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敖龙带情人去公干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一章 拍卖会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三章 老公,你好坏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回家路上,敖龙开着车不时看向若有所思的季婉,说:“本想拍了送给你的,你却偏拦着我不让我拍,现在是不是后悔了?”

季婉回眸一笑,说:“知道你宠我,可我真不想你拍下那瓶红酒。”

“看你失落的表情还说不想要,没关系,我立刻让人去找刚拍下红酒的人,让他把红酒再卖给我们就好了。”敖龙说。

“不用了,君子不夺他人所爱。我虽很想拥有那瓶红酒,但它真是与我无缘。”季婉凑近敖龙亲了下他的脸颊,笑说:“谢谢老公,奖励你的。”

敖龙邪魅一笑,说:“就一个吻吗?太没诚意了。”

季婉娇嗔的轻打他,说:“有没有诚意你总有借口折磨我。”

“哎,怎么叫我折磨你,难道你不舒服吗?是哪个抱着我要个没完的,亏我有超强悍的体力,才能喂得饱你这只小馋猫。”敖龙坏坏笑说。

季婉娇羞的给他白眼,说:“讨厌,被你说的我好放荡。”

敖龙伸手捞过季婉,在她唇上狠狠一吻,满眼情动的说:“喜欢极了你在我身下放荡娇媚的样子。”

季婉羞得满脸通红,推开他说:“好好开车。”

敖龙开心的笑着,右手紧握着季婉的左手。

“说起那个拍下红酒的人,竟然叫厉煊。”季婉面有疑惑的说。

“听你这口气,好象对厉煊这个名字有特别的情愫?”敖龙把她的手拉到唇边吻了下。

“嗯,还真是,我小时的一个玩伴就叫厉煊,在他十二岁时被一个香港人领养了。”季婉说。

“哦,听名字应该是个男孩了,怎么,是你的两小无猜吗?”敖龙挑眉笑看季婉。

“怎么,许你有青梅竹马,就不许我有两小无猜吗。

厉煊他比我大五岁,对我特别的好,是孤儿院的孩子王。他非常懂事,很小就知道帮妈妈做事,还组织孩子们一起帮妈妈劳作,他的所为对我后来能支撑起家庭的责任起着很大的影响。

他唱歌非常好听,他常坐在小山丘上给我们唱歌听。”季婉美眸微眯,呈弯弯的笑孤,回忆着儿时无忧无虑的快乐。

“别告诉我,他是你过家家时的新郎?”敖龙酸酸的说。

“呵呵,你怎么知道。”季婉笑弯了眉眼说。

敖龙没好气的瞪她一眼说:“幼稚。”

“儿时谁不幼稚,你就没有玩过过家家吗?那你的新娘一定是方依依对不对。”季婉摇着他的胳膊追问。

敖龙瞟了眼季婉,说:“小时大院里玩闹在一起的都是一群臭小子,就知道舞枪弄棍的,谁玩那么娘的游戏啊。依依出现时我都已经上小学了,早过了玩家家的年龄。”

季婉听着他的话,很仔细的观察着他的表情。

她很欣慰。

原因是,之前偶有提到方依依时,他总会深深皱起眉头或是眸间化解不开的愁绪。

现在提到方依依他很坦然,这证明他的心中已经放下了方依依吧?

“都消失了二十几年的人还记得那么清楚,真是的……”敖龙吃味的对季婉翻着白眼,又道:“以后,除我之外,再不可以有人让你表现出那么欣喜迷恋的表情,小心我打你屁股。”

“喂,你讲点道理好不好,那时我才几岁哪里说得上迷恋,你当是你呢,上小学时就和青梅竹马恋上了。”季婉说。

“好好,打住,这个话题就此打住,过往的人都再与我们没关系了,让他们影响我们的心情不值得,以后谁都不要提。”敖龙说。

不值得……

看来,方依依真的不再是你心中不可碰触的伤痛,你终于放下了。

季婉盈盈笑看敖龙完美的侧面,说:“老公,我的眼中只有你。”

“老婆,这世间我只在乎你。”敖龙回以灿烂的笑容。

一月后,联合国维和会议在英国伦敦举行,国防部长受邀出度会议,部长特意点名敖龙陪行。

季婉送走了敖龙,为解相思之苦,她都会把敖龙不在家的时间里安排满满的工作,过于繁忙的工作可以日子过的快些,也不至于相思成灾。

Noble主动申请参与了几次基金会对贫困山区的援助,季婉发现他的野外求生技能很熟练,noble的解释是他很喜欢刺激冒险的运动,曾与朋友多次去丛林探险。

敖龙让她小心noble,相处下来他身上确有一些不同于平常人的举动,有点像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特种军人,季婉对他的戒备很重。

有一天,他顶着烈日给山区的人发放物资,虽然他穿着高质的防护服,可偶尔露出来的一双手和脸颊,还是被强烈的阳光晒伤了,但他依然坚持着把工作做完。

回到宛城,季婉立刻安排他住院治疗,并细心照顾了他一周,noble很开心,说季婉让他感受到了许久没有过的亲情温暖,对季婉言听计从。

Noble常来威龙基金会看季婉,两人相处的真如一对姐弟。

Noble的出现却是让另一人非常的不爽,这人便是上官琛。两人常常一言不和就动手,略显文弱的noble总是被上官琛压着打,每每季婉都将战胜洋洋自得的上官琛赶出办公室。

这一天,上官琛一大早来到季婉的办公室,妖媚的眸子里充斥着愠怒瞪着专心致致工作的她,好久后,他极为不满她把他当透明人,忿然说:“季婉,你别忘了自己可是有夫之妇,你给我检点点,别被小白脸两句甜言蜜语给迷惑了,你应该勒令他再也不许出现在你的面前,不然等你家霸王龙回来,他可小命不保。”

季婉抬眸看了上官琛一眼,说:“你这是要闹那样,真想让我成为众人眼中的狂蜂浪蝶吗?”

“我哪有。”

“noble只是因为我前几天在医院照顾他,向我表示感谢偶尔来给我送个饭,你却每每无礼挑衅,搞成与noble因为我打架,你这不是在毁我清誉是什么。我不得不提醒你,你不是我的谁,站好你的位置。”季婉皱眉不悦的说。

“我,我做为朋友不想你结交到坏人,难道这不对吗?我,这么长时间我哪逾雷池一步。那臭小子可不似他表面那么人畜无害,你老公不也警告你了吗?你应该杜绝与noble的一切来往。”

季婉盯着忿然的上官琛,好半晌,她说:“上官琛,我把你投入基金会的钱还给你,你撤出如何。”

上官琛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说:“你,你刚说什么,让我撤出,季婉,真有你的。当初基金会资金短缺我及时出手支持你,现在基金会做好了做大了,我再不需要我了是吧。你这是卸磨杀驴。

就因为那个臭小子吗?那我现在就去杀了他。”

“你明知这与noble没有任何关系,你当初进入基金会时,你郑重的答应过我,只做朋友,绝不越界。可你现在的表现更象个吃醋的男朋友,我想我们不易在合作了。”

“你胡说,我吃什么醋我,我这都是为你好,怕敖龙回来因为那小子与你生气,影响你们夫妻感情,……算了,你的破事我再也不管了,不过,你想我离开基金会,门都没有。”说罢,上官琛跳起摔门而走。

季婉看着被摔得震天响的房门,黛眉微凝。

她有些后悔让上官琛介入她的事业,她没想到这个玩世不恭的太子琛,在日久的接触下已对她用情至深。她履次婉转的与之划清界限,她也看到上官琛隐忍着他的爱意,却总还是有情难自控的情况。

就比如说,除敖龙以外的异性若与季婉接触,上官琛立刻象被侵犯领地的野兽般张牙舞爪呈战斗状态。

季婉已然把上官琛真正视为知己朋友,不想他被情所困,更害怕这份感情成为她与敖龙间潜在的隐患。

自那天后,有好一阵子上官琛与Noble两人似说好了般,再没有来过,季婉到也落得清静了。

这一天,季婉来到保镖公司。因为她听说保镖公司接到了一单来自好莱坞天王巨星的保单。

季婉当初成立威龙慈善基金会、军属酒店及保镖公司,这保镖公司是最先挣到钱的。

皆因有威龙敖家的根基在,敖家以军旅出身这是华夏人无人不晓的。更听说保镖公司皆是敖龙的特种部队出来的特种兵,这一点更让人信服。

公司成立后立刻就接下了几笔保单,派出人员无不完美的完成任务并获得了客户的好评。如此一打开局面,保镖公司的保单更是络绎不绝。

演艺界中的大牌们看到秦昊出行被酷拽有型训练有素的保镖护着,那众星捧月似的阵仗让人无比羡慕,明星们都纷纷与威龙保镖公司签了保单。立时,明星们身边带着顶级威龙保镖成了一种时尚与身份的象征,即便保费惊人,他们也愿一掷千金。

现在,威龙保镖竟然接到了国际巨星的保单,这无疑要将威龙保镖向国际市场推进。

“阿奇尔?萧鸿煊?他是个中国人吗?”季婉看着合同问。

威龙保镖的负责人向阳点头笑说:“这位说来的些复杂,他身为中国人,却在美国成名,国籍却在英国。而且他有多重身份,来头可是不小。

十年前,他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武术指导,一次做替身被国际大导演布莱恩看中,感觉他的形象与戏里的一个配角很象,大胆的起用了他。

结果萧鸿煊凭这一部片子一炮而红,后来他就成了布莱恩的御用武术指导,在好莱坞站稳了脚根。在加他完美的颜值与身材很快成为导演们热衷的男主角对象。

他的成名可说自李小龙后,又一个另美国人对中国功夫追捧迷恋的中国人。

后来,他自导自演了几部片子,在动作片中加了他自己的奇思妙想,把本是很暴力血腥的动作片融入了中国风的诗意唯美的境界,这让美国观众耳目一新。从此萧鸿煊的名字在美国便是家喻户晓,成为与布莱恩并肩的国际大导演。

更甚的是,英国皇室女王是他的铁杆粉丝,前几年他拍得一部片子获得国际大奖,女王为其开了庆功宴,收他为义子,并授予他伯爵爵位,成为了英国贵族中的一员。”

“哇,这来头可真不小。可,像他这样的人物身边绝少不了技能超凡的保镖,怎么就想着与我们签定保单呢。”季婉不解的问。

“他的这份保单是一年的,据他的助理说,萧鸿煊有意在中国拍一部大片。他在美国或英国自是混得如鱼得水,中国虽是他的母国,但他阔别多年想在中国做好他的电影,不找到一个可靠的依傍可是不行,所以,他便找了我们威龙保镖,因为我们背后靠山可有敖家,而萧鸿煊的真正目标是结识敖家,他这步棋很明智。”向阳说。

季婉笑着点头,说:“他借敖家之利行方便,那我们就借他之便进入国际市场吧。向大哥,派去的保镖你一定要慎重选拔。”

“本来他在中国用我们公司现有的保镖就可以,不过,想到他身边的保镖应该都是顶极特种兵,我也得拿出最好的尖兵,不能让那些美国佬瞧扁了去。我已经与晟少联系过了,两个月后有一批从维和野战特种部队退役下来的,正好用上。”向阳说。

“两个月,那还来得及吗?”季婉问。

“来得及,萧鸿煊要在十月份来到中国,现在还有近三个月呢。”向阳说。

“嗯,这事你一定要安排好人员,丢了我们公司的脸是小,丢了中国军人的脸这事可就大了。”季婉笑说。

“少夫人您就放心吧,一定能给您给敖家及中国军人长脸。”向阳笑说向季婉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季婉笑了,说:“我今天在这里吃中饭吧,上次李嫂包的韭菜馅包子特种好吃,我去买菜一会儿回来和大伙包包子。向大哥你叫两个人跟我一起去吧,我多买些食材给大伙加菜。”

向阳笑说:“那多谢谢少夫人了。”

“向大哥,不许再叫我少夫人,你可以叫我小季,或者季婉。”季婉带着命令的口气说。

“诶,那我就叫你季婉。”向阳笑说。

季婉正向外走,迎面窜进一个黑影一把拉住她的手臂,说:“我可找到你了。”

季婉抬眸看着有些气喘吁吁的上官琛,颇为不奈的说:“你追我到这来,你又想干嘛?”

上官琛闻听她的不耐烦,两眼立冒怒火,但终压制下欲喷发的怒气,说:“我真是犯贱,说了不管你的事,可,我看到这个报道,我,我又没脸没皮的跑来找你虐了。”他说着将手中的报纸塞进季婉的手里。

季婉打开报纸那是国际时报,头版上醒目的标题写着联合国维和会议在英国伦敦顺利完成,下面还附着几张照片。

“你跑来就是告诉我老公就要回来了,这个我知道,我老公昨晚就打电话告诉我了。谢谢你的关心。”季婉冷淡的看着上官琛。

“你给我好好看看,看看这张照片……”上官琛说着指着一张照片,那张是中国国防部长与成员上飞机的照片,在上官琛手指的地方,敖龙身边站着一个女人。

“慕思思,她怎么在这个行列里。”季婉好奇的问。

“对,这句才问到点子上了。”上官琛说着拉季婉向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叠照片给她,说:“敖龙这孙子公干时也敢带着情妇,他是有多嚣张。”

季婉不紧不慢的看完了照片,说:“你当敖龙象你这么傻吗?他即便养情人也不会堂而皇之带情人在大BOSS面前晃,再者,即便他找情人也不会找慕思思这种女人的。上官琛,……”

季婉指着一张照片说:“看到这张照片了吗?慕思思挽着我老公,而我老公正看着你们的拍摄者微笑挥手,他是故意摆拍给你们看的。

你派人跟踪敖龙?你是不是找死……”

她把照片甩向上官琛,美眸中充斥着戾芒,说:“上官琛,这是我给你的最后警告,你若不能安份做我的朋友,还妄想破坏我和敖龙,不等敖龙出手我保证会让你死得很惨。”

“唉!”上官琛怀抱着零乱的照片,看着转身离开的季婉,懊恼的说:“我,我没想破坏你们,我正是做为你的朋友,想帮你好好看着敖龙,以免他犯错。”

季婉的车子离开,上官琛丧气的叹息一声,说:“好吧,我承认,我在跟踪敖龙,期盼着他出门时能找个女人出个轨什么的,虽然你会很伤心,但你有我在,想让你认清我才是最爱你的……,我去,我真他妈的傻透腔了……,这可真叫深陷爱情里的人都会变成白痴,吼……”他懊丧低吼一声,最后自言自语的说:“好吧,我妥协,我还是做回你的朋友,再不奢望。”

第二天,季婉去接机。

看到敖龙与慕思思一同走出来,因为昨天上官琛拿那些照片给她,所以她没有那么意外。

慕思思几次伸手想挽着敖龙的手臂,却只是试探终没敢那样做。

“婉儿。”

听到敖龙一声欢喜的呼唤,慕思思描画得精致的眉头皱起,美眸里浮现厌恶看向上于接机人群中的季婉。

敖龙急步上前一把抱着季婉,撩起她的下颌捉住她的红唇猛亲了下,欢喜说:“老婆,我回来了。”

季婉冷哼一声,说:“嗯,不光你回来了,还给我带回来了一个。”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一章 拍卖会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三章 老公,你好坏
热门: 纸玫瑰2 像我这般热切地爱你 热心市民俞先生[娱乐圈] 芍药客栈 真千金不干啦 穿成残疾反派的金丝雀 独步山河 下岗后我当上了审神者 只记花开不记年(末路情途) 水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