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他的水很深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八章 货真价实活着的吸血鬼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章 农家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噢,好想看看那朵黑鸢尾花的全貌。”Noble优雅的小啄了口红酒,目光紧盯着季婉左胸上被掩盖住的黑鸢尾花,微眯的星眸泛过一丝诡异的光泽。

“对了,你可有兴趣跟我们去山区做一次援助,你这大总裁想来平日里工作也蛮繁忙的,要适当的调节身体状态,就当是出去散散心,我保证你会有很不一样的收获。”季婉适时的转移了话题。

“如果能与姐姐一起去我到是很乐意的。”Noble笑说。

“嗯,那就过几天吧,有一个不算远的山区我会跟去,到时会提前通知你的。”季婉笑说。

“好的,没问题,什么时候都可以。”Noble笑说。

“婉儿!”

一声呼唤,季婉与Noble同时望向突然出现在餐厅里的敖龙。

“咦,阿龙,你怎么来了。”季婉诧异,起身笑着迎向敖龙,敖龙拥抱她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说:“出部队办事,正好路过这里就进来了。”

季婉娇俏看着他,说:“这么巧,路过?”

敖龙唇角弯弯凑近她的耳边小声说:“我吃醋了,醋颈还挺大,你得哄哄我才行。”

季婉笑着巴拉开他的脸,小声说:“霸道的敖少将什么时候这么没自信了。”

Noble看着甜蜜恩爱的两人,他扬起的唇角泛着一丝玩味,:“敖少将的威名如雷贯耳,今日能得一见真是三生有幸,可否赏脸一起用餐?”

敖龙抬眸看向Noble,说:“好啊,忙碌了一天正好饿了,有什么好吃的赶紧给我上来。”

Noble立刻叫服务生给敖龙上一份餐点。

敖龙一眼看到桌上1878年份的红酒,大手伸过去抓起,眸中现出惊艳,瞟了眼Noble说:“波尔多葡萄酒中的至美之作,1878年份,而且你还包下了小凡尔赛,你这出手还真是阔绰啊。”

“让敖少将见笑了,关键是我把姐姐奉为上宾当然要隆重招待。看来您也是懂红酒之人,您若早来一步我还可做主启开它与少将您痛饮一番。现在,我已经把这瓶酒捐赠给威龙基金了,您要是喜欢只能通过拍卖的形式得到它了。”Noble笑说。

“哦,那这瓶酒的存在变得更有意义了,很好。”敖龙笑说,他似鹰隼的眸子看着Noble,带着一股让人生畏的压迫感。

Noble被看得有一丝不自然,眸光闪避着敖龙充满探究的目光,笑说:“敖少将快请入座。哦,我应该叫姐夫的。”

“姐夫,我们有那么熟吗?”敖龙斜睨着Noble说。

Noble得意一笑,说:“我刚刚认季会长为姐姐了,敖少将是姐姐的老公,我叫姐夫没错吧。”

敖龙看向季婉,季婉笑着点了点头,敖龙努了努嘴,说:“看来你们相谈甚欢,既然老婆大人认了你,那我也从了。”

“哈哈,看来,姐夫还真是宠姐姐啊,好羡慕你们夫妻伉俪情深。”Noble笑说。

“咦,你这是什么,怎么看着这么象血……”敖龙指着Noble那杯血色饮品,伸手拿起来在鼻前闻了闻,很怪异的看着Noble问:“这真的是血,什么情况?”

Noble面现一丝尴尬,拿过那杯血色饮品,说:“不知二位可知卟啉病。”

“哦,这个我知道,又名叫吸血鬼病,你有这种病?这病虽然怪异却也不是治不好的绝症。”敖龙问。

“如苦是后天卟啉病是可以治愈的,而我是先天性的,每到春季开始至立秋是我一年中最痛苦难熬的,我无法象正常人沐浴在阳光下,因为阳光会晒烂我的皮肤,我只有躲于避光之处。药物可以减轻我的痛苦,却无法帮我治愈,喝血却是可以迅速缓解我的病情……”Noble看到季婉惊恐的表情,他连忙摆手说:“不要误会,我喝的血只是小动物的血。姐姐,你不会因为我的病而讨厌我吧。”

“怎么会呢,你别多想,只是个病而已,我更重视的是一个人的本质。”季婉笑对Noble说。

“谢谢你,我小时,知道自己有这种怪病很自卑,不敢去交朋友,我的世界里就只有我的母亲,可后来她……”Noble住声,明眸中盈满悲伤,看向季婉苦涩一笑,说:“真不好意思,刚刚一定是吓到你了吧。”

“惊讶是有一些,但还不至于害怕。你也不用把这事放在心上,哎,对了,你有没有试过中医,敖龙有认识一位老中医医术很神奇的,哪天你去那个老中医那看看。”季婉说着看向正大快朵颐吃着美食的敖龙,无奈的一笑推了推他说:“你有听到我刚说的话吗?”

敖龙头津津有味吃着,头也没抬说:“听到了,一会儿我把老中医的电话给他。”

“那就太谢谢姐夫了。”Noble开心笑说。

“不用谢,能吃到如此极品松露很难得,我总要回报点的。”敖龙说。

三人有说有笑一会儿,敖龙将美食一扫而空,又将剩余的半瓶红酒举瓶一饮而尽,舒服的打个了饱嗝,看向Noble说:“今天很感谢你的盛情款待,你们也聊得差不多了,我要带我老婆回家了。”

“好,我送送姐和姐夫。”Noble笑着站起。

走出餐厅季婉转身对Noble说:“今天很感谢你的招待,改天有空我请你。”

“那可赶情好,我可否去姐姐的家里,我非常想尝尝姐姐你的手艺。”Noble说。

“嗯,没问题。那我走了,有事电话联系吧。”季婉说完向Noble挥了挥手上了车。

敖龙启动车子鸣笛一声,向Noble点了点头车子离开巴黎餐厅。

敖龙从后视镜中看着站于餐厅门口一直目送他们离开的Noble,朗目越渐森寒。

他的到来并非是巧合,而是小志打电话给他,说这个Noble很古怪,似乎在哪里见过。

小志因为之前做卧底,能让他眼熟的基本就不是好人,更有可能是毒犯。敖龙不放心便亲自前来见识一下这位年青才俊,看着Noble,特别是那双清澈的明眸,他也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只是却说什么也想不起曾几何时在哪里见过这双漂亮的眼睛。

敖龙的洞察力是很敏锐的,Noble是故意让他们知道他的怪病以博取同情。如果他没有感觉到Noble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他会认为Noble约见季婉应该就是心机深重的商人想要攀结敖家。

Noble虽然掩饰的很好,可他一些不经意的小动作却让敖龙发现,他是黑道上的人,或者可以说曾经是黑道上的人,而且还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只是黑道却不像欲由黑转白的上官家,Noble是真正的黑暗中人。敖龙心中有一个猜测,他要把Noble彻头彻尾详详细细的查个通透。

Noble对季婉很感觉兴趣,敖龙转头看向望向窗外风景的季婉,勾唇一笑,说:“老婆,你好象有招黑体质啊。”

季婉转头看向他,问:“此话何意。”

“你先是招惹了太子琛,现在又来了个不知哪条道上的Noble,你说,你是不是招黑体质。”敖龙笑说。

季婉叹息一声,沉吟片刻,说:“Noble这个人很怪,我说的不是他的怪病,他表现的很热情亲切,可我却总感觉面对他宛如身处在冰窟寒气迫人,说不出哪里不对颈。”

“我的婉儿还不傻,Noble这个人是暗道上的人,应该比上官家族的水还深。以后和他相处要万分小心,我会让人好好查他。”敖龙说。

“他,好象对我的纹身很感觉兴趣,他说他是纹身爱好者。”季婉说。

“哦?除了纹身爱好者,还有什么人对你的纹身感兴趣?”敖龙似自言自语的问。

“你是说……那个人,你可别逗了,他若感兴趣也不会消失这么多年影子都不见一个。”季婉怨气十足说。

“你不想承认,他也是你的父亲,我到很想知道他为什么会消失。”敖龙说。

“还能为什么,他就是个不负责任的人。好了,我们不要说他,很烦。”季婉烦躁的挥了挥手,头转过去看着窗外陷入沉默。

Noble坐上劳斯莱斯幻影,电话响起,他看了看来电显示,不屑一笑接起说:“喂。”

“你去见了季婉?”

“是啊,见了。”

“不是告诉你不要轻举妄动的吗?你知道你的身份很敏感,敖龙是个极狡猾的人……”

“说我的同时,老伙计你是不是也应该跟我交待一下,白翎是几个意思?你明知我要黑鸢尾花,你放白翎出来不是想要黑鸢尾花的命吗?我要是不出现,说不定明天你就给我留下一具尸体了。

你丝毫没考虑到我这个合作伙伴,一意孤行可是不太好,我警告你,马上把白翎给我处理掉,不然,别怪我不客气。”Noble眸中泛着阴狠。

“白翎是个不可多得的狠角色,而且你不觉得现在季婉已经成了敖家人的轴心,如果她有什么事定会让敖龙方寸大乱,到时以平民妻入豪门不被接纳终反遭暗杀为由头,让敖家失信于民,一定可击溃敖擎宇让他落选。另外我已经叫人告诉白翎了,让她手下留情,别让季婉死就行了,这也不耽误你带季婉走的。”

“呵呵,你想的这一招不错,是个最快能击倒敖龙,让敖家土崩瓦解的计谋。只可惜我不同意。

白翎是个狠角色,你真的以为她会听你的吗?你太高估你自己了,我要的是鲜活的黑鸢尾花,不能有一点损伤,不然,我会立刻让你失去竞选的资格。”

“你,你这是和长辈说话的态度吗?”

“要我尊你是长辈,你也得有个样子才对。这人啊,不能太过自私,说好了我们合作的,你光顾着你的权利,完全不考虑我的利益,你真是把我当三岁小孩子来哄啊。行了,话不多说,你赶紧处理掉白翎,我的黑鸢尾花若是有半点闪失,你失掉的不只是竞选,恐怕你的乌纱也保不住了。”

Noble挂断了电话,讥讽一笑:“老不死的,算计到我头上来了,找死。”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八章 货真价实活着的吸血鬼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章 农家乐
热门: 小总裁ABO 情人 战皇 阴阳杂货 时光许我已微凉 顶级超英疗养院(综英美)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在逃生游戏里当BOSS 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雄霸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