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老公,你好坏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二章 敖龙带情人去公干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四章 美人计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嗯?”敖龙诧异的随着季婉的目光看到身后的慕思思,笑说:“哦,你就当她不存在好了。”

“龙哥哥,你怎么能这样说人家呢?我白陪你畅游英国了。”慕思思娇滴滴的说,她看到季婉眼中的冷意非但没有生气,反到很开心的笑对季婉说:“嫂子,你都不知道,陪龙哥哥真是好麻烦啊,我真同情你怎么受得了他的臭脾气的。”

敖龙皱着眉头向慕思思摆了摆手,说:“行了,你家一定派人来接你了,赶紧走。”

慕思思刹时将笑靥如花变成楚楚可怜,拉着敖龙的衣角,说:“龙哥哥,我都没和家人说我回来,我以为你能送我回家的。”

“我可不是你的司机,你还是给家人打电话吧,拜拜了。”敖龙拥着季婉就要走。

慕思思一把拉住季婉的手臂,求助着说:“嫂子,你就劝劝龙哥哥,带我一程吧。”

季婉清笑,说:“好吧,我们带你一程,走吧。”

“唉,老婆干嘛带她啊,她很烦的,小别重逢我还想和你在车里亲热一番呢,不用管她我们走了。”敖龙又拉季婉走。

季婉笑说:“带一程吧,就当是感谢思思在伦敦的相陪。”

“我可没让她陪……”

“呵呵,谢谢嫂子,那我们快走吧。”慕思思开心说着挽上季婉的手臂先一步走了。

“咦,你这个臭丫头,你给我站住……”敖龙追上去拉开慕思思,拥着季婉向外走。

慕思思忿忿的跟在后面咬牙切齿的瞪着前方恩爱亲昵的两人。

车子上多了一个人,还是个喋喋不休的碎嘴子,敖龙几次训斥慕思思,然后怯然观察一直不语的季婉。

“婶子,你与龙哥哥蜜月时去的哪里?巴厘岛还是法国的普罗旺斯,还是……”

“我们哪都没去。”季婉说。

“啊,龙哥哥,你怎么不带嫂子去蜜月,这可是人生只有一次的啊,你太过份了吧。”慕思思惊讶的叫,眸间却浮过一丝喜悦。

“你给我闭嘴。”敖龙黑着脸吼。

慕思思缩回后座去住了声,可没过多一会儿,她又扒过来,说:“嫂子,听说大嫂怀孕了,呵呵,真好,你和龙哥哥什么时候有好消息啊,到时一定要告诉我一声,我可等着做小姑姑呢。”

“慕思思,你再敢说一句我就把你丢下车。”敖龙压着嗓子说,彰显他真的怒了。

“不说就不说了,真是,你们两个都不说话我好心的调节气氛还骂我……外界都说你们两口子感情很好,可我怎么感觉你们两人都冷冰冰的,这可不是恩爱夫妻应该有的气氛啊……”

“嗞……”

“啊,啊……我,我的鼻子……”突然的急刹车,让慕思思触不及防的撞到了前排坐椅上,她连忙伸手去摸花几十万做的鼻子。

要知道这个鼻子上次被季婉撞歪她又去韩国重新做的,医生说鼻骨若重复受伤以后手术都做不好了。

“还好,还好没有再歪掉。”慕思思扶着鼻子欣喜没有变形,感觉车门被打开一只大手似拎小鸡般把她拽出车去。

“啊,啊,啊,龙哥哥,你这是干嘛,你放开我。”慕思思惊恐的大叫着。

“慕思思,给你点好脸色你就蹬鼻子上脸了,你想BB,就在这里BB个够吧。”敖龙将慕思思无情的甩在地上,然后又打开后备箱将她的行李扔在路边上直接上车。

慕思思立刻站起拍着紧闭的车窗:“哎,龙哥哥,你回来,你怎么能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呢,嫂子,别丢下我,快让我上车啊,这里太偏僻了,我害怕……”

敖龙拉住要开车门的季婉,启动车子绝尘而去。

“啊!”慕思思被车子刮倒在地,凄然看着远去的车子无力的娇声呼喊着,车子很快没影,她感觉到疼痛低头看到自己的小腿上被磨蹭掉一块皮去,渗出颗颗血珠子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晶莹的光芒,她抓狂的大叫:“啊,该死的敖龙,贱人季婉,你们给我等着。”

一辆大卡车呼啸而过,突然一声刹车大卡车又向后倒过来停在慕思思的面前,一个满脸横肉蓬头垢面的中年男人从高高的车窗探出头来,笑容猥琐的说:“哎哟,美女这是怎么了,要不要哥哥送你一程啊,呵呵……”

慕思思惶然,却壮着胆子向中年男人喊:“臭流氓,不想死就给我快点滚。”说着,她抓过手包拿出电话拔打:“喂,爸,你到哪里了,这里有个流氓骚扰我,他开的大车,车号是……”

不等慕思思报完车号中年男人钻时车里一脚油门飞离了慕思思的视线。

“哼,算你跑得快。”慕思思得意一笑,看了看长无边界见不到一辆车子的大道,荒凉得她毛骨悚然。

刚才遇到个胆小怕事的还算她幸运,不然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要真把她掳走或死,还真没人知道。

她顾不得脚上的痛,立刻打出电话:“妈,快点派人来接我……”

“老婆,你在生气吗?”

“老婆,你不会真相信慕思思的话吧?”

“老婆,我英明的老婆,你应该知道就慕思思满脸满身假体,我要是和她好,我都怕和她亲热时五官突然搬家,那还不吓死我啊。”

“呵呵……”

“老婆,你终于笑了,不生气了哦。”敖龙拉过她的手在唇上温柔的磨蹭亲吻。

“谁说我生气了。”季婉斜瞥敖龙说。

“老婆,你好皮哦,害我紧张的不得了。”敖龙嬉皮笑脸的说。

“你们俩并肩而站在大领导的身后,男的英武帅气,女的高贵优雅,这一幕被登在国际时报上了,现在全国吃瓜群众都看到了,我想一定会有人夸赞你们门当户对很相配呢。”季婉撇着嘴酸酸的说。

“唉,老婆,你有所不知的是,慕思思是大领导的外甥女,她一直住在英国,大领导去英国她怎么可能不见见舅舅,然后,在空闲时慕思思就自荐带我们去各处游玩,你说这我不好拒绝的吧。”敖龙苦着脸说。

季婉狠瞪敖龙,说:“你说慕思思一直住在英国,听她刚才的话可是很了解我们的事,而且,她句句话都说在重点上,戳在我的心窝上,难道不是你告诉她的?”

“老婆,我说你说这话就有点不讲理了,我们的事早就是华夏版灰姑娘传奇,成为民众们茶余饭后的津津乐道的聊资。

慕思思虽在英国,可她有很多名媛朋友在国内的,想知道我们一些事那有什么难的。

呵呵,老婆,你吃起醋来好可爱尼,好亲狠狠蹂躏你一番,要不我把车停下来,我们……嘿咻一下,哈哈……”敖龙猛打方向盘将车子开向路边。

季婉羞恼的打着敖龙,说:“敖龙,你个色痞,你给我好好开车……”

敖龙把车子停下来,坏坏的笑着凑近季婉,大手一伸把她捞坐在他的腿上,如矅石般的星眸闪烁着情动,说:“老婆不气了,老公来好好哄哄你。”他说着,一把扯开季婉的衣襟,狂肆的亲吻在她那两团柔软上。

“敖龙,你这个大流氓,你快放开我,嗯,嗯,别,别来,快放开,你疯了,这可是在大道上会被人看到,你还要不要脸啊。”

“老婆,我都想死你了,乖,给我吧,我保证不会让人看到你。”他边发狂般的亲吻着她,边含糊不清的说着。

“不要,不要了,你这人,嗯,啊,我,……你好讨厌……,嗯,……呵呵,不要亲这里,好痒啊……”

敖龙急不可耐的退去她的小内内,将她举起然后准准的坐下来,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愉悦的闷哼,他陶醉的闭着眼睛,:“来吧,宝贝,动起来……”

“啊,老公,你好坏……”季婉紧紧抱着他,他的脸埋于她两团柔软里,由慢至快的律动起来……

季婉以为慕思思这段小插曲就此结束了,没想到第二天中午,慕思思仪态端庄的站于她的办公室里。

“慕大小姐,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快请坐。”季婉神情淡然的看着高傲的慕思思,她没有起身只是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示意她坐下来。

慕思思温婉盈笑在办公桌前的椅子坐下来,从镶满珠翠的小手包里拿出一张支票放在办公桌上推给季婉。

“慕小姐,这是何意。”季婉唇角泛着浅浅的笑意,美眸间却渐升冰寒。

曾经敖谨与婆婆给她支票让她离开敖龙,难道这慕思思也来这一手吗?

还真是老套,没新意。

“嫂子,这一百万我是要捐给艾妈妈孤儿院的。我之前一直在英国,对国内的事不甚了解。我母亲和我说,嫂子你办了个基金会,除了为有困难的军属解决困难,还为贫困的山区做了不少实事好事,我听着挺激动的,所以,也想过来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帮助有需要的人。”慕思思态度诚恳的说。

季婉看着慕思思,心中暗笑,昨天她被敖龙丢下车,按理她这个刁蛮的大小姐应该是气急败坏的找她来算账的,不想,她到是大发善心的来捐款,这太不像慕思思的风格了。

“呃,嫂子是不是嫌我这钱太少,那个,我们慕家自是比不了敖家的财富,不瞒嫂子说,这些是我母亲昨天刚给我一年的零花钱,我……”

季婉盈盈一笑,拿起那张一百万的支票,说:“怎么会嫌少,有这份爱心,就是一块钱都是有意义的。”

季婉暗笑,慕大小姐一年才一百万的零花钱,骗鬼啊,就她这一身行头都要超出一百万了。

慕思思展颜而笑,说:“是啊,是啊,其实我以前也常和朋友去长辈们举办的慈善晚会的,只是那些都比不得嫂子这慈善来得实际。”

季婉点头,给慕思思倒了杯茶递到她面前,说:“请喝茶。”

慕思思笑说:“谢谢嫂子。”她拿起茶盅小啄了一口,眸间一亮,说:“嗯,这茶好好喝,好清香怡人。我听人说嫂子你很会烹茶,还有一些插花烹饪等都做的极好,我好想向嫂子你学习学习。”

“我也只是会些皮毛了,可不如你们这些大家闺秀手艺那么精湛。”季婉笑说。

“嫂子你可太谦虚了,就上次我听到您弹奏的古筝《十面埋伏》,没有上十年的功底是绝弹不出那种绝然意境,足可媲美大家了。说来,我好忏愧,竟自不量力的想与嫂子你比试。”慕思思愧然的说。

“你的钢琴弹得也很好,对了,十月份左右我们基金会赞助了一台晚会,慕小姐可有兴趣献艺。”季婉说。

“可不好意思再班门弄斧了。”慕思思讪讪的说。

季婉与慕思思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季婉想要工作便叫人带着慕思思去参观威龙基金。慕思思的身影消失于办公室门外,她长长吁出一口气,说:“这千金大小姐真是闲,我可没时间陪你闲聊。”

中午时分,季婉终于从方案中抬起头来,她站起舒展了下身体,办公室门外传来高跟鞋踩在地面清脆的声音。

季婉凝眉:“我去,这姑奶奶还没有走啊。”

话落门被打开,慕思思笑意盈盈的走进来,说:“嫂子,你忙完工作了吧,走,我请你吃饭去。”

“啊,不用了吧,我一般都都员工一起在内部食堂用餐的。”季婉笑说。

慕思思绕过桌子挽住季婉,说:“哎哟,今天嫂子就破例一下,给我点面子吧。”

季婉无奈只得跟她走出办公室。

这顿午餐虽然是在高档的餐厅吃的,可季婉却味同嚼蜡。还真应了那句话,与对的人在一起做什么都舒服,与不对的人在一起再美好的事都是受罚。

终于看着慕思思开着车子离开,她冷冷一笑。

她没有因为慕思思跑来捐款就天真的相信这位千金大小姐真的善良,纵然慕思思掩饰得再好,善于察言观色的季婉还是看到了潜在她眼底的伪善与心机。

慕思思就是虚有华丽外表没什么智商的蠢货,心机对她而言是不存在的东西,似乎有人在背后教她怎么做。

她突然想到了这一阵隐于暗处的强大的敌人,难道慕思思也被那些人利用了?

此后几天,慕思思就缠上了她,几乎每天都来基金会,她的理由很充分,就是在家闲来无事,来基金会做些有意义的事,显现她的存在感。

季婉对她属放养的状态,告之莫芷跟着她然后便随她大小姐心意。

这天到下班时间,季婉罕见没看到赖在大办公室与员工聊天的慕思思,以为她走了。但当她走去地下车库时,慕思思跳出自己车子冲她跑来,说:“嫂子,我想和你学做菜,我买了几只很肥的黄油蟹当是我的学费,可以吗?”

她又承现可怜兮兮的模样充满恳求的看着季婉。

“好啊,走吧,那就上车吧。”季婉莞尔,看着慕思思欢喜的跑去她的车子前,她唇角的笑意有一丝玩味。

我到要看看,你要玩什么心机。

预感到要来的危险如果避免不了,那就让她在自己的眼下施展好了。

敖龙回到家,看到玄关处多出一双陌生的女鞋,他喊:“老婆,家里来客人了?”

季婉从厨房走出来,抱住他,说:“是来客人了。”

“谁啊?你好象还从没有带客人来我们部队的家中。”敖龙给了她一个缠绵的湿吻,拥着她走进客厅,路过厨房时向里面看了一眼,他惊诧的瞪大眼睛,:“怎么是她?”

厨房里正手忙脚乱的慕思思尴尬的冲敖龙笑了笑,说:“龙哥哥,你回来了,你做了你最喜爱吃的红烧排骨,还蒸了黄油蟹,你去洗漱一下,很快就能吃了。”说话间她自然流露出小娇妻的幸福神情,仿若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什么情况,你竟然把她带到家里来了。”敖龙不解的问。

“她要跟我学做菜,我就带她来了。”季婉笑说。

“这么好说话?等等,她做的菜能吃吗?你也不怕她把我家厨房给点着了。”敖龙苦笑问季婉。

“在我手把手的指导下,应该还可以。”季婉笑说。

“好吧,老婆说可以就可以,我去洗漱。”敖龙亲吻季婉后走去卧室。

三人坐在饭桌上,敖龙看着色泽稍暗的菜肴,抬眼看着一脸期待他品尝的慕思思,他伸筷子夹了块肉吃,然后又将所有菜都尝过,皱着眉头说:“嗯,你第一次做菜能做成这样还真是不赖。”他向慕思思伸出大拇指,灿然一笑:“一定要勤加练习,假以时日必会比你嫂子做的还好吃。”

“呵呵,能得龙哥哥夸赞好激动啊。”慕思思开心之极的捂着嘴笑,然后给敖龙与季婉夹菜说:“我可以做到更好一些,却是比不过嫂子的。嫂子真的会的好多,是贤妻良母的典范,我要向嫂子多学习,将来也能嫁个像龙哥哥这么优秀的好男人。”

“哦,原来你在做嫁人之前的主妇功课,你找你嫂子可是找对人了。不过,女人不光是会烧一手好菜,最基本的是你要学会把家里收拾的干净整洁,给家人一种温馨舒适的感觉。”敖龙说。

“打扫卫生啊,这佣人做就好了。”慕思思说。

“哎,自己的家都要做到亲力亲为,你才会享受到那执掌家的快乐。为了你能顺利的嫁如意郎君,我们二人就为你多操操心,从明天起在我们下班时你都在我家,你嫂子教你做菜茶道,我来教你打扫卫生。”敖龙说。

“我真的能天天来这里吗?”慕思思兴奋的笑说。

“当然,来吧,不过,你这大小姐别吃不了苦,没几天就逃跑了。贵在坚持。”敖龙笑说。

“龙哥哥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慕思思自信满满的说。

三人吃过了晚饭,快九点时慕思思要离开,她站于门口眼波流转期盼着敖龙能去送她,而等到的是敖龙说:“我叫勤务兵送你回家,快下去吧,别让他等久了,拜拜。”

慕思思只好失落的离开。

房门一关上,季婉狡黠笑看敖龙问:“你让慕思思每天晚上来我家,几个意思?”

敖龙伸手拉起季婉坐在沙发上,边看着电视,边说:“有个免费的家政不是很好。”

季婉娇笑着掐敖龙的鼻子,说:“老公,你真是太坏了。”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二章 敖龙带情人去公干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四章 美人计
热门: 执掌乾坤 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穿书] 潜入豪门:老公手下留情 亿万继承者的独家妻:爱住不放 半劫小仙 乡村首富 还珠格格之生死相许 极品青云 天鼓 念我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