞪着惊讶的星眸不可置信的看着noble。

旁边的大汉想上前抓noble,看到两人嘴对嘴的亲上,瞬间石化,眼睛瞪得跟灯泡,嘴巴张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Noble抱着上官琛的手在他的后背上带着某种暗示的画着小圈圈,一路向下,在上官琛的臀部上狠掐了一下,在他耳畔充满魅惑的说:“这身肌肉果象我想的那般坚实。”

“嗯。”被掐得发出一声闷哼,遽然恍神想挣扎才感到自己全身酸麻无力,想大吼嘴巴张得大大的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他万没想到,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noble竟然会点穴法,他在心中千百遍的诅咒着noble。

“哈尼,其实,你完全没有必要吃我和姐姐的醋,因为,我喜欢男人,而且特别喜欢你这一款的男人,以前我就好想这样抱着你了,可惜一直没有机会。”

上官琛被noble上下齐手,肺都要被气爆了,他妖魅的容颜憋涨的通红,星眸里充满了骇人的血丝,异常的可怖。

Noble伸出舌头舔着上官琛修长的脖颈,激起上官琛一身的鸡皮疙瘩,喉咙中发出极度压抑的低吼声。

“哈尼,你放弃喜欢姐姐,转投我的怀抱吧,我可是一个很乖的小受哦,一定会让你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蚀骨销魂滋味。”noble说着,手伸进他的裤子里轻轻抚弄着上官琛的下体,惊喜的说:“哇,哈尼,你好大啊,你一定是个超霸道的攻,我真是好喜欢你呢,怎么样,从了我吧……”

上官琛何时受过如此羞辱,他似一只即将要出笼的野兽,强烈暴戾因子让他周身的血液极度沸腾,突感体内的血液顺畅,他大吼一声逃离noble的魔爪,冲着几个手下大喊,:“你们他妈的杵在哪干嘛,还不给我抓住他,我要剥了他的皮。”

手下们无比惊讶刚看到的画面,恍神要上前时,却又怯然的退后,都怕被noble抓住再上演一次无比惊艳的攻与受的戏码。

上官琛见手下退后,发疯的大叫:“一群蠢货,给我打电话,立刻铲平这个变态的公司,片瓦不留。”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五章 死性不改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七章 守财奴
热门: 欲(尘埃腾飞) 万人迷的我被蛇总缠了腰 多宠着我点 长夜如星 剑动九天 跳吧舞 凶鸟猎食图谱 [希腊神话]花哥不搞对象 男友收割机[快穿] 殿上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