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货真价实活着的吸血鬼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七章 请相信我的忠诚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九章 他的水很深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季婉下了车抬眸看了看充满法国特色的餐厅,猛龙军卫先一步走向大门,与门厅的服务生沟通过后,服务生带着礼貌的职业笑容引着他们走进餐厅。

这个餐厅还叫小凡尔赛宫,门脸外观极为低调,进入店中却是富丽堂皇的令人咂舌。

餐厅几乎照搬法兰西皇庭“金光四射”的奢华之风装修,这里的极尽富丽的装饰与栩栩如生的雕像无不让顾客们惊叹炫目,更有化身为路易十四的臆想。

季婉是第二次来这里,她无心欣赏这里的宏大豪华。脑海中浮现结婚后,敖龙第一次出门回来,在这里为她营造了一次难忘的浪漫约会,他总是这样,每每出征回来他都要想出些点子哄她开心,来弥补他不在她身边的遗憾。

那天意境虽完美得无懈可击,然他却有些紧张的连连出错,他抚额愧然笑说:“我这个粗粝的大兵真不适合玩细腻浪漫的事。”

她嫣然笑着回他:“最浪漫的事就是你能一生始终如一的宠我爱我,其它的都可以是过眼浮华,我喜欢现实中那个酷酷不做作的你。”

想到当时他眼中放射的熠熠光华,她的唇角弯起迷人的笑弧。

“啪啪啪啪……诚挚欢迎季会长的到来!”

餐厅中的服务员拍手对季婉表示欢迎,季婉与众人停下脚步的同时,看到一扇描金的大门打开,走出两位身穿黑西装的人保镖,之后一位中年男子做着请的姿势,另一位年青男子走出进来。

男子一身非常时尚的黑色服饰,衬上他极好的高挑身材,即酷又有型。一头白色短发在黑装的衬托下成为耀眼的亮点,长长的刘海倾斜向一侧挡住了半边黑超,如刀削挺直的鼻子下,红润的薄唇斜挑向上,现出桀骜狂狷的笑意。

季婉看着面前浑身上下充满叛逆野性难驯气息的Noble,这与资料中查到的商界才子完全大相径庭。

Noble以左手扶右胸,右手摘下黑超,现出一双清澈星眸,浓浓剑眉微微上挑,向季婉稍微前躬身颔首,说:“季会长,非常感谢您能来,Noble荣幸之至。”

“还要多谢杜先生的邀请。”季婉微微点头算是回了他的法式见面礼,他的双眼如一汪泉水般透彻,她捕捉到Noble看到她的那一刻,眼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兴奋光泽,莫名的,这个Noble给她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Noble扬眉再现不羁笑容,说:“季会长能叫我杜先生,看来是已经把我查个底掉了。”

季婉温婉一笑。

Noble指了指围绕着季婉而站的猛龙军卫说:“印象中季会长很平易近人的,今儿这么大的阵仗,不会是宠妻狂魔的敖少将怕我对季会长无礼吧。”

“嗯,我老公听说我要见一位年青才俊,还真是有点小小的吃味。”季婉笑说。

“哈哈,我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觊觎季会长,敖少将真是太抬举我了。”Noble笑说。

“说起来杜先生也让我有耳目一新的感觉。”季婉笑着以眼神上下扫视着Noble。

Noble看了看自己的装扮,耸了耸肩邪邪笑说:“我这人很随性,不喜欢束缚,但愿没让季会长失望。”

他说着请季婉走向餐桌,很绅士的为她拉了椅子。

“谢谢。”季婉坐下来礼貌相谢。

Noble勾唇一笑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来,向侍者优雅扬了扬手。

餐厅里立响起悠扬的古典乐曲,一位服务生走来手中拖着一瓶红酒,将商标展示给季婉看。

“这瓶是詹姆士?罗斯柴尔德爵士以天价买下拉菲酒堡后,1878年份所产至美之作的波尔多葡萄酒,是我祖父年轻时费尽心机得到的收藏至今,把它说成我杜家的传家之宝也不为过。不过,对于不太懂红酒的我来说,这酒被收藏在地窖中不如用它来招待挚友更有价值。”Noble笑说,向服务生挥了挥手示意他启开红酒。

“慢着。”季婉叫停了服务生的动作,看向Noble说:“这酒太过昂贵了,我们即都不懂红酒就这么喝了真是糟践了它,不如还是把它放回你家酒窖里,等待它的有缘人吧。”说罢,对服务生说:“请拿瓶ChateauMargaux2008。”

服务后看向Noble,Noble浅淡一笑,说:“ChateauMargaux2008,世界五大红酒庄位居第二的玛歌酒庄,季会长还说不懂红酒。好吧,就听女士的来ChateauMargaux2008。但这瓶拉菲我即把它拿出来也没打算将它送回酒窖中去,那就送于季会长吧。”

“杜先生,你我素不相识我不会接受你这么贵重的礼物。”季婉笑说。

“季会长你不认得我,我却对您仰慕已久,今天您能赴我的约会,我真的非常的开心,请一定收下我这份见面礼。”Noble收敛笑容很诚恳的说。

季婉摇头,坚决的说:“不,我不会收的。”

“那,不如这样,这瓶酒我也捐赠给威龙基金会,你可以委托拍卖行进行拍卖,拍得的款项归威龙基金会。”Noble说。

“这个可以有。”季婉点头笑说,她伸手向莫芷,莫芷立刻将一份文件送到她手上。季婉在文件上书写一阵,将文件推给Noble,说:“这是捐款协议,杜先生看下,没问题我们就此签署一下吧。”

Noble摇头勾唇现邪魅笑容,说:“季会长真是敬业,真就带了协议来,您的办事效率够迅速?”他拿过协议看都没看填写好后拿出支票薄填写好一起堆回给季婉。

季婉看了看Noble,垂眸看向协议,在捐款数额上Noble写了两千万的数字,之后还加上了那瓶1878年份的拉菲红酒,还有签了他名字的支票,她盈盈一笑说:“杜先生也是爽快人,真的很感谢你对威龙慈善的支持。”

Noble拿起服务员刚倒好的红酒,向季婉举了举,说:“我不是什么善良之人,但我愿行善意之事,这是季会长的合作伙伴上官琛的话。我有同感,算是良心发现吧,来我们干一杯。”

季婉举杯与之轻轻相撞:“Cheers!”

“Cheers!”

两人优雅的小口尝着红酒,相视一笑。

Noble指着桌上的西式色香味俱全的美食,说:“请吧,今天的鹅肝非常的新鲜,还有,我带来了极品松露,可是很难遇到的。”

“嗯,杜会长能慷慨解囊,这一餐就由我来请,感谢你的支持。”季婉说着,见服务生将一杯鲜红似血的饮品放在Noble的面前,Noble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一滴鲜红的汁液溢出他的嘴角,他伸出舌尖舔舐掉。

不知是觉得那饮品太像血液,还是精神作用,鼻翼间似闻到了血腥味道。

脑海中立联想到电影中的吸血鬼,她很自然的看向一旁的莫芷与小志,见两人皆面色凝重,季婉几乎确信了她的想法,这位有为青年是个货真价实的活着的吸血鬼。

“您不要再叫我杜先生,叫得我好老,您比我年长几岁,就叫我小树吧,这是我的小名,我妈妈喜欢这样叫我。还有,我有个不情之请,我可否叫您姐姐……”Noble诚然看着季婉说。

“呃,好啊。”季婉礼貌笑说。

“现在,您对我一定充满各种疑问。特别是我说仰慕您已久,我说的是真的。我看了你去艾妈妈孤儿那一期专访,你不知,当时的你浑身散发着柔软而坚定的母性光辉,那一刻深深吸引着我。

在我15岁那年我的妈妈不在了,妈妈是这世间最爱我的人,失去她我的人生变成灰暗色。在看到你的那一刻,我似看到了我的妈妈,好亲切好想亲近……”Noble垂着头沉吟。

从他低沉的声调中,季婉听出他的悲伤,对这个陌生又带着怪异危险感觉的男子有一丝怜悯。

Noble抬起头扬了扬眉稍,邪肆一笑,又恢复了他的玩世不恭,说:“我可以叫你姐姐吗?”

“好啊,很荣幸有你这位商业精英的弟弟。”季婉笑说。

“太好了,姐姐……”Noble笑了,笑得象个孩子,他把自己盘中的鹅肝都给了季婉,说:“姐姐,这个很好吃,你多吃点。”

“谢谢……”季婉有点迷糊,Noble时而显得桀骜不羁,时而邪恶诡诈,时而又天真的似一个孩子,她有些疑惑,一个人怎么能有这么多面,就象个有多重人格的人一样。

用餐时,基本就是Noble喋喋不休的说着,是个很情绪化的怪人。

季婉很淡然的应对着,冷静的分析着Noble的一举一动。

“姐,我曾在网上搜你的新闻,有一张照片让我很好奇,那是你与姐夫大婚的那天,你穿着一件抹胸礼服,在你的左侧蝴蝶骨下有一朵黑鸢尾花,非常的漂亮。我非常痴迷纹身,对这方面我颇懂,我一眼就看出你那个是纹身,而且不是一般的纹身,那是一种叫隐纹的纹身,是用一种很特殊的药物加天然黑鸢尾花汁纹出来的,平时看不到它,但当喝过酒后纹身就会显现出来。现在会这种隐纹技术的极少,我曾看过一位大师给人纹过,记忆很深刻。姐,你这纹身是谁给你纹的?”Noble问。

季婉微凝眉,听着Noble的话,冷静淡然的她心下有一丝激动,好想问Noble曾见过的那个纹身大师是谁在哪里,话到嘴边她还是咽了回去。

对一个丢妻抛子不负责任的男人,她即便见了面又能怎样,他即能这么多年不出现,那便证明他根本不想见到她和母亲,她们只不过是他糟糕的人生中的过客而已。

“姐,您怎么了,我在问你话呢?是不是我的话让你不高兴了。”Noble锐利的清眸充满探究的看着季婉。

“哦,没事,我身上的黑鸢尾花就是画出来的,没你说的那么神奇。”季婉笑说。

Noble诡异笑着说:“姐,你刚喝过酒,那朵妖艳的黑鸢尾花已经盛开了。”

闻言,季婉抬手抚上左胸上,她怎么忘了,天气渐暖她今天穿了件低领的洋装,不足以遮住那朵盛开的黑鸢尾花。

推荐热门小说我们曾对星空许愿,本站提供我们曾对星空许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们曾对星空许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七章 请相信我的忠诚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九章 他的水很深
热门: 跟大佬谈钱不说爱 旧春归 只许对我撒娇 纸玫瑰 焚天魂主 天上有棵爱情树 限时狩猎 野地荒唐事:那一汪肥沃的春水 离婚后前夫加入了修罗场 你是故人来(嘘,你刚好在我心上2)